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非暴力不合作-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乔司的养父能在久别重逢的时候就下手插儿子一刀,把叛逆逃出家门的孩子带回家後,还不知道要怎麽处罚。
  
  可他帮不了乔司,双方武力值根本就差了不止一个梯度,他只能眼睁睁的看著乔司最後回到那个男人的车上,被带走……
  
  陆俨觉得自己的声音发涩,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一句几乎割裂心肺的完整的话说出来……
  
  “是……因为我做的事情才……才让你被那个人抓到……的吗?”
作家的话:
我赌乃们也没想到这事儿能牵扯到乔司吧吧吧吧吧──?
喵呜呜~爬下去翻滚ING~




☆、(6 )第三十五章 逆流(5)

  “是……因为我做的事情才……才让你被那个人抓到……的吗?”
  
  怪不得叶少东把乔司带回这里来住。这里戒备森严,如果不是他联合林清远从外围直接冲垮了叶少东的防线,乔司的这个养父根本就不可能趁虚而入抓走乔司!
  
  原来……他只顾著把叶少东整垮让自己重获自由,却没想到,竟然连累乔司到这个地步……
  
  “不是。”在陆俨後悔得根本无法再面对乔司,恨自己恨得简直要回头去找棵树一头撞死的时候,乔司清冽而笃定的声音把他从深深的指责和无颜面对中唤回来,“林清远他们一早就跟我养父联系上了。你以为整垮叶三这件事,如果没有他在林清远背後出手帮忙,林家就算有你给的资料,也绝对没可能这麽迅速地全面压制得叶家动弹不得。”
  
  “而且就算不出这事儿,只要我一直待在这里,被他抓到是迟早的事。”他顿了顿,眼底是那样不甘的愤懑,“──他要的人,谁也跑不了。”
  
  “乔司。”
  
  “舅妈,”乔司打断陆俨,“我时间不够,别的不能多说。我只问你一句,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看清自己的心了麽?”
  
  陆俨怔住了……
  
  那边靠在车门上的男人一根烟抽完了,矮身回到了车里,车门开了又关的声音在安静的周围显得格外清晰,乔司心里清楚,这表示那男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他没时间等陆俨回答了,只能安静的直视著陆俨发红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飞快说道:“舅妈,叶三他爱你,你永远想象不到他有多爱你。所以说,如果你後悔,那麽时间对於他来说,永远都不算晚。”
  
  乔司说完这句话,对他微微笑了一下,那笑容里带著若隐若现的留恋,看得陆俨在乔司转身走回那辆迈巴赫的瞬间,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他上车,方才守在旁边的那两个人训练有素地分别打开驾驶室和副驾的车门坐进去,很快,款式低调的黑色车子在逐渐沈下去的天色中,消失在了陆俨的视野里……
  
  这一去,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甚至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那天傍晚的那个画面,在陆俨的印象中,就仿若诀别……
  
  陆俨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走到林清远派来的那部车子里的,坐下来的时候,他感觉全身的精神和力气全都被抽干了似的,整个人一下子就散了下来……
  
  一直以来支撑他的仇恨没有了,可是他为连累乔司而惭愧内疚,他为了因为一己私欲而让一生为国为民的叶司令偌大家业大厦将倾而心虚,甚至为此刻不知处境如何的叶少东而不安……
  
  这一切滚雪球一样不断压著他,让他在手指插进头发中痛苦抱住头的那一刻第一次觉得……这件事,他做错了。
  
  而就在这时,手机的短信铃声响起来。
  
  陆俨筋疲力尽地从兜里掏手机的时候手依旧是颤抖的,他打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上面也没有署名,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现在你自由了,照顾好自己。”
  
  不用脑子想陆俨也知道发信息来的这个人是谁。
  
  在那一刻,他忽然拿不住手机……
  
  手机脱手应声掉到地上。
  
  他再也承受不住心理上的压抑,顾不得还有外人在场,在後座慢慢蜷缩起自己,忽然抱头失声痛哭……
作家的话:
明明陆俨也很痛苦嘤嘤嘤嘤……还坑了无辜的乔司小同学…QAQ後妈表示好心疼嘤嘤嘤嘤……
PS进入完结倒计时,下章开始揭伏笔~有票票和回帖的话,持续日更ING~这个月完结。




☆、(6 )第三十六章 真相(上)

  叶家的事情因为上面两股水火不容的中央势力争得厉害,叶三被关押在看守所里出不来,但案子却迟迟无法开庭。陆俨作为林清远手上控告叶少东的关键证人和最後一张王牌,被留在林清远的地方住了将近两个月,最後因为开庭时间被一对再推,林清远无法,只能信守承诺,先放他离开,并且让陆俨承诺,叶少东的案子开庭的话,他必须随传随到。
  
  这是一开始两个人做交易时就已经说好的事情,陆俨没理由等到现在了才来反对,答应下来,第二天就走了。
  
  那时候的北方已经是深秋了,街上枯黄落叶到处都是,到处一片萧条……
  
  陆俨那时候回了老家。
  
  他父亲在没发生这件事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完全痊愈从叶三当初给安排的疗养院搬出来了,现在和他妈妈还是在自家的老房子里住著,陆俨回家,连自己都不知道出於什麽心态,竟然没有另外买房搬家。
  
  他不怕叶三的人回来找他麻烦,因为他隐隐的已经有这种笃定,叶少东根本就不会这麽做。
  
  为什麽笃定,他也不知道。
  
  他招呼也不打一声的突然回家令家里二老都吃了一惊,解释过後,陆声远看著自己儿子一连几天身心俱疲却强打精神的样子,虽然什麽也没问,但是看著自家儿子的眼神却越发的深沈……
  
  陆妈妈曾经几次看著陆俨欲言又止,但是最後还是把到了嘴边的问话咽了回去。
  
  家里的气氛有些诡异,陆俨心知肚明,只是他下意识的逃避,怕父母问出那些令他无法启齿的问题。
  
  後来,被压抑著的事情真正爆发,是在过年的时候,初四,那天正好没事儿,他父母也不用走亲戚,晚上一家人正坐在客厅看电视,门铃突然响了。
  
  陆俨从墙上对讲机的电子屏看过去,当时心里就咯!一下──是他那个青梅竹马的前女友,夏暖。
  
  陆俨自己都屡不清楚自己那个时候是怀著什麽样的一种心情给她开门的,只知道开门看见穿著厚厚的白色羊绒大衣拎著礼品站在门外的女人时,看著她见到自己时那仿佛意料之中、对自己温婉微笑的表情时,就觉得,之前的种种,仿佛真的已经被留在昨天,变成过去式了……
  
  ──除了陆俨父母两边关系亲近的亲戚在这几天才知道陆俨回来了外,其他人,没有人知道常年在外面工作的他回了老家。
  
  夏暖如今跟他已经不再一个圈子里,不是其他的知情人告诉,根本不可能得知。
  
  坐下的时候,陆俨看著坐在旁边对他依然表现出眷恋的女子,连声音都是僵的,“你怎麽知道我回来的?”
  
  夏暖愣了一下,她绞著手指,“我不知道呀。只是想著过年了来看看伯父伯母,没想到你竟然在家。我还想问你,怎麽你回来了也不告诉我?”
  
  她嗔怪的声音娇娇柔柔,声音仿佛拧得出水来。但是陆俨知道她在紧张,他们从小玩儿在一起,没人比陆俨更了解,她一紧张就下意识的绞手指……
  
  就仿佛一个可怕的猜测在飞快成型的过程中被慢慢确认了一样,陆俨被自己的推测骇得指尖发颤,“开门你看见我的时候根本就不是意料之外的表情。小夏,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些细节,你骗不了我。”
作家的话:
俺赌一根黄瓜乃们之前一定没想到後面还有小夏同学的戏份0。0~
下面依旧有惊喜,喵~




☆、(7 )第三十六章 真相(中)

  他顿了顿,转头看著旁边的女人,连自己都没察觉,那一刻的目光,竟然是咄咄逼人的,“──到底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夏暖被他骤然拔高的声音吓得微微一颤。
  
  这时候坐在他们对面的陆声远皱起眉,呵斥了陆俨一句,“陆俨!你怎麽跟小夏说话呢!”
  
  正在洗水果的陆妈妈也从厨房探出头来,“就是的,你都多久没见你女朋友了,怎麽人家来一回你这麽个态度。”
  
  陆俨他妈故意把“女朋友”三个字咬得特别重。
  
  陆俨在那一刻莫名的无法忍受,他别开头,声音硬邦邦的,“妈,我们早就分手了。”
  
  屋子里一下就静了,陆俨的父母微微变了脸色,老太太放下手中洗了一半的苹果走进客厅,厨房的水忘记关了,哗哗的不停淌著,成了单调又机械的背景……
  
  夏暖红了眼圈儿,声音听起来很勉强,“陆俨,你现在什麽包袱都没有了,你还是不肯跟我在一起麽?”
  
  陆俨慢慢的回过头,“……你怎麽知道我什麽包袱都没有了?你都知道些什麽?在整件事情里你又扮演著什麽角色?!”
  
  “我……”
  
  事情发展已经快要不受控制了,当老人的没法坐视不理,“你们两个孩子到底是怎麽回事?”
  
  陆俨看看说话的父亲,接著从沙发上站起来,垂眼看著沙发上的夏暖,“我们出去说。”
  
  陆俨那个时候的情绪已经非常不好,他根本无法接受一个青梅竹马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子竟然在背後跟著外人狠狠捅了自己一刀的事实,他急不可耐地想要弄清楚真相,所以当夏暖坐在沙发上没有动的时候,他急躁地伸手去抓女人的胳膊,想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跟他出去。
  
  可是夏暖一下子甩开了他的手!
  
  她红著眼睛,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情绪激动得连嗓音都变得异常尖锐!“那个男人已经进监狱了!现在已经没有什麽横在我们中间了,陆俨,你为什麽还是这麽对我?”
  
  陆俨怔怔地看著她,随著她的话出口,他就觉得自己被一盆冷水当头淋下来了似的,整个人冷的厉害。
  
  “你……你说谁进监狱了?你怎麽知道的那麽清楚!”
  
  “除了那个叶少东还有谁?!”夏暖瞪著杏目,紧紧地看著陆俨的眼神非常急切而不安,“他曾经那麽对你,现在他被查被告你不是应该高兴麽,怎麽你非但不高兴,却反过来紧张起他的死活了!?”
  
  “我该高兴还是紧张那是我的事。”陆俨慢慢的从那种极度的震惊中镇定下来,他定定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忽然之间觉得她陌生,就仿佛自己从没认识过一样,甚至有一种极度的不信任感。他深吸口气,幽深的瞳仁里面透著复杂的情绪,再度开口,一字一句地问她:“倒是你,夏暖,我一直想问你,当初我从在北部找工作到上班前後没有一个星期,那时候甚至连我父母都不知道我工作的地方的具体位置,你是怎麽找到我公司去的?”
  
  夏暖脸色微变,咬著唇撇过头去,紧拧著细细的柳眉,说不出话。
  
  陆俨猛的深吸口气……
  
  其实他那时候刚在公司楼下见到夏暖的时候就有疑惑的,只不过当时问她,她把话岔过去了,之後立即出了被叶少东撞见继而带到桌球室的那件事,让他再也没有心情理会这些细枝末节。
  
  现在忽然想起来,就觉得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有什麽不对,似乎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自己已经掉进了一个可怕的陷阱,而自己却不自知。
  
  面前的女人没有回答。
  
  “是谁?”陆俨颤声又问她一遍,脑子里却越发清明地转的飞快,他顿了半晌,忽然猛的抬眼!──
  
  “是林清远,对不对?!是他告诉你我的地址……你是在他的授意下故意那个时候到我公司楼下等我的是不是?为的就是要让叶少东亲眼撞见?”
  
  夏暖没有否认。
作家的话:
完结倒计时──五!
木有想到前女友还有这个用处吧?咩哈哈~~




☆、(6 )第三十六章 真相(下)

  陆俨脱力一般,一屁股跌坐回沙发……他抬头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此刻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老妈,忽然嘲讽的笑笑,“我和他……关系稍缓的那个时候,我妈突然打给我,问我是不是外面有人了的那个电话,也是你撺掇的吧?”
  
  夏暖终於不安地叫了声,“陆俨……”
  
  “我的事情,是不是你老早之前就已经告诉给我爸妈知道了?”
  
  都不用回答,陆俨只看著自家父母的表情就已经有了答案。
  
  怪不得那个时候自己父母忽然就要从疗养院里搬走,连一天都不肯多待……
  
  陆俨闭上眼睛,慢慢地把所有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渐渐的,之前的一切谜团都开始浮出水面……
  
  ──林清远。
  
  他一定是早就存了要扳倒叶少东的心思,只是叶少东一直滴水不漏他无从下手。说不定当初叶少东风风火火地满世界找自己三年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所以叶少东找到他,带走他後,他应该立刻就找到了夏暖,跟她说了事情的始末,然後要求她跟自己合作。
  
  在合作之初,他们一定早就商量好了这个方法──或者不是商量,林清远应该是主导,夏暖只是按照他的吩咐做事,最後目的达成,他们各取所需。
  
  他们在过程中的需求都是一样的,他们都需要自己彻底恨上叶少东,只不过,林清远要求的结果是他恨上叶少东之後自愿答应帮他们做内应并且成为他们扳倒叶少东的有力证人,而夏暖的要的结果是叶少东倒了,他回到她身边。
  
  一拍即合,只有他被蒙在鼓里,一味地被人牵引著往前走,一味地甘愿蒙蔽著自己的眼睛,恨著叶少东。最後把叶少东逼到这个地步,还连累了乔司被养父带走……
  
  现在想来,当初那起自己被刺杀的事情,十有八九也是出自林清远之手,故意用了军用的装备,好来嫁祸给叶司令。
  
  几个月前林清远派手下抓住他关了几天忽然又放他走,恐怕也是那男人故意做的局。
  
  好个请君入甕……
  
  “可笑我当初为了让你平安离开北部,去答应叶少东那麽苛刻的条件,把自己陷在那麽不堪的境地。现在想想,就算没有我,背靠林清远这麽一颗大树的你也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北部吧?”陆俨自嘲地哼笑著摇摇头,他慢慢的抬眼,眼底一片赤红,“……夏暖,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样的心计……我到底欠了你什麽,你要这样对我?”
  
  “我怎麽对你了?”旁边的女人满眼不理解地看著他,“我做这一切也不过是为了让你能够彻底摆脱那个变态的同性恋!我不做这些,不让他把你逼到绝路上,你会因为恨他而跟林清远合作麽?现在能推到叶三也愿意推到叶三的只有那位林家公子,我们除了跟他合作还能找谁?还有谁能让你从那个变态的束缚中摆脱出来!?”
  
  “变态的同性恋?呵,”陆俨冷笑地看著她,“那跟变态睡了大半年的我算什麽,嗯?”
  
  夏暖被他的目光逼得猛的倒退一步,脸色苍白而声音尖锐,“你什麽意思?”
  
  “没什麽意思。”陆俨收回目光,疲惫地深吸口气再缓缓吐出来,他抬手,用麽指的关节抵著眉心,“不管怎样,你说你是为了我,我谢谢你。只是,夏暖,如果说我对之前被叶少东逼著跟你分手还心有不甘,那麽当我知道一切的这一刻起,我们之间,就真的结束了。”
  
  他说著,猛的站起来走过去打开大门,看著夏暖,目光决绝,“你走吧,从此以後,我不想再见到你。”
作家的话:
完结倒计时──四!
真相大白啦!喵嗷……
心情不太好,吐个槽,最近被黑了,有人说我把读者不当人……其实我写文这些年了,是什麽为人我觉得追文的大家心里多少也差不多有个数,我行的正坐的直,没做过什麽对不起任何人的事,我不明白,我怎麽就不把读者当人了?
本来不想说这些的,但是忍不住,糟心透了,想在这里问问大家,我对大家怎麽样,我有做过什麽对不起读者的事情麽?




☆、(8)第三十七章 今生谁欠了谁的债,来世谁来还

  大年初四那天晚上,陆俨他们家闹翻了天。最後夏暖哭著愤恨离去,陆声远坐在沙发上一个劲儿地抽烟,陆俨他妈脸色苍白,气得心口疼。
  
  陆俨在门口站了半天,在江南湿冷的冬天里,他穿著单薄的衬衫在楼道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