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与黑道总裁同眠:偷心小娇妻 932-第8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听到贾似真欢快的声音,阿七立即又瞪了她一眼。

    雷霆唉声叹气:“两位,你们看,我们的帐篷有限,已经分配好了,不可能再有多出来的。没办法也就算了,现在帐篷那么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非常时期,你们就凑合凑合过,别耍什么脾气了吧?骆姑娘,如果没有帐篷,那说不得我们都得睡睡沙坑了,可现在有帐篷,你还要去担惊受怕不敢沉睡地躺沙坑里凑合过夜吗?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在这里还不止呆上一天两天,你真的可以吗?”

    雷霆最后的一段话说得很诚恳,差点儿就像个语重心长的阿七和贾似真的长辈一样了。

    可惜,他的苦口婆心,根本没有人会领情。

    阿七听完立即双手抱胸,斜睨着雷霆道:“我不管,我宁愿跟男人睡也不跟贾似真睡一起!”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雷霆听到这一句彪悍的发言,好悬没一头栽倒在沙子儿里去,勉强稳住身形,却一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呛住,立即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狂咳,一直咳得这个原本小麦色皮肤红脸根本看不到的大汉满脸通红,还止不住咳嗽。

    阿七这一手实在太绝了!

    听过她和贾似真的过节的众人都认为,那不过是一点儿小恩怨而已,完全可以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远远地放一边去。

    但她居然这么狠,敢放出这种话来!

    宁愿去跟男人睡都不跟贾似真睡一个帐篷?!!

    够狠够爷们儿!!!!

    叶箫染哭笑不得地想到——阿七不是玩儿真的吧?!

    可别啊!

    她扭头去看自己的护卫,贾似真贾菇凉,她还在一旁装无辜,见到自己的目光扫过去,立即冲着自己露出一个“我很善良我很无辜我很天真”的笑容。

第2卷 第662节:沙漠情事一二三21

    末了还眨巴眨巴眼睛,装得那叫一个纯洁,演技那叫一个精湛。

    “演技最好的人都不是演员,而是从事更牛逼的职业比如政客比如商贾去了”这句话说得果然不错!

    贾似真这样炉火纯青运用自如演啥像啥的牛叉演技,如果去了演艺圈,那些什么超级巨星国际影星统统都得靠边站!

    没一个是贾似真贾菇凉的对手啊!!!

    这位妹纸的境界真的太高,非一般人可比的。

    叶箫染心中想着,默默地扭头,不想看这边了——可是这一看,却猛地给她发现了问题,她脸色一变,大步往自己身后走去:“老大你干嘛?!”

    只见任展扬低着头从帐篷里出来,手里领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可不正是叶落嘛!

    他想干嘛?!

    落落惹到他了?做老爸不能这么小气跟儿子斤斤计较吧?!

    这样实在太不男人了啊!!

    叶箫染气哼哼地想着,走到了任展扬的身边,一把扯过叶落抱在怀里,警惕地看着任展扬:“老大?”

    任展扬面无表情:“我给他换个住处。”

    叶箫染紧紧皱着眉头:“换个住处?为什么?换到哪里?老大你怎么突然就……”

    任展扬打断叶箫染的话说道:“我想。”

    “………………”叶箫染默,悲愤地扭头一看,其他人看到他们两个这里的动静,都已经侧目看向两人,甚至原本进了帐篷里呆着的景之哥哥也已经出来了。

    贾似真和阿七都有个共同的劣根性——喜欢看她叶箫染的笑话!!!!

    这会儿一见叶箫染这边有情况,立即也顾不上斗气顾不上耍脾气发飙了,全都兴致勃勃地看向这边,摆出一副“我要看好戏你快演啊你快用力地演啊”的模样来。

    这些猥琐的禽兽们,一个个都是丧心病狂的非人类啊……叶箫染在心中恶狠狠地想到。

    可是阿七和贾似真已经摆出这样一副德行来,叶箫染怎么可能还发得出脾气来?!

    她又不是傻缺。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心平气和地转过头去,往任展扬身边走了一步。

第2卷 第663节:沙漠情事一二三22

    叶箫染站在他的跟前儿,轻声对他说到:“老大,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为什么忽然不要落落跟我们睡一个帐篷了嘛?再说你不让落落跟我们,他要睡哪里?他还很小哎……”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也狠得下这个心……

    任展扬手一抬,指向一个方向,云淡风轻地说道:“他不是一个人,让叶落跟他一起去。”

    叶箫染倏然转身顺着任展扬手指的方向看去——居然是顾景之!

    她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忽然想起来一件当时她觉得不重要,可其实任展扬这个霸道还很小心眼儿的男人已经牢牢记住了的事情。

    吃晚饭的时候,不知道想要说什么,落落忽然提到了景之哥哥,就像以往一样,叫了他一声“顾爹地”。当然叶箫染虽然心头一跳,但是去看任展扬的时候,只见到他扬了扬眉梢,什么也没说,什么别的表情也没有,叶箫染也就放下心来。

    因为叶箫染觉得吧,任展扬这样做大事的大人物,不会去惦记着这种小问题的。

    可是其实……看现在啊看现在!

    其实表面越大男人的人才越是小心眼儿吧……

    看看非常男人的任展扬现在的表现,再看看阿七那个平时爽利泼辣鬼马,现在斤斤计较的样子……这都是铁证啊!

    这些人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但是……

    叶箫染抬起眼睫毛,悄悄地看了任展扬一眼,有点儿心虚地想起,但是……好像从落落宝贝和任老大是亲生父子这件事情被她说出来到现在,落落宝贝都没有叫过大BOSS一声“爹地”啊,老爸更是想都不用想了……而现在,却给任展扬听到叶落叫景之哥哥做“爹地”……

    凭良心说,这件事儿要是换位思考一下,叶箫染也许也会很生气很郁闷的。

    所以说……老大这样还是可以理解的。

    唉,虽然对儿子真的狠了点儿。

    叶箫染想了想,忽然觉得很心虚起来——虽然落落不肯叫任展扬爸爸不算是她的问题,可真算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缘故让父子俩这么陌生……

第2卷 第664节:沙漠情事一二三23

    现在叶落怎么会都不肯叫一声自己的父亲为爸爸?

    说来说去,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她的责任在的嘛。

    于是,叶箫染越想越心虚,她小碎步蹭到任展扬身边,小小声地说:“对不起啦,老大。”勇敢地道了歉之后,叶箫染低下头去看被自己抱住的叶落,他的表情却不是以往的面无表情,可也没有被老爸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踢出来,要他去跟别人一起的伤心难过。

    叶落的表情很古怪,有点儿想笑,有点儿纠结,有点儿郁闷,又有点儿了然,有点儿同情,非常非常复杂,难以言表的模样。

    这种种情绪都显示在那张酷似任展扬的小一号的脸上,叶箫染看得也有点儿纠结了起来,她低着头,凑到叶落耳边,小小声地说:“落落宝贝呀,你去跟景之哥哥睡一晚?明天我一定说服你老爸让你回我们这边睡好不好?”

    叶落继续维持着非常怪异的表情,但听到自家妈咪的话之后,却还是非常果断地点了点头:“嗯。”

    他在心中默默念道:妈咪你这副心虚不已的模样,是又想到哪里去了啊?

    那男人哪里是怪我或者怪你……

    这分明是想要把我支开,另有所图的意思嘛。

    已经这么明显了,妈咪你居然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还完全想到不相干的问题上去了。果然还是超级低情商,嗯,的确是自己的妈咪没错。

    叶落在心里不客气地嘲笑了一下自己妈咪那可怕的迟钝,然后什么也没说,挣扎下地,快步往顾景之走去。

    那边,早已经注意到叶箫染和任展扬还有叶落这里的动静的顾景之,虽然没有听太清楚他们说的话,可是看他们的神情,说话的姿态,还有最后叶落的举动。顾景之已经大致可以猜测出来任展扬在算计些什么,而他的染染又说了什么,在想些什么……

    在此时此刻,他除了苦笑,除了满心满口的苦涩,还有巨大的失落感,再也想不到其它——落落是他看着出生,一点点长大的。顾爹地也是当初染染教着落落这么叫的。

第2卷 第665节:沙漠情事一二三24

    可是现在,对着任展扬,她却已经开始为这个心虚。

    从来骄傲自信,无所畏惧、甚至不屑于对自己做的事情做出任何解释的染染,到底为了什么而改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自己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盼望什么?

    他真的还有希望吗?

    为了那个染染根本不在意的,完全是拿自己当做挡箭牌才说出来的“男朋友”……此时看来又是多么可笑。

    也许染染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过。

    顾景之这一刻开始深深地怀疑自己。

    可当叶落走到他的身边之后,顾景之还是迅速调整情绪,弯下腰温和地直视叶落的眼眸:“落落,今晚要跟顾爹地睡吗?”

    叶落点头。

    对着这个从小看自己长大的,并不是自己妈咪和阿七干妈那样恶劣的性格的,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干爸的男人,叶落还是算得上给面子,也有几分在叶箫染,他的妈咪面前的时候的乖巧的。

    顾景之凝视着叶落酷酷的小脸,一瞬间脑中却有一个信息一掠而过——小落落的这张脸,与他的父亲何其相似。而他的父亲……让他介意了六七年,在这一年,那个男人终于还是与自己深爱的女人相遇,并以最强势的姿态,夺走了他的染染。

    虽然染染也许从头到尾没有属于过他,可至少,以往他还是她唯一的景之哥哥,可如今……

    大概他在染染的心目中,已经什么都不是了吧。

    可能还有一席之地,可染染对自己是绝对没有了以往那种依赖的。

    但就算如此,他又能怎么样呢?

    顾景之在心底发出一声叹息——是的,自己又能怎么样?染染不爱他,而感情的事情,从来不是勉强得了的。

    或许,有些事情早已经是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染染不可能属于他。

    顾景之垂下眼帘,握住叶落的小手,远远地朝着叶箫染那边露出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温雅笑容,点了点头示意过之后,他拉着叶落转身,往自己的帐篷里走去了。

    这里不是他该呆的地方,也许这一次回去之后,他就要再消失一段时间了。

第2卷 第666节:沙漠情事一二三25

    嗯……也许,永远地消失在染染的世界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目送顾景之带着叶落进了帐篷,叶箫染转过脸,立即敏感地察觉到任展扬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却心情很舒畅似的。

    她立即又是满头雾水——老大这又是怎么啦?

    这个沙漠是不是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怎么进了这里之后,老大的情绪总是变化的莫名其妙,让她完全摸不着头脑……

    叶箫染苦恼地想着,忽然眼角余光瞟到一旁脸上的笑容几乎一模一样不怀好意的贾似真和阿七,她顿时一怔,去盯着她们研究起来,顺便,眼神朝着阿七示意:喂,你笑得这么蔫坏蔫坏的干嘛?难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也知道任展扬在想什么?不可能吧……

    明白叶箫染的眼神的意思的阿七乐不可支,差点儿就要笑出声来。她憋了好半晌,才努力把一肚子的笑意憋回去,努力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叶箫染,用义正词严的目光回过去: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个打酱油的路人甲而已啦……您快无视我吧无视我吧……

    因为太过高兴,阿七一下子兴高采烈起来,瞬间就把自己之前还在耿耿于怀的事情给完全抛诸脑后了,她对着叶箫染灿烂一笑,飞快地转身回到雷霆安排的帐篷里去了。

    贾似真站在原地,嘻嘻笑着瞅了瞅叶箫染,又瞟了一眼站在她身后,一眼看去就像把叶箫染抱在怀里的任展扬,再回头看看已经钻进帐篷消失不见的阿七。她耸了耸肩,也回身,进帐篷里去了。

    这一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雷霆根本没有个反应的时间,就已经发生,然后飞速结束了。

    等到雷霆回过神来,连忙去注意叶箫染和任展扬那边的动静的时候,就连叶箫染都已经被任展扬推着回自己的帐篷里去了。

    他呆在原地好一会儿之后,搔搔头,觉得反正已经什么事都没了,自己也不用苦恼了,刚好。

    回去睡觉!

    至于老大和箫染急着回自己帐篷干什么去了,那可不是他雷霆该关心的事儿!

第2卷 第667节:沙漠情事一二三26

    》

    叶箫染和任展扬回帐篷里干嘛去了?

    咳咳……说起来,叶箫染她们这一次出来,算是准备充足,什么都带的不少。

    比如这帐篷,虽然跟别墅里的卧室相比逼仄狭隘了些,但比起别人,那绝对是好多了。

    阿七无论什么都懂一些,这地方选得非常适合扎帐篷。所以也不用担心别的什么。

    睡在沙子上,本来就是软软的,雷霆他们还把这底下铺了好几层,叶箫染躺下,头枕双手,望着帐篷顶,发出一声很舒服的叹息:“老大,你说今天晚上那群小日本敢不敢来袭营?”

    在这样的条件下,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想着要洗澡什么的了。

    虽然现在是初秋时候,但气温并没有降下来,现在还是有些热的。叶箫染他们来的时候,穿的都是夏天的衣服。

    可是沙漠里昼夜温差很大,在这里白天穿夏天的衣服,夜晚就得盖棉被还嫌冷了。

    这也是两个人一个帐篷的原因之一——好歹也能相互取暖不是?

    说到这个叶箫染就不得不佩服阿七,丫的实在太牛叉了!

    什么都没有,在沙漠里待了十几天,想想就叫人不得不说一句佩服啊!

    这是人过得日子吗?!

    叶箫染想到阿七可能十几天没洗过澡,顿时觉得一股馊味儿窜进鼻子里,让她忍不住皱了皱鼻,抬手揉了揉鼻子。

    因为晚上气温会非常非常低,所以叶箫染穿了冬天的睡衣躺着,任展扬却似乎不在意这个,直接脱了外衣躺进被窝里。

    叶箫染已经养成习惯,等任展扬躺下,立即侧过身,蹭进他的怀里,搂住他的腰身,找个舒服的位置躺好。

    任展扬这才回答叶箫染的问题:“来了最好。”

    明明任展扬这几个字说得语气很平淡,却硬是让叶箫染感觉出一股森然之气来。

    可以想象,今晚如果那群打不过就跑,完了晚上还敢来搞偷袭的小日本真来的话,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叶箫染退开一点点,抬头看任展扬:“老大……你说……你有没有很期待过几天的事情呢?”

第2卷 第668节:沙漠情事一二三27

    》

    她说得当然就是那个机关石城的事情了。

    这件事直到现在想起来,叶箫染都还是觉得很有些难以置信,所以她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问任展扬的意思。

    任展扬这一次低下了头,墨色的眼眸对上叶箫染的眼神:“箫染。”

    “嗯?”感觉到任展扬似乎有话要说,叶箫染有点儿兴奋地应答了一声,双眸发光地盯着他等他说话。

    任展扬却慢慢抬起手来,把手掌放在了叶箫染的头顶,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他慢慢地说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什么?”叶箫染愣愣地说,她是真的完全没有想到任展扬会突然说这个。

    不是在说机关石城吗?!

    现在这个就是她最感兴趣的东西啊,不说这个说什么?

    想着,叶箫染就不自觉地问了出来:“……不说这个那要说什么?”

    任展扬毫不犹豫地说:“说你今天的态度问题。”

    叶箫染又是一脸茫然状:“什么?”

    今天是怎么了?

    以往不都是她说得开心,任展扬完全在状况外吗?!今天怎么情况完全颠倒了?

    什么情况?!

    叶箫染真有点儿闹不清楚,然后就更加觉得茫然又茫然,完全弄不懂任展扬到底要说什么,要做什么。

    任展扬低头,缓缓凑近了叶箫染的脸颊,一寸一寸,一寸,一寸,再一寸……

    最后,他跟叶箫染的距离不过几毫米,几乎任展扬眨眨眼睛,眼睫毛都会碰到叶箫染的眼睫毛。

    他的呼吸温热,喷灼在叶箫染的脸上,染红了叶箫染的脸。

    只见她的脸色已非常可怕的速度变得通红,不仅耳根,连脖子都红了,叶箫染结结巴巴地说:“老大……你这是想干嘛?”

    任展扬声音低沉:“你说呢?”

    叶箫染连忙伸手推他:“别别别!千万别!我们这是在外面啊老大,旁边就是别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