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ellen和jessica-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谢伯母。”Ellen随着Jessica进来,转身关好门。
  爸爸半躺在床上没吱声,他再不喜欢Ellen,也无法对一个女孩子说出什么难听的话。Jessica拉着Ellen坐在对面的陪床上,妈妈陪爸爸坐在病床上,双方就这样无语地对视着。“爸爸妈妈,这是Ellen。”Jessica干巴巴地介绍着。
  “伯父伯母 ,你们好。”Ellen笑着向他们打招呼,Jessica爸爸半闭着眼睛,没有回应,她妈妈实在看不得这情形,说:“Jessica,去给Ellen倒杯水。”Ellen笑着说谢谢。
  接过Jessica递过来的水,没有喝,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叠东西。她站起身,郑重的来到病床前,Jessica爸爸被他的举动弄愣了,瞪着眼看她做什么。
  

  ☆、十五、不放弃

  “伯父,伯母,我叫Ellen,今年33岁,毕业于京华大学数学系,硕士学位。先后任职于京市投资、北市汽车、北市建筑几家公司,这是我的简历。”说着,抽出几张纸和证书递给Jessica爸爸,其他三个人都已经愣了,连Jessica都第一次知道原来Ellen竟然毕业于京华大学。
  “我身体健康,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喜欢旅游和写作,这是我的体检报告、发表的照片和文章。”说着,又递过一个档案袋。
  “我的职位不高,因为我觉得并不适合管理性质的工作,更喜欢技术层面的东西,但工作只是我的收入来源之一,我日常做些投资,这是我的银行和投资账户。”说着递过几张打印的账户清单。
  “最后,我爱Jessica,我相信自己会是这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包括伯父伯母在内。我们不会宣扬得人尽皆知,所以并不会面临太多的歧视和为难,我们只在乎我们最亲的人的认可。我们能彼此扶持,像伯父伯母那样共同走过以后的日子。如果Jessica想要孩子,我们可以人工受精的方式,让她拥有自己的孩子,而我会将孩子视如己出。一切的困难,都是我们在一起走下去的路上遇到的插曲,我相信我们会勇敢面对和解决,任何人的人生不也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吗?所以,请您给我们一个机会。也许你们现在无法接受我,但请允许我作为Jessica的朋友,能时时来看您,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和她一起照顾您。”Ellen一口气说完这些,周围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Jessica已经满脸泪水,她讶异于Ellen竟然如此直接而坦诚的方式来面对自己的父母,更感动于Ellen已经为她们想了那么多,那么远。
  老头低着头,手里拿着Ellen递过来的东西,不说话。他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同样是非常优秀的,不比自己女儿差,甚至在工作之外的其他方面,比女儿都要出色,或者说比很多人都出色。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不是站在他的主观立场能理清这件事对或错、应该不应该、同意或反对的事,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着主动意识和思想的人,他迷惑了。他没意识到出现迷惑的那一刹那,他已经动摇了,原来的坚持出现了裂缝,而这裂缝终会在Ellen和Jessica的敲击下不断扩大,直至有一天土崩瓦解。
  Jessica妈妈也被Ellen吓到了,但也产生了一些好感,因为即便这是个女孩,但她有担当,这样勇敢的面对他们,愿意为女儿做出那样的承诺,已经不是一般男人能做的了。好像他们原来设想的难题,在她这里都可以解决。
  Jessica来到Ellen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Ellen帮她擦擦眼泪,然后笑着用口型说:“Don’t worry。”妈妈怕他们再刺激老伴,赶忙对她们说:“你们快坐吧,有话慢慢讲。”
  Jessica爸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向后仰着,轻轻闭上眼睛,手里的纸散落在床上。Jessica轻唤了声:“爸爸。”她妈妈摇了摇手,示意她不用再说了,然后对二人说:“这里我照顾,Jessica领Ellen出去走走吧,以前来过海市吗?”
  “来过几次”Ellen轻声回答着。
  “要不你领她去家里坐坐,你也好好洗洗,休息一下,晚上再过来就行了。”妈妈对着Jessica说。
  “好吧,妈妈你别累着,有事叫护士”Jessica想了一下回答,然后走到床前,“爸爸,我们先出去了,您好好休息。”
  “伯父伯母,再见。”Ellen礼貌的道再见,然后和Jessica一起离开。
  她们离开后,Jessica妈妈整理起Ellen的资料,轻轻叹了口气。Jessica爸爸也睁开眼睛,看了老伴一眼,然后坐起来,伸出手接过Ellen的资料,仔细地看起来。
  Jessica开车带Ellen回到家,一进门,就转身紧紧抱住她,Ellen也回抱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一会,Ellen笑着说:“好不容易来你家了,不请我坐吗?顺便,你可以去洗个澡。”
  “好啊,刚说完那些话害我掉眼泪,现在就嫌弃我了?”Jessica故作恼怒地说,她的确这几天都没有洗澡,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小的不敢,金主大人永远是最完美的。”Ellen逗着她笑出声来,然后轻声说:“去吧,我已经在这里,不会跑掉的。”Jessica依依不舍的先去给Ellen倒了水,然后冲进浴室打扫自己。
  Jessica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Ellen歪在沙发上快要睡着了,听见她的动静,起身冲她笑起来,又露出那一口整齐的白牙。Jessica来到她面前,将她推坐在上发上,自己骑在她腿上,双手挤着Ellen的脸,恶狠狠的说:“你这样笑很犯规你知道吗?”然后,不等她的回答就吻了上去,Ellen温柔地回应着她。
  两个人分离只是十天左右的时间,可是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让他们感觉到失去又得到的欣喜,于是不遗余力的感受着对方的存在。温存够了,Jessica终于放开她,问她:“公司请假了?”
  “嗯,都安排好了,别担心。”
  “你今天,太出乎我意料了。”
  “吓到你了?”
  “是吓到了,不过我喜欢,你让我感觉力气又回来了,在这之前,我已经快不知道要怎么办了。”Jessica终于可以稍稍放松地实话实话。
  “一切都会好的。”Ellen看着她轻轻的说。
  两人腻歪着,直到Jessica的肚子发出声音,才发现已经过中午了。Ellen站起来说:“我给你做点吃的吧,金主大人。”说完习惯性地亲了一下Jessica的肚子,走向厨房。
  Jessica笑着仰躺在沙发上,大声问:“我家的厨房,你能找到东西吗?”
  “厨房还不都是差不多,你家藏着炸弹吗?”Ellen开着玩笑。
  “炸弹没有,不过连我都不熟悉东西放在哪,要不我领你出去吃吧。”Jessica跟着来到厨房,看见Ellen正从一个小罐子里拿出米,“在家做吧,然后我煮点汤,待会带给你爸爸。”
  “这么乖的小媳妇”Jessica捏着她的脸调笑着。
  “是啊是啊,这样好的媳妇,你可不要轻易撒手啊。”Ellen也笑着回应她。
  Jessica渐渐收敛了笑容,慢慢上前抱住Ellen,轻柔而坚定的说:“永远不会。”
  

  ☆、十六、不委屈

  吃过饭,Ellen让Jessica睡一会,自己看着火,Jessica听话地去补觉,她这几天的确没怎么睡。傍晚的时候,两人拎着晚餐和汤来到医院。Jessica妈妈听到是Ellen做的晚饭,惊讶了一下,然后轻声说:“好孩子,谢谢你。”Ellen赶忙说没什么。
  Jessica妈妈轻声地叫Jessica爸爸起来吃饭,老头倔强地没回应。只有Jessica知道爸爸连之前Ellen送的水果都不吃,现在肯定也是听说饭是Ellen做的在闹别扭。于是她对Ellen说:“你先送我妈妈回家好吗?然后再回来。”她知道让Ellen直接回酒店Ellen一定不会同意的。Ellen爽快的答应下来,往返一次她已经知道怎么去他们家了。妈妈也知道她们都在也解决不了问题,而且一天下来她也累了,于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趴在老头耳边轻轻叮嘱了两句好好休息,不要生气之类,就和Ellen离开了。
  Jessica在她们走后,把饭菜都拿出来,放在小桌上,然后端着汤在爸爸鼻子附近晃。爸爸睁开眼睛,瞪着她,Jessica带着Ellen式的招牌笑容冲着爸爸说:“爸,食物是没有属性的,别浪费了好吗?”
  他爸爸无奈的坐起身来,看着眼前的饭菜,倒也有模有样,Jessica盛了一勺汤送到他嘴边,执着地等着他,老头不由自主的喝了一口,别说,味道还不错。接下来也就没什么可别拗的了,自己接过勺子,喝了半碗汤,然后吃了点饭菜,吃饱喝足后,推了推桌子。Jessica收拾好东西,然后坐在爸爸对面,笑着看向他:“爸,她做的饭菜还不错吧?”
  “哼,别用这些小计,这改变不了我的看法。”老头还是坚持着。
  “好吧,爸爸,我知道你需要时间,你会慢慢看到她的好的。”Jessica虽然无奈,但已经不会因此灰心丧气。
  等爸爸休息的时候,她拿起放在床头柜的Ellen的资料看起来。这其中很多东西是她也不曾了解的。大学的成绩,毕业证上的照片,工作履历上的评价,拍摄的美丽照片,还有几篇文章,她一页页翻着,翻到资产情况的时候,银行清单和理财账户上的数字连她都吓了一跳。Ellen真的是个隐藏的宝藏,你表面看到的,可能只是她的一小部分。
  她收好资料,放在自己包里,然后关了灯,静静的坐在窗前,看着窗外仍旧热闹的熙熙攘攘,突然怀念和Ellen的那个小窝。这个城市是自己长大的地方,可是窗外那么多人,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反倒在千里之外,遇到了生命中最紧密的人,这世界还真是奇妙。
  Ellen回来后推开门,看到的就是窗前沉静又有些忧伤的Jessica,她来到她身边,从后面握住她的双肩,让她靠在自己身上,闻着彼此熟悉的味道,感受着彼此的温度,两个人静静的在黑暗等待黎明。
  接下来的几天,Ellen都是在医院和Jessica一起看护她爸爸,来回接送Jessica妈妈,偶尔回酒店洗漱休息。Jessica爸爸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但两个人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看着彼此青色的眼眶和明显瘦下来的脸颊,都有些心疼。
  一天,Jessica从外面回来,恰好看着Ellen拿着痰盂去洗手间清洗,她瞬间红了眼眶,她知道Ellen从没吃过什么苦受过什么委屈,她的骄傲让她不屑于在人群中攀附,不愿意折腰,更别说干过什么脏活累活。而现在她却在干着这些,Jessica宁愿是自己,也不愿Ellen去干这些。
  她跟着来到洗手间,一声不响地接过痰盂放到地上,抓过Ellen的手放到水龙头下面使劲的搓着,眼泪噼里啪啦的随着水流落到Ellen被搓红的手上,无声却烫人。
  Ellen看到她这样知道她是心疼了,慢慢的反握住她的手,轻声的哄着:“嗨,没事的,我很好,别这样好吗?”
  Jessica抬头看着她说:“你说过,我不必因为你受任何委屈,这句话我现在同样对你说。”
  Ellen沉默了一下,一边帮她擦着手上的水,一边轻轻的说:“同样的话,那是你爸爸,我不觉得委屈。”
  两人默默的对视着,然后紧紧握着彼此的手,人来人往中,她们不能拥抱不能亲吻,可是她们心的距离是那样的近。两人没注意到离门口不远的另一边,Ellen妈妈静静站了一会转身离去的身影。
  两人整理了一下情绪,拿起东西回病房,正要推开门,隔着玻璃看见妈妈低头抹眼泪的样子,不由停住脚步,然后听见妈妈说:“你啊,别难为她们了,她们都大了,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她们选的路本来就够难的,我们即便帮不上,也别成为她们的障碍。遇到爱的人不容易,多少人一生都未必遇到,你又何苦因为世俗拆散他们。”
  爸爸沉默了一会,拿起纸巾替老伴擦去脸上的泪水,然后长叹一声:“你这样说我,我怎么会是真的难为她们?只是,我们比他们走的路多,看的事多,明知道这样的路有多难,还不提醒,我怕她们有一天遇的挫折多了,终究会受不住的。”
  “那也是他们的选择,只有走过了才知道行不行、好不好,你不能一开始就武断地认为一定就不行。这是她们的人生,每个选择都要自己负责的,谁也替代不了。”她妈妈语气平缓,但不容否认。
  “你呀,就是心肠软,让我想想吧。”爸爸最后又叹了口气,无力地闭上眼睛休息。
  两个人听见这些,没再进屋,而是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彼此看了一眼,然后笑了。只要一起面对,终究一切问题都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十七、交钱包

  在住了十天院后,Jessica爸爸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两个人忙前忙后的办理结算、收拾东西,Jessica和妈妈扶着爸爸,Ellen开着车,几个人回到Jessica家。
  在一切整理完毕后,Jessica爸爸将两人叫到跟前坐下,然后将倒好的茶推给Ellen,Ellen忙站起来接过,Jessica爸爸说:“今天,我给你倒茶,因为你是Jessica的朋友,我欢迎你来坐客。”
  听他这样说,Jessica有点着急,她想说Ellen不仅是她的朋友,但Ellen按住她的手,示意她没事。Ellen郑重地端起茶,喝下,放下杯子。
  然后Jessica爸爸接着说:“现在我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工作吧,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两年时间,如果两年后,你们还坚持现在的想法,你再来给我敬杯茶。”说完端起自己的茶若无其事的喝着,完全无视对面的两个人已经欣喜若狂,Jessica妈妈也在旁边微笑。
  虽然没有完全接受他们,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毕竟一份长久的感情才谈得上家人的认可,剩下的是她们自己要走到路和要做的努力了。
  在安排好家里的事后,她们尽快返回了北市,开始投入工作,毕竟她们请假的时候业务还是要进行的。公司有知道她们同时休假的同事,打趣她们是不是一起出去的时候,她们各自笑笑,没有回答。她们并不准备向谁解释或坦白,不是因为怕,只是不想麻烦,毕竟现在她们已经很累了。
  Ellen的父母也知道了Jessica爸爸情况和想法,他们是理解的,毕竟他们也曾有过一样的担心和犹豫,也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真的幸福。
  之后的日子,她们进入了一种战斗般的工作状态,因为Jessica的公司独立拓展了一个项目,她需要把大部分精力用在外联上,常常和相关方加班开会、吃饭喝酒沟通感情。而Ellen也投入到一个项目的策划阶段,虽然不用驻外,但也常需要跑现场、加班开会。两人常常很晚才能在家里见一面,而第二天一早又各奔东西去忙碌。
  在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多月后的一个晚上,Jessica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刚刚结束的饭局,正在等助理把车开过来的时候,看见玻璃门旁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嗨,这么巧。”Ellen像个朋友那样打着招呼。
  “啊,这么巧,你怎么在这?”Jessica掩饰住惊讶。
  “我约了一个朋友,现在要回家,你呢?”
  “哦,我正好要回家,一起吧”
  “好啊,谢谢。”
  “没事,顺路而已。”
  一起出来的人看着两人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别的猜想,毕竟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朋友谈话而已。助理开车过来的时候,Jessica说:“正好碰到Ellen了,让她开车吧,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助理爽快的交出钥匙,众人道别。
  两人上了车,Ellen俯身帮Jessica系好安全带,Jessica笑着在她耳边说:“现在不怕被别人发现了吗?”“他们顶多认为我在照顾一个醉鬼而已。”Ellen说完快速在她脖子上亲了一下,然后坐直身子开车走人。
  车子开出一段路Jessica还在笑,Ellen以看一个醉鬼的眼神扫了她一眼:“有那么好笑吗?”
  “我们像不像在偷情?”Jessica哈着酒气,把脸凑到Ellen跟前,Ellen好笑地揉了一下她的头,然后说:“那么我们快回家办正事吧,别等你老公发现来抓你回去。”
  “我老公?在哪呢?”
  “大概出生在另一空间了,所以你今生注定遇不到了。”
  “那你是我什么人?要把我带去哪?”
  “我啊,我是你包养的人啊,你忘了?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家,包养是要负责到底的,懂吗?”
  “哦,那我要给你钱吗?”说着拽过手提袋,费劲地从里面拿出钱包,整个递给Ellen。
  “好啊,以后钱包我收着了,再花钱问我要哦?”Ellen哄着她。
  “好,以后都你管我了。”说着,闭上眼睛睡着的样子。Ellen看了她一眼,看见她嘴角的笑,好像奸计得逞的样子,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真的醉了。
  回到家,Ellen照顾Jessica简单的洗漱之后,把她送到床上掖好被子,静静的看着她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