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清醒后楚濂忘记醉酒后发生的事,还以为真是自己强上紫菱,而紫菱则以为打昏自己的人是楚濂,口咬定楚濂侵犯自己要楚濂偿命。

  下搞笑,原先是紫菱直拒绝休妻,是楚濂不要紫菱。现在紫菱为能判楚濂强|奸罪为挽回费云帆,称自己不是自愿的,坚持自己已经被休,自己不再是楚濂的妻子;而楚濂为脱罪更是坚决不承认休妻的事,和紫菱仍是夫妻两人不过是在比较特殊的地行房事罢。

  和之前那闹剧般的和离相比,次的事件要严重得多,至少构成犯罪。包拯和公孙策虽然很烦帮子人,但也打起十二分精神调查事情的真相。

  不过也真是,都不给他们休息的时间啊!刑部的官员无力抚额:前些日子刚闹过和离,才过几啊!又来闹腾!

  楚濂极力否认休妻的同时也在奇怪为何之前两人直不能洞房,次反倒可以。但不可否认,楚濂心里是有种报复的快感,尤其是在看到费云帆那铁青的脸庞时,心情更是舒畅。楚濂有些阴暗的想道:得不到也别想得到。

  紫菱出自己被人偷袭的事,楚濂似乎也想起什么,两人冷静后发觉事有蹊跷,见包拯怀疑事情没呢么简单准备详加调查之际,刘雨珊也不迟疑,十分干脆的逃离京城。

  本来刘雨珊是叫沈随心和自己起走的,但沈随心拒绝,是不想和汪展鹏分开,事实上是沈随心不愿再去过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

  在包拯手下,事情的真相很快就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刑部发出刘雨珊的通缉令,楚濂无罪释放,并判定紫菱已被休不再是楚濂的妻子,从此和楚家没有关系。

  虽紫菱没有背叛费云帆,但事就是个死结,费云帆看到紫菱就想起件事,总觉得很别扭自己脸上无光,渐渐的也不提亲的事,开始躲着紫菱不再见。

  几个月后刘雨珊被官兵抓住关进牢里,被判20年。接着没几楚濂身上开始长暗疮,后被确诊为花柳病。原来在和紫菱结婚后,为确保自己是个人,是有“能力”的,楚濂经常出入妓院,才染上种毛病。紫菱和楚濂有过次亲密“接触”,为保万,汪展鹏也请来大夫为紫菱看病,结果不出意外紫菱也被传染。确诊后没多久两人的□就长出暗疮,腹急痛腰脊疼,四肢酸疼,怎么治都治不好,还硬生生的拖好几年两人被病痛折磨好几年才死。

  见此情景,费云帆暗自庆幸自己悬崖勒马绝娶紫菱的念头,没有碰过紫菱。后来费云帆又迷恋上另个清纯少,但可惜对方是个骗子,骗走费云帆的全部财产后便消失无踪。

  因为刘雨珊的事,汪展鹏对沈随心也有丝不满,再加上两人住起沈随心美好的面见到,以前不曾见过的面也见到,人也慢慢的老长皱纹难看,渐渐的汪展鹏对沈随心也没感觉。但汪展鹏不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只是沈随心变。

  汪展鹏和沈随心没子也没收入,晚年生活十分凄凉,很是羡慕别人家子孙环绕的情景。到时汪展鹏才想起被自己厌恶的舜涓和绿萍,希望两人能来看看他,但到死都没再见过面。汪展鹏和沈随心几乎是同离世,死后好几尸体发出臭味才被人发现。因为没有子善后,两人的尸体被人丢在乱葬岗不闻不问,本来有好心的邻居想帮两人下葬,但晚过去后却发现两人的尸体不翼而飞,看来是被附近的野狼叼走。

  Gin收到包拯发来的信件的同时,耳边也想起“帘幽梦支线完成”的系统提示音,第二管国库的人发现国库里的银两莫名的翻倍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

  第三十六章

  江南真的很美,另Gin有种身处水墨画中的感觉。收到和琳发来的关于西藏土司进京朝拜的消息,Gin怕再走远倒时赶不及回京接待西藏土司,便和和诮纤绲那鼗春优细浇蚨奥プ∠拢蛩阍诮献∩细霭言隆

  也算同居吧?Gin还兴致勃勃的想要煮饭烧菜,结果差把整个房子都给烧着不还把自己困在着火的厨房内,吓得和跏偈辍

  不过不能怪Gin,以前无性人的时候只靠定期输液加各类药片生存,他和妹妹Eva身体构造不同于常人是不能吃方小说西的,肠胃无法消化食物,是他们最大的缺陷,所以别学做菜两人连看都没看过。再又是在古代,Gin连怎么生火都不知道,造成样的惨剧也在情理之中。

  厨房收拾完毕后,结果还是和碌某课狦in做晚餐。和秃土崭改溉ナ赖脑纾棠赣凶约旱暮⒆优铝叫值芑岷妥约赫撇约棠负懿淮瞳|和琳,总是欺负两人。直到后来和籊in选中当上御前侍卫后,两人搬出来单独居住和土盏娜兆硬藕霉鹄矗饺饲氩黄鹣氯搜诀呔妥约貉ё抛霾松辗梗礁龃笕说搅烦鍪趾貌死础

  Gin吃着,还不忘感叹:“和梢约奕粟馈

  和ψ呕氐溃骸八胰ⅰ!比⒏隼癫可惺椋慷一故腔实鄣拿孛芮槿耍

  Gin举手,“敢”反正他是皇帝有啥不敢的

  和换埃皇乔嵝δ霉底诱兆臛in。

  Gin顿时泄气,好吧,无论怎么看都是他比较像新娘子。瞪和郏珿in低头专心扒起饭来。

  啊嘛,算打情骂俏吗?

  话分两头,京城那边随着帘幽梦的落幕,脑残们也不再前往龙源楼聚会,转而帮小燕子所在的四合院装修起会宾楼。建会宾楼的钱装修的钱都是永琪出的,换而言之就是弘历的钱。会宾楼就建在龙源楼的斜对面,看来是打算和舜涓抢生意做。

  福尔康和永琪是好友,紫薇因此和永琪的关系拉近许多,可以弘历的所有儿里,也就紫薇和永琪的关系比较好,后来又加上个小燕子,还珠四人帮成立。

  起初因为弘历的关系,紫薇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小燕子,但碍于永琪只能笑颜以待。不过逐渐的,紫薇也被小燕子的活泼率真所吸引,那是所没有的方小说西,紫薇越发的羡慕小燕子,对小燕子倒也没从前呢么反感。

  四个人起骑马、起郊游,形影不离感情日渐深厚。小燕子在听闻西藏土司要进京朝拜的消息后,缠着永琪要永琪到时候带起入宫,是想看看那个西藏土司到底长什么样。永琪禁不住小燕子的撒娇纠缠,便笑着答应下来。后来不知怎么发展的,居然好要四个人起进宫,起迎接西藏土司。

  口胡!永琪以为皇宫是什么地方?家吗?宝亲王府吗?想带谁进去就带谁进去?能迎接就能迎接?也太把自己当回事。

  当然,是四个人秘密讨论的结果,没有告诉弘历,否则也就不会发生之后那些事。

  不过弘历也很喜欢小燕子,也因为小燕子的关系,对紫薇以及夏雨荷好许多。眼看着夏氏母就能重新得宠,在个风高日丽的下午,夏雨荷就样悄无声息的去世。大夫是积怨成疾的关系,但包拯却觉得事有蹊跷。

  居然在快得宠的时候突然猝死,那个大夫在诉病情时也显得十分的犹豫,看起来像是在害怕些什么。有些不对劲,而且在快得宠的时候突然猝死,也太凑巧,其中定大有文章。样想着,包拯便在暗地里调查起宝亲王府。

  在夏雨荷的葬礼上,所有人中就属魏氏哭的最为凄惨,看起来比紫薇还要悲痛,好似夏雨荷是嫡亲妹妹似地。让弘历十分感动,对魏氏更加喜爱。而紫薇也因此对魏氏有好感,并排斥起那些和魏氏相比明显无动于衷的妻妾们。赵氏姐妹见状也有样学样的哭起来,同样赢得弘历和紫薇的好感。

  但其实在些人眼里夏雨荷就是陌生人,还是个来和们争宠的陌生子,让们怎么哭得出来?们可没魏氏呢么会演戏!

  而紫薇也不知道是没人提醒还是怎么着,居然没有穿孝服,只是换几件素色的衣服。

  将视线转到许久未曾出场的新月和努达海边。

  么些日子以来,新月的病也好的差不多,只是依旧不能怀孕,但努达海已有儿,对此倒不是很在意,还经常安慰心情低落的新月。反倒是新月很想要个自己和努达海他们两人生的儿子,死命的吃药希望能够痊愈。新月和努达海也十分享受样的二人世界,哪怕现在新月已经病好也不曾想过写封信给家里报个平安,两人都忽略皇命,不想回京更不想上战场,希望能直样过下去。

  但还真是不凑巧,新月和努达海住的地方也在江南,离Gin与和〉牡胤讲辉叮唬骄驮诖蠼稚献采稀

  看到Gin后,努达海刷的下脸色立马就变,新月没见过Gin不知道Gin的身份,看Gin的容貌在自己之上,心里就有些不喜,见努达海还直勾勾的盯着对方,且似乎是认识的人,新月误以为Gin是努达海以前的情妇,怕被对方看到和自己在起才会露出幅表情,心中更是恼怒。

  Gin和和彩窃对兜木涂醇略潞团锖#饺思僮氨宦繁咝√系男⊥嫜俺龈泵豢吹搅饺说哪QV钡郊脚锖1恍略峦献卟潘煽谄K钦娴牡P呐锖:托略鲁榉纾苯志统枪蛳拢缓蟠蠛啊盎噬稀辈⑹裁础俺扇恰薄八鞘瞧炔坏靡选敝嗟幕埃绞焙蛏矸荼┞侗匦氲没鼐┎唬窦浠够岽鲂┢嫫婀止值拇牛强烧媸潜摺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

  第三十七章

  虽然新月直告诉自己不该怀疑努达海要信任对方,但新月发现自从在大街上见过那个美人后,努达海就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还经常性发呆,让新月产生严重的危机感。尤其是在听到努达海要离开江南时,新月却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再加上那人比雁姬,不!甚至比自己都要年轻漂亮,新月更是提心吊胆的,总觉得那人就躲在暗处肆机夺取自己的幸福。

  不!好不容易才和努达海在起!怎么能让别人来破坏?不能就样坐以待毙!要守卫自己的“真爱”!想晚上、难受晚上、苦恼个晚上,新月下定决心。

  之后的几新月趁着努达海外出工作之际偷偷的跟踪Gin与和瓜蛑芪舜蛱饺说墓叵怠P略履亲玖拥难菁己托⊙疾蝗绲母偌记杀鸷瞳|和暗卫们,连Gin种没啥安全意识的人都发现。暗卫们是认识新月的,知道新月没啥攻击力,而且和虶in都没什么,也就由去。

  对于新月反常的行为,Gin与和加行┟蛔磐纺浴A饺颂致酆芫枚枷氩煌ㄐ略潞团锖5降紫胱鍪裁矗琋C们的思维他们实在是无法理解。最后只好分出几个暗卫去监视新月和努达海两人的举动,以防出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新月见和虶in行为举止十分的亲密,便认定Gin趁努达海不在的时候偷人,想收集证据告诉努达海,希望努达海能因此忘记Gin。

  和突噬夏瞧剖戮┏撬恢溃棵σ丫芾郏贡恍略滤啦且タ茨歉鲎约罕苤患暗娜耍锖5诖尉醯眯略潞梦蘩砣∧郑绻茄慵У幕岸ú换峄骋伤膊换嵩谒淦1沟淖刺禄挂鲎瞿恰

  努达海毕竟已经是两个十七、八岁孩子的父亲,年纪不小可不像年轻人那般经得起折腾,被新月烦的没耐性,最后终于忍不住推开新月摔门离开。

  新月愣住,直到努达海的脚步声消失都还呆呆的看着被撞坏的房门没有丝动作,只有“努达海不要”个念头在新月脑海中不停的回荡。

  可真是个囧囧有神的大乌龙!暗卫们听的是冷汗齐刷刷的往下掉,回复时看自家主子那郁闷气结的表情真叫个胆战心惊啊,就怕自家主子和自己曾经的顶头上司和痛笕烁霾凰ㄅ约骸D略氐奈募蓋 w w。27 t x t 。c o m (爱去)免费提供!更多好看小说哦!

  和晕狦in是在气被人当成生的事,觉得没面子才会生气,事实上Gin对性别没什么认识,只是在气新月把自己和努达海联系在起。

  “鬼才和努达海有关系!”Gin那叫个郁闷呐!就那种人!和他?太恶心人!“靠!还当过格格呢!什么眼光!就算有关系也是和和貌缓茫 

  居然被气的连粗话都冒出来。看着笑的越发狰狞的小皇帝,暗卫们缩缩脖子。

  将近凌晨,新月终于有反应,Gin还以为对方会来找自己,谁知新月二话不直接扑在床上大哭起来,还哭就是整晚。

  新月不是没想过去找Gin,求对方离开江南离开努达海走得越远越好,但见努达海为那个人样对待自己,还是努达海次冲新月发火,新月真是怕极,担心如果自己去找那人被努达海发现会真的不要自己,新月也就没敢去闹。

  在外面过夜,努达海冷静,想到昨晚自己居然凶新月。

  噢!不!他是着什么魔!他怎么能么做!努达海死命的揪着自己的头发表情极其痛苦,看的路人惊奇不已频频回头。

  懊恼不已的努达海回到家看到新月哭得不成人样,更是自责不已心疼的要死。先是好好的安慰新月,什么“好高贵”“好美好”、什么“仙子”啦,总之是怎么肉麻怎么,末两人还不忘来段情深深雨蒙蒙里的经典桥段,什么无情残忍无理取闹、没无情没残酷没无理取闹,还颠来倒去的很长时间,到最后跟个绕口令似地。不过努达海还是很有本事的,三下两下就让新月原谅自己,不愧是上年纪的人很老练。

  躲在暗处的暗卫们是掉身的鸡皮疙瘩,真是受不!

  两人大白的滚次床单,激情过后,新月又起来自己的“当妾论”“分享论”,不在意努达海有其他人,只希望能和对方分享努达海同拥有努达海。不出意料努达海被感动,个“当妾论”“分享论”真是百用不爽,再搭配上新月那饱含委屈的语气和神情,努达海总会激动不已,抱着新月不停的着“怎么能样美好”“怎么能样善良”“怎么忍心让受委屈”之类的话。

  谁再敢新月没脑子?看新月多解人的心思!多解人的沙猪思想!多解人的软肋!招以退为进用的多好!直击人的死穴,简直就是小三扳倒原配的终极绝招!看雁姬不就被招打得体无完肤吗?想当初白吟霜不也是靠么招把完颜浩帧迷得死去活来嘛?

  暗卫们就觉得奇怪,新月真的当过格格吗?话、行为、语气、气质,怎么看都像是土生土长的扬州瘦马!哪家格格是样的?那啥端亲王该不会是抱错孩子吧?像那只耗子样?

  和新月着着,努达海发现不对劲,才记起新月不知Gin与和纳矸荨V蓝苑轿蠡幔锖8厦ο蛐略陆馐汀H冒滴烂羌逅煽谄侵罢娴P男略禄嵛降摹罢姘背宓交噬夏恰拔蘩砣∧帧狈D强烧媸悄执蠓ⅲ鹂葱』实燮绞毙γ忻械拿簧痘实鄣耐希嫒腔鹚蠊彩呛苎现氐模《宜且郧暗纳纤荆瞳|和大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啊,看他疼皇上疼成那样,还指不定会做什么呢。

  不过新月得知Gin的身份后还是不肯和努达海起离开,新月觉得明明是他们先到的江南,凭什么要他们走?就因为对方是皇帝吗?也太欺负人!他们既没偷又没抢,干嘛要逃!

  听到新月么,努达海激动,夸新月是中豪杰,自己今又发现新月新的面,并放下话承诺新月两人不离开,哪怕被皇帝发现也不走,因为他们光明正大!他们没做亏心事!什么都不怕!他们相信他们的真爱最终定会感动皇上感动所有的人!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

  第三十八章

  用真爱感动所有人?

  那只耗子和那个叫白吟霜的人也曾样信誓旦旦的着什么真爱,什么贬为平民也无所谓,只要两人在起就好,结果不还是分开。

  还有那个脚踏两只船的楚濂和勾引自己准姐夫的汪紫菱,好像现在是双双出轨,还起染上花柳病命不久矣吧?

  Gin撇嘴,对所谓的真爱论不削顾。

  不过Gin倒是理解两人的想法。就新月和努达海那思想,定是认为自己被人打伤,是受伤才留在江南的,他们不是故意的,是卫青那叔侄两人害的,应该怪那两人,他们是迫不得已的,皇帝不但不该惩罚他们,还应该好好的安慰嘉奖番!

  口胡!嘉奖个屁!

  趴在和纳砩希珿in咬着和纳弦驴圩影底阅パ馈:煤玫拇谓现芯脱涣侥圆懈蚵遥珿in好不甘心。找机会和和ザ莱隼从瓮娑嗖蝗菀装。〈伪淮厝ハ麓位共恢朗裁词焙蚰茉俪龉兀≡趺醋哦家蚜饺烁撸

  和淹孀臛in的头发,从嘴里丢出么句:“死两个逃兵很正常。”

  “不要当暴君。”Gin不满的嘟嘟嘴,如果就因为自己是皇帝而随便杀人的话,那他和研究所的那些人又有何区别?些人是很讨厌没错,脑子又不正常,但没杀人没抢劫不是。放现代顶多也就是方养小三,出轨,金钱上补偿给方然后离婚,都不判刑的,只是道德上受到谴责罢。而且如果些人呢么好打发的话包黑子也不用呢么头疼。总之度挺难把握的,直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