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综琼瑶同人)(综琼瑶)家有悍妻-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峦尥耷椎摹5背跻皇呛话酌裰鳎氯嵋怀錾捅欢ǜ扔衽锤銮咨霞忧琢恕U庖彩俏氯岫宰殴扔衽┎豢推脑蛑唬杂诟掖蛩饕獾娜耍氯岽永床恍枰推摹
  韩家这些年发展的不错,又有谷家在背后撑着,韩锦轩也是长得一表人才,学习也好。每次有人来韩家做客都会有意无意的说起,他有个年纪相仿的女儿或者亲戚。他们打得主意太明显,别说温柔就是韩锦轩都知道什么意思。
  那个时候温柔一直觉得大哥是个孩子,肯定不会往这方面想。现在看着大哥身后的女孩,温柔不得不重新考虑了。女孩生的极美,能看出长大一定是个美人胚子,身上穿着一个女式的校服,温柔不得不承认就算是朴素的校服,穿在她的身上也不显得老气的。
  要知道那时候的校服跟现在不一样,都是统一的上身蓝色的褂子,下身黑色的裙子,配上一双白色的袜子,和一双小黑鞋。比起女生,男生的到好看不少,统一的中山装。
  女孩的身上也背着一个画架,也许是女孩的力气小,怕背不动,她的画架要小上不少。女孩的手被身边的男孩拉着,眼睛四处转悠打量着眼前的人或者说三人身后的学校。
  “你们好,在下汪子墨,这是我妹妹汪子璇。你们是韩锦轩的弟弟妹妹吧。原本我以为我的妹妹已经是国色了,没想到锦轩也有个天仙般的妹妹。我是学西方油画的,韩妹妹有空来烟雨楼做我的模特吧。对了,烟雨楼就是我家。”
  韩锦轩没有介绍他们的意思,显然是表明两人不熟,也不知道汪子墨不明白还是装糊涂,他自顾自的介绍起来,更是擅自做主称呼温柔韩妹妹。介绍完自己,他两眼放光似的盯着温柔看,那眼神气的韩锦文恨不得上去揍上一拳。
  如此热烈的眼神就是真正单蠢的谷玉农也很不高兴,温柔只是挑了一下眉,随后就恢复平静。表面上看温柔跟平时没有两样,其实她的心里已经沸腾起来。她刚才听到了什么?汪子墨、还有个妹妹汪子璇。
  尼玛,她要是在不知道穿越到哪里就是猪脑子了。汪子墨、有个妹妹汪子璇,家住烟雨楼,身边还有个谷玉农,如果再加上个醉马画社和杜芊芊,不就是穷摇奶奶家的水云了么。当年她们被老大逼着没少看奶奶、的剧呀,那些剧情就像是在她脑子里扎根一样,她就是想忘也忘不了。
  想到当初听到谷玉农名字的时候,她还在心里吐槽呢,谷玉农不就是那个超级傻×,被老婆戴了绿色的帽子,还硬要给人家养儿子的万年龟公么,姑姑怎么能取这样一个名字,哪怕是同名也不行啊。
  现在她才知道哪里是重名,分明就是一个人啊有木有。仔细一想也是,谷玉农本来就不是那部电视的主角,人家自然不会刻意的去写他有什么亲戚了。可是谷玉农跟汪子璇不是在什么婚宴上认识的么,怎么现在就认识了,难道说是被自己蝴蝶了一把?
  不行不行,想到电视里的谷玉农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对个放、荡的老婆低声下气,温柔心里的火气就往上直冒。现代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对了,是调、教。没错,谷玉农才八岁,还是个孩子呢,只要她好好调、教,将来说不定就不会跟汪子璇搞在一起。到时候谁爱做龟公谁就去,只要不是谷玉农就好。
  温柔满心都是以后怎么调、教谷玉农,也就没听见汪子墨最后的话。要是听见了温柔一定会女暴龙上身,揍他一顿再说。尼玛的天仙,尼玛的国色,老娘现在才六岁顶多算个小清新,真不知道您老那是什么眼神。
  温柔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出来,韩锦文因为有大哥在不敢动手,谷玉农那小身板咱就自动忽略吧,他顶多就敢用毫无杀伤力的眼神瞪一下。
  韩锦轩作为大哥只是不悦的皱着眉头,他不是学艺术的,对什么画不了解,只是觉得汪子墨太不庄重了,像个流氓一样调戏他的妹妹。可两人毕竟是不熟悉的,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良好的家教让他不能说什么,只是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少接触。
  也就是这样才让汪子墨逃过一劫,不然妹控发作的三兄弟,一定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在韩家人的眼里,凡是打妹妹主意的人,一律杀无赦。
  

☆、结怨

  汪子墨并没有料到,他自认为很绅士的介绍让韩家的人对他很反感,也不会想到在场的三人谁都没有搭理他。当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只是认为到底是小地方出身的,素质就是差,就连那个跟妹妹差不多的小妹妹都是如此,空长了一副好的相貌。
  自出生就在北平的他,想当然的看不上韩家的几人,要不是他们刚刚到杭州,爸爸太忙没空来接他,他也不会坐别人的车回家。这都要怪那个老师,爸爸不来,他们兄妹又不是不能自己回家,干嘛一定要给他们找辆车呢。你找车就找车吧,还找个家教这么差的人。
  汪子墨并没有觉得他的介绍很不合理,就是感觉到了,他怕是也会认为杭州的人太保守,跟不上时代罢了。
  “哥哥,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妹妹的,什么天仙啊,我哪有这么好。我倒是觉得韩妹妹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呢。你别介意,我哥哥他就是这样,说话不经过大脑,其实他本身没有恶意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夸奖除了我以外的女孩呢。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我叫汪子璇,你叫什么?”
  汪子璇被自家哥哥夸的有点不好意思,她羞涩的看了汪子墨一眼,撒娇的叫声哥哥。嘴里说着哥哥夸张,其实心里美滋滋的。这只能说女人的虚荣心,不管是多大年龄都是会有的。
  温柔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使劲甩了甩,仿佛上面有什么脏东西一样。一点也没有顾忌汪子璇就站在前面,也无视她那张难堪的脸色。
  汪子墨的话是让她不高兴,可是至少人家说的都是心里想的,不像是汪子璇明明很得意,还要故作谦虚的样子,真是令人作呕。温柔不是小孩子,汪子璇的作态,她一眼就能看清。他们瞧不起她,她还瞧不起他们呢。
  想想他们以后的作风,温柔觉得也不是没有迹象可循的。汪子墨也许是一心为了艺术,只要是遇到有关艺术的事情,他就脑子不清楚,忘记一切,只想着要完成他的艺术。恰好,在他心里汪子璇是完美的,所以,让妹妹做模特也不是不可能。甚至温柔会恶毒的想,提议汪子璇做模特是不是就是汪子墨的主意。
  汪子璇呢,自以为自己是举世无双的倾城女子,当别人赞叹两句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样的女人与其说高傲不如说是愚蠢,自己不懂的辨别是非,只知道听从别人的赞美。
  “哥,司机大叔该等急了,咱们回家吧。真是的,以你天才的名声又是交不上朋友,怎么什么人都往这里带,咱家又不是收容所。”无视了汪家兄妹的话,温柔绕过他们,走向韩锦轩。在路过汪家兄妹的瞬间,她故意小声的抱怨着。她就是要让汪家兄妹知道,不仅是你们看不上我们,同样的,我们更看不起你。
  温柔的彪悍不只是说她出手很辣,还有她偶尔的毒舌。这话就是大人听了都会不自在,何况是自诩高人一等的汪家兄妹。
  对汪家兄妹的第一印象很不好,知道未来走向的温柔,并没有跟他们深交,或者拯救他们的打算。一个谷玉农已经够她烦的了,难道她还要自找麻烦的加上一对不着调的兄妹?她不是救世主,如果不是这几年谷玉农对她不错,她都懒得管谷玉农会怎样,更别说没有丝毫交集的汪家兄妹了。
  温柔说的毫不客气,自尊心强的汪子墨怎么受得了。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黑了,“我还以为你跟我妹妹一样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呢,没想到内心这么恶毒。我汪子墨真是看错了你。子璇我们走,就算是没有汽车,哥哥也会把你安全的带回家。”
  毕竟是年纪小,汪子墨想不出什么话来说温柔,只能用了一句恶毒来形容。他拉起汪子璇的手,很有骨气的冷哼一声,挺直脊背,高扬着下巴,头也不回的走了。走的时候汪子墨心里还想着,要是韩锦轩知道自己错了,跟他认个错,他也会大方的原谅他们,让他们送他回家的。
  可惜,直到汪家兄妹走出去很远,韩锦轩都没有出声叫住他们的意思。在汪子墨拉着妹妹走的时候,韩锦轩也拉着妹妹,身后跟着弟弟,往停车的地方走去。车子经过汪家兄妹前面的时候,韩锦轩还让司机恶意的按响喇叭,在他们回头时扬长而去。
  “活该,”看着车后被溅了一身土的汪家兄妹,韩锦文不客气的嘲讽。那个叫什么墨的,竟然敢说他妹妹恶毒,真是好大的胆子。回头一定要找人教训他一顿不可,也让他知道知道,在杭州城是谁说了算。
  韩家在杭州城是不算什么,韩锦文在杭州却是个小霸王,他出手够狠,谁都敢打。他这个年纪的孩子都知道他,大多数的孩子也跟他打过架,也知道他有个宝贝妹妹。很多时候大家都识趣的不去招惹他的妹妹,谁都知道韩锦文是个妹控,惹怒了他没有好下场。
  曾经有一个人因为说了他妹妹一句坏话,被韩锦文知道后,愣是打的人家不敢来上学。哪怕是家长来了,都没有,等人走了,他照样拖出去就揍。
  “老二,下手狠点。”除了在外人面前,温柔从来不喊哥哥,都是老大、老二的叫着。她不用回头就知道韩锦文打什么主意,毫不愧疚的开了口。反正都是小孩子,顶多疼上几天,温柔知道汪子墨不会有事。对汪子墨这种人就是狠狠揍一顿才解气。
  “要不要我帮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谷玉农一脸纠结的凑到韩锦文耳边说着。
  “哟,今儿怎么啦,胆小鬼也转性啦?”韩锦文掏掏耳朵,不可知置信的看着谷玉农讽刺道。谷玉农他是知道的,以前他打架的时候,没少告他黑状。今天居然说要帮忙,韩锦文第一反应就是他今天吃错药不正常了。
  说出那句话,谷玉农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从小的教育就告诉他不要打架,要做个好孩子,舅舅和爸爸也常常在他耳边说不要跟着表弟学,打架是不对的。他也一直这样要求自己。
  汪子墨说的话他也觉得难听,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反驳,看着温柔三两句话把对方气跑了,他就觉得自己没用,连最喜欢的妹妹都保护不了。一时间谷玉农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哥哥,他既不像大表哥那样事事给妹妹想好、做好;又不像二表哥一样,凡是对妹妹不敬的人都胖揍一顿。
  谷玉农抓抓头发,他真的是好没有哦。偷偷瞧温柔一眼,妹妹会不会觉得他这个哥哥不好,以后都不跟他玩了呢?想到这个可能,谷玉农快要哭了。他说,说不过人家;打,不会打架;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暴走

  “碰”,温柔给了谷玉农一下,真是受不了了,她怎么会有谷玉农这样的亲戚,活脱脱一个怨妇。恶,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你说谷玉农要是个女孩子也就算了,人家可以说可爱。他是个男的哟,地地道道的男孩子,怎么看都不伦不类的,一点男孩气概都没有。
  “谷玉农拜托你,你是个男孩子不是女的,懂吗?不好那么恶心好不好?”说上几句还不解气,温柔伸手拧住谷玉农脸颊两边,使劲的往外拉。别看温柔年纪小,谷玉农也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没一会儿就被温柔掐的脸颊红红。
  谷玉农看着温柔生气的样子,也不敢喊疼。只能低下头,偷偷在心里哭。妈妈,他要回家,温柔好凶。
  “喂,你怎么认识那两个极品的?”不去管谷玉农,温柔用手指轻轻戳着身边的韩锦轩,好奇的问着。没错,就是极品,在温柔的眼里,汪子墨和汪子璇就是两个极品,她才懒得称呼他们的名字。
  “不熟,老师的安排。”韩锦轩合上手里的书本,揉揉眼睛简单的说着今天的经历。
  汪子墨是转校生,他的父亲因为有事不能接他们回家,老师就拜托坐在他前面的韩锦轩载汪家兄妹一程。倒霉的是,汪家兄妹回家的路恰好跟韩锦轩相同,韩锦轩拒绝的借口都没有。
  看着汪子墨斯斯文文的,又是从北平转来的学生,听说父亲还是教授,看着不像是坏孩子,韩锦轩尽管不情愿,还是同意了。
  就这样,韩锦轩带着汪家兄妹来到温柔的学校。谁知道刚见面就发生不愉快的事情,韩锦轩的心里也有气。
  “听我的,这人以后少搭理。他这有问题。”温柔指着自己的脑子说道。她又不是什么好人,凡是一切能抹黑对方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而且抹黑的毫不愧疚。
  韩锦轩看了妹妹一会儿,轻轻的点头,嗯了一声。他知道妹妹从小就主意多,却不会无缘无故说别人坏话,他也只当作是汪家兄妹把妹妹得罪的狠了。说实话他也不喜欢汪子墨自大的样子,会画画就了不起,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
  别看现在是民国,杭州的民风到底是保守的,这里跟北平上海不同,西化的不多。就说画画,也许在北平、上海,西洋画很流行,可是在杭州流行的绝对是古风毛笔画。画画本就是奢侈的东西,只有富贵人家的孩子会学上一些,平常人家谁学的起。古画如此,更何况是西洋画了。
  汪子墨学的是西洋画,在学校里还是独一份,他的心里难免会得意,小孩子又不懂得掩饰,他说话就会无意的得罪人。韩锦轩就很不喜欢汪子墨说话的方式,要不是老师插一杠子,他跟汪子墨不会有任何交集。
  温柔几人没有把汪家兄妹当一回事,回家也就没有跟韩昊白说。跟往常一样,吃晚饭他们就去书房做作业了。
  只是他们漏算了谷玉农,谷玉农才七八岁,正是好奇的年纪。做完作业,没事可做的他,就想起来今天见到的汪子墨。他也没想着要告状,在他心里,大表哥没有完成老师交给的任务,要是被舅舅知道,肯定是要被训斥的。
  他只是不懂,纯粹的好奇而已,才会忍不住问看书的舅舅。在谷玉农的心里,舅舅是比爸爸还要厉害的人,舅舅懂得很多爸爸都不懂的东西。“舅舅,什么是模特?”
  “什么模特?”韩昊白放下手里的书,把谷玉农抱起来放在膝盖上问道。韩家的孩子多,韩昊白就担负起指导孩子功课的任务。韩香雪一看,所幸也把谷玉农放在韩家,反正谷玉农跟韩锦文学的一样,也省的他们单独指导了。
  谷玉农一开口,做作业的三兄妹都停了下来。温柔的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她漏听了什么吧?谷玉农知道模特两个字,不用想也能猜出来跟汪家兄妹有关。凡是跟汪家兄妹有关的事情都没有好事。
  果然,谷玉农老老实实的把今天发生在校门口的事情说了一遍。谷玉农年纪小不假,可人家记性倒是好,汪子墨的话被他学了个九成九。自然汪子墨的“模特论”也就被温柔知道了。
  还没等韩昊白说什么,温柔气的一把掀开眼前的桌子,涨红着脸就往外走。她现在杀了汪子墨的心都有了,省的他再去祸害别家的小姑娘。锻炼了两年,虽然远不如她以前的身手,可这里也不是高科技的现代,她还是有自信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
  温柔的反应吓了大家一跳,即使没见过温柔发火,他们也都知道这次温柔气得不轻。谷玉农当下就知道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吓得他更是躲在韩昊白的身后不敢出来。
  韩昊白拍拍谷玉农吓得发抖的小手,看着怒气冲冲的女儿,当下摆出威严的一面。“站住,为父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啊,都忘啦。回来坐好。”
  韩锦轩赶紧上前拉住暴走的妹妹,父亲平时很好说话,要是谁惹了事可是真的会动手的。韩锦文就没少挨父亲的鞋底,他可不想妹妹也挨上几下。虽然他也不明白,谷玉农说了什么惹得妹妹大怒,但是他敢肯定妹妹再走一步,父亲觉得会家法伺候的。
  “放开我,我要去杀了汪子墨那个王八蛋。”别看温柔是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她却是相当保守的。二十几年里男朋友没有交一个,床伴更是没有。这会儿听见汪子墨曾说过那样的话,她怎么受得了。她一直记得前世爷爷说过的话,好女孩要懂得自爱,才后有人珍惜你。
  “混账,小小年纪就喊打喊杀的,成什么样子。真是被宠坏了,人家怎么你了,啊,又是掀桌子又是杀人的。”韩昊白被气的不轻,家里一个两个都不省心。原本以为二儿子最会惹事,现在看来比小女儿不知道好多少,人家可没有动不动就掀桌子要杀人的。
  平日里,韩昊白是个慈父,从来不拘着孩子们成长,可这不代表他愿意看着孩子往歪路上长。
  “怎么我啦,敢让我给他做模特,就要有死的觉悟,杀了他都是便宜的。滚开,谁敢拦着我,我连他一起杀。”暴怒的温柔可是不认人的,她暗中运气把拉着她的韩锦轩震开。不去管韩锦轩是不是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