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非暴力不合作-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敲焕从傻木醯靡徽笠鹾会幔渡俣路鸱缬暧吹牡蜕蛏ひ簦胺砑ペ剑湫χ仕骸安蝗鲜段伊耍亢呛牵还叵怠N蚁搿
  
  他说著意味深长的挑眉笑笑,忽然就毫无征兆地动手了!
  
  陆俨根本没想到他会立即有动作,根本来不及防备,一个闪身的功夫右手腕已经被叶少东抓住了,陆俨本能地左手握拳朝著叶少东的脸猛挥过去,夹著风声的重拳却被对方抬手稳稳地拦了下来!
  
  叶少东手劲儿很大,陆俨双手被制无法脱身,想也不想咬著牙曲膝抬腿就往他两腿间那男人要害狠撞过去,不想却被男人一个灵巧的闪身避过去,而几乎是下一个瞬间,叶少东已经抬腿狠狠地撞在他小腹上,这一下叶少东几乎没留手,坚硬的膝盖顶在柔软的腹部,一瞬间陆俨觉得好像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他疼的不可控制地本能弯下腰身,可在这一刻男人已经干净利落毫不留手地把他的两条胳膊胳膊反拧到身後单手桎梏著,他被这个动作钳制,受叶少东力道控制不得已转过身去,关节韧带像是一起拉伤了似的让他疼的使不上力气,而在下一秒,男人已经从背後抵住他狠狠的把他压在了衣柜的柜门上!──
  
  “……你的身体的记忆能力会比大脑更好一点儿,你觉得呢?”
  
  灼热的气息带著冷淡的薄荷味道喷在脸上,叶少东的语气因为浓烈的暗示味道而暧昧危险。
  
  男人笔挺的西装紧贴著陆俨光裸的後背,这种凉凉的违和感仿佛混杂著隐晦的羞辱,陆俨的冷静灰飞烟灭,他狠狠的扭过头,恶狠狠的目光盯著近在咫尺满眼戏谑的男人,疼痛和空气里蔓延的危险让他愤然喝骂出声,“你他妈的到底想干什麽!?”
  
  “干什麽?”叶少东斜斜地挑挑眉,他的长相照比一般的北方人本就细致一些,只是眼睛的轮廓很深,眉眼细长,这样挑著眉毛斜睨一个人的时候,那表情说不出的风流邪肆,他就用这样的目光看著陆俨愤怒到几乎喷火的眼睛,身体相贴的地方清晰传递怀里男人的体温,暖呼呼的,仿佛把他那所剩不多的理智也点燃了……
  
  他一手禁锢著陆俨的两条手臂,笔直有力的长腿挤进陆俨的双腿之间,他的上身紧紧贴著这个反抗不能的男人的身体,一只手就这麽肆无忌惮地伸进那牢牢包裹住臀部的黑色泳裤里,沿著那条深深的裂谷探到下面去,食指在那充满褶皱的细嫩部位轻轻打了个圈儿,然後就这麽毫无预兆地猛的探了进去!
  
  “呃啊!──”
  
  那处隐秘的入口被猛然插入所带来的疼痛令陆俨仰头无法抑制地闷哼出声,那伴随著屈辱的疼痛转瞬之间从下身蔓延到全身各处,他咬紧牙关被激得说不出话来,他身体紧绷,被插入异物的身体,手指抽插转动恶劣抠挠说带来的疼痛不适却因此而更加的明显……
  
  “陆俨,当初那一夜之後,我找了你整整三年,你说我到底想干什麽?当然是……”叶少东看著这张羞愤欲绝又充满禁欲神采的俊朗面容,被温暖和柔软紧紧环绕的手指忍不住的整根没入陆俨体内,他的指腹轻而缓慢地摩挲著紧致甬道柔软脆弱的内壁,所感受到的是在他任何一个床伴身上都没有体验过的美妙……他享受微微眯起眼,低下头尖细的牙齿咬住无法躲闪的陆俨微凉的耳垂,忽轻忽重的研磨,低沈而磁性的声音,在陆俨耳边缓慢的,一字一顿的继续说道:“当然是──想干你。”
  
  陆俨的侧脸已经紧紧抵在了衣柜上,他避无可避,往昔的记忆和此刻的感受叠加在一起变本加厉的折磨著他,他又羞又愤脸气得通红,也不管手臂的疼痛死命的挣扎著却仍旧无法挣动分毫,只能嘴上骂道:“你他妈的变态!”
  
  叶少东不痛不痒地耸耸肩,埋在陆俨身体里的手指微微向外退出一点儿,然後又惩罚似的狠狠顶进去!“那真是遗憾,谁让你当年招惹上我这个变态。”
  
  陆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此刻的经历勾起以往的记忆在一点点的腐蚀著他,快把他已经所剩不多的勇气都吞噬殆尽了……
  
  他开始害怕,连声音都变了调儿,“你到底想怎麽样?!”
  
  叶少东看他真的怕了,知道今天这下马威已经收效,於是也不再刺激他,放过已经被他啃咬得通红的可爱耳垂,深吸口气来控制自己的欲望,手指在陆俨的身体里再度流恋了一下就退了出来,他仍旧抓著陆俨的手臂,可是却放松了对陆俨的钳制,他看著陆俨仍旧怒视著自己的眼睛,轻轻的勾起嘴角,笑容竟是说不出的绅士优雅,“我挺喜欢你这身体的,所以──只是想让你来陪我过日子罢了。”
  
  说的好听!什麽过日子,还不是就跟位高权重的人包情妇养少爷一样的淫靡龌龊!
  
  “你想让我像女人一样的被你包养?”陆俨气的脸上一阵发白,用那种几乎想要杀人的眼神死死盯著叶少东,嘲讽的冷笑著啐了一口,“──你做梦!”
  
  “你误会了。”叶少东偏了偏头,耸肩轻描淡写的纠正他,“我告诉你这些,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只是把我的决定告诉你。至於是不是做梦……”男人意味深长地笑起来,那笑容笃定得可怕,“我相信,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作家的话:
来更新!
新文写起来各种带感喵嗷──
三千二百字,分量很足有木有~
新坑什麽的,求包养求票票求回帖啊~~嘤嘤嘤嘤……




☆、第二章 不堪回首…(1)

  “你误会了。”叶少东偏了偏头,耸肩轻描淡写的纠正他,“我告诉你这些,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只是把我的决定告诉你。至於是不是做梦……”男人意味深长地笑起来,那笑容笃定得可怕,“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有答案的。”
  
  ──
  
  陆俨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开车回家的。那个男人说完最後那句话之後就走了,背影潇洒步履从容,衣冠楚楚,从外表丝毫也看不出刚才那仗势欺人的禽兽模样。
  
  可是随著他的离开,陆俨心里极度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那个男人的触碰伴随著侵略的气息骨之蛆似的一点点啃噬著他的血肉,那种糜烂的感觉从心底滋生出来,就好像连呼吸都被它慢慢的扼住封堵了……
  
  开门进屋,屋子里暖暖的飘散这饭菜的香味儿,陆俨这才想起来今天约了女朋友过来,夏暖久等不到他,做好饭,这会儿已经回去了。
  
  他忽然庆幸他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没有在这里,不然的话,他简直要无法面对。
  
  他什麽也不想吃,胃里空荡荡的,却觉得恶心。
  
  脱掉外套把自己扔在床上,周围空寂,夜幕一点点地沈下来,屋子里没有点灯,乌压压的黑暗仿佛要把人吞没似的。陆俨维持著最初的姿势躺在床上,脑子一片混沌,被侮辱的愤怒和羞愧一遍遍的盘旋,那些记忆里几乎泛著血色的画面,让他想忘也忘不掉。
  
  枕著枕头,回想起来的却是侧脸抵在衣柜柜门上时冰凉的触感。那男人西装的衣扣咯得他後背皮肤生疼,当时这种对方西装革履好整以暇而他几乎赤裸被完全压制毫无还手余地的情景轰然跟那屈辱难堪的记忆重叠了,陆俨的冷静瞬间崩溃,他想张口指著这个人渣禽兽的名字怒骂,可是猛的张开口,他却发现,自己竟然真的连这人的名字都忘记了……
  
  他记得三年前那天晚上的每一个细节,那些阴霾晦涩的记忆层层叠叠的包裹著让他至今无法走出来,可是他却已经忘记了对自己施暴的这个人的名字,甚至……如果今天不是重新看见了这张脸,他甚至连这个人渣的长相也已经模糊了。
  
  陆俨想,他真正怕的,不是叶少东这个人,而是叶少东在他还年少的时候带给他的,曾经的不堪和侮辱。
  
  只是曾经而已。
  
  只是,这些曾经还没有被时间沈淀,还太深刻,太鲜活。
  
  他还记得三年前刚走出港大校门的自己意气风发的走进那场民间斯诺克大师赛的赛场,一路过关斩将,最後走到决赛的擂台上。
  
  他的对手是个看起来比他大一些的举手投足都斯文雅致的男人,笑起来很淡然,脸上的表情不鲜活,但是这个人安静的站在他对面,却有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最後的那场比赛他们打得很激烈,陆俨记得那时候场外港大来的同学给他加油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而他自己越来越紧张,再然後,他看到对面的男人本来波澜不惊的眸子变得越来越热烈。
  
  当时陆俨只是以为对方越来越重视这场比赛,却不成想,被叶少东真正看重的,是跟他打这场比赛的自己……
  
  那时候的陆俨刚刚走出校门,一身的傲气和傲骨,而且他在学校里本就优秀,加上被学弟学妹们围观,还是个经不起摔打输不起比赛的年轻人。
  
  所以拼尽全力去争去夺,最後终於以一杆之差,把冠军揽在怀里。
  
  可是时候想来却可笑之极,到头来,他当初拼命争夺回来的,不过是一场横祸罢了。
  
  比赛结束他受主办方的邀请去参加晚宴,那时候也太天真,宴会结束被莫名其妙的请去KTV,也没有意识到究竟有什麽不对。
  
  他记得自己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是烟雾缭绕,包房里面光线很暗,几个男人随便随便地坐在两边的沙发上,抽烟喝酒笑骂闲聊,陪酒的小孩儿嬉笑逢迎,看他推门进去都是一怔,好几双眼睛好奇地打量他,他正要退出去,却看见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的男人站起来,然後稳稳地,叫了他的名字,“──陆俨。”
作家的话:
这文不是倒叙,请放心~
我不喜欢写回忆,所以回忆的部分只有第二章这一整张,不会很长。
嗯……好在有肉,陆俨为什麽那麽害怕叶少东,那一晚上究竟发生了什麽,都会交代清楚的~
一夜情什麽的,就是从这里发生的……嗯。
唔,人家更新了,有木有票票啥的砸一下……喵~




☆、第二章 不堪回首…(2)

  他记得自己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是烟雾缭绕,包房里面光线很暗,几个男人随便随便地坐在两边的沙发上,抽烟喝酒笑骂闲聊,陪酒的小孩儿嬉笑逢迎,看他推门进去就是一怔,好几双眼睛好奇地打量他,他正要退出去,却看见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的男人站起来,然後稳稳地,叫了他的名字,“──陆俨。”
  
  ──
  
  陆俨认出那人是决赛上自己的对手,他那时还没有忘记叶少东的名字,陆俨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诧异地叫著男人的名字,然後惊愕地问他,“怎麽是你?”
  
  叶少东站起来走向他,动作举止彬彬有礼,“玩儿斯诺克很少有人能赢我,你让我很感兴趣,比赛的主办方是我朋友,所以让他请你来,大家认识认识。有些冒昧,希望没有吓到你。”
  
  叶家家规严,从小被叶老爷子言传身教的叶少东不犯浑的时候,其实真的算得上君子。但是他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後来又被老爹扔野战军里摔打了几年,长久浸淫之下骨子里早就染上了一股子又野又狠的兵痞气,不被触及尚且能够安静蛰伏,一旦被掳了虎须,那後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陆俨那时候还从没接触过叶少东这种层面上的人,还不懂这些,所以在周遭男人调侃是“兴趣”还是“性趣”的时候,也没有往那龌龊的地方想。被人好意相邀,自然不会拒绝。於是随著叶少东走过去,跟他一起在主位上坐下。
  
  他是学建筑的,叶少东健谈而博学,似乎很了解他的专业,说出来的东西头头是道,是陆俨在书本上永远学不到的。陆俨那时候刚毕业,身上还带著莘莘学子特有的青涩书卷气,谈专业谈工作谈理想谈未来,他们聊的,都是陆俨感兴趣的。
  
  至於话题是怎麽从学术上转到性取向上来的,陆俨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唯独记得的是那个时候叶少东一对的幽黑眸子用一种仿佛要把他吞没的深深沈沈的眼神牢牢锁著他,然後跟他说,“我对你挺感兴趣的,你来跟著我吧。”
  
  陆俨当时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深意,他从刚才的交谈中知道叶少东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因此只道是他在邀自己去他的公司工作,犹豫片刻,红著脸不好意思的拒绝,“那个……抱歉,我刚刚拿到学校保研的资格,所以……所以还是想先完成学业,工作的事情,现在还不想考虑。”
  
  装饰辉煌而灯光暧昧的KTV包厢,男人麻醉神经的淡淡酒香糅杂在颓靡的烟雾,陆俨拘谨地坐在沙发里红著脸低著头,清爽而诱人的样子简直让叶少东恨不得现在就一口把他拆吞入腹!
  
  但叶少东本质上不是色欲熏心的那种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发泄兽欲的纨!子弟,事实上,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发生了那件事让他失控,依照他当时对陆俨这个人本身的兴趣和对这具身体的喜欢,他是不会让陆俨当著那麽多人的面颜面扫地的,当然也不会……在之後的酒店里,故意变著花样儿的折腾的。
  
  当时叶少东听完这句话只是挑眉笑笑,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以一个饶有兴趣的姿态,看著陆俨这只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小猎物。
  
  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吴岳涛搂著个小姑娘嬉笑著调侃,“小同学,别这麽不懂行啊!我们三少说的‘兴趣’你可别用脑袋考虑,那是得下边那根东西才能读出味道来的!~”
  
  吴岳涛这人天生嘴贱,周围跟著叶少东一起来的几位都是彼此从小玩到大的过命交情,找就习惯了他这贱嘴,倒也没人觉得有什麽不对。
  
  只是陆俨哪受得了这个?他也老大不小,黄色笑话听了不少,小电影也不是没关上门跟寝室的兄弟一起看过,可是这话直接说在自己身上,那就是一种践踏和侮辱。
  
  陆俨当时脸色就变了,只是碍於修养不好回嘴,於是冷冷地看了那男人一眼,转头对叶少东硬邦邦地问,“你这是什麽意思?”
  
  他以为叶少东好歹会找个台阶给他下,哪知道这衣冠楚楚的男人竟然顺著吴岳涛的话和颜悦色的说了下去,“你可以继续在这里完成你的学业,以後包括学费生活费在内的一切开销可以全部由我承担,毕业以後如果你不想来我的公司,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份许多人求之不得的工作。我给你在我容忍范围内的自由,你所要做的只是在我来香港的时候陪著我,如果我有需要的话,每年的寒暑假来我身边过,仅此而已。”
  
  叶少东没有说期限,其实对他而言,对小情儿的兴趣最多不会超过两年,所以平时在两个人达成口头协议的时候,他都会说明白,两年之後我放你走,或者两年之後我们撇清关系。
  
  但是那个时候,对陆俨,他没有这样说。
  
  叶少东这个人,天生有一股子野兽的直觉,那个时候他就觉得,陆俨这个人,他恐怕短时间内舍不得放开。
  
  所以他想用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把陆俨弄到手,省得到时候让人恨上自己,两人床上一嘿咻就死挣活拽的挣扎,踢踢打打的不性福。
  
  叶三少平时这种花钱买肉的事情做得多了,而且很多人都是倒贴过来,自然就觉得这种事儿你情我愿各取所需,没什麽大不了,话说直白点,以後好算账,反倒省去了许多麻烦。
  
  只是错就错在他小觑了这个港大优等生的自尊和骄傲,当然,也没想到,这看起来没什麽杀伤力的在校生竟然有这麽爆的脾气和这麽硬的拳头!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对叶少东挥拳头了,所以当陆俨那带著风声的拳头猛然挥过来的时候他还没回过神儿来,只是怔了一刹的功夫,一记凌厉重拳已经砸了下来,叶少东的嘴角因此而裂开了,手一抹,手背上有淡淡的血迹。
  
  四周一下子就静下来,空气像是被凝固了,屋子里许多人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看著主位上的两个人,房间里的温度仿佛陡然被冰冻住,骇人的气息从叶少东身上丝丝缕缕的蔓延出来,像张无形的网,几乎把屋子里所有人的心脏都缠缚住了……
  
  而陆俨在许多目光的紧逼下站起身来,满眼的怒气,黑著脸,垂著眼皮鄙夷地看著维持刚才姿势坐在沙发上的叶少东,厌恶地吐出两个字,“──变态!”
  
  陆俨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一拳砸下去这个地方就不能多待了,所以他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包厢外面走。
  
  坐在周围的一群太子党见他一动唰的一下都站了起来,他们一个个都是在高位上待久了的人,这猛的一动作,气势逼人,吓得周遭陪酒的小孩儿一个个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