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迷情追踪-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病是因为小时候在夏海母亲的影响下造成的,夏海母亲有抑郁症和癔症,总是幻想一些事情,小孩成了她的发泄对象,造成了夏海今天的病症。
  夏海蹭着封亮的手,伸出自己的两只手,嘟哝道:“我要惩罚你,背我出去,你没有洋洋好,洋洋一直陪着我。”
  “是吗?可是我给你带好吃的,顾洋只顾着和美女玩,都不要理你,他好吗?”
  “可是你去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不要我了。”
  “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背着夏海放慢脚步走出房门,看见顾洋一脸的笑意,心里把顾洋全身上下都骂了一个遍。要不是顾洋照顾不好,夏海哪里会犯病,这个人一点都不会照顾人!
  顾洋看见封亮的埋怨,急忙摊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本来嘛,夏海就是黏封亮,一犯病起来,夏海就只认封亮,只听封亮的话,他说了也没用啊,而且他还牺牲色相了。
  “你说的好吃的呢?”
  “在茶几上,你先下来好不好?”
  “你是嫌我重了吗?”
  “不是,只是我累了,需要休息,而且我买了蛋糕,我亲手分给你,不好吗?”耐心的哄着夏海,封亮大概对夏海是最有耐心了。
  “那好吧,我下来。”夏海从封亮悲伤下来,转移目标去折腾顾洋。顾洋看见夏海过来,苦着脸,不过随即笑着将夏海拉着坐在自己身边,柔声细语道:“怎么了?”
  “明天你陪我出去玩吧。”
  “好。”可以接受,去哪玩不是玩啊。
  “那我们去坐过山车。”
  “可以。”勉强可以接受。
  “不带女人去。”
  “……”没有女人,玩什么?
  看见顾洋脸上的停滞的笑容,夏海脸上立刻出现不高兴的表情,坐在一边不说话,耍脾气了。
  封亮分好蛋糕端着过来,想要哄着夏海吃东西。
  “大海,我给你划好蛋糕了哟,不要和顾洋生气了,气着自己划不来是吗?”看见夏海投在自己手中蛋糕上的眼神,准备再接再厉安抚夏海的时候,就被一通电话给打断了。
  该死的,谁打电话来啊!
  “喂!”
  “干嘛?在上床不成?我找到那个贺平了,如果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你可以直接挂掉电话,我没意见。”
  “等我半个小时,是在他学校是吧?”
  “是。”
  夏海看着封亮放下蛋糕,抱歉的对自己说了几句话,然后又拿了手机和钥匙交待了顾洋几句之后,关上门出去。
  完蛋了!
  “大海——”
  “不要理我!我要回房间,你们都是坏人,从来不会考虑我的感受!”夏海甩开顾洋的手,跑进房间里面‘砰’的摔伤了门。
  糟糕,这一次真的是把人给惹火了。
  顾洋叹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走到夏海的卧室那里,伸手轻轻的推了一下门。门没锁,看来没有真的到很生气的地步,还有哄好的机会,只要好好的去哄一下。
  “小海。”
  “不要理我!”
  “我明天带你出去玩,然后不和女人一块,然后我们一块去,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好不好?”
  顾洋看着夏海慢慢的转过背对着自己的身体,心知有戏,继续哄道:“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好不好?你不答应我也会伤心的,我伤心就吃不下饭,然后会生病。”
  “好!你不要生病……”
  终于搞定!
  这一边匆忙赶到十四中的封亮在校门口看见那辆显眼的老爷车,蹙了蹙眉之后走到车门边敲了敲车窗。
  “出来,进去。”
  “切,你还给我摆架子,多说一个字会死吗?!”洛峥冷着脸从车上下来,然后不满的瞪着封亮。
  封亮无心理会他,只想着快点破案。
  “什么时候回来的?”
  “八点多钟的样子,我送你离开之后,我又折了回来,守在门口没一会儿就看见人了。”洛峥继续补充道:“看上去是一个乖学生,就是不知道心里变不变态,遇上变态的案子最难办了。”
  变态杀人没有理由,唯一的理由可能是受到某种刺激而去杀人,所以……能有什么踪迹可循呢?杀人没有章法,不想精心策划之后的命案,一般手法太精准,案件太诡异的,更有机会破案。
  无厘头的案子才是最头疼的。
  “贺平如果不是凶手,凶手会是谁?”
  “反正不可能是那个现在还没有露面的男人,那个男人估计连自己老婆死了都不知道,带着小儿子不知道去哪了。”
  “你认为贺平是李勇的儿子?”
  “应该是,不过看看吧,我们进去找人谈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拿到张莉的验尸报告,一切应该很快浮出水面。”
  贺平是李勇的儿子,那么杀人动机就有了。可是,李勇死于一个星期以前,也就是那个时间贺平应该在学校,如果在学习,有人证,就不可能是贺平,一切又绕回到原点。
  出示证件之后,洛峥和封亮来到贺平所在的班级,学生们正好在上晚自习。
  “是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老师你好,我们是过来找贺平的,我叔我姨让我孩子拿点东西过来,这不,急急忙忙的送来了吗?”
  “你们等一下,我给你们叫人。”胡老师走进教室里,没过一会儿就看见贺平走了出来,看见两人之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是很快镇定下来,跟着两人走到走廊的另一边。
  贺平的震惊让两个大人都很惊讶,怎么回事?
  “你们是为了我妈的死来找我的对吗?我告诉你们,我没有杀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至于我今晚出去做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你们不能告诉老师,我不想让老师对我失望……”贺平前半段话都没有情绪,直到提到胡老师的时候,才出现一点点的情绪松动。
  洛峥和封亮都没有想到,贺平这么直接,而且这么配合,当然不排除他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
  如果是想好了一套说辞,而且一切布局都是这么一个高中生的话,那他们这么多年真是白活了,被这么一个人耍的团团转。
  “我今天下午是去个别人代玩游戏,因为我需要钱,我爸我妈都死了,我快要考大学而且下学期学费还没有着落,所以我正在给别人代玩,反正有钱人家的孩子手里的钱好赚,写作业玩游戏给答案……”
  贺平的话再次让洛峥和封亮哑口无言。
  “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其余的你问我也问不出什么,所以……别来学校找我了。”贺平抛下这么一句话离开了,留下两个面面相觑的人。
  现在的小孩都是这么的……
  高深莫测吗?好吧。两人一看这边这条线索也就到这里,找了胡老师了解了案发当日贺平的情况,如他所说,的确是在学校,两人只能打道回府。
  “现在等验尸报告吧,然后审一下那个男人,事情……”
  “明天我们去一趟法医那边,我想看一下尸体。”
  “艹,你还真一个尽责的警探,还要负责去看尸体,真是……”洛峥办案这些年,最讨厌的就是去看尸体,这些工作他都是直接交给收证和法医的,他只需要抓犯人找线索就好。
  封亮瞥他一眼,然后转开目光。
  什么态度啊!洛峥不满,直接甩掉封亮,自己开车离开学校。封亮看见扬长而去的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家的司机,让人过来。
  真糟糕,案子陷入谜团,夏海那边犯病,也不知道顾洋能不能制住他。                    
  作者有话要说:  


☆、谜底

  回到队里拿到法医报告的时候正巧是案发七天后的下午三点钟。
  刘和也对那个一直没出现的男人进行审理,并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有一个关键信息点,就是他们夫妻的感情其实在小儿子出生之后就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好。
  这个名叫贺钦的男人在外面还有一个小蜜,在案发之前的一个月就已经没有回过家,一直都在那边住着。
  “真是一个负心汉。”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快去整理资料。”
  “嘿嘿,洛队你是想和封警探单独相处吗?早说了,记得这一次衣服上不要再有洞了。”小何开了一个玩笑,立刻溜出了办公室。
  封亮坐在一边看法医报告,因为两人的动静太大了,不免抬头看了一眼他们,发现洛峥和下属的相处方式挺特别的,不管这个人的人品怎么样,对下属的态度不摆架子还是不错的。
  见封亮看他们的眼神没有其余的意思,洛峥只有摸摸后脑勺,开口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你让张丽给你说会比较清楚,不过我想这个案子不出意外,现在已经破了。”
  “什么意思?”
  “很简单,是我们自己想复杂了,不过,这个凶手也真是厉害,竟然能让我们绕了这么一圈才绕到他身上。”封亮心里对这个凶手的心理不禁充满了好奇,看来,还是有一些有趣的案子。
  比如这一个案子。
  “你别打哑谜,快点说!”
  “你跟我去李玲和贺钦的家里,案发现场有我们想要的东西,走吧,我的洛总队长。”
  “哼,我看你能怎么破这件案子。”
  洛峥哼了一声,然后拿着车钥匙跟在封亮身后出了办公室,一路上看见好几个局里做人事的小姑娘眼神直往封亮身上瞟,心里不满道: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哪有他一个大老爷们经看,他也不差是不是?
  想着眼睛一不留神往身侧的封亮看去,然后收回了目光。
  咳,他承认,这个人还是有资本去让这些小女孩花痴的,比如说,这张脸长得都快赶上那些个明星了。
  “你准备怎么还原?”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让你看验尸报告吧你不看,这一下没文化的难处了吧?”
  封亮逮着这个机会尽情的揶揄洛峥,洛峥看在案子的面子上不去和他计较,反正有一句话叫做秋后算账嘛。
  两人到李玲家里的时候,警局的同时见到洛峥,行了一个礼,放两人进去。
  “那天李玲死的位置就是这里,而且房门都是锁着的,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匕首上也没有其余的指纹,你要怎么还原?”
  “冰块。”
  “啊?”
  “李玲是自杀的。”
  “什么?!喂你,你不是开玩笑的吧!”洛峥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封亮,然后撇嘴道:“匕首是从后面j□j去的,她的胳膊还真能往外拐不成——你是说,那个办法?”
  “嗯,我们去厨房看一下就知道了。”
  洛峥抢先一步走到厨房里,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有一个大概二十厘米乘二十厘米的盒子,里面还有已经冻好的冰块。
  拿出盒子,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吐出一个字:“这女人真变态。”
  回到警局洛峥开始着手这件案子的结案报告,然后递交审核。B市的这起命案在洛峥一边咒骂一边编造句子写报告中落幕。
  心里不禁吐槽,李玲这个女人也真是狠心,居然连自己的前任丈夫都杀了,理由就是一个他破坏自己的现任家庭上门要钱,跟无底洞一样。杀人也就算了,竟然还自杀,让他们兜了一个圈子才确定杀人凶手就是她这个看上去艳丽的女人。
  “封亮,你快过来吧,夏海在医院,这会儿——”
  “哪家医院?”
  “人民医院,你快过来,我这边招架不住了!”顾洋匆忙的挂了电话,封亮重重的皱起眉头,看向对面的办公室。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去找这个人。
  埋头苦干的洛峥发现自己眼前出现一双皮鞋,顺着裤腿看上去,看见一张脸:“你干嘛?”
  “你送我去一趟人民医院,我有急事。”
  “哼,要是不送呢?”
  “别废话,你要是送我,就当我欠你一次人情,你想好了什么条件只管问我讨,我能做到绝对不会不答应。”凭着他的身份背景,这一个条件可是很诱人的。
  这不废话吗?书委书记的公子政商两界谁不买他的面子?
  洛峥思量了一下,看了一眼桌上的结案报告。唔,局长他们都还没有回来,所以不着急,送这个人去一趟医院也没啥,稳赚不赔的交易,不做就是傻瓜!
  “走!”
  两人一上车,洛峥忍不住好奇道:“你有朋友生病了吗?”
  “嗯。”
  “看来你也不是没心没肺的嘛,除了上次从学校去富华大厦之外,就没有看见你这么着急过。”语气里带了一些嘲弄。
  发现封亮难得的没有接话,洛峥不确定道:“你不会告诉我,这次进医院的朋友就是上次让你那么着急的那一个吧?”
  “废话什么,开你的车!”
  “切,我不过是关心一下同事而已。”
  洛峥回了一句,倒也知趣的没有再说话,安静的开车,不过停车的时候掏出一支烟正要点上。
  “车上别抽烟。”
  “你管得还真多!”横他一眼,洛峥将烟盒和火机一扔,没点烟。这个人现在脸色这么难看,还是不要去碰钉子,免得一鼻子的灰。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洛峥刚停稳车,封亮迈着急切的脚步走进门诊大楼。见他这么着急,洛峥好奇的跟了进去,看见封亮和护士沟通了几句之后便走向电梯口。
  “你跟上来干什么?”这会儿电梯里没人,只有封亮和跟上来的洛峥。
  “关心同事家属~”洛峥嬉笑着说,没半点正经儿。
  封亮不理会他,看着跳跃的楼层数,一直到十五楼住院部停下,不管洛峥,直接走了出去。
  刚出电梯就听见顾洋无奈和着急的声音。
  “小海,不闹了啊,封亮马上就来了,他正在路上,你好好听医生的话,好不好?”
  “顾洋!”
  听见声音的顾洋猛地抬头看见是封亮,松了一口大大气,“你可算是来了,我这都要被折磨疯了。”
  “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明明是你不懂得哄人。”一边说一边走到走廊上停着的病床上。
  “大海,怎么了?”
  “腿被撞到了,疼~”夏海可怜兮兮的看着封亮,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用动物来比喻,就是森林里的小鹿斑比。
  “乖,听话去里面,医生给你看一下,然后就会不痛了,我不会骗你的,进去好不好?”
  顾洋听了封亮这些话,已经习以为常。洛峥听了封亮的这句话,然后看见封亮脸上的表情,以为自己眼花了,不然就是这个人被附身了。
  太穿越了!
  “那好,我进去,不过你们要在外面等我,不!你陪我进去好不好?”夏海任性的要求。
  封亮看了一眼顾洋,示意他在外面等着,看着洛峥,见顾洋回了自己一个眼神,便跟着医生一块推着夏海走进里面的手术室。
  站在一边的顾洋看见下巴都要掉地上的洛峥,忍住笑意介绍道:“你好,我是顾洋,封亮的发小儿。”
  “呃……你好,我是洛峥,和封亮是同事。”
  “原来你就是洛峥啊,久仰大名,幸会。”顾洋伪装上绅士的外衣,风度翩翩的说着这句带着其他意思的话。
  洛峥不解,他们俩有什么好幸会不幸会的啊!
  “嗯,谢谢。”找不到别的说的,只能回答这一句,随后想起来刚才看到的情况,不由打听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封亮的弟弟吗?看起来……”
  “算是吧,他这人……有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恕我不能坦白,不过你要是想聊一聊其余的,我倒是不介意和你侃侃而谈。”
  “嘿,算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没什么共同话题,我只是送封亮过来而已,我要回局里了,再见吧。”
  “我就不送你下去了,我要在外面等他们。”
  “不用。
  洛峥转身留给顾洋一个背影,走进电梯里。脑子里回想着刚才见到的顾洋和封亮的另一面,不由得失笑。
  他们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不该有的交集不应该让他继续存在。
  封亮推着脸上挂着泪痕的夏海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看见只有顾洋一个人,并没有问什么,而是和顾洋交待了一些事情,让他去办住院手续和瞒着三个人家长那边,不能让他们知道夏海犯病而且还受伤的事情。
  原因,一来是夏海不喜欢回到家里,二来是这三家的大家长都很宝贝夏海,要是让他们知道,他们俩没照顾好人,非要把他们的皮给活剥了不成。
  为了生命着想,必须瞒着!
  “你骗人!明明很疼,我不要理你了!”夏海指责封亮进手术室之前的话,带着孩子气的话让已经跟着他们多年的何医生不由浅笑,安抚的摸了摸夏海的头发。
  “小海怎么还闹脾气?”
  “哼!你们都是坏人!”
  这下,所有的人都忍俊不禁,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这个何医生年纪不大,四十多岁,他们小时候打架受伤基本都是来这里治疗,而且何医生还会帮着他们瞒住家里。
  这里就是他们的避难所。                    
  作者有话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