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几句你就说我恶毒没有容人之量!现在你倒有脸怪我没有做到嫡母的责任!你!”

  气急攻心,和弘历的原配妻子富察氏一样,乌喇那拉氏气晕了过去。

  听到此事,Gin耸了耸肩,派人把乌喇那拉氏和宝亲王世子永璂接进了宫。

  不珍惜?看着觉得烦?那行!不是正好杨素素有孩子了吗?以后你老婆儿子就住宫里陪我孩子。Gin想了想,又派人把舜涓接到了宫里陪着绿萍。

  想楚濂和紫菱最近已经打算公开两人的恋情了。在这个时代公开恋情基本等同于提亲准备结婚。如果舜涓在的话肯定会反对,到时候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

  既然他们想结那就结吧,反正要不了多久这楚濂就会后悔了。

  就Gin看来。绿萍和紫菱这对姐妹花楚濂是一个都不爱。不管是身为天之骄女的绿萍对别人不削一顾只钟情于楚濂一人,还是紫菱对楚濂全身心的依赖和仰慕,这都大大满足了楚濂作为一个男人的虚荣心。说白了,楚濂最爱的是他的虚荣心。两姐妹不管是哪一个嫁给了楚濂,对楚濂来说,到最后总是嫁给了他的那一位是错误,没到手的那一位才是他的真爱。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楚濂把这段话表现到了极致。

  当然,现在这个社会楚濂可以理所当然的把两姐妹一起娶回家。但可惜,绿萍是骄傲的,她不会允许自己嫁给一个背叛过自己的男人。而且汪展鹏和舜涓没有儿子,绿萍将要继承汪家的产业。当初舜涓会同意绿萍和楚濂交往是因为楚濂答应今生只娶一人。现在娶了紫菱还要肖想绿萍?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

  说来也好笑。紫菱嘴里说着不在乎什么财产,说什么整天钱啊钱的很世俗,但梦想却是想要到各地去旅游。听的Gin是直摇头,他已经不知道该这么形容这一家子人了,两极分化太严重了。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

  第二十章

  先是好友完颜浩帧堕落,后被一向疼爱自己的阿玛责骂,永琪觉得自己最近实在是太倒霉了。

  哦?你问他会不会反省自己?怎么可能反省,永琪可从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反而觉得是皇家太黑暗太过份太不近人情。

  就在永琪万分沮丧失望之际,福家福尔康福尔泰两兄弟趁虚而入接替了完颜浩帧的位子和永琪“好”上了。

  这福家和魏氏有远方亲戚这层关系,魏氏也有意栽培实力。有魏氏这座现成的桥梁,再加上魏氏吹吹枕边风,弘历顺势就把福尔康和福尔泰以及两人的父亲福伦安排在了刑部工作。

  哦?你问楚濂?首先楚濂是商人也是汉人,身份方面让永琪有点瞧不上,再加上永琪很BS楚濂脚踏两只船的做法,虽然两人也很谈得来,但也就是个普通朋友,知己什么的还是算了。

  而楚濂看到永琪也不怎么舒坦。永琪的身份比楚濂尊贵,待人处世智商武力也不比楚濂差,长的也很好,两人相比之下楚濂还要略逊一筹。这让楚濂怎么高兴的起来?

  话题转到刑部。原先弘历管刑部还没什么,换上包拯和公孙策问题出现了。其实这三人本领是有的,虽说脑子不好使,两兄弟做做侍卫也是不错的,毕竟武功身手在普通的同辈中也算出类拔萃了。福伦也不笨,大官没这能耐,小官还是绰绰有余的。但福家这对兄弟偏偏和完颜浩帧一样高估了自己,居然跑到刑部要破案立功。明明没什么脑子还要学人家侦探破案?明明容易被情感冲昏脑袋还说什么会公正严明?这不是开玩笑嘛?

  也不看看能和永琪混在一起成为好兄弟的都是些什么人?全是些脑子里只有情啊爱的脑残!人家杀人犯杀了人,哭着喊着说是自己不爱那女的,那女的不肯让自己娶心爱的人,这在愤怒下意识鬼迷心窍才会杀了自己的妻子,杀人犯养在外面的外室也跑过来哭闹了一番还说自己怀了对方的孩子。这可是无媒苟合,严重点是要净猪笼的!然后福家这对兄弟居然恳请包拯饶他一命?还说的好似是他们在理,那杀人犯的妻子该死是的!还请求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饶了两人,说什么“难道大人您忍心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吗?”

  这下包拯、公孙策、展昭三人都傻眼了。审了呢么多案子,求情的人见多了,但把杀害糟糠之妻的杀人犯说成“重情重义”的好男人,他们还真是第一次碰上。怎么可以把这样的人留在刑部?

  其实到现在案件已经很明白了,就是这男的喜新厌旧毒害了自己的结发妻子,还分尸弃尸。

  “这杀人偿命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包拯皱眉打断了福家两兄弟的求情,直接派人把这对兄弟“请”了出去,而且声明以后这两人都不用来了。

  男的照样斩首,女的看在孩子的面上没做惩罚。但做了就得自己承担后果不是,更何况这女的明知那男的要杀害自己的妻子也不阻止,贪恋钱财也不是什么好人。

  福尔康不服却也无计可使。福尔泰则是被福尔康拖下水的,他可不觉得那个杀人犯有什么好同情的。虽说丢了职位是有些埋怨,但好歹是自己的哥哥,福尔泰也没说什么,还安慰了福尔康一番。

  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很快就到了楚濂和紫菱的婚礼。

  紫菱和汪展鹏都怕舜涓会来阻止,于是乘着舜涓进宫的空挡,两人都提议尽早完婚。楚濂巴不得早日娶到紫菱,当然不会反驳。可以说,这两人是“闪婚”的。

  婚礼当天十分热闹,宝亲王爱子永琪的到来更是让众人对楚濂高看了一眼。虽然有些不满永琪来抢他这个新郎官的风头,但看周围人艳羡赞扬的目光,楚濂心里很是满足。努达海携着新月前来祝贺,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新月才是努达海的嫡福晋。

  新月听到别人称呼自己为他他拉夫人,虽然面露羞涩但那上扬的嘴角就没落下过。想到前些日子,因为父亲总是关注弟弟克善而忽略她,使得她心情十分低落,努达海得知缘由后二话不说就去和父亲理论。

  努达海是真的在乎她!真的爱她!不愿她有半点委屈!想到这些新月就觉得十分的满足。

  哦?至于新月的父亲的心情?新月才不会管呢!人家心里满满的都是她的努达海,父亲是什么?哪有努达海重要?

  新月可以忽视其他人,其他人却不能忽视新月;新月勉强别人是因为爱,别人勉强新月那就是恶毒,新月对不起别人是因为迫不得已,别人对不起新月就是德有问题,很自私的两个人。

  以上便是Gin从努达海怒吼新月父亲事件中得出的结论。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

  第二十一章

  知道今晚是紫菱和楚濂的洞房花烛夜,Gin有些恶毒的想如果楚濂突然硬不起来事情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想到昨天告诉绿萍和舜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母女俩崩溃的抱着对方失声痛哭的模样,Gin对汪展鹏、楚濂、紫菱就有着止不住的厌恶。

  汪展鹏用着自己妻子娘家的钱养包养外室,在绿萍进宫后不是担心绿萍安危好坏,反而忙着帮那个叫沈随心的女人开茶楼,这是一个父亲该有的行为吗?而且这位父亲还自我标榜为“慈父”。

  楚濂和紫菱,一个是绿萍名义上的未婚夫,一个是绿萍从小宠爱有加的妹妹,在得知绿萍奉旨进宫后两个人最先想到的是“是绿萍先背叛了楚濂,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也不会被周围人指责,因为是绿萍的错。别人不会说他们,要背负责难的人是绿萍。”他们对汪展鹏说:“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皇帝的妃子,呢么高贵的身份无论是谁都抗拒不了!”听听!这话说的好像绿萍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子似地!这是一个好妹妹该说的话吗?“伯父请不要指着绿萍。虽然绿萍背叛了我,我很伤心,很难过,但为了绿萍的幸福,我会祝福她的。”楚濂一脸悲切的说着,然后态度一变,对汪展鹏诉说起了和紫菱间的“真爱”。皇帝的后宫人数众多,绿萍会不会失宠,会不会被人陷害,会不会受到排挤,一个在后宫这种地方能不能活下去,这一切的一切他们都没想过。他们只知道他们不用背负背叛的罪名,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绿萍被皇帝看中进了宫是天大的荣耀,怎么可能不开心?

  虽说Gin没有纳绿萍为妃的念头,但周围人显然不呢么想。但看绿萍入宫也有一个月了,Gin依旧没有动作,众人心里有些没底,也没人敢做这个出头鸟。宝亲王弘历被革了职,心中有气所以借题发挥,在朝廷上讽刺调侃了Gin一番。

  “宝亲王说的哪里的话,朕怎么比得上宝亲王,府里美妾如云不说还留下认亲信物让十几年前的真爱带着你的沧海遗珠找上门。这是十几年间宝亲王有呢么多妻妾子嗣却寥寥无几,想来也是为了这个真爱而守身如玉。宝亲王真不愧‘重情重义’这四个字。”Gin也不客气,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暗讽弘历。哼!讽刺他贪恋美色强抢民女还给人家名分?也不知道是谁被几个女人哄得团团转,偷吃了不抹嘴搞出了个沧海遗珠,儿子被人弄死了一大半还把人家当女神一样供奉,真不知道那眼光那审美是遗传了谁。历史上能从九龙夺嫡中活下来座上王位的雍正基因应该没呢么差吧?乾隆帝就算再怎么自我感觉过剩也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啊?这个游戏的作者在想什么?怎么把乾隆设定成这副NC样?

  对死要面子的弘历来说,这个“沧海遗珠”就是他的死穴。虽然紫薇的长相性格才艺等都很合弘历的口味,如果不是弘历亲生女儿的话恐怕会出现另一个“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如果紫薇的亲生母亲不是夏雨荷的话,如果紫薇在夏雨荷死后私底下找到弘历认爹的话,这夏紫薇或许能成为弘历最疼爱的孩子。但弘历就是爱迁怒,他讨厌夏雨荷的不识时务,厌恶其母给他摸黑,自然的,在弘历心里这个原着中的“还君明珠”变成了“买椟还珠”。但盘算着紫薇还能用来联姻,弘历倒也没亏待她。但不被人承认,不被弘历喜爱,夏雨荷和紫薇在宝亲王府自然是不好过的,还不如在济南的时候舒坦。

  夏雨荷伤心了、后悔了,心情十分抑郁,刚开始还没什么,但时间一长抑郁成绩,就在楚濂和紫菱的婚礼当天,夏雨荷就一病不起出气多入气少了。这一变故把紫薇吓得够呛,眼泪就没断过,哭了一个晚上眼睛都要哭瞎了。

  见夏雨荷撑不了多久,到时候紫薇要为夏雨荷守孝三年。和现代不同,在古代女孩子12、13岁出嫁那是常有的事,拖到18岁还不嫁人反倒要被人看不起。弘历除了紫薇外就只有和嘉这一个女儿,魏氏的女儿出生还没满一岁可以忽略。和嘉在完颜浩帧的事结束后,其母担心弘历又会发抽,赶忙就找了个心眼好的、老实的,把和嘉给嫁了。虽然对方的身份不高,长的也一般般,不会什么花言巧语,更说不来什么“天无棱山地和”“什么什么仙子”“你好高贵好纯洁好善良”之类的情话,但其为人老实本分,对和嘉极其好,也不贪恋女色没有纳妾的打算。别家的格格为和嘉可惜,但和嘉却觉得自己现在比任何人都幸福。和嘉出嫁了,现在弘历的女儿里也就只有紫薇符合联姻的条件。弘历担心到时候紫薇的年纪大了,嫁不到好人家,再加上弘历现在被革了职,又不被小皇帝喜爱,难保小皇帝不会一时兴起灭了自己。弘历盘算着想把紫薇嫁给皇帝最宠爱的臣子和匀繁W约涸诔⑸系牡匚弧

  退朝后被弘历拦住,和淙皇峙懦猓砻嫔匣故且桓惫Ь吹哪Q秃肜牧似鹄础

  见对方先是大大的恭维了自己一番,随后又说女儿到了出嫁的年龄,但没有对象什么的,听到这用脚趾想都知道弘历在打什么主意。和宝亲王结亲?饶了他吧!和厦崾疤馑妥哂行┝盗挡簧岬暮肜砭屯骞呷ァ

  得知弘历算计到了和砩希珿in先是感到火大,随即又觉得自己很奇怪。

  难道是他和和陌素蕴嗔耍乱馐栋押瞳|当成了自己的人?嗯?和驳娜肥亲约喝硕觯縂in歪着头想了想,没找到答案,也就不再深思下去。

  和簿醯闷婀郑馐滤约壕湍芙饩龈陕锱芾凑饫锔嫠咝』实郏

  紧随哥哥而来的和琳看两人全都走了神,无语的推了推自家哥哥。其实要他说,反正哥哥和皇上的传闻呢么多,弄成真的得了,也省的哥哥明明什么都没做还老是要背黑锅,搞的都没人敢把女儿嫁给哥哥,害的哥哥至今未娶不说,房里连个人都没有。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这日子也太难过了。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

  第二十二章

  和琳带来了个有趣的消息——楚濂不举了!

  Gin叫来自己的暗卫,询问是不是他们做的手脚。看到众暗卫一致摇头否认,Gin感到奇怪,昨天晚上他才诅咒过楚濂怎么今天就成真了?

  调查后得知昨晚洞房花烛夜楚濂不知为何就是提不起性趣,两人折腾到很晚还是搞不起来,弄的两人十分疲倦不说还特尴尬。尤其是紫菱,火上来了却不能发泄,多难受?第二天两人都睡晚了,起床后更是急急忙忙的赶去敬茶,都忘了初夜见血这件事,这下可好,佣人们发现床单什么都干干净净的一丝血迹都没有,于是产生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流言。

  1:紫菱放荡不堪,早就和别人上过床了。

  2:楚濂那方面有问题,不能人事。

  和紫菱相比楚濂的父母当然更喜欢能干聪慧的绿萍,对紫菱这个成天不做事只会对着珠帘发呆做梦的媳妇并不满意。紫菱是别人家的女儿,平时疼爱一下倒也无妨,但作为儿媳妇?楚濂的父母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但又拗不过儿子。想想现在儿子正在兴头上,拦着不让容易产生隔阂,过个几年这新鲜劲过了再娶二房便是,也就没多加阻止顺了楚濂的心。但紫菱进门第一天就睡到了中午,让他们在大厅干等了一个上午,这种儿媳妇让他们如何喜爱的起来?

  楚濂的父母沉着脸,冷言冷语说了紫菱一番。紫菱选择性遗忘了自己晚起的事,觉得自己受委屈了,当场就抱着楚濂哭了起来,一边还不忘大声嘟囔:“我知道我只是个丑小鸭,我比不上绿萍,我”

  这下楚濂心疼了,对着自己父母吼道:“紫菱是我最爱的女人,你们如果是我的父母就请接受她!当是亲生女儿一样好好待她!”

  楚濂的弟弟楚沛听了不乐意了!怎么着父母养你疼你呢么多年,到头来你这个当哥哥的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不要父母了?

  当下,楚沛就和楚濂吵了起来,楚濂的父母听了楚濂的话被气到了,一时间没缓过神也就没阻止。

  “你怎么能对哥哥这样说话?”楚濂一脸震惊的看着楚沛,好似楚沛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那你又是怎么对爹娘说话的!?难道不让娶紫菱你就不认父母了吗?就为了一个女人!你还配当我哥哥吗?”楚沛真的很生气,从小到大父母最疼爱的就是哥哥,而他的好哥哥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说出“你们如果是我的父母就请接受她”这种话。

  “你少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父母这种话!”楚濂立即否认。

  争吵中紫菱看连楚濂都遗忘了自己,顿时更觉委屈,便独自一人跑回娘家去了。汪家和楚家本就是邻居,相隔不了多远,紫菱找到汪展鹏就是一阵哭诉。

  自己宠爱的女儿受委屈了,汪展鹏当然很生气,酒楼什么的也不管了,气势汹汹的冲到楚家讨说法去了。紫菱先是小小的阻止了汪展鹏,见汪展鹏态度坚决就没再阻拦,但她本人却留在了龙源楼,认识了一个叫费云帆的商人,两人一见如故很谈得来。

  晚上双方虽说和好了,但这件事在两家人心里还是留下了个疙瘩,楚濂的父母对紫菱也不管不问,直接无视了事。因为洞房夜楚濂的“无能”,虽然嘴上说没关系,按紫菱心底总是有些不舒服的。紫菱是把楚濂当成全能偶像来仰慕的,突然发现原来偶像也有不擅长的事,尤其是在房事上,紫菱多少都有些幻灭的感觉。再加上楚濂父母冷冰冰的态度,紫菱更是觉得难受。

  哦?楚濂那方面有毛病?

  当然不是!当初和绿萍在一起的时候楚濂可是很“冲动”的!当时还忍得十分辛苦呢!楚濂自己也十分纳闷;怎么和绿萍在一起就行,和紫菱在一起就不行了呢?

  话说一周后两人还是没圆房,楚濂不行的传闻和紫菱放荡的传闻越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