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夫人想跟我离婚-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何况那时候荆为胜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凭什么胜任工作?就凭他跟荆家的这点关系吗,抱歉,这绝对不是沈鸣的做事原则,他讲究的是能力,你有能力就能做这件事情,没能力就给我好好的从基础做起。
    他实在想不通,荆为胜是从哪里读出他的‘险恶’的!
    荆为胜说他手里有一份文件,是荆斐跟龙亚签署的,关于在荆瑜死后,他们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这份文件荆为胜去荆斐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一眼,后来想留个心眼就复印了一份,也亏得他能有这点小心思,才没被荆斐挖断底根。
    但荆为胜到底不聪明,他早就明着告诉荆斐这件事,还警告他不要太过分,甚至文件藏匿的地点他老妈还是知道的,他们共享了这个秘密,因为对荆为胜来说,他老妈是非常值得信任的。
    然而沈鸣却并不这样认为。
    他担心事情有变,就催促荆为胜赶紧把文件转移地方,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连他老妈都不行,荆为胜心里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沈鸣,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接下来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等荆为胜离开了,沈鸣才取出藏在裤兜里的小型录音器,这东西外表跟打火机没什么差别,小巧轻便,根本没人能察觉出来。
    沈鸣摁下了播放按钮,听见设备内部传出两人对话的内容,才放心的将录音器谨慎放好。
    荆为胜说信任沈鸣,但实在可惜,他就是荆瑜,并且荆为胜早就失去了荆瑜的信任。
    他们现在是盟友,将来亦会成为敌人。

  ☆、第41章 :V章

  殷凛近来很热衷跟沈鸣谈论莫名奇妙的话题,似在想方设法试探沈鸣想法,沈鸣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当殷凛是想要孩子了,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难道殷凛还指望他能接纳其他女人生的孩子,他可没那样宽宏大度。
  在沈鸣目所能及的地方,总能看到婴孩书籍,亦或婴孩的视频。
  殷凛在揣测沈鸣想法,并在沈鸣愿意待的地方布置妥当,他极其谨慎,像研究学科般钻研沈鸣情绪,并在恰当的时机,稍微给那么点提示。
  沈鸣将崭新的婴孩书籍翻得哗哗作响,殷凛一直竖着耳朵听他的动静,眼神却凝视着其他地方,装作毫不在意沈鸣动作的模样。
  沈鸣扬手把书扔给殷凛,毫无诚意道:“恭喜你。”
  “恭喜?”
  “我早看出来了……”
  殷凛心中一阵紧张,却听沈鸣继续道:“你想要孩子是吧?又怕我拒绝,所以拿这种low爆的方法来试探我。”
  “……小孩很可爱。”
  沈鸣瞥他一眼,“那你就去生,跟我有关系吗?”
  “我怕你会不喜欢。”
  沈鸣静默,好笑道:“别把你的想法绑架在我身上。”
  “那你喜欢孩子吗?”殷凛走近沈鸣,维持着半米远的距离,“我们要一个孩子好吗?”
  “哪来的孩子,是你生还是我生。”
  殷凛坐在沙发旁,与沈鸣并肩而坐,“你想过未来吗?”
  “我从不想以后的事。”
  “那在你的想象里,有我存在吗?”
  沈鸣盯着电视机,“你再念几首伤春悲伤的诗更合意境。”
  殷凛不再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去温泉池吧。”
  “刚起床,不想去。”
  “那你有什么计划?”
  沈鸣认真审视殷凛,“你每周末都这么闲吗?”
  “你可以比我更闲。”
  “那多没趣。”沈鸣在手机上翻看景点,“你恐高吗?”
  “你觉得呢?”
  沈鸣摇头,又问道:“你有什么怕的东西?”
  殷凛想了好一会,犹疑道:“猫?”
  “你怕猫?”
  “你没看恐怖片吗,每次有猫出现总没好事。”
  “那你怕鬼吗?”
  殷凛摇头,“以前怕过,但现在不怕了,鬼未必能拿我怎么样。”
  沈鸣打了个响指,宣布道:“很好,那我们就去猫舍吧,我正好没事,想养一只猫。”
  殷凛:“…………”
  后来他们还真去了猫舍,坐三个小时的车,去了市区一家最正规的猫舍,殷凛途中颇不情愿,但看沈鸣似乎挺高兴,便也忍耐了下来,他其实没那么怕猫,就是一种心理反应,像有的人不能碰鸡,一碰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殷凛这个心理反应真就是看恐怖片吓出来的,他有段时间追求刺激,看鬼片跟上了瘾似的,偏偏大部分鬼片都有一只黑猫,专往可能出事的地方钻,以致殷凛一看见猫,满脑子鬼片场景都统统涌了出来。
  他小时候因为这件事,还吓得失眠了好几晚。
  到了猫舍,殷凛让保镖等在外面,自己陪着沈鸣进去挑选,他本以为沈鸣是说着玩,没想到他还真有买猫的打算,他想到自己诱发了沈鸣的想法,就一阵懊恼不已。
  他们走进猫舍,就有人过来询问买猫的要求跟喜好。
  沈鸣沿着笼子一排排看过去,这里的猫都很精贵,有的趴着用舌头舔爪子,有的好奇看向沈鸣,嘴里喵喵叫个不停,沈鸣打量着这些猫,然后问道:“这些猫不好养吧?”
  饲养员很年轻,扎着马尾辫,看起来神清气爽,她介绍道:“这些都挺好养的,品种比较纯,现在纯品种的猫很少,你想要的话我这里也有,就是价格贵,好多有钱人都把猫当亲儿子养呢!”
  沈鸣把手指伸进旁边的笼子里,那是一只毛发柔顺的布偶猫,趴着姿态尤为优雅高贵,它看着沈鸣指尖,然后伸舌头轻轻舔了舔,表现的极其温顺友善。
  “这是布偶猫,已经四个月了,他妈妈生了五个宝宝,现在只剩下两只了,布偶猫性格温顺,跟人比较亲,而且也非常可爱,现在很多主人都青睐布偶猫。”
  “我可没心情伺候它们。”沈鸣揉了揉布偶猫的脑袋,低声道,“别讨好我,去找个懂得照顾你的主人。”
  布偶猫乖顺的叫了一声,然后收回爪子擦了擦嘴。
  殷凛陪在沈鸣身边,对女饲养员好奇的眼神视若无睹,他观察沈鸣的一举一动,猜测对方究竟想养一只什么样的猫,不过处在这种环境下,殷凛难免感觉有些紧张,这些猫毛色各异,无疑都非常漂亮高雅,吸引着全部的注意力。
  猫是高冷的动物,不会像狗那样讨好人,但两者各有它独特的魅力,殷凛虽然感觉猫有些怵人,但真正见到这些小东西,还是会不受控制生出喜爱的情绪。
  他们在猫舍转了一大圈,连饲养员都跑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殷凛奇怪道:“你想买什么猫?”
  “既漂亮又好养活的,品种倒不重要。”沈鸣观察得很认真,几乎都无视了殷凛的存在。
  他最后还是挑中了一只猫,据饲养员说,这是只波斯猫的混血,基因大半还是占据了波斯猫,沈鸣看见这只猫的时候就挺有眼缘,觉得这只猫笨头笨脑的,连吃东西都懒得走路,懒到估计没人会买它了,不过这猫倒挺会讨好人,起码沈鸣看顺眼了,他不嫌弃猫懒,何况这只波斯猫挺符合他的要求。
  饲养员介绍的时候也说,这只猫好养活,懒是懒了点,但吃饭绝对一顿不落,否则它也不能长到现在圆嘟嘟的模样,何况波斯猫很漂亮,它毛色几乎全白,眼睛极具灵性,看着你的时候总感觉它眼睛里是有内容的,这东西就算什么也不做,站在那就能很讨人欢心了。
  殷凛眼看沈鸣去交了钱,连道:“你真打算买猫啊?”
  沈鸣点头。
  “你在报复我吗?”
  “我有这么无聊吗?”
  “我以前没听你说喜欢猫。”
  “兴趣是可以改变的。”沈鸣接过饲养员递过来的笼子,猫舍顺带还送了许多猫食,“这猫多可爱啊。”
  殷凛看了那只圆滚滚的肥猫一眼,然后默默移开了视线。
  从那天起,这只名为布谷的波斯猫就正式融入了两人的生活,它懒是真懒,但吃东西的时候也绝不含糊,只要有吃的,就算睡着了都能立刻醒过来。
  沈鸣很热衷逗猫,有次他趁布谷睡着,拿了个小鱼干放布谷脖子前,布谷睡得迷迷糊糊,出于本能的跟着沈鸣往前挪动,它眼睛就睁开了一条缝隙,结果就被沈鸣给带坑里了,布谷踩空掉在了水盆里,一身漂亮的毛发全弄湿了,但最重要的不是修整毛发,对它来说,当务之急是把小鱼干吃到嘴里,至于其他的,都等吃过后再说吧!
  殷凛有些发愁,他还没成功让沈鸣接受事实,现在又出现一只猫来捣乱,甚至沈鸣现在花在猫身上的时间比他还要多,殷凛不得不承认,他开始吃一只蠢猫的醋了。
  沈鸣竭尽全力的投喂布谷,顺带不停刷新存在感,总算让布谷意识到了他的存在,也会对沈鸣的动作做出反应。
  饲养一周后,沈鸣抱着肥嘟嘟的胖猫找到了徐谷,并指使布谷把西文恩给赶了出去,别看布谷只是一只猫,凶起来连狗都怕,它早受过沈鸣的教育,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势,当然前提是沈鸣得给它投喂食物。
  作为一个吃货,它是绝对要捍卫食物尊严的。
  而对食物最大的尊严,就是把它统统吃光,连一滴残渣都不剩下,布谷对此执行得非常彻底。
  沈鸣找到徐谷的时候天差不多黑了,他刚从公司赶回来,第一时间就抱着布谷过来了,没想到徐谷竟然在跟西文恩谈情说爱,貌似还挺你侬我侬的,沈鸣原本不想打扰他们,但见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总算忍不住敲了门,想着你们就算想干什么,也先把我的事情解决了再干吧!
  徐谷披着外衣,眼神冷飕飕的盯着沈鸣,被打消了兴致,估计没人能高兴得起来。
  “夫人,你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沈鸣本来还有些愧疚,一听这话就啪的一声砸在桌上,吓得布谷虎躯一震,“你在取笑我吗?”
  “你听出来了啊。”徐谷冷笑道,“挺聪明嘛,我以为你会觉得我在夸你。”
  “那天你也是故意的?”
  徐谷蹲下身逗了逗布谷,“逗你玩的,别这么激动嘛。”
  沈鸣冷哼一声,半晌道:“我想找你帮个忙。”
  “什么事?”
  “你保证不告诉殷凛。”
  徐谷微微眯了眯眼,“我不能保证。”
  沈鸣耸肩,“好吧,这不会对他不利,我只是不想被他掌握太多信息,那样非常危险,而且你知道我很讨厌那种感觉。”
  “好,我帮你。”徐谷轻轻抚摸着布谷的背,惹得布谷舒服的往他手心凑,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又意味深长道,“沈鸣,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但你要记住我帮了你这一次,我们就算两清了。”
  “……你欠过我什么吗?”
  徐谷摇头,“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好了,说吧,你想干什么?”
  沈鸣将布谷抱到桌上,用手挠着它脖颈下方,惹得布谷兴奋不已,几乎就跟化成一滩水似的。
  “帮我在它身上安装窃听器。”
  徐谷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多问,直截了当道:“东西呢?这需要一场小手术。”
  沈鸣将一个窃听器递给徐谷,那东西非常小,连指甲盖的一半都不到,安装在猫咪身上,并不会对它的健康造成影响。
  这真的就是一场小手术,在麻醉作用下,徐谷非常顺利的将窃听器安装在猫咪体内,并最大程度复原了伤口,手术过程沈鸣一直轻轻抚摸着布谷,试图让它不要紧张,布谷看着沈鸣,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眼神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这场手术非常隐秘,没人能看出布谷有什么不同,殷凛更不会发现,他虽然有时候会摸布谷几下,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对猫有种生理性反感,其实殷凛动过把猫送走的念头,奈何沈鸣坚决不肯,而且往往他稍微有那样的动作,布谷就跟撞了雷达似的,全身毛发都倒立了起来,然后虎视眈眈的盯着殷凛,用气势强盛的怒吼来逼退对方。
  它已经越来越忘记自己仅仅是一只猫了。
  这时候离徐谷做检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殷凛心中一直很忐忑,他听说怀孕初期会出现许多孕前反应,就怕沈鸣会因此猜到什么,那真的将会成为灾难的开始,殷凛敢保证,沈鸣绝不会轻易留下这个孩子,他总会想方设法改变那样的局势,况且沈鸣大概也会感到难堪,殷凛不期待沈鸣会出现所谓的母爱,他绝对跟这两个字沾不上半点边。
  这是殷凛始终忌讳莫深的事情,他甚至觉得这件事情败露,会将他跟沈鸣的关系瞬间拉到最糟糕的状态,然而事实上他并不愿意强迫沈鸣做任何时候,有的时候他没得选择,他想得到沈鸣,更想要跟沈鸣永远在一起。
  但没什么事情是能够两全其美的,想要拥有,自然也要付出。
  殷凛心道假如哪天真的来临,也不过是他自食恶果而已。
  但无论如何,他不会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自古忠义难两全,殷家的孩子本来就不容易孕育,现在仅仅服用汤药就怀上的沈鸣,难道不是上天注定的吗?
  这晚的饭吃得状况百出,殷凛没想到,他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开始发生了!
  在先前,沈鸣已经相继出现嗜睡、疲倦的反应,但那些都比不上今晚的事情,在快两个月的时间,沈鸣首次出现恶心想吐的感觉,饭才吃到一半,他就跑了好几趟洗手间,殷凛起初没当回事,后来便琢磨出不对劲来。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鸣是男人,他的孕吐来得特别强烈,几乎没把沈鸣折腾死,他趴在洗漱台前,却几乎吐不出什么东西。
  殷凛皱紧眉头,轻拍着他背部,“怎么样了?”
  “还行,喉咙难受。”沈鸣漱了一下口,他重重喘着气,仍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我最近没吃坏肚子啊,怎么会吐的。”
  殷凛沉默,他总不能告诉沈鸣真相,那样沈鸣估计现在就会跟他拼命,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但起码不能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起来。
  沈鸣漱了口,刚走到浴室门边,一阵难受的恶心感又涌上了心头,他低骂了一声,不得不快速返回洗漱台,双手紧抓住台沿就不管不顾的吐了起来,这时候根本吐不出来东西,那种翻滚的难受感不停折腾,搅得人不得安宁。
  殷凛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让徐谷过来,看看有没有办法缓解一下。”
  沈鸣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抬起头,看见镜中的自己脸色难看,他心想自己该不会真的生了重病吧,要不然怎么能吐得这么厉害,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这辈子就真的太倒霉了,不过在死之前,他还得拉几个垫背的才行。
  沈鸣深吸一口气,回到餐桌后,看见满桌的饭菜也没了吃的心情,就是闻着味道都感觉难受得不行,他捂着鼻子回了房间,将自己砸在柔软的床上,只感觉浑身没力,连手指都不想动弹一下。
  ——这莫非是绝症的初期症状不成。

  ☆、第42章 :V章

  沈鸣祈祷睡一觉起来就百病全消,但事实应证了他的错觉,那晚只是开始,接下来的几天他简直在痛苦中煎熬,从头到脚都清楚写着‘我很衰’几个字,但检查却没有任何问题,只说让沈鸣调整心理。
  从生理打垮沈鸣是不可能的,他坚信自己的意志力,但某些情绪仍然会波及周围人。
  比如殷凛。
  沈鸣本来耐心就不够,现在更变本加厉了,作为第一受害人,殷凛不得不将他的情绪吸收掉,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他种下的因。
  那只波斯猫被沈鸣送给了荆为胜,以生日礼物的形式,荆为胜收到礼物非常高兴,并声称会把这只波斯猫养得肥肥胖胖的,布谷被抱走的时候巴巴望着沈鸣,嘴里发出喵喵的叫声,似婴孩在低声呜咽一般,沈鸣便摸着布谷的头,告诉它新主人一定会好好照顾它的,以后自己也会常去看它。
  布谷听没听懂沈鸣不知道,但说实话,送走布谷沈鸣心里还是挺舍不得的。
  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很顺利,但荆为胜在取证的时候却出现了问题,他发现那份文件没有了!
  没有文件,就不能证明荆斐的罪行,更不能借此逼他离开董事会,这直接关系到在股东大会召开时的成败,更糟糕的是,沈鸣在联系前董事会成员的时候也遇到了问题。
  他这步棋早就设好了,但现在要走的时候,却发现那些人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沈鸣不是没发现端倪,他派去查探的人多次报告,说希维尔曾出现在现场,而希维尔是荆斐的心腹,其中缘由自然不言而喻了!
  这其实是沈鸣没想到的结果,他开始意识到,荆斐了解的比他想的还要多,但都不重要,就算没有这些前董事会成员的作证,他仍然有最重要的一步棋,并且沈鸣相信,这一步棋还是能调动荆家的,但除了这步棋,荆为胜所提供的证据仍然非常重要,要是荆为胜拿不出来证据,沈鸣就不得不提前宣告他的身份了,然后由他这个真正的当事人来指出凶手。
  这是万不得已才能走的一步,并且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性,即使他设计得再天衣无缝。
  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