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迷情追踪-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真是一个粗俗的人。
  除了胡同口,洛峥本来打算好,自己抢先上车,然后给封亮留下一个车屁股,结果——
  门口这辆法拉利F458是谁的?果然,有钱人就是不一样,随便出门查案开得都是上百万的车,也不嫌糟蹋了。
  正在洛峥抱怨的时候,车上面下来一个风骚的男人,看见封亮,立刻冲上出和他说话,不知道两人说些什么,反正看见朝自己看过来的目光,洛峥知道,肯定和他有关,而且不是什么好话!
  封亮上了车,洛峥也上了车,看见他们的车子开出去,洛峥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
  这个家伙穿得这么好看,肯定不是干什么好事!来这边查案估计是路过,真是一个不够称职的警探,吃干饭!洛峥忘了,昨天是谁给他提供的线索,而且那条线索还是正确的方向。
  “喂,亮哥,那个痞子怎么一直跟着我们?”顾洋通过后视镜看见后面跟着的大众车,揶揄的问:“该不是看上你了吧?”
  “别管他,早点过去,大海的生日要是去玩了,这厮不知道又要折腾什么。”今天是夏海的生日,所以封亮才会和顾洋一块。
  顾洋到他家里接他的时候,他正好准备出门查案,不过看时间,也晚了点,只好绕路过来这边,然后再去云水间,这样一来过去的时间不会太晚。只是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洛峥。
  发现封亮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顾洋也不再说笑,问道:“这就是那个流氓队长?”
  “嗯。”应了一声没有多说。
  “看上去是听流氓的,不过,知道查案应该不是什么蠢材,待了这么多年不是没道理。”顾洋觉得自己挺公平的说:“你没事干嘛去做警探啊?伯父伯母愿意?”
  “他们不愿意,你认为我会改变主意?”封亮挑眉问,语气里带了一些嬉笑。
  “你就是这样,伯父伯母那种老枪干都那你没办法,从小就无法无天,带着我和大海干了不少坏事,院里谁看见我们三不是绕道走啊。”想起以前的荒唐事,不过也算是童年回忆的顾洋,一下子没刹住车,继续说道:“要不是叶朗那小子忽然走了,你也不会出国——呃,对不起,我不该提他的。”
  “没什么,出国几年要是再看不开,我也就白活了这些年。”没有顾洋预料中的大发雷霆,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顾洋有些难受起来。
  当年叶朗一声不吭的离开,那个时候的封亮完全是疯掉了一样,每天从早到晚,从晚到早都在找这个人,直到有一天收到从国外寄回来的信,封亮才虚脱一般的晕倒在他们的面前。
  醒来之后,叶朗这个名字也就成了他们之间的禁忌,谁都不敢提,一提,封亮准得发火。
  当年看着封亮,他和夏海是一点法子都没有,没有一年,封亮就出国,一直到最近才回来。
  “看开了就好,天下又不是他这么一个男人,而且,女人你不是也可以上吗?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没有,实在不行,我把我妹介绍给你!”顾洋还有一个妹妹,年方十九,长相自然是遗传了爹妈,美人胚子一个。
  封亮一听,差点没给噎着:“得了吧,顾琳那丫头片子,我吃不消,你另请高明去降服她。”
  “去去去,有你这么多小妹的吗?”
  虽然自家妹子什么性子,顾洋知道,但是自个怎么说怎么骂都可以,这别人说可就不一样了。
  洛峥抽着烟,看着前面说话的两个人,郁闷的想,他怎么就跟上来呢?脑子被狗啃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到了云水间门口,将车子交给侍应生,两人并肩走进云水间里,一路上还有说有笑。洛峥看见他们进去,对封亮的印象从小白脸变成了纨绔子弟。
  云水间什么地方?当初他们接到扫黄线人给的地址不是别的地儿,就是云水间这个销金窑。
  ‘滋滋滋~~~’
  手机在裤兜里震动,洛峥拿出来一看,发现是刘和的电话,急忙按了接听:“怎么了?”
  “洛队,不好了,那个女人死了。”
  “什么?!”妈的,不是说凶手是这个女人吗?怎么这个女人也死了啊!一宗命案怎么就变成大案了呢!
  艹,他之前还以为是哪的混混斗殴,这下好了,怕什么来什么,真是闹成了大案子,接着两天死了两人。
  挂掉电话的时候,本想直接开车离开,洛峥看着云水间的大门,想了想之后露出一个奸笑。好你个封亮,身为警务人员竟然去这种地方,让你去玩,我搅你好事!
  拨了昨天刚存到手机里的电话,三声之后那边接通了。
  “喂,你说的那个女人,就是李勇的老婆死了,我在外面,一起去案发现场。”听见那边的喧闹声,洛峥心里更加得意。
  刚进包房的封亮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夏海,对洛峥说了一句等着就冲夏海走了过去。
  “大海,局里有事,我先过去,晚点过来。”
  夏海明显有些不高兴,但是封亮是他们当中的老大,就算是哥们儿也不能耽误他的正是,只好撇撇嘴道:“那你去吧,记得要回来,不然你还算是我兄弟吗!”
  “一定!晚上给你带瓶好久去!”这个去哪儿,自然是夏海的家。
  搞定夏海,封亮抬脚离开了包房,直奔门口。果然在云水间大门外的停车位看见洛峥正一脸笑意的坐在车里。
  脸上写着,我就是故意的你怎样!
  封亮抿唇,上了车,没理会洛峥,因为他脸上得意表情实在是很碍眼。不过,为什么那个女人竟然死了呢?按之前的推断,凶手应该是她没错,她死了,也就证明她不是凶手。
  凶手会是谁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迷雾

  事情太蹊跷,发生的时间点过于巧合,这起案子还真是迷雾重重,在城区发生这种事情,市民肯定会有恐慌,他们必须尽快破案。
  洛峥不是不分轻重之人,这会儿也不顾和封亮的死人恩怨,冷静分析道:“看来,有人故意给你错误的信息,把我们带到另外一条路上,耽误破案时间,凶手可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
  “看了现场情况再说。”封亮打开车窗,吹着风,心里的烦躁感稍稍减少一些。
  这件事情如果不是那个名叫李玲的女人做的话,那么还会有谁呢?她现任的丈夫还是……
  “李玲和李勇有儿女吗?”
  封亮的突然发问令洛峥愣了一下,随后道:“应该是没有,不过资料可以伪造,也说不定有,被人送给别人养。”隐隐约约知道封亮这么问的原因,不过还是想确认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我在国外遇到过一例案件,女儿因为父母离异,然后把父母给杀了,最后我们怀疑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已经吃安眠药自杀,十岁的一个女孩。”封亮面无表情的说着这件事情。
  洛峥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愣了一下,前面刚好一个转弯,车子擦着路边过去。
  “你发什么神,在开车呢!你想死,我没有义务陪你!”封亮瞪了一眼洛峥,语气不善。
  自知有错,洛峥难得的没有还嘴,闷闷不吭声。封亮说的案件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冲击,办案这么多年来虽然遇到过不少家庭伦理和变态的案件,但是大多数都是成年人做出来的。
  没想到,一个十岁的小孩竟然干出这种事情跟,是怪这个社会太成熟还是孩子们太早熟,过早接受了不该他们接受的东西。
  他奶奶的,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车速极快的感到了案发现场,刘和还有其余的队员已经感到那里,封锁了现场,这次的事发地点在白纸坊西街的一栋住宅里。
  “怎么死的?”
  刘和看见本来是对头的两个人一块上来,虽然惊讶,但还是尽职的回答道:“匕首从后背插入,伤及心脏致死。”
  “现场有发现门锁被破坏的痕迹吗?还有窗户,看一下外面的排水管和暖气管,这些全部给查清楚,有没有人攀爬过。”洛峥看了一眼正在验尸的张丽,继续道:“这户住宅的房主,还有李玲的现任丈夫全部请局里做笔录。”
  “是,我马上召集同事和我一块去办。”刘和应声之后跑开。
  封亮一进门,看了一眼尸体,抬脚往卧室走去,待了收证手套后开始逐一查看房间里的东西。
  “奇怪了……”低喃了一声,皱眉看着床头柜上面放着的一张合照。李玲和一个男人还有两个孩子在一起。
  那个男人不出意外就是她现任丈夫,那么另外两个孩子,一个看起来不过才三四岁,另外一个大概上了高中,眉眼和李玲长得很像,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差不多。
  洛峥走进来的时候,封亮刚好正在拉衣柜下面的储物柜,里面大多是一些棉絮冬衣之类的东西。
  “看什么?”
  “你先看照片,床头柜上的和床头挂着的那张大照片。”封亮没有回头,继续在那边倒腾衣柜里的东西。
  洛峥努努嘴,走到床头柜拿起刚才的照片,看了一眼之后,发现不对劲儿,立刻抬眼看床头的那张照片。
  这……不像是一家子。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一个定律?人在合照的时候,潜意识里会想心里所想的那一个人倾斜,尤其是三个人合照的时候,将另外一个人盖住,这样看起来更明显。”封亮感受到他的疑惑,开口解释。
  “这样解释,你清楚了吗?”
  洛峥捏着照片,没有说话代表他承认了封亮的话。低头继续看照片,小的那个孩子明显的和父母关系都很好,大的那个孩子身体向李玲倾斜,脸上的笑容很牵强。
  放下照片之后,洛峥走到窗户边,正要推开窗户,发现窗户的窗棂上有些斑点,颜色暗红。
  伸出手指抹了一点在手上放到鼻尖嗅了嗅,皱着眉分辨出味道后,心里的疑惑更深。
  “这边有血迹。”
  “嗯?”封亮在那边没有搜到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听见洛峥的话,放下手中的东西,朝这边走了过来。
  顺着洛峥指的地方看过去,只有一些暗红色的斑点,很小部分,像是溅到的。
  “我去外面叫搜证过来搜证,我再去其余的房间看看,你要一块吗?”这个时候,需要抛开私人恩怨,解决了案件再说。
  洛峥显然也接受这个暂时讲和,耸耸肩在封亮之后走出房间,给搜证说了声就往其余的房间走去。
  他们走进的第二间房,应该就是照片上那个高中生男孩的房间。布置很干净,不像普通男孩那样到处都是球星海报、脏衣物、脏球鞋,就连书架上都是一系列的名著、法律、侦探小说之类的。
  “这个男孩的房间干净的不正常啊。”洛峥发出感叹。
  封亮接话道:“是干净得不正常,是不是少了点什么?”见洛峥睁眼看着自己的样子,也不故弄玄虚,直接道:“少了点人气。”
  “对,就像是没人住一样——没人住!你是说,这个房间根本没有人住,只是空置着而已。”
  “我只是推断,因为这个男孩明显不愿意待在这个家里,那么高中生可以选择住校,他一定不会选择在家里。”封亮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洛峥看着封亮,不得不承认这个纨绔子弟脑子还挺好使的:“这户人家的资料我已经让他们去查了,等拿到资料之后,我们可以直接去找人。话说,这老婆死了,怎么距离报案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个男人怎么影儿都没见到。”
  “人死了多久?”
  “两天。”
  “估计她老公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的温柔乡里呢,找到人带回局里,拘押二十四小时,嫌疑人之一。”
  “这没证据是不能乱说的,不能非法拘禁!”
  封亮瞪他一眼,这种死顽固的脑子就是一根筋儿,不拦住他怎么去找证据啊!在抽屉角落里翻到一个小本,打开一看,发现是学校证件。
  “十四中!”
  “十四中!”
  两人同时开口,然后愣了一下,看着对方手中的东西。一人拿着小本,一人拿着皱巴巴的校服。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两人交待了这边的工作之后,立刻开车直奔市十四中,希望能在下课之前把人给找到。要是下课了,这在晚上回学校之前想去哪都可以,这么大的一个B市要找到一个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紧赶慢赶,还是没在放学之前赶到十四中,遇上高峰期的两人,差点想下车跑过去。
  真是倒霉!
  “怎么办?”
  “去找他班主任先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拿着证件的两人到了学校已经是下午六点半,这个时间点,也只有值班老师在,运气好,碰见班主任值班,运气不好……
  那就是他们真的走霉运。
  上天还是眷顾他们的,问路之后找到了这个学生证的主人,也就是贺平的班主任胡老师。
  “胡老师你好,我们是贺平的家长,想来问一下关于孩子平时的表现问题,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们打扰你的时间。”
  “没什么打扰的,一会儿我还要去晚自习,这孩子今天刚给我请假啊,说要回爷爷奶奶那里,怎么你们来了?”
  封亮和洛峥迅速对视一眼,果然有问题。
  封亮这个看起来正派极了的家伙自然是充当好家长的角色,微笑着对老师说:“哦,我们知道,他爷爷生病了,刚回家,这孩子抽空说要去一趟,我们就准了他请假。”
  “这样啊,老人家生病是比较麻烦,贺平这孩子也真是有孝心,平常在学校里表现也好,成绩又好,将来会有出息。”胡老师看着两人乐呵呵的说,看上去对贺平很是满意。
  这就怪了,贺平表现不错,不像是一般的心理疾病患者,难道事情真的另有隐情?
  和胡老师谈了一会儿,因为要上晚自习的原因,封亮和洛峥便告辞离开了学校。
  “你怎么看?”封亮上车之后问洛峥。
  将车开出停车场,洛峥答道:“我认为现在找到贺平才是最主要的事,还有那个还没出面的男人,他们俩是案件的关键人物。”
  “嗯,看来,事情马上要浮出水面了,法医验尸报告拿到之后,给我一份。”
  “知道啦。”
  一解除合作关系,洛峥立马换了态度,对封亮也就不客气:“你要去哪?我没时间送你!”
  “真是翻脸不认人,你把我送到富华大厦就行,谢了。”
  “记得,欠我一个人情,我是穷人,车油费很贵的。”
  “你这辆车还真是破,做你的车算是给你面子了,挑三拣四的。”封亮难得有兴致和洛峥抬杠。
  洛峥瞪眼。这话说反了吧,给你坐是给你面子,居然还给他挑三拣四的。见过难伺候的,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猜猜,谁是凶手。


☆、追查

  刚到富华大厦门口,洛峥一脸嫌恶的看着封亮,嘴上嫌弃道:“快下去,真晦气!”
  封亮差点脚下打滑,这个人,还真是小肚鸡肠!长这么大还没有人嫌弃过他,连老师都不敢和他大吼。晦气?晦气你妹!
  一脸气闷的走进富华大厦,前面的小姐看了一眼,发现时封亮,立刻挂上甜美的笑容做了一个欢迎的姿势。谁不知道封亮是夏海的好朋友,恰好这夏海有一间房就在这大厦的楼上,说直白一些,封亮就是一个黄金单身汉,谁不想攀高枝?
  进门只看见顾洋,封亮挑眉看向顾洋,意思是夏海去哪了。
  “大海在里面呢,生闷气,谁叫你中途走了,还这么晚过来。”顾洋脸上带着揶揄的表情看着封亮。
  夏海这小子从小跟着封亮混,别的不说,就这脾气在封亮身边跟小姑娘一样,尤其是喜欢粘着封亮。这小子也是一个美男,剑眉凤眸,皮肤还白,身板还小,换上女装绝对是一个美人。
  不过这个美人喜欢玩美人。
  封亮头疼,真是越来越任性,现在才八点,这家伙还嫌晚?真要是弄到十一二点过来,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无声叹了一口气走到卧室门边,敲响了房门:“大海,是我。”
  “进来吧。”
  听见里面的回应,封亮推开门走进去,看见顾洋看好戏的眼神,瞪他一眼,走进去之后关上门,以免被顾洋看笑话。
  每次夏海闹脾气,真的是一出笑话,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改不掉这个孩子气的脾气。
  “为什么现在才来?”夏海抱着抱枕坐在沙发,脸上带着委屈的神情,瞟了一眼进门的封亮。
  看见夏海这副模样,封亮不由得走上前一步去摸了摸夏海的脑袋:“我不是说我去忙事情了吗?怎么,这会儿不听话了?现在忙完了我就赶回来了,还给你带了好吃的。”
  封亮和顾洋为什么这么照顾夏海,是因为夏海有人格分裂,而且有一面只有在他感觉不到安全了或者被忽视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近几年已经很少出来,他们都以为他好了,没想到这么一出竟然有犯病了。
  这病是因为小时候在夏海母亲的影响下造成的,夏海母亲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