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yes or no2.5同人)希望我们相爱-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撕靡换岫貌蝗菀啄昧艘凰闲刺肀哂腥怂档溃骸澳愕慕拍挠姓饷创螅〈┱馑桑 彼婕匆凰闲涞厣炱稹
  fah闻声抬头,其实在低着头看拖鞋的时候她就已经分辨出了这个声音的归属,那么熟悉深刻的声音,怎么能够忘记,然而她却不敢相信,直到这一刻的抬头——
  “pii!”一个多月的毫无联系,一个多月的刻意忘记却更加铭记,此时此地的遇见,对于fah来说无疑是一个喜出望外的,她情不自禁地踮起脚抱住pii,头枕在pii的肩上脸上满是笑意。
  “fah~”pii宠溺地摸着fah的头发,她无法否认自己的内心也是极度地想念这个单纯可爱的女孩的,明明参加了比赛却不告诉她,知道了比赛结果却没立即告诉她,不就在等这样一个时候,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在她面前,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她相处,哪怕只有短短几个月,哪怕离开这个屋子之后她就不会再在自己身边。
  “你们…认识?”mook一脸疑惑地望着眼前两个紧拥着、俨然如破镜重圆的小情侣的两个人。
  两人这才意识到这是在众目睽睽之间,fah连忙从pii怀里躲开。
  “mook,这是pii,我的…邻居。”fah向mook介绍,继而转身向Pii介绍,“pii,这是我的好朋友mook。”
  mook打量着两个人,一脸的狐疑。
  经过简单的寒暄,几个人也算认识了。fah坐在pii身旁问道:“pii,你怎么会在这里。”
  pii揉着fah的头发笑道:“怎么,一个厨师就不能有唱歌梦么?”
  fah后来才知道,pii的唱歌梦其实是被自己给激起来的。那一天wine在看Who Is A Singer,而pii正在做午饭。厨房正好在客厅的对面,切着菜的pii恰好可以看见电视。原本pii并不屑于看这些选秀节目,直到看见了fah。
  电视里的fah画了个淡妆,身着蓝色的短裙,看上去比平时更为漂亮。而更吸引pii的是她那纯净美好的声音,一如她的外表一般,干净得一尘不染。曲目终了,她听见fah说:“我想有一首属于自己的歌,一首别人一听就知道是我唱的的歌。”pii这才知道,这个看似简单的女孩原来也有这么一个简单却也艰难的梦想。
  曾几何时,自己也对音乐是那么的执着,爸爸也是十分支持自己的音乐事业,她写过歌,也组过乐队。可是后来爸爸去世了,家里仅靠着妈妈维持着生活十分艰难,而让她不得不做各种兼职工作,能玩音乐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曾今的那种热情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
  那天晚上,pii搜索了许多Who Is A Singer的资料,所有赛区的报名都已经结束了,她几乎要放弃了,突然发现Z省赛区的决赛并没有结束,于是立即收拾行李赶了过去。究其根本,到底只是为了音乐,还是心底存着的一点点对fah的私心,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又或许两者都有吧。
作者有话要说:  

  ☆、Part9

  Who Is A Singer的24强选手中,有10位男生与14位女生,举办方为他们安排了5间卧室,男生2间,女生3间。对于fah来说,没有与pii安排在同一间卧室,多多少少是有遗憾的,但是值得庆幸的是,自己与mook安排在了一起。fah虽说是个随遇而安的女孩,但是总归还是缺乏安全感的,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有熟悉的朋友相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fah和mook一起走到卧室里放置好了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一转身却发现卧室中mook早已跑得无影无踪。mook的年龄比fah小了好几个月,却比她开朗许多,也活泼许多,所以此刻早已跑到客厅与其他选手熟络感情去了。
  卧室里只剩下了fah一个人。许久之后,她从卧室中走出,望见迎面正走来一个帅气的男生,是全然不同于pii或者wine的帅气,他有一头染得金黄的头发且刻意喷了啫哩水笔直地竖立着,粗黑的剑眉下眼眸深邃,鼻梁高而挺拔,双唇不算薄却也恰到好处,他身材颀长,身着黑色背心套着透明的短袖外套,健硕紧实的肌肉油然可见。他似乎也望见了fah,停下了脚步,向fah招了招手,微笑着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说道:“你好,我记得你,你叫fah对吗,我叫fab,我们的名字就差了一个字母,可真是有缘。”
  “fab,你好!”fah挠了挠后脑勺,这是fah紧张时候的一贯动作,“我想起来了,我们都是在A省赛区比赛的。”fah当然不会忘记,当自己坐在后场的沙发上观看前场的赛况时,她看见这样一个男生,他唱歌的声音有着与众不同的多深邃而神秘的气息,他边唱边跳着,舞蹈动作流畅而富有活力,使得她也振奋了不少。那样深刻的印象,却惟独不知道他的名字。
  fab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向前低下身子使得自己的眼睛与fah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一个不疏远却也不亲密的距离,他咧嘴笑着:“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呢!”
  fab走后,fah尾随着他也走向客厅,走到拐角处,看见pii正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fah,这周六比赛的曲目已经贴出来了,你的是《心之魅影》,搭档…正好是mook。”
  fah一个脚软,差点绊倒,许是因pii的突然出现受了惊吓。扶着墙的她轻轻地问:“pii,你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我…我可什么都没看到。”pii故作迷茫,向四周望了望。
  “你看到了什么…”
  “我可没看到一个小女孩在男生面前脸红得和猴子屁股一样。”pii继续故作迷茫,转身朝客厅走去。
  下午时分,声乐老师在练歌厅作指导,24名选手以老师Gao为中心围坐成一圈。fah的左边坐着mook,右边坐着pii,又因与其他选手也有相识了,所以心情格外舒畅。
  Gao简单指导了一些发音技巧,对一些音乐理论泛泛而谈了一番,就让选手们自己练习。
  fah因是同mook一起演唱《心之魅影》,尽管举办方给每人都发了一只三星Tab,但是这对好友还是格外节约、亲密无间地用一只Tab,两只耳机一人一只,先开始熟悉旋律。pii坐在fah身边默默地拿出自己的Tab,又默默地插上耳机,默默地听自己要唱的《灰色的伞》。边听边还不忘时时朝fah那边瞥上一眼,就看到fah和mook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听着歌的同时还打闹一番,相互调侃一番,当真是亲密无间。再看看这次自己的搭档naen,正在认真地听着歌,自听歌前和自己有的没的说了两句,就不再理会自己了。
  过了十几分钟,pii朝fah凑了过去,故做嗲声嗲气地说:“fah,你的《心之魅影》,我也想听听。”
  fah拿下耳机,正想递给pii,只见mook也拿下了耳机,索性把整只Tab都递给了pii,接着拉着fah的手说了句:“旋律听得差不多了,我们去打印歌词吧!”言毕,拉起fah就走。
  pii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嘴角机械地抽动着,额头上冒下两滴汗来,这时,搭档naen走了过来,一无所知地拿起了她手里mook递给她的fah的Tab,一无所知地说:“pii,我们商量一下各自演唱的部分吧。”然后一无所知地点开还在播放着音乐的屏幕,一脸黑线的抱怨道:“pii你在听什么!”
  然而pii全然无视naen的存在,目光里只有fah和mook手拉着手远去的背影,幽怨地说道:“mook,你一定是故意的。”
  fah和mook拿着打印好的歌词回来的时候,正看见naen一脸嫌疑地看着pii,嘴里正念叨着:“pii你能不能好好唱歌!”
  fah看着被nean按在沙发上用枕头砸着又毫无招架之力的pii,不由地只想笑,听见pii突然吃痛地说道:“naen,别打了,我伤到腰了。”闻言,立即不假思索地跑了过去,扶起pii,道:“nean,好了,别欺负pii了。”naen是fah的室友,午休的时候几个兴奋的女孩在卧室里谈天说地,很快就熟络起来了。
  “我没事啦。”pii直起身子,对fah耳语道:“骗naen的啦。”随即,搂着一脸惊讶的naen,佯装诚恳地说:“走,我们去练歌。”若说fah和naen是因室友之缘熟悉起来的,那么pii对naen的玩闹只能解释为,她是个人来疯。
  mook目睹了fah一脸焦急地奔向pii,现在又一脸愉快的走回来的全过程,此刻她脸上的表情是诡异的。
作者有话要说:  

  ☆、Part10

  翌日,练歌厅。fah因为已经和mook确定了各自演唱的段落,为了不影响对方,所以各自坐在不同的角落里练习。
  《心之魅影》是首抒情歌曲,表达少女被深爱的人当成代替品,越是被靠近,越是被爱,少女便越是痛苦,她不愿被当成影子,她希望对方爱的只是纯粹的自己。细细品味这首歌,脑海里竟跳出了一个名字—wine。fah笑得有些苦涩,其实在wine眼中,自己何尝不是pim的替代品,可她不愿做替代品,所以她选择了等待。而wine,在自己眼里何尝又不是另一个人的替代品呢?fah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在寻找那个人的身影,那个实在有着太多光芒的身影。
  不同于坐在角落里的fah,pii显然习惯于作为一个焦点的存在。她和naen两人正站在练歌厅的中央,拿着话筒放声歌唱。
  pii的声音确实很好听,节奏感也把握的很好,和naen的配合也算默契,然而几遍下来,Gao却还是摇了摇头,几近无奈:“还是不对,pii,你的感情完全不对。”
  pii的头也垂了下来,练了这么久,确实是怎么也无法集中,投入到歌曲中来。灰色的伞,为什么偏偏是灰色的伞,伞下女孩期待地说:“看电影的时候,我希望身边的人,是你;发短信的时候,我希望电话的那头,是你;做寿司的时候,我希望最后品尝的人,是你…”伞下女孩逞强地说:“如果这是你希望的,我会乖乖听话。”她忘不掉自己那时候的矛盾纠结与心如死灰,所以明明是一首充满希望与憧憬的歌,硬是给唱得哀怨缠绵。
  于是,准备再来一遍。fah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冲着pii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摇着她的手恳切地说:“pii,我想唱这首歌,可不可以和你试一试?”
  pii惊奇地看着fah,又看了眼naen,看到naen点了点头,随即回道:“好啊,那你唱naen的部分吧。”
  前奏响起,伴着旋律,pii开始唱:“我守候的幸福在哪/一位向我走来的男子/跟我借一把雨伞 但他手里也有一把/细雨蒙蒙中我很奇异”
  fah望了眼naen,眼神里大概是在询问:该到我了吗?nean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把歌词递了过去,Fah随即跟着旋律开始唱:“他问我想幸福吗/试着收起手中的雨伞看看/然后抬头看看时间…”
  两人面对着面唱着,双目相对着,唱得愈发开心。pii仿佛看见朦胧雨幕里走来一个人,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她想,这才是她想要的感觉,才是她想要的幸福,灰色的伞下,自己的眼中,自己的世界,只有这个女孩,也只要这个女孩,仅此而已。
  演唱期间,在客厅里休息的,在餐厅里喝下午茶的,在卧室里玩手机的,听闻练歌厅里有一场精彩的演唱,纷纷跑过去观看,使得练歌厅一时间人满为患,众人不约而同地在观看的同时默默拿出了墨镜,默默戴上,继续观看,继续欢呼叫好。
  一曲终了,Gao意味深长地说:“这《灰色的伞》简直被你们唱成了彩色的伞。”
  那天晚上,naen冲到pii的卧室,一脸杀气地说道:“pii,你是不是忘了谁是你的搭档。”
  而在另外一间卧室,mook一脸怀疑地问fah:“你们真的只是邻居?你们真是泰国好邻居。”
作者有话要说:  

  ☆、Part11

  又是一个清晨,这已经是在Dream House的第三天了,相比于一些选手们对于周六即将到来的紧张兴奋,fah、pii、mook等人还是怡然自得的许多。
  餐厅里。fah望着琳琅满目各色各样的早点,早已垂涎三尺,朦胧的睡意瞬间消散,可是选择困难症还在刁难着她,迟迟没有下手。
  “fah~要吃什么,炒饭、炒粉、炒年糕?”pii望着fah犹豫不决的样子,“我看南瓜粥、小笼包、意大利面也挺不错的。”
  fah扫视来扫视去,咽了咽口水没有回答。
  “这样好了,每种都来一点好了。”pii其实很想笑,fah的吃货本性她在认识fah的第一天就见识过了,可是她要保持着毫不在意的样子,以免面前这个小吃货尴尬,“我吃碗粥就够了,你的盘子里要是东西放不下可以放我这里。 
  fah觉得她这个主意很好,于是心安理得地把每种食物都拿了一些,端起盘子的时候觉得有些重,看了眼pii。
  pii对上那无辜的眼神,立马心领神会,大义凛然的说:“我力气很大的,一只手拿一个盘子完全没问题,我再去拿一个盘子给你放东西。”
  其他选手走到餐厅吃早饭,无意间路过fah坐的桌子,无意间看见她面前摆放着的七七八八的空碗,不约而同地质疑道:“fah,这些都是你吃的?”
  fah嘴里还塞着最后一个小笼包,脸颊鼓鼓的,一脸无辜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fab走了过来,他显然还不知道人群里发生了什么情况,一觉睡醒神清气爽,心情格外舒畅,颀长的身材一下子就看见了人群中央的fah,开心地跑过去放下自己的盘子,从中拿出一瓶牛奶:“fah,早晨喝瓶牛奶,对身体好…”话音未落,就是一阵惊吓,“fah,这些都是你吃的?”
  此时人群已经散去,mook端着盘子走了过来,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看了看fah对面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皮蛋瘦肉粥的pii,再看一眼手还握着已经放在桌子上的牛奶的fab,故作惊讶地说道:“嘿~fah~我看见你的头顶开了一朵花~好像是桃花诶~还招来了两只小蜜蜂诶。”
  fab故作镇定地直起身子,转过身去,足足比mook高出了一个头,露出一个阳光般的微笑,伸手从背后拿起自己原本要喝的牛奶,说道:“来,mook,小蜜蜂请你喝牛奶。”
  下午开始练歌,pii和naen坐在练歌厅的正前方,fah和mook坐在练歌厅的正后方,练歌厅的中央有其他选手正拿着话筒在练歌。
  听着旋律,fah开始唱:“在你的眼里我是谁/在你的眼里我只看到它”
  Mook接下去唱道:“在你的眼中我只不过如同影子/是她在你眼中的射影”
  “不要对我过度好不要关心我好吗/该怎么样告诉你我不是那个她”唱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找寻着pii,这大概也是她想对pii说的,她提醒着自己那时对wine说的:“等我比赛结束后,如果你忘了pim,而我忘了pii,我们就在一起。”可是现在的自己沉沦了,忘不掉了,她无法否认自己正享受着和pii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尽管出现在Dream House的pii和自己都绝口不提电影院出来时候的事,可是这道伤疤毕竟存在着。
  “嘿~fah,我们坐对面去吧。”mook一脸醋意的说道,又指了指Pii所在的方向,
  “啊?为什么?”
  mook清了清嗓子唱道:“在你眼中我只不过如果影子/是pii在你眼中的射影”
作者有话要说:  

  ☆、Part12

  期待又恐惧的周六终于来临了,这天24位选手都早早起床了,最后温习一遍歌词,和搭档演练一遍,紧接着化妆,彩排,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
  在某个四人卧室,4名选手之所以能一大清早,在手机闹铃还没响起的时候就早早从梦中惊醒,还要多亏naen清早的咆哮声:“pii,赶紧起床练歌,你要是还唱得和昨天像老娘欠你800块钱一样,信不信老娘踹你啊!”
  pii迷茫的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出现在视线里的竟是nean。昨晚是自己最晚回到卧室的,没锁门么?怎么能忘记锁门!
  其实后来也并不是pii想唱得哀怨,实在是naen的精力着实太过旺盛。在其他选手都去洗漱准备睡觉的时候,记得那时pii无助地望了眼即将离去的fah,fah亦是同情地回望了眼pii,随后头也不回潇洒的离去,这时候naen还在死命地拉着她说:“来,再来最后一遍”最后一遍过后,再来最后一遍…
  第一次登台表演,说不紧张那都是假的,作为一起唱歌的搭档,一起登台的战友,pii理解naen把紧张情绪化为练歌动力的行为,所以这一整天,除了化妆,她几乎都和naen在一起。看到fah的时候也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相互鼓励了一下,并没有过多的接触。
  中午吃饭的时候,mook发现fah有些食欲不振,担心地问了一句:“fah,怎么了,是不是太紧张了,吃饱了才有动力,晚上表演的时候我们一起战斗!”
  fah哀叹了一句,夹起一小块西兰花塞进嘴里。
  mook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理解错了,因为以她了解的Fah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