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综琼瑶同人)(综琼瑶)家有悍妻-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硪徊糠帧
  看着展祖望下了定论,大家都知道这事谈不拢,展云翔跟着品慧无奈的离去。倒是魏梦娴还想着等晚上休息的时候跟着展祖望好好说说,展家的家产,说什么也不能给云翔那个庶子得去。平日里品慧就当她是眼中钉,要是再让他们得了家产,哪里还有她和云飞的容身之地。
  别看展祖望娶了一房小妾,那是因为魏梦娴嫁进展家五年无所出,他为了子嗣,不得不听从亡母的意见,他对品慧却没有感情。谁曾想品慧进门不到一个月,魏梦娴就有了孩子,还一举得男。展祖望更高兴了,哪里还会记得品慧。
  也就是偶尔魏梦娴不方便或者装贤惠的时候,他才会去品慧的小院,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魏梦娴的院子度过。就是这个偶尔休息,才有了展云翔。
  魏梦娴焦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齐妈,你说这可怎么办,云翔一回来,老爷就说要把产业交给他,我的云飞要怎么办?”
  “太太先别急,不如等晚上老爷来了跟老爷说说,老爷也是心疼大少爷的,断不会看着大少爷的家产被二少爷夺了去。”齐妈是大太太魏梦娴当年嫁进展家的时候,带来的贴身丫头,是她的心腹,后来由魏梦娴做主配给了展家外面一个管事。
  展云飞出生后,魏梦娴又把齐妈调到身边,给展云飞做了奶妈。所以,别看齐妈只是一个下人,她在展家的地位跟纪管家是一样的,哪怕是品慧都要礼让三分,府里的下人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很多时候,魏梦娴的事情都是齐妈在拿主意,比如现在。
  齐妈的话似乎给了魏梦娴勇气,她停了下来,“你说的对,咱们必须好好合计合计,展家的产业那是云飞的,不能让云翔夺取。不过,齐妈,云翔今儿的话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他怎么会说起云飞好呢,别是又在打什么主意。你叫咱们的人注意点,别被云翔算计了都不知道。”说起产业,魏梦娴想起晚上吃饭的时候云翔的话,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仔细想想又说不出来。
  “太太放心,慧姨娘那里的二等丫头小莲是咱们的人,我早就跟她说过,她会注意的。”齐妈不愧是魏梦娴的心腹,不等魏梦娴吩咐,她早派人盯着品慧的小院。小莲是她的侄女,忠心绝对没有问题。
  魏梦娴点点头,眼看着天色不早了,一会儿展祖望就要回来,她挥手示意齐妈先下去。等齐妈走后,魏梦娴做在房间的桌子上,面漏忧色,手无意识的抚着心口。
  展祖望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光景,“怎么?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自打生了展云飞,魏梦娴的身子就不大好,这些年调养着也不见起色,反而越来越糟。展祖望看到魏梦娴蹙着眉头,第一反应就是她的病又犯了。
  梦娴和他是少年夫妻,两人也是有感情的,现在看魏梦娴痛苦的样子,展祖望不做他想,上前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拍打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魏梦娴笑着摇摇头,“没有,就是今儿看到云翔,我又想起了云飞。云飞出去也有三年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说起展云飞,魏梦娴擦擦眼角,她的心疼和思念不是假的。
  “哎,你也别多想,当年云飞承受不住映华母子身亡的打击,出去散散心也好,等他想明白了,会回来的。到时候你还要张罗着给云飞娶个媳妇儿,展家也要有个后人才是。”他何尝不是跟梦娴一样想念云飞,只是他是展家的大家长,是展家的天,不能跟梦娴一样表现在脸上。
  “但愿云飞能早点回来。对了老爷,您真的要云翔去管理铺子?云翔也是我打小看着长大的,他跟云飞在我心里一样,只是云翔从小就好动,不如云飞喜静。他的脾气也是有些急躁,又是小小年纪就开始管理产业,会不会”魏梦娴的话恰到好处,会不会怎样她不说,反而能让展祖望自己联想。加上她又是以关心云翔的姿态说出的话,更是让展祖望觉得她善良。
  

☆、心思

  对魏梦娴的话,展祖望有点意外。魏梦娴是大家闺秀,平日里最是不耐烦跟他讨论生意,像今天这样主动开口的机会倒是不多。展祖望不喜欢女人插手生意是一回事,但是不关心他又是另外一回事。魏梦娴这话怎么听都是在为展家考虑,展祖望自然也就把它当成了对他的关心。
  展祖望拍拍魏梦娴的手,感慨的说道:“云翔从小性子就顽劣,也难为你还想着他。让云翔管理产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老了,身子大不如前,云飞又不在,要不是还有纪管家帮衬着,我也撑不了这么久。云翔回来,多少能给我分担些,他身边又有纪管家看着,也闹不起来。再说,我只是让云翔跟着跑跑腿,商铺的地契账册都在我手里,量他也做不出什么。”
  展祖望打的好算盘,说白了就是让展云翔做个免费的跑腿工。平日里有事情就让云翔去处理,处理好了则罢,处理不好少不得挨他的批评。又把纪管家安插在云翔身边,明面上说让纪管家教导云翔,实际上不过是让纪管家监视云翔,谁都知道纪管家是展祖望的心腹,他本人也是跟大夫人亲近。
  不管云翔做什么,纪管家能不跟展祖望汇报?再说商铺的地契账册都在展祖望的手里,云翔可不就成了白出工出力的。
  魏梦娴是聪明人,她一听就明白了,知道展祖望没有把展家交给云翔的意思,她也不多说什么。嘱咐了展祖望几句注意身体,两人就休息了。只要展祖望没有给云翔家业的意思,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展云翔是明白展祖望打算的,就是明白才会生气。前世不就是这样,他在外面背尽了骂名,展云飞回来坐享其成。人人都夸大少爷善良,人人都骂二少爷夜枭。可笑前世他竟然没有看清展祖望的打算,还以为父亲终于重视他了,欢天喜地的管理展家。
  前世是他展云翔傻,看不清楚真心,今世却不会了,想要利用他展云翔,真是做梦。第二天一大早,云翔早饭都没吃就出门找锦文兄弟去了,他就不信纪管家敢当着他朋友的面,把他叫回去处理生意。
  “展云翔,没看出来,你穿这一身还挺帅气的嘛。”温柔早早起来,看着走过来的展云翔调侃道。相识三年,温柔偶尔也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平日里看惯了展云翔中山装、学生装,此时换上长袍让他眼前一亮。展云翔一身宝蓝色长袍,衬托的他身材越发挺拔,加上偶尔流露出来的骄傲,十足的贵族少爷范儿。
  展云翔比温柔大三岁,与韩锦文同岁,不过温柔觉得自己好歹也是穿越的,岁数比云翔大,死活不肯叫云翔一声哥,都是展云翔展云翔的叫着。就连谷玉农都很少有机会听到她喊表哥。
  听着温柔的赞美,在看看身上的长衫,云翔笑笑也不说话。前世他最长穿的就是宝蓝色长衫,除了他的母亲品慧,没有一个人说过他好看。此时听着温柔的赞美,云翔的感觉很复杂。温柔跟他说话一点恭敬的意思都没有,很随意,他不但不觉得难堪反而觉得亲切,觉得这才是朋友。
  他需要的是真诚的对待,而不是小心翼翼和巴结。刚好温柔对谁都是这样,凡事按照性子来,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此,展云翔对她的态度也不错,两人也算是朋友。不过想起昨晚母亲的问话,展云翔有点不自在,随即转移话题。“怎么没看到锦文他们?”
  展云翔如今已经十八岁了,品慧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有了云翔,也是云翔第一次带了朋友回家,其中还有个女孩子,品慧想当然的认为是儿子喜欢的姑娘,当下就开始打听温柔的消息。云翔一再的表示跟温柔没什么,只是当成妹妹看待。展云翔是觉得他的年纪大,温柔还是个小姑娘,他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件事。
  而品慧显然是会错意,认为儿子心里还想着纪天虹。她真心不喜欢纪天虹,不是因为对方是管家的女儿,身份上不匹配云翔,而是展家的人都知道纪天虹心里喜欢的是展云飞,展云飞却不喜欢纪天虹。她不能让人家说云翔是剪了云飞不要的,更何况纪天虹对她也没有尊敬可言,每天都扒着大房不放。
  看温柔的穿着和气派就知道是大家族里出来的,绝不是管家的女儿能比的。都说纪天虹是桐城第一美人,那也只是在桐城,品慧从小跟着戏班子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温柔的长相不说是她见过最漂亮的,比纪天虹美是真的。把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纪天虹就显得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
  以前品慧就看不上纪天虹,不过是碍着云翔喜欢她,现在有了比纪天虹更好的,品慧当然要说上几句。倒不是她一定要云翔娶温柔,她只是给儿子提个醒,该找个贴心人了。
  上辈子他的婚姻并不完美,这辈子展云翔还真的没有想过婚事。可母亲说的也对,他不可能一辈子不结婚,总会有个女人跟他生活在一起,哪怕仅仅是为了让母亲安心,延续下一代。可是云翔认识的女孩子并不多,除了学校的同学就是温柔和纪天虹。纪天虹不做考虑,温柔的话,展云翔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孩,心莫名的跳了一下。
  温柔不知道展云翔的心思,她随意的回答着:“昨天坐了一天的车,累死了,他们大概还在睡吧。”坐车是很累的一件事情,何况现在的路跟后世那没得比,一路上坑坑洼洼摇摇晃晃。别说一直娇生惯养的谷玉农,就是她也有些承受不住,草草的吃完饭就睡下。要不是每天早起练功成了习惯,温柔这会儿说不定也在睡觉。
  展云翔了解的点点头,几平时在军校就是这样,平日里训练辛苦,一到休息的日子,他们就会赖床,特别是娇少爷谷玉农。这次从杭州到桐城,他们行程不短,他要不是不想接管商铺,也是要在家里休息的。
  “小妹早。咦?云翔,你怎么会在?”韩锦文迷迷糊糊的从屋里走出来,迷蒙的眼睛里出现个身影,他有气无力的打了声招呼,转身准备去洗漱。刚转身他猛地顿住,不对,刚刚在小妹身边似乎还有一个身影,他晃晃头让自己清醒一些。
  韩锦文转回去一看,居然是展云翔。也难怪他惊讶,现在天色尚早,展云翔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更何况云翔第一天回家,不论怎样,都应该在家陪伴父母,而不是一大早出现在这里。
  韩锦文在众人面前都是生龙活虎的,这样迷糊的时候不多见,别说,他跟谷玉农不愧是兄弟,此时的两人出奇的想像。
  “别提了,我是来躲祸的。”说起这个展云翔的气势矮了下来,整个人也没了精神。展云翔往椅子上一坐,慢悠悠的说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爹,我不能跟他翻脸,可是让我去给展云飞这个伪君子打头阵,背骂名,我就是不甘心。没办法啊,我只能来你这里躲躲。”
  温柔在心里给展云翔掬了一把同情泪,可怜的孩纸,摊上那么个老爹,姐无限同情你。温柔也明白展云翔说的是实话,别说在这个年代,就是现代,儿子跟老子起了冲突,人们也多说是儿子的不是。什么大义灭亲,那都是嘴上说说,谁要是真敢这么做,背地里的口水都能淹死你。
  更何况在这个时代,儿子是不能指责老子的,不然就是不孝,不孝可是大罪。要是展云翔落得个不孝的罪名,他也不用在桐城混下去了。别说什么脱离家族,脱离家族也是要理由的,不然族长那一关也不好过。这关系的可是整个展氏一族的名声。
  

☆、难题

  韩锦文收拾干净出来坐在对面,他看着展云翔说道:“那你想怎么办?总拖着也不是办法。”知道云翔在展家没有地位不受宠,却不知道情况严峻到这个程度。庶子庶子,那也是半个主子,何况现在是民国,讲究的是人人平等,云翔和他哥哥的地位一样。
  他也不知道展家是怎么想的,让庶子给嫡子当管家打下手?这是什么规矩。韩锦文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别人家的事情,他也不好插手,只能在背后给云翔支持。
  “能怎么办,先拖着,能拖几天算几天。其实呢,我倒是想分家,可是我爹一定不会同意。现在只能等着展云飞回来,哼,以展云飞的性子,他一定会闯祸,只要他闯下大祸,我就要求族长分家。”展祖望的固执,云翔是深有体会,他大哥成婚的时候他就提出过,结果被展祖望胖揍了一顿。但是展云飞闯祸的话就不同了,如果,如果运作的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把展云飞逐出展家。
  “展云翔品叔的事情,你说了没有?”温柔看着品叔自打进来就一副欲言又止紧张兮兮的样子,很想翻个白眼。她知道品叔是想问展云翔母亲的事情,又说不出口,就帮着问了出来。
  品叔对着温柔感激的笑笑,以前没有来桐城的时候还能镇定自若,现在他反而像个孩子似的无措起来。看着展云翔和韩锦文在说话,他很想问品慧怎么说,有觉得现在不该插嘴。
  展云翔的脸上一僵,不自在的轻咳一声,昨晚他是想说品叔的事情,谁知道母亲说起他的婚事,后来又扯上温柔,他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昨天事情太多,我还没来得及说,您放心今晚回去我就跟我娘好好说说。”
  “没事,云翔你也不用着急,我们一时半会还不会回去,你慢慢说,别又因为这件事让你爹不喜才好。”知道还没提品叔心里瞬间失望,又想起刚刚听云翔说的展祖望的打算,明白云翔现在难做,他也不好逼着云翔去说。
  展云翔点点头,母亲那里倒是好说,相信母亲知道还有个兄长在世肯定高兴,就是父亲身上有点麻烦。展云翔了解展祖望,要是他现在提出还有个舅舅的事情,展祖望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有人要图谋展家。
  他本来就对锦文几人有意见,说不定还会觉得事情是锦文几人设计的,加上还有个喜欢插一脚的魏梦娴,想想就觉得头痛。展云翔把他的顾及跟品叔诉说一番,只等着找个合适的机会跟展祖望摊牌,品叔倒是同意了。
  展云翔整天都跟锦文几人在谷家安排的旅店,直到很晚才回家。第二天依旧是一大早出门,然后跟着锦文几人在桐城闲逛,为他们介绍桐城的风光,仍然是等到展家差不多关门的时候才偷偷溜回家。
  展云翔的做法大家都看在心里,知道他是有心躲着展家老爷子,除了拉着云翔东走西逛什么忙也帮不上,韩锦文甚至嘲笑他回自己家跟做贼似的。想想也是,明明应该是自己的家,他偏偏每次都偷偷摸摸,不是做贼是什么。
  展云翔在房门落锁的最后一刻进了家门,看看院子里静悄悄的左右无人,瞧瞧的松了口气,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他只能躲着。绕过假山穿过走廊,眼前就是他住的小院,一路上都没有发生意外,展云翔轻松的走了进去。
  “站住,云翔,这些天你都干什么去了?”展祖望很生气,自打云翔回来,他本想着能休息几天,把事情推给云翔去做。谁知道云翔天天跑的不见人影,他找人都找不到。儿子不在,他要亲自管理展家;儿子回来了,他还要亲自管理。
  难道真如梦娴说的那样,云翔是不满意他让他管理铺子而不给账册和地契?哼,他还没死呢,云翔就想着谋夺家产,怎么能不让他生气。
  又想到他让纪管家找人去跟萧家要债,纪管家的回复,他心里更气。亏得萧家还自称读书人,半年前借的银钱,不还不说,还想再借。他开的是钱庄不是慈善堂,怎么能任由他们胡闹?
  钱要不回来,本来展祖望心里就有气,晚饭的时候又没看见云翔,他的脸色更差。这一次,他决定不再姑息,饭后他坚持到品慧的小院,他倒要看看云翔这几天早出晚归的都在干什么。
  也是云翔倒霉,在家里不受宠,展祖望在等着他,也没有人给他通气,刚好别抓个正着。被抓住也就算了,还是展祖望在外面受了气的时候。“爹,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啊?”尽管心里对展祖望不满和怨恨,展云翔不会表现在脸上,重生一回,他渐渐的学会演戏,学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前世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高兴就是不高兴,看他不爽就要表现出来,要打败他就堂堂正正的来,不会玩阴的”。现在他不会了,玩阴的是吧,他又不是不会,一个人玩多没趣,要玩大家一起玩。
  展祖望听见云翔的话心里更气,他手里的拐杖用力的拄着地面,冷哼一声,“你还知道晚了?说说你这几天都干什么去了,啊,你年岁也不小了,你大哥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知道帮着管理家业,你就知道成天闯祸。”他现在看云翔各种不爽,不管云翔说什么都是错。云翔这几天干了什么,他不知道,只是按照以往的例子,觉得云翔不会干好事。
  展云翔不知道展祖望是在外面受了气,他也不反驳,任由展祖望骂上几声。云翔了解展祖望,他骂人的时候最好不反驳,不然他骂的更凶。他不是展云飞,展祖望不会心疼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