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夫人想跟我离婚-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沈鸣嗯了一声,“你约我来,不会是聊这些事吧?”
  “当然不是,我……我就是看你之前一直生病,所以才没提这些,你现在既然好了,能来公司帮我吗?”
  “需要我的时候就请我,不需要的时候就扔开,你当我闲着没事吗?”
  荆为胜没料到沈鸣这么直白,微愣过后,连声解释道:“我绝对没这个意思,只是你之前身体不好,我不想让你太操劳,沈鸣,你知道,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了,怎么可能会防范你,要不是你,我怎么能坐到现在位置,你别想太多了。”
  沈鸣适可而止,他这句话不轻不重,却也是在提点荆为胜,警告对方自己不会任由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但他到底还是要进荆氏企业的,所以又不能做得太过,以免伤了两人之间的和气。
  于是便笑道:“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紧张。”
  荆为胜提起的心落了下来,不禁责怪道:“以后别开这种玩笑,还有不许怀疑我,我就是提防所有人,也不可能提防你的。”
  “知道了。”
  “你有什么策略解决现在的难题吗?”
  “现在只能循序渐进,先把客户抓住,他们既然解约,就肯定有更多的去处,还有荆斐用了什么手段,这些我们都必须掌握住,只要产品质量好,生产时效短,报价不超出预算,再给他们恰当的好处,想必那些客户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他们虽然跟荆斐关系好,但到底还是有利益在中间支撑着,我们只需要把他们的利益线斩断,就不必再愁了。”
  荆为胜认真思索着,沈鸣说的不无道理,但这件事真正实施下来,却很耗费功夫。
  “沈鸣,你再帮帮我吧,我现在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了!你放心,你需要什么我一定全力配合,以后……以后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
  “辜负就不必了。”沈鸣叹气,“我一开始帮你就没想过要回报,你走到现在我真的由衷感到高兴,但是前段时间的事,我真的很失望,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忌惮我是应该的,但我感到失望也理所应当吧。”
  沈鸣这么一说,荆为胜顿时就感到愧疚起来,他的确很忌惮沈鸣,却没想到沈鸣还愿意帮他,他这次找沈鸣本就是厚着脸皮,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可原谅。
  想到这里,荆为胜连郑重道:“沈鸣,这件事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不对你生疑,我们一起渡过这道难关,以后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可是你说的。”
  “是,决不食言!”
  “我信你。”
  荆为胜满心感动。
  那天以后,沈鸣重新进入荆氏企业,并成为公司业务经理,荆为胜委以重任,沈鸣都有些惊叹他艺高人胆大,竟敢将这样重要的职位交给他来担任。
  一般情况下,业务经理都是升上去的,很少有人直接空降,荆为胜这一计可让所有人跌破眼镜,自然也引起许多人的不满,他们不敢得罪荆为胜,只能集中精力来对付沈鸣。
  职场上面,使点绊子动点手脚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沈鸣早有准备,倒不会被这些虾兵蟹将给轻易威胁到。
  他现在刚上任,必须做点事情来赢得信任,否则只会引发更多的猜忌和怀疑,这于沈鸣,于荆为胜都极其不利。
  而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直接烧向那几位提出解约的客户,这是公司现在最大的难题,沈鸣要是能把客户挽回,无须多说什么,就足以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当然,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沈鸣重新进入荆氏企业,殷凛是没什么意见的,他不指望沈鸣能乖乖呆在龙亚,那样估计也就不是沈鸣了,但有些事情殷凛是明令禁止的,这也是为了沈鸣现在的身体着想。
  比如喝酒——
  沈鸣反驳道:“我要跟客户应酬,不喝酒怎么行,你见过谁干坐在那,客户还能跟你推心置腹吗!”
  殷凛沉着脸,他听说沈鸣最近在跟几个客户走动,就料到没好事发生,现在趁机试探,沈鸣果然有这个想法,他脸上虽然表情难看,手下的动作却没停,仍然给沈鸣揉捏着酸麻的地方,不时问他力道是否合适,还有哪些地方感觉不舒服。
  “总之不能喝,对身体不好。”
  “你有好办法吗?”
  “…………”
  “我也没怎么喝,大半都倒了出去,徐谷还给了我个药方子,说是能除掉喝酒的副作用,应该也没什么事。”
  殷凛知道沈鸣说话算话,他既然答应不伤到孩子,就自然会想法保全,只是这样毕竟还是危险了些。
  他不禁无奈道:“你就不能歇一下,非得弄得手忙脚乱才行。”
  “我可没手忙脚乱。”沈鸣点了点脑袋,自信道,“我这里比谁都清醒。”
  “是,你最清醒,谁能比得过——你肚子好像大了很多,比一般人这月份还大。”
  沈鸣愁眉苦脸叹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每天都有变化,这样下去我时间真的不多了……”
  “改天让徐谷好好检查一下,没事就行。”
  沈鸣嗯了一声,然后便躺在床上专心享受殷凛的按摩,一边思考怎么从那几位客户身上入手,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他能用的时间已经不多,无论什么事情,现在都必须加快行动了!

  ☆、第50章 :V章

  (1)
  在与客户周旋后,事情有了新的进展,沈鸣把全部精力都投了进去,徐谷连续催促好几次,他总算抽出了时间去检查。
  徐谷抱怨连连,把沈鸣推进一间精密仪器室,就让他在上面躺好。
  沈鸣自觉有愧,一应事项都积极配合。
  但徐谷这一检查,却发现不得了的事情,他惊愕看着显示器,又连续观察了好一会,才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沈鸣急道:“怎么样,没问题吧?”
  “问题很大。”徐谷揉了揉眉头,“这是双胞胎。”
  “……”沈鸣瞪大双眼,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难怪显怀的时间提前了,这样就说得通了,放心,孩子都没事,你以后还得继续配合我。”
  “真是双胞胎?”
  “我还骗你不成。”
  “那之前怎么没查出来?”
  “我……”徐谷理亏,“那时候还没发育好,有一个体型偏小,总之是我的错,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情况,殷家向来一脉单传,从没像这样过。”
  “从来没有?”
  “刚极则易折,否则以殷家的优势,早就成了他国的眼中钉肉中刺。”
  透过显示屏,沈鸣清楚看到孩子轮廓,手脚也清晰可见,孩子非常小,徐谷说现在能放在掌心。沈鸣盯着屏幕,心情尤其微妙,他从没想过自己能看到这样一幕,从起初的震怒无法接受,到现在其实也没那么恐怖,情绪的变化伴随着对孩子的喜爱,无论是否怨愤殷凛,沈鸣终究是不能下手毁掉孩子的,也无法不对亲身孕育的孩子心生疼爱。
  尤其现在得知,他竟然罕见的孕育了双胞胎,沈鸣既高兴又无奈,不知道接下来还得遭多少罪。
  “能看到性别吗?”
  “能,你要看吗?”
  沈鸣想了想,“算了,我就是好奇。”
  孩子似乎感应到外界的窥探,突然弧度夸张的动了一下,呈现在显示屏中的画面清晰记录下这一幕,与此同时,沈鸣也感受到胎动的迹象,肚皮甚至还微微凸起了,这股迹象很快就消失,沈鸣轻呼一口气,复杂心情实在无法表达。
  “还能瞒多久?”
  徐谷明白沈鸣的意思,“最多两个月,照现在的情况发展,那时候就很难不被人怀疑了,你也不想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吧。”
  “这都拜你所赐。”
  “……我无话可说。”
  喜讯很快被殷凛知晓,他当时正要去处理一桩失败的任务,此事被人背叛而失手,他心情尤为糟糕,便没认真听徐谷的报告,颇不耐烦的应付了事,往前踏出两步才想起徐谷所说的话,一字一字在脑海中浮现,他心头一紧,连给徐谷打过去,追问他刚才所说是否属实。
  徐谷起初还以为殷凛并不在意,现在听他的语气,似乎并非那么一回事。
  “是真的,已经检查过了,孩子很健康。”
  殷凛有些语无伦次了,“太好了!沈鸣呢?他还在吗?你不是说怀孕的几率渺茫,现在怎么会怀双胞胎的?你千万要照顾好沈鸣,他现在能听进去你说的话,别惹他生气了……”
  徐谷无奈道:“我都知道,你放心吧,他刚才走了,听到这个消息似乎心情还不错。”
  殷凛并没感到奇怪,“他怪的是我。”
  “他会想通的,你也是逼不得已。”
  “他想不通,沈鸣下定决心想离开我,我现在反而希望时间过得慢点,既想这个孩子早些出生,又想他能晚一些。”
  “沈鸣就是性子太拗,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殷凛沉声道:“但我还是不能如他愿,孩子出世后,我跟沈鸣肯定会撕破脸,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徐谷是最了解事情发展的,连殷凛都感到棘手,他自然没有解决的好办法。
  “我听说议会都看到那份协议了?有人现在还在商议新的人选。”
  殷凛冷哼一声,“他们现在是找到理由滋事了,沈鸣想借议会的手挟制我,这招实在好用,换了其他人,我也许迫于压力会放手,但沈鸣却绝无可能,我不可能放他离开,就算是跟整个议会作对。”
  “你答应他了。”
  “我没当真,沈鸣也没信,否则他何必借议会这把利刃,但这始终是我落在他手里的把柄,沈鸣不会轻易妥协。”
  沈鸣行事雷厉风行,他先是调取了解约客户的资料,再找出客户解约的关键原因,然后逐个出击,以直击对方要害,沈鸣以前掌管荆家,没少遇到比这刁钻的事,客户解约或者撤资的理由行行种种,但最终原因仍然是为了利益,只要能从这个方向下手,必定能找出解决方法。
  何况这次解约事件背后的推手显然是荆斐,他这些年来建立了许多商界关系,就算被赶出荆家,他依然不愁没有好下家。
  窗外下着雨,淅淅沥沥的声响犹如乐声,包厢内气氛和睦,相谈甚欢。
  身为公司经理,约翰见过形形色色的人,都说商人无情,戏子无义,他却感觉沈鸣与众不同,他是商人,但往往能轻易切中要害,偏还让人无法生厌,这种人极为聪明,不但能掌控自己情绪,更能窥探他人的心境。
  约翰以前最恨别人猜自己的心思,不知怎的竟不讨厌沈鸣这样做,总感觉别有一番风味似的。
  “鸣,我已经让秘书撤除解约了,产品照常生产,但一定要保证质量,不能延误交期。”
  沈鸣道:“你放心,质量我会亲自把关,有任何问题可以退回,新报价你签好了吗?我这边财务还没收到回传件。”
  “好,我回去就签给你。”约翰感慨道,“我跟荆斐这几年交情,现在算是搭出去了。”
  “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荆斐把两件事混淆在一起,本身就极不尊重。”
  “归根结底还是你手段好,这事我们都得利,何乐而不为。”约翰摆手笑道,“算了,不提这些了,改天去打高尔夫,最近手都生了,还有你,有空多锻炼锻炼,可不能年纪轻轻就挺着个啤酒肚,现在女孩眼光高,光有钱可不行。”
  沈鸣自然点头,“看约翰先生你,我随时恭候。”
  想要打破荆斐跟客户的利益链,最重要的就是获取情报,知道他们的利益分配,现在做生意谁不拿回扣,关键就在谁家回扣给得多,还给得隐秘,质量好生产快,又能获得比先前更多的利益,商人总能做出最有利的选择,沈鸣把饵抛出去了,自然得钓到他想要的猎物。
  沈鸣入职半月后,公司例行召开会议,一应管理层悉数出席。
  从入职到现在,沈鸣的所作所为虽然没摆在明面,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他把最不好啃的骨头啃了下来,避免了公司重要客户的流失,这绝对是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自从公司开始正常运转后,荆为胜睡觉都安稳多了,至少不必再担心荆家败在自己手里。
  然而荆斐留下的烂摊子还有很多,并非一时半会就能处理掉。
  “沈经理虽然拿下了几个合作商,但上月的营业额仍然处下降趋势,自从丹妮丝出事后,媒体没少添油加醋的报导,代言虽然撤了下来,但现在还没找到新的代言人。”
  有人道:“随便找个明星代言不就行了。”
  “那么简单就好了。”那人反驳道,“丹妮丝在娱乐圈的影响力太大,必须找比她更有影响的女星,而且对方还得符合要求,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媒体盯着,稍有不慎就又能制造一出闹剧。”
  丹妮丝一直为荆家奢侈品代言,在代言几年里,几乎跟荆家奢侈品挂钩在一起,她被曝光偷情后,荆家也难免被外界质疑,即使这件事跟荆家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就有人鸡蛋里挑骨头,说荆家选代言人的态度不负责,没看好代言人人品。
  事实上谁知道那些人摘下面具是什么鬼样子!
  除了宣传方面,其他很多地方都逐渐出现纰漏,但总得来说还算平静,只要能解决合作商的问题,其他都能再慢慢处理。
  经过这件事,沈鸣算是在荆氏企业站稳脚跟,再没人会质疑他的能力。
  而他的目的远远不止于此。
  (2)
  荆斐被离职极为仓促,股东还没能谈妥收购标准,所以荆为胜就暂时以股权按比例出资收购,等到后面再商议分配,股东会议没少召开,却都拿不出具体处理意见,荆斐手里握有20%的股份,这可不是小数目,无论给谁都会打破现在已成的局面,人人都想分一杯羹,荆为胜不禁陷入困境,他现在不能把人全得罪了,即使他手里握着荆氏企业最大的股份。
  他那时想着夜长梦多,只想快点把荆斐赶走,以免滋生其他事情,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就不得不尽快解决,股权动用了大笔钱,必须在短时间内把钱补上去,他没时间再跟那群争论不休的股东争论,这笔钱不补齐,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影响,但时间长了,肯定会影响到公司运转,流动资金不足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客户解约的麻烦没了,荆为胜又为股权分配问题愁了起来。
  沈鸣在公司碰到荆为胜,见他愁眉不展就多问了一句。
  “你看起来很累,没休息好吗?”
  “没事,最近有点失眠。”荆为胜笑道,“你下班有时间吗?”
  “嗯,有。”
  “我们出去坐坐吧,好久没聊过了,真想念那段时光。”
  沈鸣想了想,点头道:“行,你定个地方,对了布谷还好吗?”
  提起布谷,荆为胜满脸无奈,“一直好吃好喝伺候着,就是平常总爱往外面跑,一抱它就挠爪子过来。”
  “改天我去看看它,好久没见了,还挺想念的。”
  荆为胜一听,连道:“那别改天了,等会下班就去吧,正好我新请了个厨师,厨艺了得,你也尝一尝?”
  “不麻烦吗?”
  “不麻烦。”荆为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你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
  下班后,沈鸣直接坐荆为胜的车走了,符蒙远远看着,先给殷凛发了条短信报备,然后便开车远远跟了过去,他必须时刻了解沈鸣的去向,并且保证他的安全,否则就是他的失职了。
  荆为胜并没有住在原来的荆家别墅,那地方对他来说是个噩梦,他现在的别墅有过之而无不及,宽阔奢华,富丽堂皇,无论修建还是装修,无疑都经过名家手笔。
  两人进了别墅,让司机将车开进车库。
  布谷的确受到很好的待遇,荆为胜请了专人照顾她,因为吃得好睡得好,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大胖纸,它似乎感觉到沈鸣的到来,特地扭着身子走到客厅,然后在沈鸣旁边转悠了一圈,既达到了接近沈鸣的目的,又没失掉自己高冷的气质。
  荆为胜叹道:“看来它还记得你,我以前回来它根本懒得动弹一下。”
  沈鸣无奈,他本意是让布谷缠着荆为胜,以便获取更多的消息,谁知这家伙竟如此高冷,这种情况下,也不知究竟有多少能用的信息了。
  “布谷,来。”
  布谷乜视沈鸣一眼,然后扭着屁股走远,并在客厅拐角的地方趴了下来,用舌头清洗着粉嫩嫩的肉垫。
  沈鸣摊手,“现在连我也不理了。”
  “习惯了,它至少没跑远,还是养狗好,听到有人回来就很热情。”荆为胜让沈鸣在沙发坐下,并问道,“想喝点什么?”
  “温开水。”
  荆为胜怔了一下,随即点头道:“你喜好真特别。”
  “开水解渴,我觉得挺好喝的。”
  荆为胜亲自端来温开水,顺便让人搬了一套茶具过来,两人一边喝一边闲聊,而荆为胜请来那位厨师已经在着手做菜了,除去两个保姆,这整个别墅竟然空荡荡的。
  “你一个人住吗?”
  “嗯,以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