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非暴力不合作-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些人狰狞看著自己的眼神,他们死在自己眼前的样子,子弹打在那人胳膊上瞬间溅出来的鲜红血花,只要一闭上眼,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他受不了这样的画面一遍遍轮回,只能揉著眉心睁开眼,发现原本半蹲在面前的男人已经不知何时来到了身边,一时手臂环住自己肩头,往日里那双凌厉且精於算计的眸子此刻定定地看著他,是毫不掩饰的心疼担忧和懊恼。
  
  “抱歉,我不该跟你置气的。”叶少东说著放开手,回头去看他背後已经被乔司包扎过可是此刻又崩裂慢慢渗出血迹的伤口,那鲜红的颜色刺得他眼睛发红,“如果我不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他顿了顿,语气里有努力掩饰压抑过後的沈怒,嘴角紧紧抿著,刀锋一般锐利,“不过陆俨,你放心,这笔账,我一定替你讨回来。”
  
  “不必了。”陆俨疲惫极了,放任自己靠在叶少东肩膀上,用左手麽指曲起的关节继续慢慢按压眉心。他的手本来就修长,从叶少东这个角度看上去则更加好看,他的指甲干净圆润,透著的淡淡肉粉色非常可爱,可是指尖却在早晨的阳光下泛著一种淡淡的幽冷光泽,叶少东情不自禁地握上去,只觉得他手指也冰冷得没有一点儿温度。
  
  陆俨没有挣扎,任他握著自己的手,慢慢的把自己的话说下去,“叶少东,你不必替我报复谁,我只是想要个解释──这件事儿的幕後主使,你知道是谁麽?我想过了,单凭我一个普通百姓,绝对没有让三个训练有素的杀手入室行凶的分量,而我这辈子做的最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陆俨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话似乎让他很难启齿,他想了想,才用模糊的措辞继续说道,“……就是跟著你。”
  
  陆俨微微眯著眼睛,似乎有些艰难地狠狠喘了口气,叶少东觉得握著的陆俨的指尖在轻轻颤抖,他下意识地攥紧他,可是被他抓紧的男人却在那个瞬间重新调整了自己,接著说下去,“昨晚的事情,我仔细考虑过。如果对方的目标是乔司,那麽考虑到他的……身手,一定不会随便派几个人根本不是乔司对手的人来。如果对方的目标是你,那麽一定会准确掌握你的行动,在你出差的时候下手才是最好也最便利的地点。排除你们在外,那麽这个家里,能成为他们目标的人,就只剩下了我……”
  
  “昨晚下手,是因为对方知道你昨晚不在这里。然後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抛开第三个首先被乔司威胁性命而杀红眼的杀手不算,最先进来的两个杀手枪枪针对我却故意忽略乔司,那只能证明一件事──他们对我的性命势在必得,却在动手之前被主人警告过,不要伤及乔司性命。只是没想到,乔司竟然成为他们这场行动中最大的变数。”
  
  陆俨说著忽然抬起头,他动作很慢,当目光转到叶少东脸上的时候,直视著他眼睛的眸子亮的令人心惊!那视线那麽锐利雪亮,仿佛要穿透叶少东的伪装直刺到他心里去似的!然後,他看著脸色微微变了的叶少东,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他──
  
  “所以,叶少东,你能告诉我,昨晚在背後指使整件事情的人,是谁麽?”
  
  在那一刻,叶少东看著他仿佛已经洞悉一切的眼睛,忽然之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扑面而来……
作家的话:
让叶三心虚的人是谁?大家来猜猜看~0。0




☆、(9 )第十九章 一诺千金…

  陆俨指出的问题太尖锐了,往日里在陆俨面前简直舌灿莲花的叶少东在这时候本能地回避,偏过头,却正好看见乔司站在他房间的门外,隔了老远地看著他,手里正随便把玩著什麽东西。
  
  那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吸引了叶少东的注意力,他定睛仔细看过去,才发现那是一枚纯铜的弹头。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袭击他们的杀手留下的。
  
  於是原本就在装鸵鸟的叶三少更加尴尬和内疚,一腔无处宣泄的苦逼怒火烧得他牙根痒痒,依他的性格,现在简直恨不得拎枪去亲手毙了那趁他不在打陆俨主意的人。
  
  可是,那个人是他父亲……
  
  老爹对他的爱人下杀手,无异於是那把刀剜在他心尖上。那一刀下去就鲜血淋漓,就算他再怎麽强悍,可也抵挡不了那种苦涩揪心的疼痛。
  
  他不知道该怎麽回答陆俨,被心疼填满的心口溢出来的全是内疚,而在他内心翻腾的时候,陆俨就坐在他身边,安静的用一双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过了很久,他抬起双手狠狠地搓搓脸,然後像是终於拿定主意似的深吸口气在狠狠吐出来,再跟陆俨对视的时候,他那双狭长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他看著陆俨的眼神其实是很柔软的,但是里面却清楚地透露著不容拒绝的强硬,“下个月我爸生日,你跟我一起去见他。”
  
  陆俨怎麽也没想到等了半天竟然等来叶少东这麽一句,他足足愣了三四秒才皱著眉以一种不可理解的表情问叶少东:“……你,刚才说什麽?”
  
  叶少东从烟盒里抽出根烟,点燃,慢慢的、深深的吸了一口,“跟我去吧,反正早晚都是要见的。”他说著,轻叹著气吐出烟圈,看著陆俨,有些难以启齿的心疼和愧疚,不由就放软了语气,“放心,昨晚的事情,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叶少东顿了顿,终於还是忍不住伸手用手背轻轻地滑过陆俨的侧脸,入手温凉的熟悉触感让他微闭上眼,勾了下嘴角,“──陆俨,你记著,从今以後,我叶三一定不再让你受任何的委屈。”
  
  原本正纠结於叶少东这个可怕提议的陆俨因为他最後的这句话而彻底怔住了。
  
  叶少东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没有用什麽强烈的语气,但是这样淡然却笃定的样子却让这句话似有千斤重一把,狠狠砸在陆俨心里,一时间让他那被层层包裹护卫住的心里五味陈杂……
  
  无数已经到了嘴边的反驳的话全都被紧咬的牙关挡住了,陆俨的指尖在控制不住的轻颤,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或者在害怕什麽,但是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以俯视的眼光看著叶少东,男人仰头看著他的眼神很平静,可是陆俨发现,他的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头……
  
  下一秒,那仿佛汇聚了他所有的纷乱情绪的拳头就宣泄一般朝著叶少东狠狠挥了过去!他无法分辨叶少东是没料到他会突然动手还是干脆就没想躲开,总之,高高在上的叶三少被他结结实实的一拳轰倒在沙发上,嘴角裂开了,浅浅一缕鲜血从肿起的嘴角流下来的时候,那鲜豔而危险的颜色触目惊心……
  
  陆俨紧抿著嘴唇慢慢收回挥拳的势头,他冷冷地看著叶少东动作缓慢地从沙发上坐起来,等著男人下一秒的暴起发难。
  
  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吃了这麽大的亏,叶少东是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可是……这次没有。
  
  他等了半天,叶少东却只是从纸抽里拿了张纸巾,缓慢而仔细地把嘴角的血迹擦掉了。然後微微挑起眼皮儿抬眼看著他,是很冷静的语气,“这样可以让你平静下来吗?”
  
  当然不可能平静。
  
  今晚的叶三太不合逻辑,陆俨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更加混乱了。从昨晚开始直到现在,一切的记忆全都纠结在一起,千头万绪,搅得陆俨的脑子仿佛要裂开了似的疼。连带著,背後的伤口也一抽一抽的疼起来……
  
  陆俨脚下有点儿不稳,身子不可抑制的晃了晃,他猛的伸手扶住沙发靠背,稳住自己,他终於找回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句,疲惫而沙哑的声音里,故意夹杂著嘲讽的语气,“叶少东,你我都知道,我在你面前不过是个被抓住把柄只能听命行事不敢稍有反抗的玩偶罢了。”叶少东看见他说著勾起嘴角轻笑了下,那个笑容的弧度太恰到好处,简直可以把他的讥诮直接扎在叶少东心里!──
  
  “跟一个男宠说刚才那种承诺,实在是辱没了三少的身份。”
  
  “辱没身份?怎麽会。”叶少东微微皱著眉,嘴上却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他伸手攥住陆俨的手腕,麽指近乎迷恋地轻轻摩挲那一截细致柔软的皮肤,侧著身子顶著肿起的嘴角大咧咧地看著陆俨,有一簇热烈的火苗从那压抑的漆黑眸子深处慢慢窜出来,让他微微挑眉,那个瞬间,痞气全开地挑著尾音反问陆俨,“再说,我爱你这个男宠,你不是老早就知道了?”
  
  陆俨猛的抽挥手!他依旧像往常那样用了很大的力气来使自己摆脱叶少东的桎梏,但是叶少东却没有像从前那样紧紧抓著他不放手。他因此而被惯性带的脚下一个趔趄,堪堪稳住自己,男人恶狠狠的回头咬牙切齿,“三少的爱就这麽不值钱?”
  
  叶少东闻言斜斜挑起一边眉角,仿佛心照不宣似的摇著头微微一笑,“值不值钱,陆俨,你比我更清楚。”
作家的话:
我来更新了,前阵子过年忙的太累,所以偷懒歇了几天……
迟到的元宵祝福,大家元宵节快乐,希望宝贝儿们的小日子幸福美满哦~~ ^^




☆、(8 )第二十章 情爱与情欲…

  “值不值钱,陆俨,你比我更清楚。”
  
  “可是你到底爱我什麽?!”陆俨死死地盯著他,眼神里充满痛苦和费解,“就算我这张脸长得讨你喜欢,但像我这样的人街上随手一抓都一大把!想抱你叶三少大腿的人多的是,你怎麽就偏偏不肯放过我?!”
  
  “可我就是不想要那些倒贴过来的。就算街上像你一样的人比比皆是,可是敢拿花瓶儿砸的我头破血流的人,却只有你一个。”叶少东说著熄灭了手里的烟头儿,抬手摸了摸後脑头发遮掩下那个当初被瓷瓶砸出来的疤痕,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麽似的唏嘘地扯扯嘴角,“你可能不知道,你在我脑後砸的那一下子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在医院足足趟了半个多月才能勉强下床走动。”
  
  他耸耸肩,然後意味深长地勾著嘴角,玩味儿地看著陆俨,那因为笑意而露出来的雪白牙齿,在陆俨看来颇有些森冷的味道,而事实上,他接下来的话也确实让陆俨绷紧了神经,“那段时间,我躺在床上想的最多的,就是把你揪出来,撕了你。”
  
  “不过你藏的很好,直到我已经痊愈後的好长时间里,我都没有收到关於你的下落的消息。”叶少东耸耸肩,对全身戒备的陆俨做了一个安抚的手势,“而你知道,人在不同的阶段心境的变化几乎是不可预测的。我逐渐不想杀你了,因为我发现那晚在床上我从你身上得到的快感是别人无法比拟的,所以我想禁锢你,摆布你让你为我的欲望服务。”
  
  他毫不掩饰地把心底最原始的欲望这麽直白的说出来,陆俨听著,眼睛紧紧地盯著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好久之後,在沈寂无声的房间里,冷风从碎掉的窗户外刮进来,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才不堪重负地别过头,回避了叶少东的目光,“……你现在如愿以偿了。”
  
  “是,”叶少东说著站起来,他身上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压迫感紧接著扑面而至,陆俨本能地後退一步,後背抵在墙上,被撞到的伤口骤然的一阵刺痛才让他想起来,明明在这之前因为暗杀而受伤的人是自己,明明是该叶少东理亏的,他们本来应该讨论的是关於昨夜的刺杀的背後主使,他本来应该掌握的主动权现在却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正向自己走过来的男人所控制,男人步步紧逼,而他只能步步为营……
  
  在叶少东身体投下的阴影朝著他压过来的时候,陆俨猛然闭上眼,头靠在墙上,痛恨自己的这种无能为力。
  
  叶少东走到他身边,抬手以一种很爱惜力道轻轻抹掉陆俨额上细密的汗珠,“──可是我这人向来贪心,得到了你的人,就开始想要你的心。”他说著微微低头,嘴唇非常暧昧的贴近陆俨的耳朵,带著促狭笑意的声音听起来却并没有玩弄的意思,“宝贝儿,你不知道,你身上有种别人没有的味道,明明是那麽一本正经的禁欲样子,可是完全满足我的性幻想,让我看见你,就忍不住的想上你……”
  
  陆俨嗤笑,“这是你爱我的理由?”
  
  “不,”叶少东撩起陆俨额前的刘海,让他们之间毫无遮掩的赤裸对视,叶少东的目光坦荡而诚实,在此刻的陆俨面前,他几乎是毫不掩饰地把最真实的自己呈现出来,“我爱你没有理由,但这是促使我爱你的条件。”他说著看到陆俨张口想要反驳他,然後就摇著头竖起手指放在男人凉凉的嘴唇上挡住了的他话,“──别跟我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事实上,这个世界上的人,有哪个不是被欲望所驱使著做每一件事呢?”
  
  他说著舔了舔嘴唇,末了微凉的舌尖轻轻在陆俨耳廓上一勾,他明显地感觉到身边的男人因此而呼吸一滞,触电般地轻颤了下,於是眯起眼睛,轻轻把热气吹进男人敏感的耳朵里,“──其实你也喜欢这样,不是麽?”
  
  陆俨被禁锢在他也墙壁之前无法逃脱,他闭上眼却无法避开叶少东眼神的包裹,开口的时候,冷淡的声音紧绷著,正无声的透露著他的紧张,“没有哪个正常男人被挑逗的时候会没反应。”
  
  “说的没错,”叶少东慢慢的单手搂住他,“但是陆俨,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这几年,有做过麽?”
  
  陆俨的身体猛的一下子就僵了!
  
  然後他听到叶少东意料之中地呵呵地笑起来,“没有,对麽?你根本对女人没有感觉。如果你真的那麽厌恶和男人上床,或者真的那麽讨厌我,怎麽会在每次跟我做的时候,自己也爽出来?”
  
  “你闭嘴!!──”
  
  叶少东的话像是猛然直戳到陆俨心底那个最隐晦最不能被触及的地方,陆俨终於崩溃一般忍无可忍地大吼出声,那样绝望的声音,几乎撕心裂肺……
作家的话:
我喜欢叶三!~~~~~~
不知道陆俨什麽时候才会和我一样喜欢叶三~笑~
不过现在已经被戳到G点恼羞成怒啦~~~
呐呐,恢复日更什麽的,亲们不投个票票鼓励下麽?~~ ^^




☆、(6 )第二十一章 将计就计…

  那天早上,情绪几乎完全崩溃的陆俨终於在叶少东怀里昏了过去,他整整一夜没合眼,後背有伤精神又极度紧张,所以直到叶三心急火燎地把他抱到医院看完伤口扎了点滴再抱回来,他还是没有苏醒。
  
  他带陆俨去医院的时候已经叫人来把那扇被子弹整个打碎的落地窗修好了,现在叶少东就站在那扇被重新装上去的玻璃前面,抽著烟,俯瞰外面夜色下的车水马龙。
  
  ──其实,楼下在一周前刚刚发生过命案。只不过,所有的社会舆论和目击群众证词都被暗中极大的势力强有力地镇压下去,所以现在无人再提起罢了。
  
  叶少东慢慢吐了个眼圈,抬手按了按眉心。
  
  在陆俨养伤的这段时间里,他马不停蹄地整整花了一周的时间和无数的精力人力财力,才把这件发生在市中心的命案压下来。
  
  身後乔司走过来叫他,他放下手,转过头看著乔司走到他身边,“你舅妈呢?”
  
  “我刚给他换了药,这会儿睡了。不用太担心,伤口恢复的不错。”乔司垂眼看著楼下当初那个杀手落下去的地方,没什麽情绪起伏的声音听起来很冷定,“杀手的事情终於都处理好了?”
  
  “嗯。”如果没有他们家的老对头林肃的人从中作梗,可能还能快上个一两天。叶少东想著不由头疼地皱皱眉,“乔司,下次出手的时候尽量收著点儿。闹成之前那样影响太大,实在不好收场。”
  
  “我以前都是杀了人就跑的,”乔司平淡地叙述事实,“像这次这样杀了人还留在现场,我是第一次。”
  
  言下之意就是他当时松手把人扔下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还要有人对杀手坠楼案件做善後处理。
  
  “那希望这能为你积累更多的生活经验。”叶少东一本正经地回答他,抽掉最後一口烟,转身扬手把烟蒂准确地扔到茶几上面的烟灰缸里,转了话锋,“不过话说回来,你能确定那天的那些人不是冲你来的麽?”
  
  “当然,那个人要抓我的话,不会找这些不入流的杀手来。”
  
  “那你相信像你舅妈分析的那样,幕後主使是你外公麽?”
  
  乔司耸耸肩,“至少表面看起来的确是这样。”
  
  叶少东挑眉,轻而易举地抓住谈话重点,带了点儿玩味儿的重复,“表面?”
  
  “我收集了那天留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