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综琼瑶同人)(综琼瑶)家有悍妻-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恍校梢韵劝锬忝堑嫔希灰苏示秃谩!
  展云翔哪里说过这样的话,一切都是她说出来用来抹黑展云飞的。
  “他既然那么好,那垫上就是了,干嘛还要来我家?”萧雨娟想也不想的开口,她对温柔的说法嗤之以鼻,说的好听,她萧雨娟才不会上当。
  温柔不悦的沉下脸,“雨娟姑娘,你这是在侮辱你父亲的人格,你父亲是个读书人,难道要让人家说他欠债不还还倒打一耙吗?云翔就是考虑到这点,不然还用你说,他自己把帐烂掉不就成了。”
  打人专打脸,知道萧远山最看不得人家说他品质不好,温柔偏偏要在众人面前说出来。反正事情的起因也是你的女儿造成的,她从头到位都是好脾气的劝说,很好的扮演了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模样。
  萧雨娟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温柔会那么说,不过她是不会承认自己有错的,当下梗着脖子强词夺理道:“我可没有这么说,我爹自然是最好的,轮不到你来说。”
  “那是当然,我也知道萧老爷子人品是信得过的,不然当初钱庄也不会借钱给他。我们钱庄可不是随随便便谁的钱都会借的,要想在我们钱庄借钱,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工作,不然哪来的能力还债,萧老爷子没有工作,我们还愿意借钱给他,就是因为知道他是个读书人,读书人最讲究的不就是个信字,借钱给他我们放心。”
  展云翔故意咬重“没有工作”、“读书人”、“信”几个字,说的萧远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用排练,他跟温柔一唱一和话接的默契十足。

☆、后续(倒V)

  温柔在心里给展云翔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句不错干得好。
  仿佛是知道温柔心中所想,展云翔毁了她一个小意思的眼神,两人的眼神交流看的谷玉农这个二货目瞪口呆,身体不住的抖啊抖。一个温柔已经够他受得了,现在又来一个展云翔,他以后还有活路么,谷玉农仿佛看见了未来他被整的惨兮兮、暗淡无光的日子。
  展云翔话说的漂亮,表情也是情真实意,萧远山不知道是真的没有听出来他的讽刺,还是怎样,居然被展云翔说的很受用。
  “展二少的意思,萧某明白了。唉,说来这也是大家族的悲哀,既然展二少话都说道这份上,萧某要是再不给出个期限那就真的是不知道好歹了。嗯,不如再请二少爷宽限三个月如何?”话都说道这份上有给出无数个高帽子戴着,萧远山也不好说不还。他想来想去支支吾吾说出以三个月为限期。
  展云翔也知道要萧远山现在拿出钱来不现实,点头同意了,又请村长几人给做了担保,三个月之后还账。
  温柔故意放慢脚步走在最后面出门,她略带愧疚的对着萧家姐妹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来打搅你们,要不是云翔没有办法,我们也不会。”说道这里,她还故意拿着帕子擦擦眼角,“这里有二十块大洋,是云翔多年攒下来的,你们先拿着吧。先不要拒绝,请我说完再决定不迟。”看着萧雨娟又想张嘴,不等她说话破坏计划,温柔先堵住她的嘴巴。
  “外人都说展家多富有,云翔这个二少爷有多风光,实际上云翔心里的苦他们哪里知道。云翔是庶出,在家本就不受宠,自从大少爷成婚后云翔更是被打发的远远的,直到前几天才回来。本来以为过去这么多年,日子能好过些,谁知道刚回来就被迫管理展家的生意。”
  “那时候云翔还很高兴,说父亲和大哥终于开始把他当家人,注意到他了。谁曾想说的好听是帮着管理生意,实际呢,不过是给亲生大哥做个管家。好的名声他落不着,坏的事情他必须做,云翔不愿意就要断绝关系,就连这次来萧家也是迫不得已。
  我给你们钱不为了别的,就是希望你们能发发善心让云翔能早日交差,过几天舒心日子。不然等他大哥回来,还指不定怎么说云翔呢。我知道两位都是善良的好姑娘,也是觉得跟两位投缘,这才厚颜说上几句知心话,两位听过就算了,云翔不希望别人说展家、说他大哥不好,毕竟那是亲骨肉。”
  说完这段话温柔自己都佩服自己,真是太肉麻了,她忍不住抖了两下胳膊,抖落一地的鸡皮。
  “天啊,怎么会是这样,真是太可怕了。”萧雨凤瞬间被感动了,她同情的看着展云翔的背影,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展二少真是太可怜了。萧雨凤并不知道展云翔的名字,只是听着爹爹喊展二少的。
  萧雨娟也是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心里对还未曾见过面的展云飞多了一丝憎恶,对展云翔感官不少。
  温柔说完话就一直暗中观察萧家姐妹的反映,萧家姐妹倒是单纯,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而且对不认识的人还没有戒心,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样的人不做棋子太可惜了。
  对什么样的人就要用什么策略,虽然温柔不喜欢阴谋,可一旦运用倒也是得心应手。只是几句话,几个大洋,萧家姐妹就掉进她的坑里。只要她在好好经营经营,萧家姐妹一定会成为她对付展云飞的最大利器。
  给萧远山挖了坑,暗中又黑了展云飞一把,温柔心情很好的离开了萧家。
  萧家的事情暂时算是解决了,展云翔的心情也很不错,他看着跟在后面的纪天尧,觉得还是要敲打敲打,毕竟这一世纪天尧跟他的关系一般,不像上一世那样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天尧,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别人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纪天尧一愣,随后反映过来这是展云翔在警告他。“是,二少爷放心,今天我们就是去了趟萧家,谁知道萧老头胡搅蛮缠就是不还债。”纪天尧很聪明知道说什么话能让展云翔满意。
  果然,展云翔听了之后点点头不再追问。等回到城里,展云翔打发纪天尧回去钱庄,他则送温柔和谷玉农回了暂住的旅馆。
  “温柔,离开萧家的时候你跟萧家哪两个丫头说了什么?”展云翔时刻注意着温柔,别人也许没有发现她的下动作,他可是一清二楚的。现在纪天尧这个不确定因素不在了,他才会开口问出心里的疑惑。
  “没什么,就是说说你展二少多可怜,顺便黑了一把展云飞而已。”温柔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她跟展云翔也算熟悉,不觉得做的有什么不对。
  “那她们相信了?”展云翔是真的好奇了,记得上辈子也是这样,展云飞说他怎样怎样,她们也是完全相信,都不用去思考去求证。
  “你说呢?”既然心里有了答案,又何必来问她。温柔很不雅的对着展云翔翻了一个白眼。谁说杀手都必须是面无表情的,温柔就是该怎样就怎样,跟普通人差不多。
  温柔不是展云翔也不是展家的谁,更何况她是一个女人,本身在先天条件是就占据有利地位。女人大多是感性的,同是女人,温柔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引起她们心中的共鸣。这事要是换了展云翔去说,事后人家也可以说是展云翔故意中伤兄弟,诬陷不成还有可能坏了名声。
  温柔就不同了,她是一个外人,还是一个女人,展云飞要是跟她计较只会让人觉得没有风度,从而不知不觉落入温柔设计的圈套。到那时候,人们反而会顺理成章的认为展云飞人品有问题了。
  给了展云翔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温柔回头对谷玉农说道:“谷玉农,今天有什么感想没有?”展云飞神马的都是浮云,教育谷玉农才是最主要的。

☆、萧家出事(倒V)

  谷玉农纠结的点点头,又来了,每次温柔做事情带着他完事后总是会问他感想,有时候他甚至觉得温柔不是他表妹,而是他老妈。当然这话是不能让温柔知道的,不然有他好果子吃。
  “萧家的老头脑子不清楚,亏他还是读书人呢,做事情一点也不光明磊落不说,还跟个市井小民一样撒泼打混。他的孩子倒是还行,就是那个叫萧雨娟的看着有点冲动。不过,温柔,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是故意让萧家的那个大姐出丑的?”
  谷玉农的直觉一向不怎么准,他说完这话小心的看了温柔一眼,确定她没有不悦才松了口气。从小就留下的阴影,谷玉农太害怕温柔生气了。虽然她觉得温柔做的不地道,不过温柔做事向来是有原则的,谷玉农也不愿意为了个不认识的人惹得温柔不高兴。
  温柔怪异的看了谷玉农一眼,没想到这个天然呆也有开窍的时候,这次还真的猜准了她是故意的。她的心里有些欣慰,不容易啊,多少年了,谷玉农总算被她调、教出些成果。
  “有吗?你看错了,我跟她无冤无仇的怎么会故意整她。”谷玉农跟她不一样,他就是个单纯的孩子,不像她满手血腥,像这种无故陷害人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到底是老油条了,温柔说起谎来脸色一点变化也没有,就连展云翔都以为事有凑巧,何况是谷玉农这个小白。
  “萧老头脑子有问题这是肯定的,在场的人除了萧家谁都能看的出来。只是你说萧雨娟只是冲动些,我不认同。你忘了,咱们拿出证据说萧远山借钱的时候,萧雨娟的态度,明明是铁证如山,她不愿意承认不说,还强词夺理。我看她总有一天会跟萧远山一样。像她们这种人只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只要不顺着她们就是错的。哼,真是可笑,世界又不是只围着你一个人再转。”
  “再说萧雨凤,身为长姐,还是在母亲不再的情况下,一点长姐该有的气度担当都没有,遇到事情就眼泪汪汪、哭哭啼啼,跟个菟丝花一样。剩下的孩子年纪还小不好说,就是最小的那个显然是被宠坏了,比较任性。”
  平心而论温柔第一次见萧家姐妹,除了对萧雨娟的颠倒黑白有些不喜欢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小五。
  温柔说的很详细,也没有夸大事实,谷玉农仔细想想可不就是这么回事。
  “谷玉农你要知道,世界上最让人难懂的就是人心,尤其是女人。以后你要是遇到喜欢的姑娘一定要好好了解再说,不可被她的表象所迷惑。”温柔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谷玉农,可惜其中的深意谷玉农有听没有懂。
  “啪啪啪”展云翔情不自禁的鼓掌,“精彩、精辟,想不到温柔看人的本事那么厉害,只见过一面就把人猜的七七八八,真是佩服。”要说对她们的了解,展云翔自认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他没想到温柔第一次见她们就能看出个大概,让展云翔不得不佩服。
  世上漂亮的女人不少,可漂亮又聪明的女人却不多,更何况是不仅聪明漂亮手段也够狠的。这一刻,展云翔忽然觉得要说这世上有个女人能配得上他展云翔,那个女人非温柔莫属,展云翔的眼里闪过势在必得的亮光。
  看人她会,见一次面就看出全部那是不可能。她能知道萧家人的性格,大部分都来自她曾经看过的一部电视,不过温柔却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大大方方的接受了展云翔的赞美。
  如果按照剧情展云飞今天应该是回来了,然后展祖望会给他办个大大的接风宴,展云翔因为吃醋,晚上去萧家要债,结果误烧了寄傲山庄。萧远山为了小五的小兔,被烧死在里面。
  现在剧情被改变了,展云飞依旧回来了,不过展云翔却对展祖望失望透顶,也就不会吃醋。而且她们今天也去过萧家,云翔也表示宽限三个月,自然不会再去。没有了展云翔,萧家是不是还会被火烧?
  温柔不确定,想了想她对着韩锦文耳语几句,看着韩锦文不乐意的样子,温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韩锦文哀怨的看了温柔一眼,见她没有收回的意思,不情不愿的出门。
  黎明时分,温柔被人从睡梦中吵醒,睁开眼一看是她大哥韩锦轩,温柔语气很不好的说道:“韩锦轩,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不然你就死定了。”
  “锦文说萧家出事了,人在医院。”韩锦轩觉得他很冤枉,不是她晚上跟锦文嘀嘀咕咕的,现在锦文打电话回来也是找她,他好心上来叫人还被骂,他还想揍人呢。
  “咦?”她能说剧情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吗,没有了展云翔,萧家还是出事了。此时距离她们去萧家要债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剧情被她们七扭八扭的又回到原点,只是不知道这次是为了什么。
  温柔低着头眼睛不停的转来转去,最后绝对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如果可以利用,她不介意再让展云飞背一次黑锅。对付展云飞那个脑子有问题的,萧家是最合适不过。
  这算什么?相爱相杀?呵呵,就是不知道萧雨凤还会不会跟展云飞在一起。有趣真是有趣呢,她决定了,要在桐城住到开学再回去,这么好的一出戏怎么能少得了她。
  匆匆忙忙的走到医院就看见萧家的人围在急诊室门口,温柔快步的走到韩锦文身边,上下打量,没看到伤痕才送了口气。“没事吧?”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温柔恨不得扒下他的衣裳仔仔细细检查一遍。
  虽然先前不高兴温柔分派给他的任务,可是看着温柔眼里的焦急他还是很高兴的。韩锦文大力的拍拍胸口,“放心,你老哥可不是谷玉农那个没用的家伙,人没事,任务也完成了。”说完韩锦文看看萧家冲着温柔眨眨眼。
  温柔惊讶的看着韩锦文,还真是意外之喜。展云飞这下真的是连老天都不帮你啊。温柔无比邪恶的笑了。看着韩锦文还有心情踩谷玉农一脚,温柔就知道他是真的没事,温柔知道他就是这样,有事没事就爱踩谷玉农来太高自己。温柔也乐的看他们俩斗来斗去。

☆、医院(倒V)

  按理说温柔和韩锦文说话的声音不小,离她们不远的萧家姐妹应该能听到,然后过来打招呼才对。可是人家此时只是紧紧的盯着急诊室的门,仿佛除了那里别的都不存在。温柔也懒得理会她们,她戳戳韩锦文的手臂,“你怎么跟萧家的人混在一起,别告诉我说你救了她们?”
  温柔知道剧情,不是没想过让韩锦文去萧家守株待兔,等着萧家大火的时候救人,然后栽赃展云飞。后来想想剧情变得乱七八糟,萧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家,别救人不成反而被诬赖,也就没提这个茬儿。现在看韩锦文和萧家都在医院,她就猜韩锦文救了人,不过她有点不明白为什么。
  从萧家回来,温柔就跟两位哥哥说过萧家的事情,按照韩锦文的性子,不应该啊。可要不是,韩锦文为什么又在医院。虽说温柔说的是问句,她的心里也肯定是韩锦文救得人。
  韩锦文摸着头嘿嘿傻笑两声,他小心的瞄了一眼萧家姐妹的方向,见人家没注意他才小声的说着事情的经过。
  原来温柔从萧家回来就吩咐韩锦文去找人散布消息,消息有真有假,有展云翔在城里训斥纪天尧时候说的话,也有展云翔在展家过的怎样不如意,大哥怎样踩着他博取父亲的赞赏,等等。韩锦文觉得挺有意思,第二天一早就出去看成果,没想到就遇着当事人他的好兄弟云翔。
  展云翔不是好糊弄的住,三句两句就从韩锦文嘴里套出这是温柔的注意,目的就是踩踩展云飞抬高他的身价。想想也是,以前都是别人踩着他,现在事情反过来他去踩别人,展云翔心中一动就想利用萧家,所以拜托韩锦文找人看着萧家,必要的时候帮一把手。
  这个忙当然不会是白帮,展云翔嘱咐韩锦文到时候把事情引到展云飞的身上,他怕韩锦文不会说,还专门嘱咐了几句话,实在不行就让他照着说。
  韩锦文看好兄弟慎重的样子,又想着妹妹对这件事也有些在意,他怕搞砸,就决定自己去。结果谁知道还真的出事了,而且都不用他陷害展云飞,萧家的一个姑娘就说什么“展云飞我跟你势不两立”云云。
  韩锦文乐了,感情这个展云飞的真不得人心啊,谁都会踩上几脚。果然坏人是没有好报的。不过做戏做全套,韩锦文还是帮着把人送进医院,然后给温柔打电话。
  “温柔,你给哥哥透个底儿,干嘛那么关心云翔的事儿,不会是你真的看上他了吧?哥哥可跟你说别看云翔长得人模狗样,心眼忒毒,不是好人。”
  兄弟归兄弟,交情是交情,他可以帮着展云翔做事,但凡是敢打妹妹注意的,一律杀无赦。谁说韩锦文真的傻,人家也知道抹黑展云翔。自家兄妹,个性都清楚,温柔对展云翔的事情这么上心,还让他帮着传播展云翔的好话,怎么看都有问题。也不怪韩锦文想的多,他也没见温柔对除了他们三兄弟之外的谁这么上心过。
  “胡说八道什么,你哪儿听来的闲话,我不是看着展云翔是你兄弟么。再说也不全是帮他,不给展家制造点乱子,品叔什么时候能跟妹妹相认啊。”温柔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她会看上展云翔?这玩笑开大了。
  不说她现在才十五岁,跟展云翔相处的时间不多,满打满算才六个月。她对展云翔的了解最多的都是通过前世看的电视剧,可电视是不能当真的,现实是她确实不了解展云翔。
  温柔是个冷心冷血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