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夫人想跟我离婚-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荆青雨含恨离去,认定沈鸣是为利益利用了他,并诬陷了他爸这个好人,甚至将沈鸣定义为无情无义、唯利是图的小人,她心里原本就被荆斐种下了一颗种子,沈鸣的话给这颗种子浇了水,然后促使种子进一步发芽生长。
  没人知道这颗种子最终会长成什么模样。
  沈鸣盯着手里的文件有些出神,半晌才将举起的笔重新落下,无论殷凛想利用什么达成目的,他都绝不会轻易屈服。
  时机就快到了,此刻无论如何都不能乱。

  ☆、第58章 :V章

  当晚拥着沈鸣酣畅淋漓后,殷凛把玩着他手指说:“你说得狠绝无情,难道怕我对付荆青雨吗?”
  沈鸣冷哼道,“那你放她进来,打的又是什么主意?”
  “我怕你无聊,毕竟是有一段过往,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你不必试探我。”沈鸣语气冷漠,“我想离开跟任何人都牵扯不上关系,你应该清楚这点。”
  “你就没动心吗?”
  “……”
  “真可怜,荆青雨肯定觉得你至少动过情,没想到……”殷凛压低声音,语气夹杂一丝笑意,“你根本从来没爱过她。”
  沈鸣紧皱眉头,不耐烦道:“与你无关。”
  “是,的确与我无关,我不在乎你那些往事,只要你现在属于我就行了——还有,关于你的身份,我查到了一些新的东西。”
  “还有调查的必要吗?我已经承认自己就是荆瑜了。”
  “我一直以为你只是需要荆瑜这个身份,毕竟那份证明是作假的,但我想不通,你跟荆瑜的确很像,连荆家那些长辈都没能拆穿你,按理说,你要是荆瑜所有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所以你对龙亚没有好感,更要报复荆家害过你的人,但荆家于你同样是责任,你是绝对不愿看到荆家败落的,我说的对吗?”
  沈鸣兴致缺缺,“你既然猜到还问我干嘛。”
  “三年前,你把这笔账记在我头上了吗?”殷凛声线拉得很紧,隐隐散发着硝烟的气味。
  “我要是记在你头上,当时就直接了断了你,我只是憎恶你将要走上的位置,以前跟你站在相同地方的,你的父亲,他可是对荆家实施计划的主犯,要不是他对荆家几年来的打压,荆家后来也不至于落败,连我都被当时其他两大家族联手荆家杀害,就算他没等到直接动手,也到底是发起者,我厌恶很难理解吗?何况龙亚当时就是龙潭虎穴,我既存了私心,又不想你去送死,现在重提旧事有意义吗?”
  殷凛稍稍挪动,替沈鸣揉捏着酸麻的手臂,“既然你就是荆瑜,那沈鸣又是谁?”
  “他已经死了。”
  “……借尸还魂?”
  “是。”
  殷凛沉默,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确定沈鸣身份后,就深感不可思议,现在得到沈鸣亲自承认,他更莫名感觉心酸,沈鸣……他还是习惯叫这个名字,毕竟他从一开始见到的就是现在的沈鸣。
  他已经死过一次了,自然不能与常人相提并论,也会能看淡许多事,就像禅语所述:得之不喜,失之不悲。
  大概沈鸣也是这样看待他们的关系,得到固然是好,但失去也不意味着无路可走,凡事皆有因果。
  似乎看透殷凛在想些什么,沈鸣嗤笑道:“我没你想象中看的那么透,反而死过一次,倒想把以前不敢做的都做了,不敢动的也都动了。”
  殷凛将沈鸣抱得更紧,“你怕死吗?”
  “怕啊,死前生不如死的折磨实在不想再经历了。”
  殷凛嗯了一声,将两人滚烫的肌肤更近距离的贴合在一起,他突然有些害怕了,更莫名心疼沈鸣,他没能经历沈鸣的前生,更连窥探的机会都没有,那是一段他被隔绝在外的记忆,他突然感觉自己在沈鸣的回忆里缺失了很多年,并且注定不能再找回来,就算再怎么让人去查探,他摸索到的也只是那段记忆的边缘。
  他有些心慌,就像原本就抓不紧沈鸣,现在更是连握住对方的拳头都捏不住了。
  后来殷凛就说了一句话,却迟迟没等来沈鸣的回应。
  他说:“沈鸣,对不起——”
  沈鸣等待的时机终于到了。
  他手里捏着殷圣林这个帮手,并与对方再次达成协议,殷圣林对沈鸣是没有好感的,甚至连那两个孩子,他都觉得是因为沈鸣,所以其生母才被殷凛抛弃,这实在很残忍,他本来的目的就是让沈鸣离开,现在倒并不介意稍微施以援手。
  殷圣林要做的不多,并且隐秘不易被发现,他只需在沈鸣逃离那座别墅后,将他暂时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随后沈鸣会趁其不备远离这里,那地方越是没人能想到,对他实施的逃离计划就越安全。
  当天下午,在拿玩具陪孩子玩耍过后,沈鸣如常沿着走廊返回客厅,他的安分守已取得了守卫的信任,对方已经能任沈鸣走到门边,有时还能闲聊几句,这在沈鸣计划之中,他每次都在做新的试探,一旦触碰到守卫底线就立即收回,下次仍然故技重施,这种行为能无形中取得对方的信任,并且不引起任何猜疑。
  沈鸣朝着半敞的门走去,动作悠闲自然。
  “沈哥,你又去看那两个孩子了?”
  沈鸣停下脚步,并朝门边走了过去,一边点头道:“是啊,孩子很可爱,现在已经会学大人声音了。”
  “沈哥对孩子真好,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你孩子呢。”
  另一人连低斥道:“别胡说。”
  “我没胡说,就是可惜了,沈哥,你就向家主低个头,我看他对你挺好的,你有错就认个错,家主肯定能放你出来。”
  沈鸣轻笑,“你怎么知道?”
  “我还没见家主对谁这么特别过,沈哥你是第一个,把你关起来这些天,家主心情也特别不好,再说你们这种关系,家主都愿意顶着长老会的压力跟你结婚,是绝对不会在小事上跟你计较的。”
  沈鸣没说话,他不动声色的朝着对方靠近,并摇头苦笑,“未必是小事,再说我也不会妥协。”
  “那你——”
  对方声音戛然而止,他难以置信的盯着沈鸣,想不到沈鸣竟然会突然下狠手,但他没时间再分析,后颈剧烈的疼痛让他头昏眼花,接着就猛然晕厥在地。
  第一个能靠出其不意解决掉,但接下来的却得凭真本事,沈鸣不敢松懈半分,他清楚这些人绝不会轻易放他离开,那等于违背了殷凛的命令,是一种巨大的屈辱。
  沈鸣不得不抓紧时间,他下手前所未有的狠戾,竟将那几人逼得进退不能,这是一场苦战,好在沈鸣提前做过功课,知道这几人最大的弱点在哪里,他招招专攻软肋,趁对方无法再逼近的间隙走为上计,沈鸣绝无恋战之心,他的目的是离开这里,而非与这些人拼个你死我活。
  在这片非核心成员禁入的区域,沈鸣要比他们熟悉得多,这有利于他逃离,也有利于他跟殷圣林派来的人接头。
  沈鸣的计划并不算周密,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性,但他最终还是顺利潜藏了起来。
  他被殷圣林安排在一处偏僻的房内,那里结满了蜘蛛网,似乎是废弃不用的屋子,沈鸣没带吃的,殷圣林似乎为了刁难沈鸣,也没有派人给他送来。
  沈鸣在那间挂满蜘蛛网,看起来跟鬼屋没什么差别的房间住了两晚。
  第三天,他在严密布局下找到将要运往河西的货仓,并偷偷潜伏了进去。
  没人料到他会采用这种方法,沈鸣躲在里面听人议论纷纷,似乎大家都推测他还藏在核心区某处,毕竟龙亚内部守卫森严,沈鸣要出去绝没有那么容易,他还听人说殷凛立即飞了回来,听到消息几乎是震怒,这两天一直阴沉着脸,看起来像要杀人似的。
  还下令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沈鸣,即使是把龙亚翻过来。
  沈鸣心想你就尽管把龙亚翻过来吧,反正你就算翻过来了,也决定找不到他半根头发丝。
  何况他不是早就说过,现在的局面应当也在殷凛意料之中吧。
  船比计划晚开了一天,沈鸣这三天就吃了一个干瘪的馒头,这会肚子都饿瘪了,还得防着被人查出来,幸好船晚一天顺利开出,他悬在半空的石头落了地,总算能稍微安心一点。
  期间沈鸣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又偷偷去找了点吃的,因为这事差点就被人发现。
  他是藏在一个货箱里的,箱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殷圣林想法腾空了,因为货箱非常多,他藏得那个又在角落里,所以被发现的几率并不大。
  沈鸣心情复杂的渡过了两天时间,货船终于成功抵达海岸,这些下面的人很少见到他,所以沈鸣敲晕了一个人,将对方的衣服换上,一路假扮逃了出去,这其中惊心动魄的事情太多,好在沈鸣运气不错,手脚也够麻利,才能统统躲避开来。
  然而这不过是个开始。
  沈鸣清楚他逃出的消息很快就会被殷凛知道,只要认真盘查,殷凛就能查到他离开的方式,从而得知他所在的地方,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沈鸣不得不迅速离开这里。
  但沈鸣怎么也没想到,殷凛的动作竟然这么快!
  他在购买汽车票的时候被人盯着看了好几眼,那些眼神里充斥着怀疑跟审视,沈鸣警惕性极高,一看对方的表情就清楚情况不妙,他立即转身离开,远远看见有人朝他冲了过来,但速度显然比不过沈鸣,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
  沈鸣没有工具跑不远,只能先躲在附近,等那些人离开才出来。
  汽车这条路被堵死了,火车跟飞机更是绝对不可能的,沈鸣苦思冥想,最后把自己戴的戒指给当了,这东西是殷凛结婚那时候给他的,平时还强令沈鸣带上,沈鸣现在不得不庆幸,要不是这戒指,他还未必能这么快弄来一辆车,只是那戒指最后肯定会回到殷凛手上。
  沈鸣几乎都能想象殷凛知道他当了戒指后的表情,肯定阴沉得像要杀人。
  有车之后,沈鸣行动方便很多,至少不必再受到太大限制,他知道现在尤其不能放松警惕,稍有不慎就会被殷凛抢在前面,这次如若失败,恐怕再不会有下次机会。
  他既然逃了出来,就已经怀着两败俱伤的心情,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跟殷凛回去那个地方。
  如果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
  沈鸣目光微凝,眼中杀机涌现,他用力抓紧方向盘,只希望殷凛别把他逼到那个地步。
  但事实未能如人所愿,沈鸣一路被步步紧逼,连半点歇息的片刻都不敢有,他每到一个地方都必须尽快离开,否则过不了多久,龙亚的人就会找上门来,沈鸣已经跟他们打过好几场了,有几次都差点被抓住,他心里焦急难安,意识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他必须想个好办法,否则这样下去,再过不了多久他就已经撑不下去了。
  被以这样的方式抓回去,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
  后来迫于无奈,沈鸣被逼进了一座森林,这让他想起了在z国被追杀时的情景,那时候他们也是在这样的森林里,并经历了地狱般的屠杀,也正是那时候,殷凛记起了所有的事情,并且他们经历上次长达两年的分别。
  以前是他帮助殷凛逃离,现在却讽刺的变成了他被殷凛一路追踪,其中翻来覆去的缘由,实在复杂得让人不知该如何叙述。
  然后沈鸣再次见到了殷凛。
  许久未见,殷凛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目光尤其阴霾,原先的和善被尽数收敛,从骨子里散发出强大的威压,气势慑人。
  殷凛走近,雨水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部滴进泥土,他眼神带着悲悯,与几分渗人的阴冷,他沉声道:“我说过你逃不了。”
  沈鸣半跪在地上,他浑身湿透,看起来极其狼狈,但掩藏在他身上的气势并不逊色半分,他盯着殷凛,忽然觉得极其可笑,他从不信命,殷凛又凭什么来决定他的宿命,他仰起头,拿手将湿漉漉的头发撸上去,放肆笑道:“殷凛,你真可怜。”
  殷凛目光冰冷,被碾压在心脏的恶魔肆无忌惮的逃窜了出来,他死死盯着沈鸣,明明是他掌控主权,看起来却比沈鸣还要可怜,倒真是映衬了沈鸣说的那句话。
  ——殷凛,你果真是可怜啊。
  沈鸣讽刺般勾起唇角,冷漠伤人的词语从唇齿不断泄露而出,他已经快被逼疯了,连续的逃离跟躲避耗尽了他所有的理智。
  殷凛狠狠攥紧拳头,被偷偷藏在掌心的戒指刺得鲜血淋漓。
  但此刻唯有肉体疼痛,能化解他压抑到近乎不能呼吸的深刻绝望。

    相守
  ☆、第59章 :V章

  四年后
  沈鸣将荒废的别墅推倒重修,尤其修建了宽敞清香的林园,以便平常在家休息工作,有了赏心悦目的景致,他心情倒真好了不少。
  午后气候炎热,沈鸣往廊下搬了个凉椅,手里捧着冰镇西瓜,顺便听秘书汇报工作的事情。
  他听了一会,渐渐察觉不太对劲,便问:“这些事并不着急,有的让荆副理处理就行了。”
  秘书点头,在收拾文件时不小心摸到了沈鸣的手,沈鸣微抬起头,发现秘书穿着尤其清凉,就算现在天气炎热,她也不该吊带配短裙,让人看见该说他沈鸣调戏下属了。
  沈鸣审视过后,盯着秘书等她解释。
  秘书却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沈鸣满意她的身材,便娇羞低头,“沈总,我看您没来公司,实在太担心了就过来看看。”
  “……”
  “沈总,你生病了吗?”
  沈鸣把一勺西瓜塞进嘴里,不冷不淡道:“跟工作无关的事你不用操心。”
  秘书有些失望,她见沈鸣平常挺欣赏自己的,谁知这会竟然毫无反应,但她仍打算再试一下,便朝沈鸣靠近两步,故作摔倒径直朝沈鸣怀里扑过去,沈鸣刚要起身,就见一团影子冲了过来,抢过他手里西瓜就往秘书脸上摁。
  秘书眼睁睁被西瓜糊了满脸,妆都弄花了,她怒不可遏的抬起头,就看见沈总怀里坐着一个小女孩,模样挺可爱的,就是盯着她的眼神尤其凶狠。
  “你是谁?”秘书糟了无妄灾,要不是看小女孩跟沈总关系不错,这会肯定怒骂起来了。
  她自认语气平和,还满怀好意,结果小女孩朝她拉了拉嘴角,狠狠瞪眼,扭头就栽进沈总怀里,嘤嘤嘤的哭诉道:“爸这个姐姐好凶,她刚刚还瞪我,嘤嘤嘤,我不是故意的,姐姐不要打我……嘤嘤嘤……”
  秘书:“…………”我日!
  沈鸣揉了揉女孩头发,笑道:“这是我女儿。”
  秘书:“………………”说好的单身钻石王老五呢。
  女孩怯生生的偷偷瞄女秘书,天真问:“姐姐会是我的新妈妈吗?”
  秘书无比聪慧,很快就从这句话里理清思绪,暗道原来沈总现在没有老婆,或者说他已经离婚了?她努力扯出笑容,低头微笑道:“你误会了,我是你爸爸的员工,刚才对不起哦,不知道会吓到你。”
  她自认为这样能讨得小孩欢心,然后果然见女孩卸下心防,冲她笑道:“姐姐好漂亮!”
  “谢谢……”
  秘书心还没定下来,又猛地见女孩转身伤心扑到沈总怀里,“……嘤嘤嘤,爸你听见没有,她想当我的后妈!我才不要——后妈都会虐待小孩子,我会被关到柴房没饭吃的!嘤嘤嘤……”
  沈鸣脸色微沉,秘书也没料到孩子会这样说,连忙蹲下身安抚道:“姐姐是好人,不会虐待小孩子的,也不会不给饭吃的。”她说着还想抚摸女孩头发,却被女孩仓皇躲了开。
  “呜呜,爸我讨厌她,让她快走快走——”
  秘书一脸尴尬,便听沈鸣冷声道:“你走吧,以后就别过来了。”
  秘书气急败坏的捂脸远去,沈鸣把女孩从怀里揪出来,盯着对方那张可怜无辜脸看了半晌,无奈道:“好了,再装就过头了。”
  荣华给了沈鸣一个灿烂的笑容,抱着他手臂轻轻哼道:“那个女人真讨厌,穿成那样就是故意勾引爸,要不是我来了,她肯定摔到爸怀里了。”
  沈鸣没好气道:“什么勾引,你从哪学来的这些词?”
  “这还用学吗?”荣华理所当然道,“我可是殷家人,这点本事当然有。”
  沈鸣沉默,绷紧的唇线泄露心中不悦。
  荣华赶紧闭嘴,她到底还是个孩子,就算比普通人聪明很多,大脑储存的知识量也更多,做事却仍是孩子天性,说话也不会顾忌太多,她早知道爸不喜欢听龙亚的消息,还总是屡次三番的忘记,然后惹得爸不高兴。
  想到这里,荣华讨好的晃了晃沈鸣手臂,委屈喊道:“爸……”
  沈鸣还不至于跟个孩子计较,将荣华抱在怀里,起身道:“小康呢,没一起来吗?”
  “弟弟昨天犯了错,被父亲关在房里,我来的时候他可羡慕了呢,幸好他没来,不然那女人肯定会被打肿脸的!”
  沈鸣让人重新挑了个西瓜过来,抱着荣华坐到凳子上,再将勺子递到她手里,“小康又把谁给打了?”
  “不是小康先动手的!但父亲说小康下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