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盗墓]粽子出没,请注意-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水上说这就是所谓的‘群龙坐’,这三座山都是龙头,非常适合群葬。如果这天宫是在中间的三圣山的悬崖峭壁上的,那边上的两个小龙头,应该会有皇后或者近丞的陪葬陵。”
  三头龙的格局非常奇特,三个头必须连通。不然三龙各飞其天,龙就没有方向,会乱成一团,葬在这里的子孙就会兄弟残杀,所以如果有陪葬陵,陵墓之下必然会有和中间天宫主陵相通的秘道。
  陈皮阿四说完,看了一眼小哥,问他道:“小哥,我说的对不对?”
  小哥破天荒的对另人问话产生了反应,回头也看了一眼陈皮阿四,不过什么也没说,又转回头去继续看远处的雪山。
  苏离耸耸肩,对陈皮阿四说:“你的判断应该是没错的,我想去那里,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很重要的东西。”
  于是,一行人再次看是前行,往小圣山走去。在山腰上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又开始往上爬,山腰之上的路更加难走,很多地方的路都是斜的,头顶上又是万丈高的积雪山峦,极容易雪崩,不能大声说话。路上的雪又实在太厚了,几千年的雪层,下面几乎是空的,有时候一下人就捂进雪里,没到胸口,没人帮忙自己就出不来,众人只能小心翼翼的用长冰锥一点一点的打着脚窝,犹如在走雷区。
  苏离前面是是吴邪,后面跟着小哥,一路上小哥都会在后面照顾着她,时不时扶上一把。经过了大约三个小时的跋涉,苏离终于登上雪坡,此时她已经完全失去神智,完全依靠条件反射跟着吴邪。看着吴邪的脚步,估计也是差不多道极限了。
  胖子第一个到达,体力好如他也已经到达了极限,踩在上面的雪后,有点神智不清,装模作样的用力踩了个脚印,张开双手对他们说:“这对于我个人来说只是一小步,但是对于摸金校尉来说,是他娘的一次飞跃。”接着就趴进了雪里,一动不动。
  苏离上来之后,咧着嘴角苦笑两声,身子晃了两下,往后倒在小哥怀里,再也动不了了。小哥的体力虽好,不过也折腾的差不多了,被苏离的小身板一压,也猛地坐在了雪地上,把苏离捞在身边,喘着粗气。吴邪几乎虚脱了,双腿开始不自主的发软,人开始下滑,潘子想把他拉起来,但是拉了几下吴邪似乎都使不上力气,然后潘子自己也滚倒在地。
  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苏离才开始打量这周围的环境,漂亮的黑眸闪着无比亮眼的光,呢喃道:“好漂亮。。。”
  这雪坡是一片巨大的区域,左右几乎看到不分界线,如果没有陈皮阿四指路。你绝感觉不到有什么特别的。上面雪覆盖的非常平整,只有几块黑色裸岩突兀而出。三圣雪山此时就在我们的左侧,比昨天看,近了很多很多,圣山的顶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整个巨大犹如怪兽的山体巍峨而立,白顶黑岩,显得比四周其他的山峰更加的陡峭,由于夕阳的关系,一股奇怪的淡蓝色雾气笼罩着整个山体,仙气飘渺,景色非常的震撼人心。
  叶成一边喘气,一边感慨道:“太美了,难怪他们说蓬莱仙境,不及长白一眺,爬了这么久,也值得了。”
  在众人感叹美景的时候,小哥扶着苏离站了起来,走向一边。苏离抬头一看,与他们面对面的正是三圣雪山。一股无与伦比的感觉从心底蔓延起来,小哥放开了苏离,两人并肩而站,然后一起跪了下去。
  小哥跪在地上,朝着远处的三圣雪山,十分恭敬的低下了头。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显露出了一种淡淡的,十分悲切的神情。苏离一脸失神,但是却极为虔诚地低下了头,眸子睁得大大的,那个人,在里面。
  【“宠儿。。。来。。云顶天宫。。”
  “我等你。。。宠儿。。。”】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呀~~苏离小妞的身份准备曝光咯!
  有人猜到了什么吗?!

  ☆、chapter38、雪崩

  叩拜完之后,小哥又恢复了那种完事不关心的表情,爬上一边的裸岩,闭目养神。苏离也站了起来,默默地凝望着三圣山。吴邪大概也知道在小哥那里是绝对问不出什么的,只好把目标转移向苏离。对于他们的疑问,苏离也只是笑了笑,说道:“抱歉呢吴邪哥,这些事情我们也不好说出去,不过相信我,这事儿是我们的私事,不会威胁到你们的。”
  吴邪挠了挠头发,干笑两声,脸上带着一种被拆穿后的尴尬。苏离也不介意,摆摆手,自己走向了小哥在的那块裸岩上,坐在他身边默不作声。
  过了好一会儿,苏离才低声道:“起灵。。。我突然,不想面对所谓的真相了。”
  “帛书,青铜树,蛇眉铜鱼。。。我觉得我们涉的水真的太深太深了。。相信你也发觉了吧,我们的身体状况,出奇的相似呢。长生。。。这种事。。。”
  小哥突然伸出手,按住了苏离的脑袋,轻轻揉了揉,顿时两人都不再讲话。
  很多事情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小哥身后牵扯着的大概是一个巨大组织的巨大阴谋,而苏离身后牵扯着的有可能是上古的秘密。而所谓的巨大阴谋又与上古秘密息息相关,如果他们猜测的没错,那个上古秘密就是长生。
  这些事情,要真正到了那个地方才能知道的。那个地方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云顶天宫。
  在上古的伏羲时代,就有了所谓的长生之术。伏羲时代之后,中华文明有了三大分支:炎黄,蚩尤,西王母。根据现在的历史记载和上次的【秦岭一游】,可以猜测出炎黄发展了伏羲一族的正统血脉,蚩尤发展了青铜文化和巫蛊祭祀,而西王母,她发展了玉文化和长生不老术。
  而这一切的起点,也就在云顶天宫。
  虽然隔了很远,苏离还是感觉到了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那里有一个地方,连接着她最后该去的地方。那位【大人】就在那里等她。
  不管怎么样,他们两人都会找到所谓的真相。
  苏离看了看表,离太阳下山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休息也休息够了,似乎该干正事了。而且吴邪他们也在下面唤着了。
  大家都站了起来,围到陈皮阿四身边,想商量下一步如何是好。
  陈皮阿四经过这么强度的跋涉,还是没有缓过来,郎风拿着酒葫芦递给他,让他泯了两口。华和尚给他揉了揉后背,促进他血液的流动,他的脸色才逐渐缓和,但是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非常的萎靡,听到几人问他,只是略微看了看四周的山势,对他们道:“宝穴的方位就在我们脚下,我也没有好办法,下下几个铲子看看雪下面有什么再做打算吧。”
  众人点头,其实苏离和小哥也知道没有更好的办法,倒斗倒斗,万变不离其宗,寻龙点穴之后就是探穴定位,历代不同的只是探穴用的工具,过程都几乎是一样的,所以说如果没有开棺那一刻的兴奋,盗墓其实是一项枯燥的活儿。
  雪比泥软的多,探铲打的很顺,华和尚他们手脚极快,很快雪地里就多出了十几个探洞,不过,几乎所有的铲子敲进去雪坡中五六米左右,就怎么也敲不动了,胖子以为叶成瘦猴一样没力气,跑去帮忙,用了蛮力,也还是只打进去一点,每次拔出来一看,铲子什么也没带上来
  华和尚看了看铲头,发现铲尖上粘着一点点的冰晶,就知道了怎么回事情,下面是冻土和冰形成的冰川面,和混凝土一样硬,铲子穿不透,自己也带不上什么来。
  “这里下了几千年的雪了,雪积压多了就会成冰,你说会不会陪葬陵给冻在下面的冰里了?”胖子问。
  苏离摸摸晶透的冰,表示赞同地点点头,说道:“灵气挺充足的。”
  潘子撇撇嘴说道:“主要这些雪太碍事了,咱们有没有炸药,我当兵的时候听几个兄弟说,他们在大兴安岭的时候,那里的生产大队有定期的上雪山雪坡清血。只要一个炮眼,就能把这些雪全炸下去,省心的很。把雪炸了,雪下的情况就一目了然了,咱们再找就方便很多,也省得挖盗洞了。”
  华和尚捏了捏雪,“炸药我是有,但是你看咱们头顶,在这里放炮会不会是自杀?”
  抬头去看,上面是高耸的万丈雪崖。前后一直延伸,连着整条雪龙一样的横山山脉,几个人在这底下,犹如几只蚂蚁,实在太过渺小了,上面只要撒下一点点雪儿,就要长眠在这里了。
  不管怎么说,最后还是决定让“炮神”郎风去放炸弹。前期还是很不错的,根本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就看到平整的雪面一下子开裂了,然后大片大片的雪块开始象瀑布一样向坡下倾泻而去,坡度也一下子变得更加陡峭,脚下一下子空空如也。
  郎风刚放下心来,突然一块雪块就砸到了他的头上。几个人脸色都一变,胖子急忙对他们挥了挥手,低声道:“嘘!”
  大家下意识的就全静了下来,几个人又抬头一看,只见头顶上大概一百多米的高处,雪坡上,逐渐出现了一条不起眼,但是让人心寒的黑色裂缝,正在缓慢的爆裂,无数细小的裂缝在雪层上蔓延。随着裂缝的蔓延,细小的雪块滚落下来,打在几人的四周。
  “中。。奖。。了。。耶。。”苏离僵硬着身子轻飘飘地说道。
  “所有人不准说话,连屁也不准放。”胖子用极其轻的声音说道:“大家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突出的岩石或者冰缝,我们要倒霉了。”
  突然,胖子指了指边上的那一块巨大的犹如核桃一样的石头,那下面和山岩有一个夹角,应该比较合适。
  冰面滑的要命,走一步就像走在脆弱的蛋壳上,岌岌可危。胖子一咬牙,把绳子系在自己腰上,一头交给小哥,自己走上了冰面。不过胖子真的很让人佩服,三步之后,他已经稳稳爬到了对面的石头上,拽着腰里的绳子,看了看头顶,招手让大家过去。
  苏离体重最轻,很干脆地就走过去了。接下来是潘子和小哥,接着是背着陈皮阿四的郎风,再就是背着顺子的叶成,吴邪是最后。可惜天公不作美,吴邪过来的时候还是出了岔子,他脚下的那块冰猛地就碎了,他的脚在斜坡上打了个滑,接着整个人就滑了下去。
  紧急之下,为了固定自己,吴邪扯出了登山镐,用力往冰崖上一敲,狠狠定在里面。然后左脚一踩,这才找到一个可以支撑的地方,忙低头换登山扣,还没扣死,突然一阵古怪的震动从头顶上传来。
  苏离脸色惨然发白,吴邪哥啊吴邪哥,你个大学生就不能有点常识吗?显然吴邪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脸的悔恨。冰是绝好的传震导体,特别是极其厚的冰,有极其强的共鸣性,刚才那一镐子,终于催化了雪崩的形成。
  小哥一手扯着绳子,一手搂住苏离的脑袋,蹲了下去,无数冰冷的雪从四面八方积压过来,狠狠地砸在苏离的身上,一瞬间,苏离觉得鼻子、嘴巴里全是雪沫的味道。不过雪层还不大,几个人一起用力,也把吴邪给死命拉了上来。
  雪崩来的快,去的也快,半分钟不到,雪流就从吴邪的身边倾泻而过,只留下大量的碎雪。吴邪朝下看看,脚下整个山谷都给白雾笼罩了,不由后怕,要给冲了下去,现在哪还有命在。好在众人都安然无恙,脚下发软,顿时松了一口气。
  苏离也松了一口气,探出头来。郎风这一炮还是很有效果的,周围都清得干干净净。突然,有一股浓郁的灵气冲击着苏离的神经,她顺着这股感觉转过身去,目光扫到一处,一个人都僵硬了起来,颤抖着声音说:“那个。。婴儿,是什么?。。。”
  听到苏离的话,陈皮阿四拿着手电筒照过去,急忙回头看,胖子和吴邪在微弱手电光线的穿透下,看到了呈现暗青色的半透明的冰川深处,竟然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巨大影子,几乎占了半壁冰崖,看形状,象是一个蜷缩的大头婴儿。陈皮阿四激动的一个人都在颤抖,他说:“这是。。昆仑胎!!”
  “昆仑。。胎。。”
  夕阳逐渐西下,只有一点点的太阳还冒在云头上,整块冰层已经逐渐变成了黑色,里面的巨大影子模糊不清。影子的形状非常奇怪,不伦不类,诡异非常,象是什么冻死的动物幼胎,脑袋大的要命,浑身还长着长刺,看着心里就发毛。
  【“‘昆仑胎’是一种奇怪的自然现象。指在龙脉的源头,也就是俗话说的,集天地之灵气的地方。往往在岩石、冰川、树木之内,会自己孕育出一些奇怪的婴儿状的东西出来,这些古籍里就叫做‘地生胎’。传说经过万年的衍化,有些‘地生胎’就会成精,比如说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华和尚开始解释。
  “我记得在唐朝的一本笔记里提到过。西汉末年,传说在昆仑山的巨型冰斗下底下,当地藏民发现过一个巨型冰胎,大如山斗,五官已经具备,还是一个女婴,栩栩如生,于是‘地生胎’就被叫做‘昆仑胎’,后来还在那女婴的肚脐眼上修了个庙,叫做昆仑童子庙。风水中,‘昆仑胎’是天定的宝穴,和人为推断出来的风水穴位是不同。要找到一条龙脉中可能生成‘昆仑胎’的地方,是不可能的,只有等到‘昆仑胎’开始形成,偶然给人发现,然后将胎形挖出,再把陵墓修建其中。这样的宝穴是可遇不可求的。传说只有通天的人才有资格。历史唯一记载埋在‘昆仑胎’位里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黄帝。”】                        
作者有话要说:  两人的身份交集总算拉出一点了。。
  某陌求评论啊~~~有评论有动力!!

  ☆、chapter39、皇陵

  一行人攀爬着来到“昆仑胎”所在的冰盖上,陈皮阿四蹲在地上,仔细观察着下面黑沉沉的影子。
  “还真有这么邪门的事情?”胖子一边想着华和尚讲的话,一边蹲下来,看着那个影子。“不过,这个‘昆仑胎’不像是人的胎啊。”
  陈皮阿四也似乎并不能肯定,点头道:“我也是猜测,‘昆仑胎’是神定胎位,地生神物,如果这个是‘昆仑胎’,那陪葬陵,必然会修建在了‘昆仑胎’位内,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他看远处的三圣雪山,眼睛里现出极端的迷惑。
  吴邪接道:“这里是天生的宝穴‘昆仑胎位’。但是这里只是一座陪葬陵啊,那这样,云顶天宫主陵所在的三圣山,风水要好到什么程度才算完?再怎么样也不能比‘昆仑胎’差啊。”
  “是啊,没有比‘昆仑胎’更好的风水了,‘昆仑胎’是大地灵气汇聚的地方,如果要比这里更好,那只有一个可能。”陈皮阿四很疑惑,叹气道,“天宫,真的是修建在天上!”
  陈皮阿四话音刚落,小哥和苏离就对视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
  胖子一听也直叫不可能,陈皮阿四还想过是否藏海已经神通到改了山川走势的地步,“不,不应该这么样想。”吴邪突然发言,问道:“会不会这个胎形的影子——是假的?人工修出来的?一种象征性的手法,在古墓葬的设计中很常见。象武则天的城形,就象女人的□□,说不定这影子,只是陪葬陵的影子。”
  众人沉默。这的确很有可能,至少比刚才陈皮阿四的想法切合实际多了。
  胖子道:“还是不要猜了,反正不挖出来,怎么猜也都是猜,有这闲工夫,不如想个办法下去。”
  “那要是挖下去,看到的不是陪葬陵,而是一具真的巨型冰——”叶成有点害怕。牙齿打结:“那怎么办?”
  “如果真是个冰胎,那真是天作的奇迹,能看到一眼也是值得的。”
  华和尚拍了拍叶成,道:“就你胆子小,学着点这几位大哥……现在的问题不是去不去,而是怎么下去?”他目测了一下冰的厚度。道:“用镐子挖,半个月都不一定挖的到那里。”
  胖子摆手道:“把一座建筑完整的冻在冰里是不可能的,特别是木结构的房屋,遭遇冰崩或者雪崩的时候,肯定会先坍塌。如果不是雪崩,那修建陵墓是在九百多年以前,按照道理,九百年累积的雪压冰绝对不可能这么厚,所以这些冰肯定是人为的,我们脚下肯定是一片非常厚的人工冰墙,这冰墙又不可能直接压在建筑上,那肯定有一个弧度,形成一个天然冰穹,压在斜坡上,保护着下面的建筑。类似于冰做的封土堆,冰没有我们想象的厚,你看,这里的冰透明度很好,也是一个证据。”
  吴邪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估约算了一下,冰层的厚度大约十米左右,不过也挺难下手的了。苏离看了看小哥,拿过他包包里的无烟炉,往边上一放,滚烫的炉身马上和冰冷的冰面起了反应,发出啪啪的声音,然后用铲子一敲,一整块冰就掉了下来,苏离抬头问道:“这样行不行?”
  Good job !
  ***************************************
  不过因为四周气温太低了,这样做的进展非常慢,几人轮流尝试,直到将近三个小时,天几乎全黑的时候,墙上才捣鼓出了一个半米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