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综琼瑶同人)(综琼瑶)家有悍妻-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了多少钱,什么时候还,写的清清楚楚。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了,求收藏啊。

☆、萧家姐妹(倒V)

  展云翔自动把温柔的行为归结为替他出气,他是知道温柔很护短的,凡是她认可的人都会得到她的保护,不管这个保护别人需要不需要。想着自己也是温柔放在心里的人,展云翔温和的脸上闪过一丝柔情。
  自从品慧跟他说起有意让温柔做儿媳妇那天开始,展云翔总是不由自主的关注温柔。以前他是没往这方面想,等他注意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孩是在他心里的有一定位置的。展云翔也算是情场的老手,他心里知道他对温柔的还不是爱情,仅仅只是好感而已。只是这样,他也愿意任由着温柔胡闹。
  李老头夫妻是不识字的,他们看村长和萧远山的表情就知道字据没有错,他不可思议的说道:“老萧,你干什么借了这么多的钱?”李老头家跟萧家是邻居,接触萧远山的机会也多,对萧远山一年话那么多钱实在不能理解。
  萧远山被李老头问的不自在,一百个大洋很多么,他也不知道会花这么多钱啊,他不过是想要儿女们过的好点而已。他有什么错,怎么一个个都在责怪他。
  展云翔可不管萧远山自在不自在,对于他讨厌的人,一向是喜欢落井下石的。“萧老爷子,趁着大家都在我看您还是给个准信儿的好,什么时候还钱,我也好让人来拿,省的您老还要跑一趟。”
  展云翔话里看似为萧远山着想,在场的都是人精也听出这是个萧家的最后通牒。可不是么,你欠人家的债务早就到期了,哪有不还钱的道理,他们都默许了展云翔的动作,就是李老头都没有在替萧远山说话。
  “这钱我已经在筹了,我会还的。”萧远山一直再说他在筹钱,就是不说什么时候还钱。他面上一片愁苦的样子,不知道的看了还以为谁欺负他呢。
  “这样好了,您老算是前辈,又是读书人,云翔也不是不识好歹,您就说说您现在工作除去吃喝能剩多少钱,我也好给您算个日子。唉,您可能不知道,展家的事情都是以我大哥为主的,现在我大哥马上要回来了,他要是知道了,他,他,唉,不说也罢。”说道即将回来的大哥,展云翔一脸的为难,欲言又止。
  “您要是实在拿不出钱来,我自己出钱先帮您垫上也行,只是要在大哥回来前把帐平了。”瞧瞧他多善良,还想着帮欠债人出钱还债,展云翔自己都佩服自己。展云翔心里知道,他话都说道这份上了,萧远山不管怎么说怎么做,都是错的,在这个溪口他怕是永远抬不起头来。
  “远山啊,不是我这个做村长的说你,能多久还债你给个痛快话,哪能让人家展家的少爷出私房钱。”看着萧远山明显意动的脸,村长不乐意了,他端起架子说起来。别看他已经六十多岁了,板着脸还挺有范儿。
  萧远山是从外地搬来的,又自称是读书人,他看着他们可怜才批了这块地,这一住就是十八年。他跟萧远山不同,他是祖祖辈辈都在溪口,对溪口有着很强的归属感。萧远山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是传出去,人家怎么看他们村里的人,他在别的村长面前哪能抬起头。他说什么也要把萧远山的事情解决了。
  萧远山支支吾吾的,他很想说你们不要逼我了,可是偶然抬头看见展家来人似笑非笑的脸,不知怎的他就是说不出口。
  正在萧远山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外面传来萧雨娟的声音,“爹,我把大姐、小三、小四、小五他们找回来了。”随着轻快的声音看到的是蹦蹦跳跳的萧雨娟和浑身湿淋淋的萧家大姐。
  “天啊,雨凤、小三、小四你们这是怎么拉,怎么都湿透了?”萧远山看着头发上还滴着水珠的女儿,不可置信的说道。萧雨凤一直是个乖巧的孩子,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
  萧雨娟刚想说什么,看到父亲身后跟出来不少人,她疑惑的说道:“爹,他们是谁啊,怎么都跑到咱家里来了?”别怪萧雨娟大惊小怪的,从她记事起,很少有人来萧家走动,突然看到这么多人,她是真的觉得奇怪。
  “萧老爷子,您家的姑娘怕是落水了吧。虽然说现在天儿热,不过还是先让她进屋换身衣服的好。还有这几个小孩子,最好是弄点姜汤给他们喝,免得感冒。”温柔好心的提醒萧远山。咳咳,当然了解她本性的肯定知道她没那么好心就是了。
  民国初期的装束跟清朝没多大区别,女孩子穿的大多是改良的旗袍,这样的衣服还是很贴身的,萧雨凤的身材本就不错,现在被溪水打湿更显现其玲珑的曲线。没看见大家都不好意思了么,萧远山也不知道脑子怎么张的,不先说让女儿换身衣服,还拉着女儿在院子东拉西扯。
  温柔可是知道这个时候女子的名节还是很重要的,他就不怕传出去闲话?想着萧雨凤就这样大咧咧的走回家来,温柔表示,她想多了,看来人家是真的不介意。偏头看见已经低下头的谷玉农和展云翔,温柔笑了,不错,都知道非礼勿视了。
  “好漂亮的大姐姐,跟我大姐一样漂亮。大姐姐我们都下了水,就连小兔儿也下了水。”手里抱着一个湿淋淋娃娃的小女孩笑着说道。大概是觉得温柔笑眯眯的不像是坏人,她说话也没有顾及,自来熟的很。
  温柔的话让刚进家门的萧雨凤萧雨娟产生了好感,她们对着温柔笑笑,由萧雨娟拿着木盆,几人进了屋。
  看着几人马上就要进屋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温柔忽然开口:“萧家的姑娘,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弄的一身水,不过我还是想说她们都还是小孩子,下水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一个弄不好溺水就糟了。”
  “是我的小兔儿下水了,大姐才下去的,他们都是帮我救小兔的,还有两个大哥哥。”门口钻出个小脑袋,很好的给自家大姐解围,顺便无辜的黑了一把自家大姐。
  “是啊,是啊,大哥哥还会人工呼吸,大姐都晕过去了,被大哥哥一吹气……”名字叫小三的女孩跟在妹妹身后帮腔,说起吹气的大哥哥还一脸的崇拜。
  “住嘴,雨娟,还不带着她们进屋。”萧远山还没有笨到家,不等小三说完,就迅速的打断她的话,只是已经来不及了,院子里的人脸上或多或少的都带着不屑。

☆、陷害?(倒V)

  萧远山的脸色很不好,就是无知的山村妇孺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萧远山也知道如果今天的事情传扬出去雨凤的名声就完了。说起来这件事都是温柔的错,要不是她叫住雨凤说话,小三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有心训斥温柔几句,可是看着温柔一脸懵懂的看着他,萧远山有些吃不准她到底是故意还是真的不懂。想着这件事的后果,萧远山下定决心,开口说道“诸位乡亲,小女年少无知说的都是童真戏言,当不得真,还望各位不要往心里去。”
  为了女儿的清白,萧远山不得不低头祈求,他心里觉得委屈万分,对挑起事端的温柔恨意又加上一分。他自认没有得罪温柔,把温柔的言行都夹在展家身上,因此对展云翔说话也不客气起来。“展少爷,雨凤是个姑娘家,是,我是欠你展家的钱,可你们也不能因此就对雨凤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们跟强盗、土匪有什么区别?今日你们毁我女儿清白,我萧远山定不会善罢甘休。”
  萧远山是个读书人,说起话来也是文邹邹的。越说越觉得自己是对的,也越有底气。在他心里已经认定这一切都是展家的阴谋,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展云翔带着人来要债,他的女儿落水出事,还偏偏被人救了。
  “萧老爷子,我展云翔敬重你是个读书人才让你三分,这并不代表你能爬到我头上,什么屎盆子都能往我身上扣。我知道你是爱女心切,刚才的话我就当作没有听见,希望您老以后说话注意分寸。”
  展云翔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他能忍着恶心跟萧远山虚与委蛇这么久已经是极限。别看展云翔性格乖张跋扈,他骨子里也是个传统的男人,前世跟萧雨娟在一起那也是过了明路,给过聘礼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那个自诩清高读书人的大哥,竟然在刚认识人家的时候就做出这种事情。虽然他能猜到事出有因,展云飞是不得已,但是那又怎样,他就是对他不屑。
  看来展云飞是回来了,展云翔在心里说道。展云飞和萧雨凤的事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看到萧雨凤浑身湿嗒嗒的,他就猜到是展云飞回来了。重活一世,没想到这么快又遇到展云飞,展云翔冷笑,展云飞可准备好他的报复了么?
  跟展云翔一样,温柔也猜到是展云飞回来了,感受着展云翔瞬间变化的心情,温柔的心里也不好受,那样的感觉她曾经也有过。温柔上前几步,伸手握住展云翔冰冷的右手,她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给他鼓励和安慰。
  “哼,不是你们是谁,不然雨凤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还恰巧被人救了。我看救人的八成就是你展家的人,说不定落水都是你们的阴谋。”萧远山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无理取闹,指着展云翔的鼻子大声的说着。
  温柔嗤笑一声,这个萧远山还真是无耻之极,找不到真正毁了他女儿清白的人,反而赖在展云翔的身上。不过,他有一句话倒是对的,救了他女儿的还真是展家的人。
  尽管心里不耻萧远山的做法,温柔面上不会显现出来,她眼睛一转,萧远山这可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我看不如这样吧,正好趁着大家都在,就让萧家的姑娘出来说个清楚,看看到底是不是云翔所为。如果是,萧家说怎样,那便怎样;如果不是,我们也不会多加追究。如何?”
  别以为温柔真的是好脾气,实际上她在萧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一个陷阱,也许今天还不觉得有什么,等到过些时日,他们就会知道这看似无害的话是多锋利的刀子。
  村长跟身边的人小声的说了几句,点头同意温柔的话。展家他得罪不起,萧家又是村里的人,不管是为了维护村民还是交好展家,对他来说都没有损失。而且温柔话说的漂亮,跟她一比,萧远山就显得不识好歹。
  “萧家的姑娘你好,我叫韩钰彤,刚才想必你也听见了,你爹非说是云翔毁了你的清白。你那么善良、美好,求你发发善心说句实话,给云翔一个公道。”不等别人开口,温柔仗着自己是个女孩有着先天的优势,她拉住萧雨凤不松手。她故意曲解萧远山的意思,应把他说的展家说成展云翔。
  对温柔来说展家如何她不关心,她只当展云翔是朋友,只要展云翔没事就好。
  饶是演戏多年温柔也鄙视现在的自己,真是恶心啊,什么善良美好,她都想吐了。可是没办法,人家女主角不都是喜欢用这样的词么,她也算是投其所好。温柔的手臂一抖,自己先打个寒颤。
  萧雨凤莫名其妙的看着拉住她手的温柔,看对方眼里的祈求萧雨凤同情心发作。她不认识温柔,可是从刚才的几句话也觉得温柔不是坏人,何况刚刚温柔还关心她和弟弟妹妹,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说点什么。
  “我叫萧雨凤,你叫我雨凤就好。展云翔是谁?”萧雨凤笑着介绍完自己,她疑惑的看着温柔,希望她能给自己个解释。她是真的不知道谁是展云翔,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毁了自己的清白。
  此时的萧雨凤可不傻,她自是知道清白对于女儿家来说是很重要的。就算不是为了还谁清白,就是为了自己,她也要说清楚。
  “雨凤,你别怕,有爹在,你大胆的说,是不是展家设计你落水的?你放心,爹会为你做主的。”萧远山拉出女儿被温柔握住的手,把温柔往后面一推,就把萧雨凤护在身后。他可是知道这个女孩是跟展家的人一起来,自动把温柔归结到谋害女儿的凶手里。
  萧雨凤不可置信的看着萧远山,“爹,你在胡说什么啊?展家是谁?女儿又不认识他们,好端端的他们为什么要设计女儿落水?”萧雨凤被萧远山说的糊涂了,不管是展家还是展云翔,她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展家,展家真是卑鄙。”萧远山恨恨的说着。
  展云翔不乐意了,他觉得跟萧远山这种人讲道理真是脑子进水了,“萧远山,你听清楚再说,你女儿明明说不知道展家。有脑子的都知道她最后说的那句是问句不是肯定句好不好。”自己真是没事找事,活得不耐烦了才会想要报复萧家,跟萧远山这脑子不清楚的打交道。

☆、打脸(倒V)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事找抽,对就是这句。重活一世,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不就得了,非要想着去找展云飞和萧家报仇。上辈子又不是不知道萧家的人脑子跟正常人不一样,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展云翔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
  “咳咳,好啦,萧远山你先不要插嘴,让雨凤丫头好好说话。雨凤啊,你就说说你是怎么落水的,又是怎么,嗯,怎么被救的,救你的人是谁。”村长也看不惯萧远山的说法了,他也读过书,也见过不少读书人,还真没见过有哪个读书人是跟萧远山一样的。
  展家怎样暂且不说,他这非要把屎盆子扣在展家的行为却是要不得的。做为村里的老村长,还是有些正义感的。
  萧雨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萧远山点头,抿了一下嘴唇开口说道:“就是小五的小兔落了水,小五吵着要小兔,我就下水帮她找,结果忘了我不会水。后来不小心在溪水里摔了一跤,然后就被救上来了。我不认识那两个人,他们都骑着马,看样子风尘仆仆的,应该是从远道来的。”
  此时的萧雨凤还没有经历丧父丧家之痛,也没有和展云飞你侬我侬,脑子倒是正常的很。她虽然不聪明也意识到她将要说的话有多重要,所以顾不得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明白了,什么展家主使的,原来都是误会。此时,大家看萧远山的眼神不善,你说你自己欠人家展家的银子,也不能为了讨债就把莫须有的罪名扣人家身上。更有那阴暗的,甚至觉得萧远山是看人家展二少爷有钱有势长相俊美起了别的心思。想想可不是么,如果跟展家结了亲,钱不用还不说,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那也是有的。一时间,大家看萧远山的眼光鄙夷之色更浓。
  感觉到周围人的眼光,温柔笑的更加温柔了,萧远山你以为事情到此就完了么,后面还有呢。她抬起头对着萧雨凤说道“雨凤姑娘,看样子你应该是萧家的长姐了,就像你们读书人说的,长姐如母,我想你在萧家也是能说得上话的人。正好,这里还有一件事情,你父亲拿不出注意,不知道雨凤姑娘能不能给了说法。”
  接着她就把萧远山借钱的事情说了出来,以萧远山爱面子的程度他是一定不会告诉孩子们的,而且萧雨凤跟萧雨娟不同,萧雨娟是蛮不讲理胡搅蛮缠的,萧雨凤虽然爱哭没有主见,可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众多她熟悉的证人在,她相信萧雨凤会给一个满意的答案,至少也会让萧远山在女儿心里的地位动摇吧。
  可惜,温柔不是神,她猜对了开头,没有猜对结尾。在温柔拿出证据,大家也点头表示没错的时候,萧雨凤有那么一瞬间对父亲失望,可她失望的不是父亲去借钱,而是父亲怎么能瞒着她们独自受苦,失望的是自己如此不孝,不能给父亲承担。
  温柔的话不仅没有让萧家父女离心,反而让他们更加的团结,萧雨凤更听话了。
  “雨凤姑娘,不知道你能不能给出个具体的时间?”受不了他们的对望,温柔开口说道。你说你们是父女好伐,萧雨凤你眼泪汪汪跟看情人似的眼神是要闹哪样?知道的说那是对父亲的崇拜孺慕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特殊的爱好呢。
  这一刻,温柔的想法跟展云翔一样觉得自己是没事找事,好端端的来萧家干嘛,挑战心里承受极限?一个汪子璇不够,还要外加一对儿姐妹花?再看看谷玉农,还好,还好,敲着谷玉农目瞪口呆的样子,温柔的心里还算安慰。这下等谷玉农遇到汪子璇的时候,不会觉得她不错了吧?
  “什么具体时间?我算是听明白了,你是来找事的,我告诉你们我萧雨娟可不是好欺负的。”正大光明的听了这么会儿墙角,萧雨娟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诬陷,她爹怎么会去借钱呢,还什么借钱不还,真是好笑。萧雨娟恨不得大笑三声来表示对方的计量太拙劣。
  深吸一口气,萧家的战斗力果然强大,跟他们说话不亚于一场大的战斗。“雨娟姑娘是吧,我想你误会了,事实上要不是大少爷要回来了,我们也不会来催债的。你们以为云翔有多风光,实际上他也很无奈,况且云翔早就说了,如果实在不行,他可以先帮你们垫上,只要销了帐就好。”
  展云翔哪里说过这样的话,一切都是她说出来用来抹黑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