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yes or no2.5同人)希望我们相爱-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青春的美好,解出了爱情的果实。处于小女生对爱情的憧憬,fah再一次为不顾一切追求爱情的罗密欧而着迷。
  然而故事的剧情却在两人最美好的时候陡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反转……
  “眼睛,瞧你最后一眼吧!手臂,做你最后一次的拥抱吧!嘴唇!啊!你呼吸的门户,用一个合法的吻,跟网罗一切的死亡定立一个永久的契约吧!”罗密欧狠了狠心,松开了爱人的手,眼神却依依不舍地停留在她身上。仿佛决定了什么,毅然地掏出那小瓶药水,那瓶一滴即可使人立即死去的□□,猛地拔开了瓶塞,灌进嘴里,却望见了朱丽叶苏醒时惺忪的睡眼。她的苏醒,迟到的苏醒,注定了两人错过的命运。她醒得太迟了,罗密欧微笑着望着她,一如初见时候的美好,可是回不去了,他没有办法和她在一起了,用尽全力想最后一次轻抚她绝美的面庞,可无力的手伸至半空,猛然落下……朱丽叶绝望地看着深爱的罗密欧,抽出了他的佩剑……最后,在一片生生不息的烛光里,两个美好的生命从此陨逝。
  悲伤地音乐响起,黑色屏幕里是流动着的白色的演员列表字幕。
  Fah正倚靠在“fab”的肩膀上,满脸的泪水,早已不知是从何时开始流的。在这期间,fab没有言语,只是极为体贴地不停地为她递上面巾纸。所以在Fah的心里,除了对影片的感动,还有对作为搭档fab的感激。影片结束的时候,fah突然肩膀一个受到突如其来的力道,脑子还未有所反应,身体已经跌进了旁边的人的怀里。
  “fab!!”fah红着眼眶惊叫了一声。
  这时候,教室的灯亮了,fah看见了这个怀抱,这个熟悉得不行的怀抱,又是一阵抑制不住的流泪,全心地缩到那个怀里,让那个温暖的怀抱替自己遮掩着,不让自己狼狈的样子被其他人看见。
  “嘿,fah~我的衣服啊!”pii哀嚎了一句,fah脸庞的温热,透过被泪水沾湿了的T恤,传到pii的身体里。
  坐在pii身边的Fab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一阵颤栗。好吧,这两人的世界,其他人真的是无法企及。在电影大约播放到一半的时候,pii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到他的旁边,那时候屏幕里的画面很亮,所以自己能够依稀看到pii指了指fah,又指了指自己的座位,再用食指和中指做了一个离开的手势,智慧如fab,立马会意是pii想坐在fah旁边照顾她,于是识趣地让出了座位。
  Bid见到这样一幅你侬我侬画面,兰花指来来回回翘了好几遍,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
  短暂的休息之后,fah终于恢复了常态,表演课程继续进行中。
  “pii,你会唱《花荫下》吗?”Bid用他极为尖锐的嗓音说道。
  “会……一点点!”pii用左手摆出大概1厘米的距离,想了想又缩短了一些。
  Bid满意地点了点头,“pii,我觉得你在上一周的比赛表演得很好,神情感情以及动作都发挥得很到位,既然你刚才看了电影,又会唱《花荫下》,应该知道这首歌所表达的意境,要不你先来示范一下,来,和fab来一段!”
  Pii和fab面面相觑。
  “对了,上次好像是角色反串,你演的是男生啊,”Bid右手搭着左手作思索状,“没关系,pii,你和fah来一段。”
  于是轮到pii和fah面面相觑,片刻后,对视一笑。
  音响里播出《花荫下》的前奏,pii和fah站在舞台两侧,做了好几次深呼吸。
  “喔~星星茉莉这暗淡的树荫/我破碎的心痛苦难耐/必须带着离去的爱到花荫下”音响里传来温婉的女生原唱,fah握紧了拳头当做话筒,做唱歌状,为了融入歌词中女主人公痛苦难耐的心境,眉头皱紧,随着音乐微微舞动。
  “忘~必须忘记涌到内心深处的爱/把它埋没在星星茉莉的花荫下/必须遗忘我爱她是不会幸福 彼此悲伤”低沉心碎的男生原唱响起,pii握着拳头,凝重地走上舞台。
  曲入动情处,男女主角站在花荫下,诉衷肠。Pii凝望着作唱歌状的fah,对视之间,眼眸深深,情意浓浓,两人相隔着几米的距离,伸出双手,十指紧扣。就像电影里罗密欧站在泳池里,朱丽叶站在泳池上方的阳台上。罗密欧深情地望着朱丽叶,倾吐内心的真情,什么家族斗争,什么贫穷富裕,皆比不过此刻内心的悸动。一如此时的pii,望着她愁眉深锁,望着她渴求却绝望的眼神,此刻,即使倾尽所有,只愿换你真心一笑。
  渐入□□,花荫之下,有情人被现实打败,无奈伤离别。十指相扣的双手被无情拉开,pii和fah被迫分离,fah望着不过一米开外的pii,这样近的距离,可是双手,再也触碰不到,内心迫切犹如灼灼烈焰,分别了,离开了,从此陌路,生死不再相见。脑海里闪出一幅画面,那是朱丽叶绝望地抚摸着心爱的罗密欧的面庞,心如死灰地抽出他的佩剑,用力刺入腹中,生的时候没法在一起,那么就一同死去,在同一个墓室里同寝而眠可好?可是,我们都还活着,pii,为何明明一同活着,我感受着真实的你,我陪伴着真实的你,可是这样的我们,会不会有一天也会老死不相往来?泪珠滑下,凝聚了从相遇那天那一刻直至此刻的悲伤,为何明明看得见你结实的臂膀,明明看得见你修长好看的手指,可是我,永远摸不到你?
  “卡……”Bid满意地点了点头,“表演得太好了,就是这种感觉,你们懂吗??”Bid内心激动难自抑。
  那一头,fah紧抱着pii,泣不成声。
作者有话要说:  

  ☆、Part25

  Week5 Day3
  上完了表演课的pii因为方才受了Bid让她们观看的《仙剑奇侠传三》紫萱与徐长卿的三世情缘,再加上与Fluke表演时候的情感投入,从教室里出来时内心悲怆,身心疲惫,看见fah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听歌,就郁郁地走了过去,一股脑地直接躺到了fah的身上。
  Fah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十分配合地让pii靠在自己身上闭目养神,还举起Tab开始自拍了起来,将帅气的pii当做摆件,然后自己比剪刀手、做鬼脸,玩得不亦乐乎。正心满意足地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时,怀中的pii突然伸出了手,在毫无防备之下,手里的Tab就这么被pii夺走了。
  Pii迅速的翻看着刚开的照片,嫌弃地说道:“诶~这张我的睡姿好丑啊,删掉删掉!”
  Fah连忙抓住她的手,不情愿地说:“哪里丑了,不要删!”
  在fah的抢夺之下,pii伸长了手将Tab举得老远,而fah尽管身子拼命地往前倾,可是与Tab的距离毕竟比靠在自己怀中的pii远,而且手也没pii长,只能想一个三岁孩童想够冰箱上的零食却够不到一样,只能看着干着急。
  忽然,身前的pii回过了头,而fah前倾着身子头还靠在pii的肩上,一刹那,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似乎可以碰到鼻尖了,对视了几秒,fah迅速缩了回去,脸还是温热温热的。
  Pii回过头去一脸得瑟地按下删除键,正欲按下屏幕里跳出来的“确认删除”,身后飘来fah冷冷的声音:“你要是把它删了,我以后再也不和你拍照了!”回过头去,看见她一脸的愤懑,心里咯噔了一下,垂下了手臂,几秒之后,按下了“否”,然后将Tab塞回了fah的手里。
  “好了,我认输!”pii将身子从fah身上挪到了她旁边的沙发,正对着愁眉苦脸的fah,双手摆在头的两侧作投降状。
  Fah这才微笑着摸了摸pii的头发,然后心满意足地拿起了Tab,插上耳机继续听歌。而pii半躺在沙发上,上半身悠闲地靠着fah。
  “对了,fah,Bid说,我下一次去上表演课一定要穿高跟鞋!”pii内心戚戚然,从小到大从没穿过高跟鞋的她,想着那鞋跟和针尖一样的高跟鞋,不由得颤栗了一下。
  “啊?”fah震了震,但在几秒钟之后又十分平静地说道:“《三世情缘》里的少女可是一个温婉端庄的泰国少妇,难道你要打扮得和现在一样上去表演吗?那Fluke一定很难入戏,要和你这个假小子演情侣!”说着,笑嘻嘻地捏了捏pii似乎有些发福的肉嘟嘟的脸颊。
  “额~你知不知道刚才被化妆师打扮得浓妆艳抹的,好吧,虽然Bid和Fluke都说那时候的我美丽,温婉,端庄!”pii臭屁了一下,随即在fah惊讶又期待的目光里焉了,“可是我一想到要顶着那副样子站在舞台上,压力好大呀!”
  “诶~诶~诶,真想看到我们的pii美丽,温婉,端庄的样子,下次你的表演课我一定要去看看!”fah兴奋得拔下了耳机,恨不能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高跟鞋啊!!我去哪里弄双高跟鞋来啊!”pii有苦难言,只看到诉苦的对象正一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样子。再想想house的女生里,恐怕没有一个脚像自己这么大的,更是绝望了。
  Fah想了想,随即神秘兮兮地向pii笑了笑:“你在这等一会儿。”然后从沙发上爬下来走向了卧室。
  Pii迷茫的看着她的举动,看着她快步离开了客厅,回来的时候满脸的笑意,手中提着的,正是让自己头疼的无处寻的高跟鞋,而且,正是那双week2的时候使得自己心乱如麻的罪魁祸首的高跟鞋。
  “fah~”pii表情凝重地望着正蹲下身子将鞋放到自己脚边的fah,千万思绪涌上心头,最后以化为了一声意味深长地呼唤。
  “穿上吧!”fah仰着头,故作轻松地仰头看着委屈得几乎要哭了的pii,“你以前没穿过高跟鞋,还是我帮你穿上吧,来,抬脚!”
  此时的pii十分听话,配合着fah的每一个动作,每每脚背上感觉到fah指尖触碰的温度,十个脚趾总要不由自主地缩一下,看着fah低着头仔细温柔的动作,看着她披散下来的头发间低垂着的好看的面庞,心里揪得很紧,紧得快要要窒息了,可是竟希望让这种窒息的感觉进行得更久一点。
  Fah说“我相信,终有一天我喜欢的人会为我穿上它”,可今天你把它送到我的面前,亲手为我穿上它,这是不是代表了我,是你喜欢的人?可是冒失的fah,单纯的fah,美好的fah,还有,我喜欢的fah,这样一事无成、连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也不知道的我,怎么给你一个幸福的未来。
  “穿好了,你站起来走走试一下。”fah站了起来,打断了pii的思绪。
  Pii回过神,应声站了一来,一抬脚,重心立刻不稳,一下子又跌回了沙发上。
  从没见过pii这样笨拙又惊恐的样子,fah捧腹大笑着,对上pii欲哭无泪的表情,善意驱使着她忍着笑意义不容辞地说道:“我扶着你走,多走走就习惯了。”
  Pii原本就比fah高了7厘米,再加上高更鞋的高度,两人站在一起,pii足足高出了一个头的距离,这样的距离,pii刚好可以挽着fah的肩膀,在走廊里举步维艰地行进着。
  几分钟过,看pii已经走得还算平稳了, fah离开了她的身旁,可是才离开几步,走廊里就传来pii杀猪般的啼叫声:“fah~不要离开我!”那凄苦黯然的表情,俨然像一个找不到妈妈的孩子。
  这声惊天动的呼喊传到了练歌厅,好事者如mook、naen、nene等人纷纷跑出来探看详情,就看见pii一脸惊恐地从背后紧紧地搂着谛笑皆非的fah。
  Mook趴在门边,摇着头啧啧地感叹着:“皇天不负有心人呐,fah,pii这座坚固的堡垒终于被你攻克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Part26

  之后几天,house里的人都很苦恼,因为在他们的耳边,每时每刻耳边都会传来“啪嗒”、“啪嗒”的声音,不绝于耳,犹如恐怖片中经常出现的场景,在一个昏暗的寂静的没有一丝人影的楼梯口,经常会传来的莫名的脚步身,啪嗒,啪嗒。不同的是,house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脚步身的来源,无时无刻不在敲击着他们的心神,摧毁他们的心智,尤其是在惬意恬静的午后,嘈杂声声,简直令所有人深恶痛绝。
  “pii,你休息一会吧,你不累,我们听得都累了!”prim抱着枕头躺在沙发上,看着正穿着高跟鞋在面前徘徊着的pii哀怨地说道。
  “No problem!我不累,还能再走走!”随即,好几个抱枕迎面砸来。
  “pii~这声音,真的,走在木地板上,特别响!”fah也忍不住开始抱怨了。
  Pii闻声十分敏捷扑到沙发上坐在fah身边,唉声叹气地说道“fah,早上上课的时候我被Bid嘲笑了,她说我作为一个女生还不如她,我当然反驳了,然后他做了一个亲身示范简直把我惊到了,”说这话时Pii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是没看到啊,Bid穿上我的高跟鞋走了几步路,那叫一个风姿绰约、亭亭玉立啊,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每天都是穿着高跟鞋来上班的。”随即摆出了一个坚定的表情,“为了挽回作为女生的尊严,我不能输给Bid,我要和高跟鞋培养好感情与它融为一体,我要穿着高跟鞋如履平地。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是你送给我的鞋子。”然后靠在fah的肩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Fah在众人递来的唾弃的目光里,尴尬地用枕头遮住了全部的脸颊,身子缓缓沉了下去。那几道鄙夷的目光,正无情地控诉着:“fah,原来你才是罪魁祸首!”
  “pii,打桌球去不去?”睡完了午觉的fluke从卧室里走出来,找寻着他各项运动无一不晓无一不精的好搭档pii。
  “桌球,好啊!”pii立马站了起来,顺便拉着fah的手,“走,陪我打桌球去,让我露一手给你看看。”也不管fah是不是情愿,拉着fah就走。
  又是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低直至消失。如履平地,pii你真的做到了。
  桌球这个游戏,当局者挥着球杆打得津津有味,有此等爱好的旁观者看出点门道来亦可沉迷。唯独对其一无所知者,怎么看都是满桌子的球滚来滚去,撞来撞去,无法体会其中的奥妙,就譬如fah,看着pii如此聚精会神、全神贯注的样子,不觉打了好几个哈欠。还不如pii脚上穿的那双高跟鞋更让她感兴趣。当时也不知道pii是穿几码的,她又不肯试穿,赌着气买下了一双大码的鞋子,没想到正合适。所以有时候真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不仅仅成荫,可能还会泛滥成茂密的树林。看着pii无时无刻不在与之作伴,就连打桌球的时候也穿着它,fah多少有些欣慰。那天说的那句“总有一天我喜欢的人会为我穿上它”,在穿上这双鞋的时候,不知眼前的人是否会懂,有时候很想问她心里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感觉,可是经过了第一次的表白,心里还是有些怕了,怕她再一次的疏离。
  每当pii的球进洞的时候, Pii总会向fah投去胜利的得意表情,为了不让pii感觉到自己对桌球的无趣,fah总是表现得特别喜悦兴奋。连续看了半个多小时,fah本着不求甚解的精神,似乎看出点道道来了,不就是用白球把其他球都打进洞里去吧,如此简单,说不定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个中高手。诚然,fah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桌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可是源于无人纠正,这个想法也只能一错再错下去。
  球桌上,fluke一杆落空,本想将黄色1号球打进洞里,不想,对白色主球的力度控制不够,碰撞之后,黄色球缓缓滚动,在洞的边缘停了下来,接下来轮到了pii。
  Fah看到黄色球与白色球挨得如此之近,且距离洞口也就几厘米的距离,一下子就雀跃了起来,“pii,打这个黄色球!”
  Pii面对着fah抖了抖眉毛以示胜券在握,然后转身,挥杆,黄色球乖乖进洞。
  “pii,接下来可以打这个,红色球!”第一次出谋划策成功虽然这个谋显然易见,Fah还是一下子来了兴致。
  Pii顺着fah手指的方面望去,再看看在一旁偷着乐的fluke,无奈地笑了笑,红色球属于花色球,而自己本轮里选择的是全色球,就算进洞了也不得分啊。随即无视了fah的动作,按着自己的思路挥杆,然而并没有得分。
  “诶~pii,怎么不打红色球啊!”看着pii打的没有进洞,fah失望地说道。
  话语之间,fluke已经结束了这局比赛,没有悬念的,pii输了。Pii摇了摇头,用开玩笑似的语气说道:“fah,你是fluke派在我身边的间谍吧?”因为桌球一向是pii的强项,从前和fluke打球从未输过,方才被fah说的话扰乱了心神,以至于判断失误,才让fluke有机可乘。
  “pii,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了这么久无聊的桌球,自娱自乐了半个小时有余的fah被pii这句话说得一下子沉下了脸,想想自己在这里消磨了这么久的时间又是为了谁?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pii尴尬地笑了笑,也听出了fah话语里的怨气。
  “来来来,我们再来一局。”好不容易赢了一局的fluke玩心大起,准备乘胜追击。
  Pii不放心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