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非暴力不合作-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诺千金的叶三少在放手让陆俨走的第二天就反悔了,从他那间不为人知的公寓出来,困兽似的召集了人马挨个车站机场去找陆俨的消息,但是一连两天,却没有任何一个陆俨已经离开这座城市的信息反馈回来。
  
  隐隐的,就知道陆俨出事了。
  
  第三天中午,他动了所有能动的关系去给他找人。在这个过程中,他带著乔司搬回了他那套戒备森严的大宅,另外从本家抽调了保卫过来,并且三令五申的告诉乔司,不管外面情况如何,都不许他走出宅子半步。
  
  只要有吃有喝就满足的乔司倒是对这种安排不置可否,只是在叶少东出门的时候从背後叫住他,“那个人真要对我动手的话,你派多少人在这里也是没用。何必留我在这里,让自己腹背受敌?”
  
  叶少东闻言转身走回来大手毫不客气地揉乱了乔司的头发,大咧咧地一笑,宽阔的眉宇间有笃定和豁达的神采,“放心,老子保得住你。安心待著,等我把舅妈给你找回来,嗯?”
  
  乔司微微仰著头看他,好看的长眉微微蹙起,眼神阴郁地没有说话……
  
  就仿佛潜藏的种种危机即将暴露出来似的,满城都隐隐有风雨欲来的架势,各种势力蠢蠢欲动。
  
  隐在暗处的林清远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叶少东在满城寻找陆俨的消息,可是他不急,属下来报的时候,他一声不响地抽了半支雪茄,停下动作,看著外面阴沈的天气,五官秀气的脸上渐渐漾开一抹带著阴谋算计味道的浅笑,然後微微眯著眼睛,慢条斯理地说道:“陆俨还想坚持原则不肯就范,无非就是他恨叶少东恨的还不够罢了。──既然这样,那不如……我再帮他一把。”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样阴冷的表情,让人害怕。
  
  然後他招招手,对在他身旁俯身下去的手下附耳简单说了几句话,接著微微颔首,“把一切安排好就把人放了吧。避开叶三的耳目,打哪儿带回来的再送回哪里去。你们小心著点儿,可别让人发现是我们绑了他。不然……”林清远菲薄地轻笑出声,那语气分明是很愉快的,“我可就要被三少生吞活剥了呢~”
  
  那手下在旁边听得心里发冷,听他说完,就赶紧的领命去了。
  
  那人是林清远的心腹,等按照林清远的吩咐把一切安排好去软禁陆俨的酒店接人的时候,一进屋就著实惊了一下。
  
  陆俨的状况不太好,神情萎靡地半靠在床上,似乎还在发烧,不过四天的功夫,人却活脱脱地瘦了一圈。
  
  但是这男人见他进来,却还是一副不卑不亢的安然样子。
  
  这让林清远的手下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佩服。
  
  他把几天前陆俨随身的箱子提进来放在了床脚,“陆先生,您可以走了。”
作家的话:
说好的这几天日更,昨天有事没更上,这章补昨天的=。=下章是今天的~
话说,又莫名的萌了林清远可肿麽破……
QAQ喵了个咪我好想写新文啊啊啊啊!………………
所以说,好多坑,我还是先写大纲过瘾吧……这惨淡的人参……T T




☆、(5 )第二十九章 圈套(下)

  陆俨没动,挑著眉看他,脸上没有血色,嘴唇干的裂了口子,可是气势却很压人。
  
  “您别误会,这次真的没有恶意。”那男人解释,“我们少爷说了,强逼著您跟我们合作说不定会被倒打一耙。您既然主意已定,我们也强求不来。少爷说让我从哪把您带回来的就送回哪里去,我在外面等著,您换好衣服我就送您离开这里。”
  
  ………………
  …………
  
  林清远叫来办这事儿的车都是新换过牌照的,从酒店後面的停车场出来很快就汇入穿梭车流,毫不起眼。
  
  一路上一言不发的陆俨都在戒备著,直到从车里看到出现在视野里的火车站标志,才真的忍不住的动了心,抿著唇,紧绷的声音充满怀疑和防备地问:“你们真的放我走?”
  
  那手下在路边停了车,此时叶三派在这边的人大多数已经被他们的假消息引到城市的另一边去了,因此他也不担心会出岔子,大大方方的从後备箱把陆俨的行李拎出来,然後替陆俨打开车门,“我家少爷说一不二,陆先生尽可放心。”
  
  这段时间经历了这麽多的陆俨当然是不可能放心的。只是孤身一人的他跟林清远的势力实在不成正比,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林家的车离开後,他没有走,反倒是在附近药店去买了消炎退烧药,然後在附近的旅馆住了下来。
  
  他实在是厌倦了听人摆布受制於人,与其急著买票上车离开这里,倒不如留下来等一等,以静制动,静观其变。
  
  确定林清远真的不会耍花样的时候,再走不迟。
  
  他在车站旁的旅店里住了两天。
  
  也不知道林清远用了什麽样的办法,两天之内,此刻眼线已经遍布全市的叶少东竟然没有得到丝毫消息。
  
  而到了第三天,也是就叶三说放陆俨走的一个星期後,完全不知暗地里已经风起云涌的陆俨因为林清远一直没再有动静,警惕之中放下心来,在旅店房间里用笔记本连网买了张晚上发车南下的火车票,然後在快检票的时候退了房,尽量不引人注意地去了候车室。
  
  其实对陆俨来说,这一切都格外的顺利。最起码,在检完票去往乘车的路上,一切都是顺利的。
  
  但是他怎麽也没想到,就在他一只脚已经踏进车门,心里隐隐已经松了口气开始庆幸困扰他这些年的爱恨纠缠、一切的一切终於要结束了的时候,身後旅客忽然一阵骚动,他就仿佛有所感应似的猛的回头!──
  
  然後就看到七八个黑衣男人闯过了检票口气势汹汹地朝这边逼了过来,为首那男人,赫然是一个星期前亲口说放他走的叶少东。
  
  陆俨心里一凉,拎著箱子的手不自觉的一松,掉下去的行李箱砸到了旁边的旅客,可是他连不满的抱怨声都听不到了,耳朵里嗡嗡作响,眼见著那个男人一步步地朝著自己极快地跑过来,可是他却像是被无形的网束缚住,僵在那里,连动……也动不得。

作家的话:
早就说叶三这种无赖,不可能这麽说放手就放手的咩=。=~~~
不过偏偏碰到了小林子这麽个烧油的灯……
嗯,情节到这里差不多要进入高潮了~~
所以宝贝儿们,不来给个票票欢呼下咩?!嗷呜──




☆、(6 )第二十九章 插翅难逃(上)

  根本没有意外,随便穿著衬衫长裤的男人几步跑到近前长臂一伸就猛地把僵立在车门前的陆俨拉近怀里,当著那麽多上车旅客的面,毫不避讳,就这麽紧紧的抱著,力气大的陆俨几乎无法呼吸。
  
  叶少东大概是来的路上跑的急了,此刻声音带著微喘,有仿若劫後失而复得的庆幸,“他妈的,你跑到哪去了?!老子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出事了!”
  
  男人的怀抱有著熟悉的蛮横武断,但是那样紧的力道,就好像害怕抱著的人忽然消失一样的用尽力量。
  
  陆俨任叶少东抱著,在他怀里慢慢缓过神来却没有挣扎,只是睁开眼睛看著穿过保镖的阻拦而远远看过来的骚动人群,缓缓的深吸口气,“你现在看到了,我很好,可以让我上去了麽?车快开了。”
  
  “我……”叶少东难得有这样羞於启齿的时候,可是他只是顿了顿,还是接著说了出来,“我那天说了糊涂话,我不能放你走。”
  
  根本没有留一点儿念想给陆俨。
  
  陆俨听完就觉得一阵几乎无法形容的恼火轰然一声直接冲到了脑顶,陆俨几乎无法站稳的晃了下,紧绷的声音甚至有些发抖!“说出去的话就是覆水难收。你这样出尔反尔还是不是男人?说出去三少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其实陆俨还是有理智在的。当著这麽多人的面,尽管他恨的咬牙切齿,可还是克制著不去指名道姓地叫叶少东的名字。
  
  “我管不了那麽多了。”叶少东很平静的回答他,“什麽一诺千金的名声和说一不二的气度,跟你比起来全都一文不值。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那天开口让你离开我,我以为我能说服自己成全你的自由,但是在你走的第二天我就发现,我根本不能容忍自己的生活里没有你。”
  
  他顿了顿,松开怀抱双手反扣住陆俨的肩膀,微微拉开距离。陆俨看到他的眼神里坚持中透著一点儿微妙的柔软,“魏叔跟我说强扭的瓜不甜,我也知道你一直以来都怪我当初对你做的那些事,但是,把今天当成一个起点,陆俨,我们重新开始行不行?”
  
  叶少东很少会用这种语气跟人说话,可是,如果一切能够重新开始,就不用走到今天这个局面了。
  
  陆俨回避了叶少东的目光,淡淡地摇了摇头,“其实,你不用问我也知道我的答案。”
  
  “所以,”叶少东点点头,忽然放开他,弯腰提起了陆俨那倒在一旁的行李箱,“我只能再强迫你一次了。”
  
  “你什麽意思?”
  
  叶少东的另一只手想去抓陆俨的手,可是被一侧身躲过了,他倒也不恼怒,很温和的看著他,但是语气神态都非常坚决,“跟我回去吧。”
  
  陆俨猛的一摇头!“不。”
  
  叶少东突然上前一步逼近他,长臂一伸出手极快地抓住陆俨的手强硬地扣在掌心,陆俨这几天瘦了不少,叶少东攥著他都觉得有些硌手,男人微微皱眉,似乎有点心疼的责备不满,“这才出去几天就瘦这麽多,你这样,我怎麽能放你一个人?”
  
  陆俨咬牙切齿,“不要为你的欲望找借口!”
  
  “好吧,”叶少东硬是扣著陆俨反手握住自己的手指,“那你摸摸我是不是也瘦了?就凭这个,我也不能放你走啊。”
作家的话:
没写完,断在这里其实不太合适,但是今天好累,明天再继续吧……
麽麽大家~~




☆、(5 )第二十九章 插翅难逃(中)

  “那你摸摸我是不是也瘦了?就凭这个,我也不能放你走啊。”
  
  他忽然痞痞地耍起无赖来,反倒让陆俨微微怔了一下,有短暂的不知所措。
  
  这时候,陆俨有些茫然的目光忽然看到周围人们越过保镖阻挡遮遮掩掩看过来的猎奇似的目光,充斥著种种情感,但不管是惊奇或者厌恶,都令他无地自处。
  
  他在那个瞬间触电般地想甩开叶少东抓著他的手,可是偏偏一连几天低烧不退的身子提不起一点儿力气来反抗,他看著别人对他们指指点点,仿佛他和叶少东的事情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曝光,一直以来深深埋藏在心底的丑陋伤疤被硬生生揭开放在人前了似的,紧张和羞怒一并砸在早已绷紧到极限的神经上,令他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完全失控!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著肉的声音几乎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愣!叶少东带来的保镖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赫得更是变了脸色,一个个站在那里严阵以待,可是眼见著对自家主子动手的那人就站在眼前,却又没一个敢上前放肆……
  
  其实连陆俨自己都没想到他扬手竟然真的就打了下去。他不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明目张胆地给叶家三少一耳光会是什麽下场,可总之,以叶少东那种嚣张得跟活土匪似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事实也是如此。
  
  叶少东脸上巴掌的痕迹逐渐鲜红起来,转过头来的时候,他看著陆俨的眼神里闪过一抹非常强烈的恼羞成怒,他扣著陆俨的手指用力到几乎就要把陆俨的骨头捏碎,陆俨疼的鬓角逐渐渗出细密冷汗,但硬是咬著牙,一声都没吭。
  
  可是,就在陆俨以为他在下一个瞬间就会对自己动手的时候,那脸上肿著巴掌印的男人忽然猛的闭上眼深深吸长一了口气然後又慢慢重重地吐出来,然後他收敛了蹙起的眉峰,复又睁开眼,再看著陆俨的时候,那种仿佛酝酿著山雨欲来气势的阴沈目光却渐渐掩去了……
  
  他放松了手上钳制著陆俨的力道,可还是控制著他无法挣脱自己的手掌,“解气了麽?气消了就跟我回去吧,乔司还在等你呢。”
  
  他这句话说出来,反而让陆俨无端地觉得颓然。
  
  就好像他充满愤怒意图宣泄的一拳打在了一团棉花上,不痛不痒,让人丧气。
  
  “当著这麽多人的面儿被扇了一耳光也还能忍气吞声……”陆俨低低地垂下眼睫,有点儿困难地继续说道:“你明明……明明就不是这种人。”
  
  叶少东闻言装作不经意似的朝自己的手下看了一眼,看见自己带来的几个人各个都眼观鼻鼻观心,於是咧嘴想笑,随之一牵动嘴角就微微一疼,让他顿时又龇牙咧嘴地笑不出来了……
  
  “我这不是为了让媳妇儿跟我回家麽,”他挑挑眉,哪怕说著软话,那样子看起来还是很骄傲的,“──什麽气都忍得下。”




☆、(6 )第二十九章 插翅难逃(下)

  现在还跟他纠结谁是他“媳妇儿”已经没有意义了,陆俨於是只是摇摇头,“你曾经毁了我,却也救了我父亲。你说放我走的时候,我已经决定把这几年的是非恩怨一笔勾销。你既然已经做过决定,那麽让我们都放下这些年的纠缠行不行?难道你非得让我彻底恨上你才心满意足?”
  
  “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跟你重新开始?”
  
  陆俨还是慢慢地摇摇头,“我做不到。”
  
  “那麽,我也做不到。”叶少东看著他,深吸口气,脸上的神情复杂难懂,“我不能容忍你生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也不能容忍我的生活里没有你。”他说著,耸耸肩,自嘲地继续说道:“反正我叶少东在你眼里自私霸道惯了,那麽现在两条路给你选,你是愿意答应跟我重新开始然後跟我回去,还是想要维持现状然後让我用强的把你带回去?”
  
  陆俨压低在嗓子眼里的声音却给人一种仿佛嘶吼般声嘶力竭的错觉,“你一定要逼著我恨你?!”
  
  “当然不是。我知道事到如今我还是这样逼你挺操蛋的,也知道我这次强掳你回去是给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叶少东放下手里拎著的陆俨的行李箱,转而单手轻轻地拥抱住陆俨,两个人身上外衣传递的温度都是冰冷的,可是这个拥抱在外人看起来,却像情人一般温存。
  
  只是在话落的同时,他忽然毫无预警地抬手,从陆俨背後,一记凌厉的手刀劈在陆俨脖颈,在陆俨倒下去时那惊愕而愤怒的目光中,叶少东稳稳地接住他打横抱起来,然後看著那张昏迷中依然不甘的漂亮面容,微微一笑,突然转了的话锋,却带著点儿低低的叹息……
  
  “……虽然这麽说话有点儿腻歪,但是我还是想赌一把。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什麽样的恨,是不能够用爱来代替填满的。──陆俨,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
  …………
  
  陆俨再醒来的时候,光凭著感觉就知道自己已经是在叶少东的地盘上了。
  
  只是不是闹市区高层住宅里那间他已经熟悉了的卧室。
  
  房间的装饰低调而厚重,窗户被厚重的窗帘挡住,也不知道现在已经什麽时间。
  
  他的手上吊著水,不知道打得是什麽注射液,却在陆俨抬手摸额头时微凉才触感让他直到,自己连续几天的低烧已经退了。
  
  他慢慢的坐起身,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然後赤著脚走下床,拉开了挡住视线的厚重窗帘。
  
  外面是戒备森严的奢华庭院,但是在他的目光刚一看清窗外景色的瞬间,脑海里那几乎令人无法面对的记忆就海水倒灌似的猛然涌上来!
  
  ──几个月之前,叶少东就是在这里硬生生地把台球和球杆捅进了他是身体!
  
  陆俨几乎无法面对地猛的一把拉上窗帘,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喘著粗气,就仿佛整个人都刚刚从寒冷入骨的冰窟里挣扎著爬上来似的……
  
  他踉跄地坐回到床上,看著被他拔下的针头上药液逐渐凝聚成剔透的水珠挂在那里摇摇欲坠,慢慢的握紧拳头,天人交战中,仿佛终於做了什麽可怕决定似的猛然深吸口气!──
  
  叶少东,你这样咄咄逼人,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作家的话:
今天更了两章,“插翅难逃(中)”也是新的,大家别漏看了接不上=。=……
更两章是因为把明天的带出来,明天不更新……俺又生病了……本来早上还好好的,吃完晚饭忽然开始发烧……後天的话看情况,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