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夫人想跟我离婚-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揖醯迷僬乙桓隹炊匝鄣娜送β榉常圆蝗缇湍懔税伞!
  殷凛嗯了一声,心中同样百感交集,“那时候为什么要我做出选择?”
  “你想知道吗?”
  “想。”
  “因为我心里有道坎,过不去。”
  殷凛没听懂,但他明白了沈鸣的意思,“现在那道坎过去了吗?”
  “没有。”沈鸣侧头看向窗外,“以前认为错的事情,现在还是错误,但这个错误在我忍耐范围,我还能承受。”
  “你怎么才能忘记它?”
  沈鸣低声道:“我不知道,但事情跟我想的不同,我曾经陷入了死角,认为那是件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事,甚至我接受了就在犯罪,但现在事情真的发生,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真的没有,的确,有句话叫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说得一点没错,就是往后退的时候,人总得付出点代价。”
  沈鸣想过,假使殷凛没再出现,他大概也就试着忘记对方,但殷凛偏偏出现了,不但出现,甚至还不断刷新存在感,让殷凛无法忽视他这个人,更无法忽视他们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殷凛懂得适可而止,现在不是逼问沈鸣的时候,他们从未像现在这样交流谈心过,这已经是一种难得的进步了,他不想事情变得更加糟糕,无论是以哪一种形式。
  沈鸣道:“以前的事我们都没错,我想过,不该一味怪罪你,我想你肯定也怨过我,恨我为什么在那时候离开,我不想解释太多,那些事情就过去吧,我们从现在重新开始,该怎样还是怎样,别再整天想着过去的事不放,我有自知之明,不会做任何对你、对殷家,甚至是龙亚不利的事,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是在我接掌荆家之后,能让荆家跟龙亚脱离附属关系。”
  这并非小事,殷凛冷静道:“就算我能做决定,也得为整个家族着想。”
  “你有好的办法吗?”
  “脱离附属关系可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求新的合作方式,荆家能达到它的鼎盛时期,龙亚会重新判断它的价值,只要荆家足够强大,他就有权利不附属于任何一方。”
  “这是你的承诺吗?”
  殷凛想了想,到底还是无法拒绝沈鸣,“是,只要荆家能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他们难得诚恳面对彼此,虽然还有一些芥蒂,但几近坦诚相对,沈鸣就是这样的人,他排斥一个人的时候,连闻着那人味道都难受,但接纳了一个人,他也绝不会扭捏作秀,说过的话都会认真对待,绝对不会成为放屁一样的存在。
  然而沈鸣接下来的言辞,却让殷凛失眠了整个晚上。
  殷凛心里也有疙瘩,并且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煎熬,他想趁机试探沈鸣,但结果却糟糕至极,以致他到了嘴边的话又仓促收了回去。
  他小心翼翼道:“如果我做了让你讨厌的事,你能原谅我吗?”
  “这得看事态严重程度,我最讨厌被人欺骗,所以你绝不能骗我。”
  “如果告诉你会更糟糕呢?”
  “那就别说。”沈鸣不以为然的打了个哈欠,“困了,只要你别背叛我,其他都好说。”
  “怎么样才算是背叛?”
  沈鸣怔了一下,他微微起身看向殷凛,一本正经道:“任何违背我意愿的事情都是背叛。”
  殷凛心知沈鸣已经有些疑惑了,他现在已然打消告知的念头,便假装没事道:“哦,不是困了吗?睡吧。”
  “手拿开,枕头过来点。”
  “你那边不是有一个枕头?”
  “哪呢?”
  “……”
  失眠的时候,殷凛反复猜想,生孩子这件事究竟符不符合沈鸣的意愿?
  也许他会觉得这是惊喜呢?
  不,这种可能性对沈鸣来说绝无可能!
  经历暗潮汹涌的对峙阶段,股东大会终于如期召开,期间荆为胜差点出车祸,幸亏他还算聪明,侥幸逃过了这一劫难,无论如何,双方都绝不能再容下彼此,胜负输赢全凭今天股东大会的投票决定,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只要荆为胜的决议能有超过三分之二的股东支持,那么荆斐就将彻底输掉了。
  要拿到那么高的支持权绝对不容易,即使沈鸣事先打过安神针,荆为胜仍然不免心情紧张,他为了跟荆斐翻脸,现在连他妈都得罪了,要是这次决议真的输掉,荆为胜想象不到他还能拥有什么,也许将会是一无所有。
  他很害怕,这种害怕的情绪无从掩饰,他不得不深吸几口气,壮足了胆子,才昂首挺胸走进会议室。
  而在荆为胜的拇指上,正戴着一枚龙纹扳指,玉质通透,颜色苍翠欲滴,盘龙姿态巧夺天工,牢牢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时隔半月,沈鸣再次去了荆氏企业,他已经不是公司员工,但想办法进去还是轻而易举的小事,他必须控制好局势,以防荆为胜出现什么差错,事实上沈鸣认为这次计划已经很好了,只要荆为胜发挥正常,他们赢的几率非常大,就算不能通过三分之二的表决,也绝对不可能让荆斐占得了上风。
  但关键就在于荆为胜能否发挥正常!
  会议室大门紧闭,沈鸣挂着工作牌走上楼梯,却在楼梯上碰到了一个熟人。
  这栋会议楼鲜少有人来,能到这地方的更不是普通人,沈鸣碰到的便是荆为胜的妈——安娜,沈鸣对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安娜无数次听过沈鸣的名字,却还是头一次见到本人,当然她是能认出沈鸣的,毕竟这个人的照片她已经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了。
  安娜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甚至比许多二三十岁的小姑娘看起来还年轻,她善于保养,更喜欢化妆,一头披肩卷发衬得肤色白皙,气质俱佳,西方人的轮廓更平添了几分魅力,但见到沈鸣的时候,她所有的表象却瞬间崩溃掉了。
  她趾高气昂道:“你是沈鸣?”
  沈鸣面无表情,“是。”
  “就是你唆使我儿子,去跟他荆叔叔斗?”安娜声音骤然拔高,尖利并有些刺耳,“你到底有什么企图!我儿子好好的,怎么就听信你这种人,现在还连我的话都不听了!说!你是不是想害我儿子,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你肯定是贪图荆家的企业,我告诉你,我儿子虽然不太聪明,但绝对不会任由你摆布,就算他赶走了他荆叔叔,你也绝对回不来!你这个混蛋,我绝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沈鸣中途一直没说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安娜,丝毫不掩饰自己讽刺的表情,等安娜歇斯底里吼完,他才冷笑道:“说完了吗?”
  “……”
  “好狗不挡道。”
  “你敢骂我是狗?!”
  “骂你怎么了。”沈鸣从容不迫道,“难道你还想咬我?”
  安娜没咬人,但她动手了。
  沈鸣这回算是见识了,以前在荆家的时候,安娜在他爸面前装得一副贤良淑女,后来为讨好他,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总之怎么恶心沈鸣她就怎么做,然而现在,他大概才真正看到安娜的真面目,掩藏在温柔善良假面下的,是一张丑陋尖酸刻薄的嘴脸。
  沈鸣没打算动手,他也不擅长跟失去理智的女人打架,无论输赢都不光彩,但他没这个想法,安娜却有,他对沈鸣早就抱有一腔怒火,恨不得能狠狠踹沈鸣几脚。
  她这样想也这样做了,沈鸣被抓住衣服,安娜涂满指甲油的尖利指甲挠在他身上,沈鸣动手阻挡,便被安娜猛烈摇晃,什么撒泼打滚的方式都全上手了。
  沈鸣彻底失去耐心,他抓住安娜双手,企图控制住她,却没想到安娜会猛地撞过来,沈鸣那时候根本没站稳,楼梯的位置也不算宽,这股力道完全失去控制,将他当时的平衡直接打破,以致两人几乎同时从楼梯跌下去。
  这几级楼梯其实不算高,摔下去的瞬间,沈鸣就及时护住了头部,但他仍然有非常不好的预感,因为原本并不该有痛感,他的身体不可能连这点摔打都抵抗不了。
  然而事实却不容违逆,强烈的疼痛从腹部传递到大脑神经,痛感的强烈程度让沈鸣不禁慌乱起来,他用手撑起身体,首先看见的是安娜贴墙捂嘴一脸惊恐的表情,再接着,他就看见自己身下出现了血迹,且用逐渐扩大的迹象。
  沈鸣整个人都懵了,他完全想不通这算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会出血的!
  这么几级台阶,没道理把内脏都摔碎了啊!

  ☆、第44章 :V章

  沈鸣紧拧眉头,他强忍剧痛站起身来,盯着地上那摊血迹,再将冰冷视线转向安娜。
  安娜一阵惊慌失措,她只想给沈鸣点教训,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我……我没有,是你自己摔下来的,跟我没关系……”
  沈鸣冷冷盯着安娜,眼底深处慑人的寒意似要将人扼杀,半晌,他收回视线,他总得跟安娜算笔账,但不是现在,当务之急是处置伤情,搞清楚这些血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鸣转身往洗手间走,擦肩而过的时候,声音没有半点情绪地道:“把这处理干净,我想你也不愿意事情闹大。”
  安娜连声点头,恨不得这件事就没发生,她是讨厌沈鸣,但还不到想跟龙亚作对的地步,如果沈鸣真出了什么事,那她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没人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沈鸣在洗手间查看了伤情,满脑子都被困惑团团围住,他想不通现在究竟怎么回事,就算把几十年的经验总结起来,他也找不到任何能拿来解释的理由。
  缠绕在腹部的疼痛犹如尖刀在切割着血肉之躯,沈鸣几乎没力气下楼了,更不愿让别人看见他的窘迫,他掏出手机,痛苦却平静地道:“符蒙,你现在最好过来一下。”
  就像在商议某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
  但符蒙不敢小觑,他还算了解沈鸣,清楚这个人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绝不会向人求助,然而事情的发展仍然让符蒙心惊,他推门进入后,就看见沈鸣身上沾满了血迹,他瘫坐在地上,满脸痛苦不堪的表情。
  沈鸣淡道:“我得去医院。”
  “怎么回事,你哪受伤了?”符蒙到底是龙亚的人,一边焦急询问,一边已经扶起沈鸣,然后以最快速度离开。
  “不知道。”沈鸣快神智不清,却还有力气开玩笑,“我也许被外星人青睐了。”
  把沈鸣扶上车,符蒙立即开车前往最近的医院,并将这件事迅速告诉家主,这件事是他办事不利,责罚肯定会有,但现在隐瞒不报的责罚绝对更严重,他比谁都清楚家主对沈鸣的在意程度。
  殷凛问清医院地址,然后就让符蒙把手机给沈鸣听,他声音危险到了极致,犹如一根绷紧的弦,强大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符蒙小心道:“家主,夫人已经昏过去了。”
  一段几近窒息的沉默后,电话被怦然挂断,符蒙连长出一口气,整个人都被阴霾气息牢牢罩住了。
  rehab医院成立以来,从没像现在这样严阵以待,绷紧的气氛似乎连喘息的余地都被剥夺,所有人噤若寒蝉,妇科室外的长廊一片死寂般沉默,唯有紧闭的室门孤寂地昭显着存在感。
  沈鸣正在接受检查,并由医生判断,进而采取最有利的解决方法。
  符蒙守在长廊通道处,目光却远远注视着殷凛,唯有现在,他才在这个人身上找到一丝人气,他没来得及见证殷凛的过去,在符蒙印象中,殷凛强大不可侵犯,冷漠似乎毫无感情,直到沈鸣出现,这种僵局才被打破,他印象中无坚不摧的家主变了,他在意这个叫沈鸣的人,甚至超出了他对任何事情的在意程度。
  符蒙甚至怀疑对家主来说,除了龙亚,大概没什么能比得过沈鸣了!
  但他不愿看到这样的家主,现在的殷凛低落、颓靡、慌乱,他仍然挺直站立着,似乎没什么能压弯他的肩膀,但符蒙就是看出来了,家主已经有了弱点,甚至他在感到恐惧,他害怕失去沈鸣,这种情绪让家主已经没心情再关注外界的一切。
  符蒙无法想象,如果沈鸣真出了什么事,家主又将会怎样。
  他只能祈祷这件事不要发生。
  这项检查不容有失,等待的过程中,一分一秒似被无限拉长了,殷凛体验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他始终维持着同样的姿势,目光牢牢注视着那扇紧闭的门,像麻木了,又像在逃避,他毫不动弹的站在那里,时间像被骤然间凝固了一般。
  殷凛心乱如麻,他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以沈鸣的身手,很难有人能对付得了他,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以致沈鸣出现现在糟糕得局面,其实说不后悔是假的,殷凛每一秒钟都陷在惊恐之中,他害怕沈鸣会出事,也害怕这个孩子留不住,那样他接下来将糟糕至极。
  他开始后悔没早点将实情告诉沈鸣,那样他至少会有所防范,不至于像现在被打个措手不及,何况沈鸣迟早会知道,早晚其实并没多大区别,沈鸣倘若决定了,他向来很难去改变的。
  而像这样守在外面,无能为力的感觉反而让殷凛备受煎熬。
  过了近乎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紧闭的妇科室被打开,殷凛本能的往前走,这才发现自己手心全是冷汗,忐忑的心情被无限放大,心跳快得似要冲破皮肉,他从没像现在这样紧张害怕过,就算以前无数次险些死掉,他也没让这种情绪泛滥过。
  然而现在,他却已经失去了自控能力。
  负责给沈鸣检查的是医院赫赫有名的医生,随便一位拎出来都德高望重,他们显然清楚检查对象是谁,即使这种妊娠情况匪夷所思,他们仍然以最优良的态度做了最大努力。
  殷凛盯着他们,嘴里却一句话说不出来,千言万语像被卡在喉咙里,唯有焦灼的表情表露无遗。
  “殷先生,情况很复杂,这种事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首例,两三个月正是胎儿危险期,何况现在还受到重创……”
  殷凛冷声打断,“结果。”
  “孩子保住了,但是……”
  “别废话了,保住就成,接下来交给我。”徐谷虚惊一场,差点被吓死,他被叫过来的时候,真怀疑沈鸣要出了事,家主得把他碎尸万段,“家主,您先进去看看吧。”
  徐谷说完又将视线投向一位医生,“那个谁,你跟我过来,把详细情况告诉我。”
  殷凛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他独自走进妇科室,推门便看见沈鸣躺在床上的身影,以及仍然平静锋锐的侧脸,殷凛突然想起来,他好像从没见沈鸣生过气,无论什么样的事情,就算是去杀人,沈鸣都满脸轻松平静,他把沈鸣带走,还逼沈鸣结婚,沈鸣却没试着反抗过,殷凛清楚沈鸣是个理智的人,除非被逼到极致,他绝不会把自己往绝路上推。
  但现在沉默的沈鸣却让殷凛心里没底,他停在床边,用一种近乎请罪的态度看着沈鸣,似在等待并甘愿承受他的怒火。
  “让我猜猜。”沈鸣声音出乎寻常的冷静,反将气氛压制到无法呼吸,“你在拿我做实验,我现在的状况都拜你所赐,在见面之前,你就开始筹谋这一切,我喝的汤药有问题对吧?那就是你实验的药剂吗,我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敢这样做!”
  他语调陡然拔高,一字一句狠狠砸在殷凛心头,“殷凛,这就是你的诚意吗!”
  殷凛沉默,他无从辩解,因为沈鸣说的都是事实。
  沈鸣深吸一口气,冷笑道:“你真把我当软柿子,想捏就捏吗,我他妈还不至于没用到这种地步!”
  “你别生气。”
  “呵,怕我坏了你的好事吗?”沈鸣嘲讽道,“殷凛,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你想要孩子,就尽管找人生去,我他妈绝不拦着你,你竟敢!竟然敢!我太低估你了,我真是低估你了!论狠劲,我还真比不上你!”
  殷凛默然,“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好,我给你机会解释,你说,我怀孕这件事是你造成的吗?你是故意的吗?”
  “……”
  “你把我当成女人吗?”
  “我没有。”殷凛坐在床边,抬手想去碰沈鸣,“沈鸣,我没有别的选择。”
  沈鸣猛地抓住殷凛衣领,将人狠狠砸在床上,他居高临下,面无表情道:“殷凛,我们完了!”
  殷凛一把抓住沈鸣的手,目光闪烁,似被极大恐慌彻底震住,他声音听起来像在发抖,“沈鸣,你答应过我。”
  “答应?”沈鸣危险的笑,然后狠狠握拳砸向殷凛,殷凛没有躲,他任沈鸣发泄着情绪,似乎这是唯一能挽救局势的办法了。
  沈鸣没有留情,还专挑软肋下手,他清楚现在殷凛不会还手,但这绝非他退步的理由。
  沈鸣无法否认他的怒火,而这些全都是殷凛造成的,他被送进这个鬼地方,被那些医生当成怪物一样看待,他被问及都知道怀了孕,为什么还不谨慎一些,沈鸣一头雾水,他听不懂这些人究竟在说什么,直到他看见仪器里呈现出来的画面。
  他肚子里有活物,那东西已经成型了,具备胎儿的基本轮廓。
  然而沈鸣却如遭雷劈,他满脑子都在回荡——这些人都疯了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