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夫人想跟我离婚-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牛诶盥杪杳媲熬透凸匪频模付硬煌鳎肝鞔硬煌畛掀绞彼祷耙怖氩豢衣枇礁鲎郑欢臀衣杷翟跹跹
  不过因为都是单亲家庭,所以殷凛在这方面跟李诚倒挺有共鸣,平时也能聊一块去,李妈妈显然也知道殷凛的情况,对他就跟对亲儿子差不多。
  李妈妈在饭桌上了解了情况,然后又语重心长的劝了殷凛好半天,无非是殷爷爷养大他不容易,就算老人说得不对,他也不能任性而为,其实道理殷凛心里都懂,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他只有爷爷一个亲人,也只有爷爷才会毫无保留的爱护他、对他好。
  殷凛躺在李诚床上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爷爷那句话的含义,他之前重点一直放在爷爷的管束上,但现在静下来,他却觉得爷爷的警告或许没有表面这样简单,他不会没有缘由的限制自己交朋友,那么就是沈鸣有什么问题?或者他会对自己产生不利?
  这个可能性殷凛同样觉得不太可能,沈鸣如果想害他,哪还用得着拐弯抹角,以他的实力,早就有无数次机会可以下手,何况他还教自己拳脚功夫,他要真是敌人,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殷凛想得头都快破了,却还是没想出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瘫在床上,最后盯着天花板发出一声叹息。
  李诚用力拍了他胳膊一下,“你干嘛呢?”
  殷凛踹他一脚,“你丫下手轻点要死啊!”
  “我不是想让你高兴一点吗?”
  “就凭你这智商,我是不可能高兴起来的。”
  “你怎么惹怒殷爷爷了?他平时不是最疼你吗?现在竟然还舍得动手打你。”
  “我怎么知道。”殷凛心烦道,“我就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说那句话,我问他原因,他硬是不透露半点风声。”
  李诚听得一头雾水,半晌发愁道:“那你明天怎么办?”
  殷凛拿手盖住眼睛,“回去呗,大不了再被打一顿,没住家里还真不习惯。”
  他说完这句话,心情却骤然轻松了许多,就这一晚没见到爷爷,他还觉得浑身都不对劲,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所以就算爷爷还在生气,他也得想方设法把爷爷给哄高兴了。
  毕竟他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
  而此时,胡同小院里却来了两个陌生人,他们穿着黑色风衣,面容冷漠而毫无表情,院子里的邻居远远看着,竟不敢靠近他们分毫,这两人身上有一股浓郁的煞气,仿佛与普通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殷爷爷开了门。
  他原本和蔼的表情犹如覆盖了一层冰霜,整个人像一柄插在刀鞘里的利剑,他冷冷看着面前的两人,脸上并无半点惧意,仿佛这件事原本就在他的猜测之中。
  其中一个陌生人冷冷道:“宋威,终于找到你了。”    
                   
  ☆、第16章:护妻

  次日,殷凛连早饭都没吃,捧起冷水洗了一下脸就往家跑,他昨晚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毕竟还是第一次没在家里住,他难免会牵挂爷爷,既担心他有没有睡好,又牵挂他会不会气出病来。
  爷孙没有隔夜仇,殷凛现在满脑子都是懊恼,他怎么能为了沈鸣跟爷爷吵架,何况沈鸣来历不明,爷爷担心他也情有可原,殷凛想着待会跟爷爷好好道歉,顺便保证以后不再跟沈鸣接触,沈鸣的神秘强大的确很吸引他,但要是爷爷不喜欢沈鸣,他自然还是得站在爷爷这一边。
  但让殷凛没想到的是,爷爷竟然已经等在了院子外,看情况已经消了气。
  殷凛老老实实道:“爷爷,对不起,我以后绝不再跟你吵架了。”
  殷爷爷抓住殷凛的手,他认真打量了殷凛一番,关心询问道:“你昨晚吃得好睡得好吗?”
  “我都好,李阿姨还特地多做了几个菜。”殷凛道,“爷爷,如果你不想我跟沈鸣接触,那我以后就不再见他了。”
  “现在没事了,你想见就继续见吧,你说过自己有判断能力,爷爷相信你,如果他能……”殷爷爷没再说下去,他目光复杂的看着殷凛,眼底藏着许多无奈与不舍,他现在已经不能再继续保护殷凛了,但如果沈鸣真的喜欢殷凛,甚至能因此而保护他,那么这在殷爷爷看来的确是好事一桩。
  毕竟,以前他非常不愿看到的事情,现在都已经发生了。
  殷凛皱了皱眉,他总觉得爷爷有些奇怪,难道这一晚他就想通了?更让殷凛感到莫名其妙的是,他发现郭大姐看自己的眼神也不对劲,总带着那么一点疏离跟戒备。
  不过外面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殷凛跟着爷爷进了房间,才发现他已经做好了早饭,就等着自己回来一起吃了,那一瞬间,殷凛再多的不满也刹那烟消云散了。
  “麻辣水煮鱼、红烧豆腐、小炒肉……”殷凛惊讶道,“爷爷今天有什么好事吗?”
  殷爷爷笑道:“没好事就不能加餐了,你想吃什么就说。”
  “什么都可以?”
  “你爷爷能做的就行,什么鲍鱼龙肉就别提了。”
  殷凛认真盯着殷爷爷,半晌奇怪道:“爷爷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事?”
  殷爷爷自顾自的吃饭,脸上连一丝慌乱都没有,他轻轻哼着京剧调子,“你莫疑神疑鬼,错把那好心作坏心——”
  殷凛怀疑的看了爷爷几眼,最后什么可疑的迹象都没有发现,只能不了了之,暂时将疑惑放到心中。
  这件事情发生后,虽然爷爷不再阻止他跟沈鸣接触,但殷凛仍决定跟沈鸣保持距离,然而这不过是他单方面的愿望,沈鸣没想过跟他断绝往来,甚至还变本加厉的想尽办法跟殷凛多接触,殷凛表面烦的不行,但心里其实没那么讨厌沈鸣,毕竟他们一起吃过饭、打过架、睡过觉,再陌生也培养出了一些革命友谊。
  并且在这段时间里,殷凛发现自己对沈鸣也有了一点念头,这让他极其惊慌,殷凛从没喜欢过男人,何况还是比自己大十岁的男人,他虽然打不过沈鸣,但心理上却非常抗拒被压在下面,他每次想起这件事,总会联想到自己被沈鸣压在身下的画面,然后脑海里无数的旖旎都会潮水般退去。
  不过,殷凛很快又发现另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在他的幻想里,竟然是他将沈鸣压在身下,他看着那个强悍嚣张的人被折腾的涌出泪水,脸色潮红,语调低吟辗转,像在控诉着自己的暴行,又像是爽得几乎说不出话。
  强烈的征服欲让殷凛获得了心理的满足感。
  殷凛其实是一个很豁达的人,他虽然没喜欢过男人,甚至都没想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去抗拒这件事情的发生,在他看来,爱情本来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最初的惊慌过后,殷凛很快就想通了,其实只要能有兴趣,对方是男是女并不重要,年龄大小也并不重要。
  但现在重要的是,殷凛清楚自己还没有赢过沈鸣的能力,他不能泄露这种情绪,否则只会被沈鸣压在身下,然后吃得骨头都不剩下。
  这样的初次性事体验对殷凛来说无异于是一场灾难。
  因为沈鸣经常来学校,所以跟李诚、严俊也都熟了起来,沈鸣为了跟殷凛拉近关系,没少在他这两个兄弟身上下功夫,李诚天生智商不高,但偏偏严俊也跟着犯起糊涂,连想都没想过沈鸣会有什么企图,不过沈鸣的死缠烂打倒也挺有成效,至少他能感觉殷凛态度明显缓和了,比起跟殷爷爷见面那几天,简直就跟脱胎换骨了似的。
  沈鸣现在也有些混乱了,他本来单纯想将殷凛拐上床,然后享受肉体的欢愉,但这件事却渐渐偏离了轨道,他发现跟殷凛相处的时候,很多事情其实是不受控制的,偏偏他也不爱管控自己,既然喜欢跟殷凛相处时的轻松自在,所以就算存在危险,他也会先享受现在。
  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现在都还没能压着殷凛来一发。
  周四放学后,他们约好一起去打篮球,学校附近有一个公园,殷凛他们去的时候,篮球场已经被别人给占下了,沈鸣提议去把场子抢过来,李诚亦随声附和,两人摩肩擦踵正打算大干一番,却听见殷凛没好气的道:“李诚,你智商后继有人了。”
  严俊解释道:“沈哥,他们也是学校的人,我们加进去就行了,没必要发生冲突。”
  沈鸣耸肩表示无所谓,李诚却高兴道:“沈哥,欢迎你成为低智商二号。”
  “谁是一号?”
  李诚手指向自己,并不认为这是什么丢脸的事,但沈鸣看了他一眼,却摇头嫌弃道:“那还是算了吧。”
  殷凛拍了一下李诚的头,想说你还是长点心吧,却听见严峻挥手喊道:“殷哥,快过来,我们跟他们打。”
  殷凛赶紧跑了过去,听严峻介绍说对方是高二的学生,体育特长生,所以身材都较为强壮,最重要的是篮球肯定打得特别好,为首的平头男开口道:“你是殷凛吧?在学校很有名气,我听说你打架特别厉害,不知道篮球打得怎么样?”
  殷凛认真道:“那得试过了才知道。”
  平头男,也就是刘超看了殷凛等人一眼,然后视线定格在沈鸣身上,皱眉道:“怎么还有位大叔?虽然模样不显老,但他肯定不是学生吧。”
  殷凛怔了一下,反射性的去看沈鸣,果然发现沈鸣危险的眯了眯眼,他表情瞬间就认真了起来,咬牙切齿道:“谁是大叔……小子,你想挨揍吗?”
  刘超像在故意激怒沈鸣,他拍了拍篮球道:“打架算什么本事,我们今天用篮球决胜负。”
  沈鸣冷笑道:“好。”
  殷凛突然觉得空气温度在下降,冷飕飕的寒气从沈鸣体内散发出来,沈鸣28岁,被叫大叔其实也无可厚非,但就殷凛所知,因为沈鸣比自己大了十岁,所以他对年龄其实很敏感,最厌恶被人说老,现在甚至还被叫做大叔,他不生气才怪,不过沈鸣生起气来,那可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啊!
  篮球赛正式开始,因为是非正规的,所以规则为哪方先投进十个球则胜,这个数字看起来少,但实际操作起来却非常难,毕竟不仅要抢分数,还得注意回防,现在离晚自习还有一个小时,算下来时间也不算宽裕。
  殷凛这方分工明确,他见过沈鸣打篮球,其实算不上好,但胜在他速度跟爆发力特别强,所以负责传球,而李俊外线准头跟稳定性不错,所以担任得分后卫,李诚则负责大前锋的位置,抢篮板、防守、卡位都少不了他,不过李诚有一把蛮力,可谓是用到了实处,至于殷凛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尽办法把球塞到篮筐里!
  一开始,殷凛这方是占据优势的,因为沈鸣的运球、传球能力无人能挡,他速度快并且敏捷,在对方一人防守的情况下,仍能将球顺利传给殷凛,殷凛充分展现了他的扣篮与头球能力,落到他手里的球几乎就没有丢掉的。
  但随后对方似乎意识到沈鸣的威胁,开始迅速改变战术,沈鸣的速度跟力量是优势,但他控球能力却成了劣势,对方换人防守沈鸣,甚至能从沈鸣手里直接将球掏走,沈鸣心情烦躁,却仍然无法改变局势,对方能够跟上他的速度,他的优势便已经不存在了。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漏洞!以至于刘超那方将进球数直接追平了。
  这时候,殷凛心里也非常窝火,他感觉对方像在故意戏耍沈鸣,而沈鸣碍着比赛规则,也不得不把这口气硬吞下去,其实要换了平时,沈鸣早就动手了,他不是能忍耐的人,但现在还继续坚持下去,大概也是不想破坏气氛吧,毕竟一开始就说好,这是一场以篮球论输赢的比赛。
  但殷凛却忍不下去了,他不能看着沈鸣被这样蔑视,在休息时间,殷凛提出了换位,由他去负责传球,而沈鸣则负责投篮,只要他能抢到足够多的球,就算沈鸣投篮命中率不高,他们也是有获胜机会的。
  而殷凛的传球能力同样出类拔萃,他传球假动作能迷惑对手,甚至牵制对手防守阵型的变化,防守殷凛的同样是先前捉弄沈鸣的高大个,他挑衅性的看着殷凛,似乎还想再现刚才出尽风头的英姿。
  但殷凛却破灭了他的幻想,高大个想凭技巧从殷凛手里抢球,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就算高大个能抢到球,在他准备传球的时候,殷凛却已经站到了他要运行的路线上,这是一种绝对性的压制,以至于沈鸣看得心情舒畅,恨不能现在就将帅到不行的殷凛扑倒在床上。
  沈鸣啧了一声,不愧是他看上的男人,太他妈能耍帅了!             

  ☆、第17章:遗愿

  在殷凛的压制下,高大个就像被束缚了双手双脚似的,他运球被殷凛掏走,传球被殷凛抢断,憋屈得恨不能在现场干一架,但刘超却还是控制着局势,即使被压着打,他仍然投进了不少球,最终殷凛这方以10:9险胜。
  篮球场的对抗没有产生仇恨,反而使两队彼此欣赏,刘超承认了殷凛的篮球水平,而殷凛也同样不敢小瞧刘超,比赛结束,他们就惺惺相惜的激烈讨论起来,倒是先前很受感动的沈鸣被遗忘在了一旁。
  沈鸣好整以暇看着两人,并没有插嘴的打算,他在篮球方面的确没多少天赋,毕竟在他的世界里,篮球是一项非常奢侈的运动,他没有时间去练习,更没有能够信赖的朋友。
  就在这时,沈鸣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将音量调的很低,殷凛却仍然察觉到了,他往沈鸣那看了一眼,但并没有放在心上,然后便转头继续跟刘超交流经验。
  沈鸣压低声音道:“有事?”
  电话那头声音喑哑,他简短而迅速的说了几句话,沈鸣脸色却霎时沉了下来,接着他突兀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沉声道:“我知道了。”
  殷凛不知何时走到沈鸣身旁,“你有事吗?”
  沈鸣捏紧手机,犹豫了一下道:“嗯,我得先离开了。”
  “那你走吧,我也快回学校了。”
  “嗯。”沈鸣目光复杂的看了殷凛一眼,然后便快步走向停车的地方,他拉开车门,却发现殷凛还在看着自己,便扬起嘴角朝他笑了一下,殷凛没有像往常那样窘迫的躲闪,他坦然直视着沈鸣的笑,甚至还扯了一下嘴角算作回应。
  沈鸣颇有些受宠若惊,却不知道殷凛也已将他视为猎物,只是现在还不够强,所以暂且将其放养着。
  下了晚自习,殷凛如往常一般回家,却发现屋内一片漆黑,他心里突然涌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惊慌,以往爷爷在家,无论多晚都会开着灯等他回来,现在这种情况几乎从未有过。
  殷凛迅速跑过去,这才发现门还上了锁,显然爷爷并不在家,他一边开门一边拿出手机给爷爷打电话,听筒里却始终循环着铃声而无人接听,殷凛站在门边想了好一会,心里说不出的不安,其实这几天他就总觉得不对劲,他感觉爷爷像有事瞒着自己,爷爷一直想尽办法满足自己的需求,他想吃什么,爷爷都会毫无条件的去做。
  殷凛一度觉得爷爷是心情愧疚,所以才将感情毫不遮掩的表现出来,但现在联想起来,事情却极其不对劲,爷爷那种倾尽所有的对待方法,更像是一种告别,想到这里,殷凛便总算想起这几天感觉奇怪的地方,那就是爷爷并不是真的高兴,他的笑容下面掩藏了太多的无奈跟苦涩。
  殷凛等了一会,然后就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与其在这里不停的打电话,还不如尝试想办法找线索,殷凛挨个去敲邻居的门,然后问他们见过爷爷没有,知不知道爷爷去哪了。
  郭大姐是最了解情况的,她见殷凛急得不行,犹豫了一下便小声道:“有一件事我觉得挺奇怪,你知不知道你家前几天来了两个陌生人?长得凶神恶煞的。”
  殷凛惊讶道:“什么陌生人?”
  “就是你被赶出院子那天,叔跟他们聊了好几个小时,然后那两个人才离开,我本来想问叔有没有事,却发现他脸色很难看,我问他话也不回答……”
  殷凛意识到这件事非常关键,他连追问道:“接下来呢?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郭大姐挺难为情的,“这……我答应叔不告诉你的。”
  “郭姐,你就别卖关子了,现在爷爷都不见了,他以前离开都会提前告诉我,像现在这样从没发生过,我怕他会出什么事,是不是那天的两个人……”
  “不应该,叔说那两个人是债主来要钱的。”
  “什么债主?”
  “叔说是为了给你凑学费,所以跟人借了钱,他会不会去亲戚家借钱了?”
  殷凛忧心忡忡道:“不可能,我家根本没有亲戚,他走的时候说了什么没?”
  “没说啊,我还以为他是去买菜了,谁想现在都还没回来。”
  殷凛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他拧紧眉头,半晌咬牙道:“不行,我得去找他。”他转身就想往外跑,却被郭大姐一把抓住了,“现在这么晚了,你上哪找人去,叔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你就安心在家等着,他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
  “万一明天还没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