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迷情追踪-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封亮双眸威敛,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忽地,杯子脱手而出,直奔洛峥面门上去。
  可以说他禽兽不如,因为他本来就不是善类,但是,侮辱夏海就是不行。他仗义,小时候以为兄弟没少惹事。
  洛峥被飞过来的杯子给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往一边偏去,躲开了杯子,但是脸上还是被砸在墙上炸开的碎玻璃片给挂到。
  “看吧?你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格,暴躁,表面的冷静都是做出来的,你本质上比我这种痞子还要差劲儿,得了,今天我脸上的伤我就不找你要医药费,不过麻烦你下次见到我绕着走,省得碍着你。”洛峥拿起外套,往包间门口走去。
  封亮站起来,迈腿走到洛峥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洛峥,薄唇轻启,吐出几个字。
  “去医院。”
  “你是不是觉得良心上过不去?得了吧,想也不可能,我自己的脸用不着你管,你背景再大,我这身皮肉也不归你管吧?走开!”
  “去医院。”
  “封亮,你这人是有病是吧?”
  “我最后说一次,去医院。”封亮漆黑的眼睛看着洛峥,不容抗拒的王者之气。
  洛峥气得险些岔气,看着封亮的手臂,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好吧,他受伤也算是自己没能制住人造成的,去医院就去医院,看在他是伤患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
  看着医生给自己脸蛋上药,脸上那怪异的表情,洛峥奇怪的看向医生,然后看看一边坐着的封亮。
  这医生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小两口打架注意点,这脸蛋花了可不好看,前几天才打过吧?年轻人火气旺,但是手打折了,这就是闹大了。吵架归吵架,可这不能拿身体来发泄啊?”医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碎碎念着。
  洛峥差别没背过气去,什么叫小两口!
  “我和他不认识。”
  “医生,我们会注意的。”
  “你是不是非要给我添堵啊?封亮,你行了啊,有些事情做过头了就没意思了,你掂量着一点。”
  封亮根本不理会洛峥的炸毛,看向医生道:“伤口有什么要注意的吗?会留疤吗?”
  “小伤口,没什么碍事的,不过少吃一点酱油之类的东西,别沾水,结痂的时候别去抓就可以。”
  “谢谢。”
  被这两个人完全无视掉的无视掉的洛峥坐在一边生闷气,凭什么自己就被人按了一个无理取闹的罪名啊?这个封亮真是他妈的人渣,人渣中的战斗机!                    
  作者有话要说:  


☆、误会

  封亮的坚持之下,洛峥无奈的让他送自己回家。
  刚到自己的公寓的巷子口,洛峥示意封亮停车,自己在这里下就可以了。难得的封亮没有啰嗦,停车打开车门的锁。
  洛峥刚下车走了没两步,就听见后面封亮跟上来的脚步声。
  “你干嘛?!”洛峥恼了。这个人是不是阴魂不散啊?而且,每次遇上总是没好事!洛峥带着怒气的看着封亮,不明白这个人究竟跟着自己干什么,出门没吃药是吧?
  “和你回家。”
  “这是我家,不是你家,该回哪回哪,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出声赶人离开,阴着脸抬脚继续往自己家走。
  没走两步,又听见脚步声,这下洛峥是真的发火了。
  “你够了吗?死皮赖脸的跟着我干嘛?你要是喜欢男人,那就是云水间那里,那里要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扫黄的都管不了你!你黏着我这么一个穷百姓,脾气还硬的人干嘛?看我不顺眼,想要整我?那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没兴趣陪你玩游戏,更没有这些闲工夫和你谈什么恋爱!您该回哪回哪,我这里庙小,放不下您。”
  洛峥的脸暴露在昏暗的路灯下,棱角分明,张扬的五官组合在一起,经过岁月的沉淀,有点诱·惑人。
  被诱·惑的人也没有打算拒绝这种诱·惑,把人压在巷子里的墙上,不由分说的吻住还想张口骂人的洛峥。
  “唔!”
  封亮如同被蛊·惑一样,舔吻着他口腔内部每一寸地方,挑逗着他的舌尖。洛峥被封亮这么一出给弄懵,没有反抗,等反应过来,该占的便宜都让这个混蛋给占去!
  “喂——”剩余的话被封亮吞入腹中,洛峥的舌尖被人咬住,难堪的睁眼看着吻得投入的封亮。
  脑袋里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天在仓库里这人趴在自己身上,那双手给自己身体上带来的刺激和不一样的感官。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那双手上有茧子,擦在自己裸·露的肌肤上,有些色·情。
  忽然感觉到j□j一阵凉意,洛峥徒地睁大眼睛看着封亮。
  “妈的,你够了!”混蛋,竟然把手伸到里面去,该死!这个男人是疯了是吧?男人那里有什么好摸的,更别提他自己身上也有这东西!
  “我们做吧。”
  “滚你妈的,要做自己找人去,我不奉陪!”洛峥发力推开身上的人,没想到这人想吃了大力丸一样,整个人压在他身上,让他动不得分毫。
  封亮继续压着洛峥,激动的吻住他的唇,开始厮磨,手也跟着不安分的在他腹部流连,还伸到他的衬衫里面,往胸口走去,拧住胸口的凸起,食指和中指夹着蹂躏。
  “呃……!”
  “舒服吗?”嘴唇游移到他耳边,轻咬着他魅·惑道:“我知道你很舒服,我是男人,知道你舒服……”
  妈的!洛峥暗骂一声,刚才那一瞬间跟全身通电了一样,从尾椎一直蔓延到大脑。
  压着牙,洛峥撇开头不理会封亮的混账话。
  见他不好意思,封亮从喉间发出一声轻笑,随后变本加厉的亲吻着他的脖子、耳后。
  “啊!”一声轻呼把两人从暧·昧的环境中拉回现实。
  洛峥这下是真的没脸见人了,推开人,看着站在理他们不远处的巷口,那里站了一个人,刚好是他公寓所在院子里的一个大婶,平常老想着给他介绍女朋友,而且还是她侄女。
  别说,她侄女还挺喜欢洛峥,而且不嫌弃他的职业,反而很崇拜。
  这下好了,这大婶是一个大嘴巴,看来他得另寻一个住的地方,这里是住不下去了。
  “峥子?咳,我先回去了。”大婶尴尬的打了一个招呼,跟躲瘟疫一样,快步离开巷子,往里面走去。
  洛峥苦笑,不理会封亮,准备回去上网找住处,打包行李。
  “洛峥!”
  “这下你满意了吗?是不是觉得捉弄我这种人很有意思?让你有驯服的感觉,我们这些人被你们耍弄着,只要你们愿意,我们的生死都在你们手中,是吧?”洛峥没有转身,背对着封亮,心里涌上一股悲哀。
  一个少爷看中你的脾气,想把你驯服,所以招惹你,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洛峥看来,他到了八辈子的霉,才会和封亮对上。
  封亮伸出去想要拉住洛峥的手顿在原处,尴尬的收回手。他没有侮辱洛峥的意思,也没有想要给他好看。
  虽然是带了一些戏谑的成分和不安好心,但——
  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在和洛峥的唇碰上之后,会按捺不住自己的举动,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消失不见,如同初尝禁果的毛头小子一样,急不可耐的想要去触碰伊甸园里禁果。
  “封亮,你这个幼稚的家伙。”
  “你说什么?”
  “我说你幼稚。”洛峥回头,看着封亮,没有了平常的痞气,是一个正要迈入而立之年男人的眉间神态:“你很幼稚,我想,你一定是被人伤害过,所以喜欢游戏人间,幼稚之极,那个人会离开你是必然事件。”
  “你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教?有些事,并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背后肮脏的手段我以为你这七八年也该明白,不过,想想也是,你要是明白了,那你现在就不会是一个区区的总队。”
  “我不升官并不代表我不明白,那点儿破事,还能不明白?我是不屑去理会,装孙子谁不会?可是我不愿意装孙子,你也不能拿枪指着我去给你j□j。”
  封亮靠在床上,点了一支烟,红色的火星在黑暗中格外醒目。
  “洛峥,你这些年被人为难是活该!”
  “我就算是活该,也用不着你来评价我,我就是我,爱做什么做什么。”洛峥看着对面的封亮,“封亮,你现在这样真没意思,你不过是看中我不听你话,和以前的人不一样而已,有必要吗?猎人的心态,没必要。”
  “我就好你这口,你说我是猎人,猎人没有猎到猎物是不会离开的。”封亮吸了一口,吐出烟雾道:“现在我就看中你这一口,够味,比张丽还辣。”
  “那你永远会是一个失败的猎人,你不会是我的菜,我喜欢女人,我还有一个死去的女朋友,我的初恋。没想到吧,我还是一个挺念旧的人。”洛峥自嘲道:“不是有句话叫做,活人永远比不过死人吗?”
  “总有一天,你会遗忘她的脸、她的性格……那个让你遗忘掉他的人就是我——封亮。”
  “你这人真固执。”
  “彼此彼此。”
  “算了,我要回去了,该收拾行李打包搬家。”洛峥摇摇头,转身离开,随即想到什么事,开口道:“我下周末要去拜祭我前女友,希望你不要跟着来,我不喜欢有人监视我。”
  “我不跟去,但是你的资料我想我会有第一手。”
  “随便你吧,反正你们这些人总是习惯掌控别人。”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洛峥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向巷子深处。还靠着巷子墙壁的封亮看着洛峥的背影,将烟扔在地上,踩灭后发现那笔挺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巷子深处。
  从前怎么没有发现,洛峥尽管是一身痞气,但是步伐矫健、身姿笔挺,宽肩窄腰翘臀,笔直的两条大腿在裤管里,看上去带着禁·欲的味道。这就是从部队里训练出来的军人,身上永远带着一股不同于一般男人的味道。
  冷笑一声,封亮转身走出巷子。
  “洛峥,本来没打算认真,这一下是真的有兴趣了。”
  回到公寓里的洛峥,仰倒在床上,手臂横搭在眼睛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乱成一团。
  封亮这个人实在是令人不能捉摸,太……太复杂,看不透。
  他们两个人的脾气对上,无论是谁,都不能够全身而退。封亮对他有兴趣?这个兴趣可以维持多久?这个兴趣是因为彼此不愿意承认的欣赏而造成的还是说——
  够了!封亮,最近怎么脑子里都是环绕着封亮这个人转!
  林清,下周就是你的忌日,我会遵守我的诺言去你坟前待上一天,你在地上安息吧。
  那年林清跳楼留下一封遗书,不仅转让了她的一套房子给他,还把所有的财产全部交给他。林清说,对不起他,辜负了他对她的好,希望他能够在没有找到一个伴的时候,每年她死的日子陪陪她,如果找到伴了,就告诉她一声,让她放心。
  他几年来从来没有失约,一到九月十七号这一天,他必定会消失在警局里,消失在B市,去到林清的故乡,一个风景秀丽的小镇上。
  第一次去到小镇的情景他还记得,那是抱着林清骨灰回去的时候,心里感叹,林清从小生活的地方这么美,难怪能养出一个秀丽如水墨画一样的女子。
  林清……                    
  作者有话要说:  


☆、尴尬

  巷子那一晚后,洛峥对面办公室里,封亮的身影重新出现在那里,就像是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但,别说是当事人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连刘和这个外人都察觉到这两个死对头的不和。见面当做没看见,有事情他就成了传声筒,一来二去,对封亮也算是了解了一些。
  冷面心善,虽然这个善的程度还需要考量,但是不可否认的事,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冷淡。
  “洛队,你和封警探又闹变扭了?”
  “胡乱打听些什么?这件事与你有没有多大关系,还是说你比较想了解我的私人生活?”
  洛峥埋头处理手上的文件和资料,冷言冷语,没给刘和好脸色看。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刘和这个人这么八卦呢?
  “嘿嘿,我就是好奇,得,我不问了,我回去做事。”
  还说没闹变扭,这都变成私人生活了,这关系可是有一个质的飞跃啊!刘和心里开始嘀咕和分析,究竟是什么让这两人闹僵了。啧啧,男人嘛,闹矛盾无非是两件事情,一是工作,二是女人。
  女人?上次看见封亮的女朋友可真是不错,不过,这可不是洛峥喜欢的类型。那工作,一个是总队长,一个是警探,就算是要晋升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晋升方向啊。
  不懂,看来,男人心思有时候比女人还难猜。
  什么时候连刘和也可以看出自己的心事了?洛峥在刘和离开之后,放下手中的笔,懊恼的按了按眉心。难道他和封亮不和就这么明显吗?要给他好脸色看,洛峥自问还做不到。
  面对一个对自己有想法的男人,自己还是同性,试问谁能够淡定?
  心里烦躁,洛峥干脆直接去副局办公室请假,准备该去扫墓,给林清上坟。算算时间,提前过去一天,那后天就得走,还是早些请假比较好。
  ‘咚咚——’
  “进来吧。”张副局抬眼看见是洛峥,先问道:“是不是又要请三天假?我就知道你小子这几天要来。”
  “嘿,既然您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我后天走,明天下午到下周一,可以吧?”
  “没问题,你可是队里局里的劳模,谁敢不放你的假?之前攒起来的假期都可以足够你到国外游学了。”张副局是爽快的人,相比较局长,洛峥更喜欢和副局打交道。
  人嘛,总是挑软柿子捏。
  请到假,洛峥回到办公室里坐着,快要下班的时候迎来一个不速之客——张丽。
  他可是好几天没见到这位冰山法医美人了。
  “峥子,我有事找你帮忙,你不帮也得帮。”张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没等洛峥开口,直接说道:“我遇上麻烦了。”
  “什么事?不过我后天出去,下周一才回来。”
  “不用那么久,就明天!你跟我出门一趟,扮我男朋友,够意思吧?送上门的女友,虽然才一天时限。”
  “我说呢,原来是被人给缠上了才想到我。”洛峥打趣道:“行,你爸肯放人,我就跟你去。”
  “那行,明天你换身行头,咱们去把人给打发掉,不然一直没完没了。”
  张丽和洛峥的关系一直很好,打从两人认识开始。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见面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到了今天,两人的关系会这么好。一个不把对方当做女人,一个不把对方当做男人,这样的关系……
  有张丽出马,这张副局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着想也不能不放人啊。
  拿到通行证,第二天一早洛峥就被人从被子里给挖出来,然后梳洗打扮,像是他要去相亲一样。
  说实在话,洛峥这辈子都没有穿过这么得体的衣服。
  “哟~还真是帅哥一枚呢。”
  “那可不是,不然你以为呢?”
  “得,扩你两句你还凯染坊了?不得了,不过,这话说回来,还真别说,你这样的放街上去,回头率铁定不低。”
  “你这话还算句人话,不过,就算我不是西装革履,这人也是一枚帅哥,这穿西装多难受啊,跑起来别手别脚不说,打起架来还碍手碍脚,手脚都伸不开,多难受。”
  张丽翻一个白眼,这个男人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喂,难道你没有听说穿正装的男人对女人拥有的吸引力比你这种万年T恤男要好得多?真是没药救。”
  是吗?他觉得他还是能够吸引女人的,他这种叫阳光,封亮……呃,怎么想起这人了?不过,封亮那种一看就是职场精英的男人,的确是大多数女性的择偶最佳选择。
  为了营造一个洛峥是精英的假象,他的那辆老爷车彻底被扔在自己公寓楼下,开的是张丽新到手的奥迪。
  “姑娘,你可真有钱。”
  “嘿,你还说得不错,做法医挺赚钱,又不和活人打交道,没那些复杂的人心。”张丽冰山的个性只是表象,内里就是典型的B市姑娘,直来直往、心直口快。
  “是吗?和死人打交道应该是你比较擅长的吧,啧啧,惹到你的男人也真惨,每天被你解剖刀一样的眼神扫射。”
  “你要不要也试试啊?”
  洛峥闭嘴不说话,免得惹大小姐不高兴了,给自己上解剖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有关性命大事。
  看到餐厅名字的瞬间,洛峥有一种天要亡我的感觉。
  这家餐厅正好是上次他的封亮吵起来的那间,因为脸上的伤还给他带来了不少困扰。刚来角力没多久的一些新人,取笑他说是不是嫂子太厉害,给挠的,洛峥牙痒痒,要真是女人给挠的,他现在用得着这么烦吗?
  “你咋了?”
  “没啥,进去吧。”
  “嗯。”
  走进餐厅里,张丽挽着洛峥的手臂走到一张桌子前面,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