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夫人想跟我离婚-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一个人住吗?”
  “嗯,以前我妈……”荆为胜声音戛然而止,低头半晌才苦笑道,“看起来是不是很凄凉?”
  沈鸣认真观察着别墅,发觉安娜的确是个精于享乐的人,就别墅的装修来看,的确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盛宴。
  “凄凉在心,不在热闹。”
  荆为胜琢磨了一下这句话,“你说得对,也许是我的心情在作祟。”
  沈鸣沉默,他端起水杯,嗅着温开水的味道,好一会才抬头看向荆为胜,语气并无指责,却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从你扳倒荆斐后,似乎就不怎么跟我谈心了,是觉得我不能再帮你了吗?”
  荆为胜慌乱抬头,“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不是吗?难道你在防备我?”
  荆为胜摇头,表情看起来似乎还有几分难过,“上次是我不对,我答应过不会再防备你,我没那么想过,只是现在还不算太糟,我不想……不想什么事情都依赖你,我希望,你能肯定我的能力。”
  “我没小看过你。”
  “我知道,但我更想向你证明!”
  沈鸣低头掩去眼底的情绪,声音听起来像在心疼似的,“那你还愿意告诉我吗?”
  正如沈鸣所知道的那样,荆为胜现在不能动那份股权,所以就拿不出一笔钱来填补空缺,他动用的是公司流动资金,一旦这笔钱需要被投入,就将严重影响公司将来的发展,从而牵扯到后续的事件。
  现在的情况是,每个股东都想要那份股权,只要能得到这份股权,他们就能在公司占据新的地位,但却始终商议不出究竟谁得,毕竟没人愿意公司再多一位大股东,荆为胜左右为难,却始终没想出好的办法,股东大会召开了好多次,那些人除了争吵跟维护自己的利益,就没别的事情了。
  荆为胜当初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否则他宁可拖一下,也不会急着逼荆斐离开。
  商议期间,香喷喷的菜肴也陆续被端上餐桌,不愧是大厨师的手笔,沈鸣最近胃口很好,自然没少吃饭菜。
  荆为胜看沈鸣如此喜欢,连道以后有机会就常来,他喜欢吃什么就给他做,顺便还给沈鸣倒了杯水过来。
  沈鸣接过来,没急着喝。
  “这个问题很麻烦吗?你把股权买了就是。”
  荆为胜摇头,皱眉道:“我没那么多钱,否则当时就以我的名义签了,现在那些股东也不会同意了。”
  “你还要看他们的态度?”
  荆为胜没说话,眼底却浮现出阴霾的情绪,“我没办法,荆斐走了,我还得靠他们帮忙,否则公司内斗,以后就一团乱了。”
  沈鸣似是而非的点头,半晌道:“既然争论不休,不如把股权给不相干的人?这样局势也不会发生改变。”
  “没有合适的人选……”
  荆为胜说着便抬头看向沈鸣,见沈鸣一脸‘你觉得我怎么样’的表情,半晌惊愕道:“你想买股权,为什么?”
  “我毕竟是荆家的员工,想沾点光没什么奇怪吧。”
  “你跟龙亚……还需要来荆家沾光吗?这点光比不过龙亚分毫吧。”
  沈鸣正襟危坐,严肃道:“我是认真的,当然,20%不太可能,我建议你自己拿10%,我只拿10%,这样就跟其他小股东没多大区别了。”
  荆为胜沉吟,沈鸣拿10%股权没什么问题,但是——
  “估计其他股东不会同意。”
  “不是有表决权吗?”沈鸣笑道,“不如试一下,当然,你要是有更好的人选,就当我从没说过这句话。”
  “没有!”荆为胜连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万一他们都同意了呢。”
  荆为胜嗯了一声,表面支持沈鸣,但心里其实没抱多大希望,他可清楚那些股东有多刁钻,怎么肯将股权卖给外人,让别人再从中分一杯羹。
  饭后天色已晚,月光朦胧挂在天空,四周一片静谧无声。
  荆为胜坚持送沈鸣回去,不顾沈鸣说司机就在这里的理由,沈鸣见他似乎不送就不肯罢休,便默许了,他现在要跟荆为胜维持友好的合作关系,还是先顺着他比较好。
  毕竟接下来购买股权的事情非常关键,不容半点差错。
  夜里温度骤降,荆为胜调高了空调,开车的间隙不时偏头看沈鸣一眼,沈鸣自然感受到他的视线,却始终装作不曾发觉,沈鸣情商低,根本没感觉到荆为胜对他起了别的心思,他只是觉得荆为胜这种注视像在试探,便刻意不动声色任他窥探,总之他是不会露出半点破绽的。
  荆为胜将沈鸣送到桥的那一边,然后就不能再进去了,符蒙开着汽车在后面按了按喇叭,然后径直驶到车旁,并朝沈鸣挥手示意。
  沈鸣看向荆为胜,“我都说有人来接,这么远,你待会还得回去。”
  荆为胜低声道:“没事,我愿意。”
  “好吧,随你。”沈鸣说着就去开车门,“那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
  荆为胜咬紧牙齿,突然喊道:“沈鸣!”
  沈鸣怔了怔,扭头看向荆为胜,眼神充满迷惑,而就在这时,荆为胜突然降下了车窗的遮挡物,这样从外面根本就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沈鸣心头一紧,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不过他还来不及多想,就听见荆为胜认真而虔诚的道:“沈鸣,我喜欢你。”
  沈鸣拧眉,还有些理不清思绪,荆为胜却当他是在沉默的拒绝,他自知这份情感不应存在,便凑近沈鸣,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吻住了对方。
  这个吻稍纵即逝,沈鸣目光微沉,随即隔开了两人的距离。
  荆为胜目光黯淡,他清楚自己并无胜算,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抱任何希望,现在说出来,心情反而轻松很多,不必再始终装着那个沉甸甸的包袱了。
  沈鸣加重语气沉声道:“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第51章 :V章

  (1)
  那晚双方气氛僵硬,但沈鸣到底没跟荆为胜翻脸,他还得靠荆为胜赢得表决权,只是脸色是好看不起来,像如鲠在喉一般,情绪延续到晚上,殷凛看他一眼,便直截了当问他怎么回事。
  沈鸣这才意识到自己表现得这么明显,他搓了一把脸,见殷凛穿着睡衣靠在床头,不知怎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便声称没事,然后取了睡衣去洗澡。
  沈鸣不说,殷凛也没不休不饶的追问,只是淡道:“别总是生气,对身体不好。”
  “嗯。”沈鸣掀被子上床,“你在等我吗?”
  “……睡不着。”
  沈鸣挑了挑眉,听着他明显违心的解释,笑了一下没直接拆穿。
  他躺下闭着眼想事情,感觉到殷凛有些不安的动了动,就预感到对方有话要说,沈鸣心里有了计较,结果他都快睡着了,才听殷凛压低声音道:“以后别这么晚回来了。”
  沈鸣嗯了一声,听不出语调。
  “别跟荆为胜走得太近,他对你居心不良。”
  沈鸣闭着眼,这次直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殷凛面沉如水,一时找不到话再说,看沈鸣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就伸手关了灯,他从背后抱住沈鸣,手指有意无意的摩挲着他凸起的腹部,眼底掩着压抑到痛苦的挣扎,却又克制着再不跨越一步,这近似于严苛的惩罚,毫不留情的挟制着自身涌动的情欲。
  夜凉,寂静无声。
  沈鸣的温度熨烫在每一寸肌肤,轻易挑起身体每一根神经的兴奋感,悸动无法压抑的爬上脊髓,抨击着摇摇欲坠的忍耐力,殷凛愈发用力的抱住沈鸣,感受着肉体的变化,脸上隐忍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
  过了不知多久,他明知沈鸣听不见,仍是以低沉的像渐渐脱离控制的语气轻声道:
  “别让人碰你,我会嫉妒,嫉妒得想要……”
  他剩下的话抛在空气里,低得听不见其中的语调。
  半个月后,沈鸣购买股权的事正式进入表决期,按理说,股权应优先让股东购买,因此,沈鸣想要购买股权,就必须得到所有人的弃权票,这绝非易事,但荆家的股东里,正好存在一种微妙的制衡关系,这两方谁都不希望对方强过一头,这点恰好是沈鸣能利用的地方。
  如何将这种彼此制衡的关系利用好,也就成了沈鸣前半个月最重要的事情。
  庆幸的是,他的付出没有白费,他将这种制衡关系运用到了极致,再加上荆家内部人员的配合,他成功拿到了所有股东的弃权票,并非常顺利的签订了入股合同。
  从现在起,他也是荆家的股东了,虽然他手里仅有10%的股权。
  沈鸣注重的不是股权的多少,而是他入股荆家的事实,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荆家的决策上表明态度,并开始下一步的计划。
  那晚开始,荆为胜似乎意识到沈鸣的不悦,始终在尽量配合他,以免两人关系进入到更糟糕的境地,沈鸣不愿利用情感,直接挑明了告诉荆为胜,他对荆为胜并没有任何其他想法,荆为胜自然不信,他质问沈鸣为什么帮他,就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
  沈鸣道:“没有,我站在朋友立场帮你,除了友谊,只是想获得一些利益而已。”
  荆为胜不信,他有很多理由解释沈鸣非同寻常的对待,但这些都无济于事,沈鸣始终没有松口,说的也无非就是从未有过荆为胜那样的想法,更何况——
  “就算有又怎样,你知道我已经结婚了。”
  此话一出,荆为胜哑口无言,他是没办法跟殷凛作对的,就算管不住自己的心,他也绝对不敢生出与龙亚作对的念头,而妄图动殷凛的人,这个罪名多重他不会不清楚。
  荆为胜差点哭出来,狼狈而无助的道:“我知道,如果不知道的话,我早就动这个念头,但是我管不住自己,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我就是喜欢你,我不说出来浑身都难受,我每天做梦都梦见你,我好想你,你说该怎么办?”
  他的歇斯底里不过换来沈鸣轻飘飘的一句:“这跟我有关系吗。”
  沈鸣从没把荆为胜放在眼里,他清楚荆为胜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现在看似没动自己,不过是因为沈鸣的身份,荆为胜清楚跟龙亚作对的后果,否则沈鸣要是普通人,大概早就被荆为胜强抓了去,荆为胜没少做这样的事,他向来不喜欢被人拒绝,而被拒绝后总会施以惩罚。
  沈鸣其实挺期待荆为胜那样做的,他就有理由提前动手了,何况惹到殷凛,沈鸣大概都不用自己动手了。
  但只要荆为胜不傻,大概都是不会那样做的。
  然而这不过是沈鸣的猜测,他没想到有些人被逼到极致,也是能做出极端事情的,何况荆为胜这个人本身就极其冲动,遇事没真正承受后果,他总会报以侥幸心理,盼望着殷凛其实并不喜欢沈鸣,也并不在意他,盼望荆家能比得过沈鸣在殷凛心中的地位,甚至于盼望沈鸣口是心非,他其实也是喜欢自己的,只是害怕殷凛,所以才把这份情感掩藏在心里。
  荆为胜胡思乱想,将自己想得无所不能,几乎丧失了理智,只想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沈鸣并没预料到荆为胜的布局,也没想到他竟敢如此胆大包天。
  他正头疼不已的盯着隆起的腹部,就算穿着宽松的羽绒服,腹部的弧度依然清晰可见,沉甸甸的感觉不容他忽视,这段时间胎动越来越频繁,弧度也越来越大,有时候沈鸣甚至都能直接看到肚皮的异象,他啧啧称叹,但从始至终享受这种胎动的人是自己,他再多感叹也只能化作一声无奈。
  在这方面,殷凛比他还沉不住气,毕竟初为人父,看什么事情都觉得新鲜,照顾沈鸣更是尽心尽责,不敢有半点疏忽,心底无比盼望着能早些见到两个孩子,说不定看在孩子的份上,沈鸣就能改变初衷,死心塌地的留在自己身边,即使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困扰沈鸣的还有一个难题,随着肚子越来越大,他发现自己走路也没以前顺畅了,拖着沉甸甸的肚子,他身体重心很容易发生偏移,这严重影响了走路姿势,至于其他关于口味的变化,在他身上倒没什么反应,平时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跟往常并没什么差别。
  沈鸣不禁开始想象八九个月的时候,他怀的是双胞胎,肚子肯定比一般的更大,那模样想起来就觉得惊悚,莫不是真得像那些女人似的,天天把大得跟要爆炸的肚子捧在手里,沈鸣不禁深吸一口气,他实在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估计走在大街上都能直接把人吓死。
  比起沈鸣的处处担忧,殷凛却是乐在其中的,他开始筹备孩子的住所及衣物所需,这方面他很是在意,从不假手于人,全都是自己亲自负责购买,殷凛是很忙的,这也足以看出他对孩子的喜爱。
  他已经让人装修了一个婴儿房,设计出自殷凛之手,每个细微之处都不乏他的用心,房间很大,设有独立的卧室跟玩具室,暖系色调给人温暖的感觉,卡通壁画无处不在,充满了童趣。
  房间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孩子衣物方面,殷凛甚至特别挑了沈鸣有空的时间,然后拉着他一起去给孩子采购衣物。
  说实话,沈鸣其实真没什么审美,他平时衣物都是随便挑选的,索性价格在那里,再怎么也难看不到哪里去,但真要给孩子挑衣服,他却心中忐忑起来,他是希望孩子能舒适的,但怎么个舒适法,他却一知半解了。
  殷凛查过不少资料,但最终总结下来,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店家推荐,还有一个理,那就是越贵的越好,这样总没错的,反正他在孩子方面是绝对不会吝啬的!
  作为婴孩衣服品牌专卖店,营业员都具备各项适龄孩童适合穿什么衣服的知识,这点其实真不必他们担心,不过在审美方面,他们却总是出现分歧。
  比如殷凛觉得孩子应该喜欢可爱风的,沈鸣却偏偏对可爱风不感冒,执着认为孩子不该穿那些花哨的。
  对于他们完全背离的审美,营业员微笑着问了一句,“请问两位都要买吗?孩子妈妈怎么没来?”
  “…………”
  殷凛不作回答,沈鸣尴尬移开视线,也决定直接无视这个问题,他向来能言善辩,但这个问题不能说真话,也不能撒谎,实在有些过于为难了。
  营业员善于察言观色,很快就发现了两人的难处,她的目的是卖出衣服,而不是打探客人的隐私,虽然她完全猜不出什么情况下,两个男人才会结伴来买童装,还是在孩子都没出生的情况下。
  孩子的妈妈都不想参与这样的事情吗?
  这种现象,她可还真是头一次遇见。
  随后,审美观背离的事情得到完美解决,在营业员笑脸盈盈建议两种类型都准备之后,他们正式进入疯狂购物的状态,沈鸣很少逛街,殷凛更是如此,他平时根本没时间关心这些琐碎事情,连衣服都是专人负责,每一件拎出来都足以让人大开眼界。
  但这次两人都表现出了极好的耐心,从衣服质地到秀的图案,全部都精挑细选,不容半点不适的因素存在。
  逛街是件消耗体力的活,两人满载而归,直把负责收拾的管家惊了一跳,心道小孩都没有,买这么多衣服干嘛,莫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好事将近?不过就算要买衣服,也不能这么多啊,小孩长身体是最快的,必须按月份来添置,但他心里腹诽几句,表面却不敢有什么异议,大不了就是浪费些钱,家主想必根本没看在眼里。
  沈鸣简单吃了几口饭,然后倒头就睡,他实在有些累了,现在这身体完全不比以前了,稍微多下点力就觉得腰酸背痛的。
  (2)
  取得股权后,办理相关手续又花费了不少时间,等事情全部办妥后,沈鸣在荆氏企业也取得了一席之地。
  股东大会上,荆为胜宣布了沈鸣所持股权与局势变化,会上众人表情各异,猜不透心里在想什么,但显然对这个结果并没有想的那么满意。
  他们一时受到挑拨,之后清醒过来,就意识到这个选择其实对双方并无益处,但结局已定,后悔也没什么用处。
  散会后,荆为胜叫住了沈鸣。
  “恭喜你。”
  沈鸣道:“谢谢,我对这个结局也挺意外的。”
  荆为胜目光复杂,“你想做的有什么做不到的。”
  沈鸣摇头,“别说得我好像无所不能似的。”
  “现在去吃饭吗?”
  “嗯。”
  “我请你吧,顺便为你庆功。”
  沈鸣想了下,现在还是别跟荆为胜走得太近为妙,“改天吧,我下午还要去见客户。”
  “你不会是不想跟我吃饭吧?”
  “……怎么可能。”
  荆为胜毫不放弃道:“只是吃个饭,你要是拒绝,我会觉得你还在生气,沈鸣,那天是我不好,不该那么冲动,我认真向你道歉,你别生气,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好吗?”
  话都被荆为胜说尽了,沈鸣一时找不到什么说辞,他若是不去,便是看不起荆为胜,更证明他对那天发生的事耿耿于怀,不过就是吃一顿饭,能缓解彼此关系,对沈鸣的计划还是有好处的。
  他松了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