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家教]神,请你死一死-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彼淙凰坏阋膊幌氡灰桓鲂∮ざ萄担恰!!!!!8偌倌昝偷厝嗦伊俗约旱耐贩ⅰN业降状鹩α诵┦裁础!!!!!D侨榧悠鹄醋阌20斤重的金条,就算是你把我卖了,我也还不起啊!  “黑手党可是很珍惜自己的女人的。”言下之意。。。。。。你很珍惜我妹妹,所以你不告诉我。但是我妹妹已经成了你的女人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啊,口糊!  “而且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是吗?蠢纲。赖账的话,我送你去三途川旅游喔。免费的。不用担心路费不够呢。”
  。。。。。。
  纲吉同学VS里包恩魔王大人,第101次,惨败。。。。。。
  “呐,纲君看看这个,你想学哪个?”第二天早上奈奈妈妈拿着一沓子传单来到了纲吉的房间。
  正巧路过哥哥房间的小满听到自家妈妈的声音,也打算进去凑凑热闹,看看妈妈到底要给哥哥学什么,补习班的话,不是有里包恩在吗。
  “哇,空手道,柔道,跆拳道,剑道。妈妈,你是打算把哥哥培养成武将吗?”
  “。。。。。。这都是些什么呀,我干吗要学这些。”有里包恩在。。。。。。,我已经学的够蛋疼了,完全没必要在学些别的吧。
  “嗯,因为最近并盛的风气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
  “并盛的风气不好?妈妈你在开玩笑吧。有云雀学长在,并盛的风气怎么可能会不好啊!”纲吉摆了摆手表示明显的不相信。那位学长可是一拐子就能把人抽飞的。。。。。。而且并盛不是还有风纪委员会嘛。
  “妈妈说的没有错喔。最近并盛的风气确实不太好,好多风纪委员都被不明人士给袭击了。云雀被人挑衅了呢。”脸上爬满了虫虫的里包恩笑着说。不过那笑容,怎么都让人觉得他是不安好心呐!
  “风纪委被攻击了?在并盛居然有人敢挑衅云雀学长?!”纲吉少年惊恐的张大了嘴,那个人真的不会被灭了。。。。。。不,是被咬杀了吗?“不过也是,毕竟风纪委得罪的人不少,大概是有人想找他们麻烦吧。妈妈,没事的,我又不是风纪委,不会有事的啦。”
  “这样的话。。。。。。阿纲你要不要,再考虑看看。”奈奈妈妈听了纲吉的话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传单有点犹豫。学点东西防身也是好的呢。
  “安啦,安啦,没事的。妈妈我们去上学了哟。”纲吉同学说完就拉着被里包子脸上的虫子恶心到的少女,跑了出去。
  “啊啊,街上好安静啊。都没什么人呢。”纲吉同学左顾右盼,硬是没看到一个行人。
  “嗯,大家都因为最近的袭击事件不敢出门呢。”不知道何时跟了上来的里包恩站在围墙上说。少女抬头仰视比她高了约莫三个头的里包子,“里包恩酱,你就这么喜欢俯视别人吗。”
  魔王大人瞥了一眼少女,不说话,只是看着纲吉的表情显得有点幸灾乐祸。“而且昨天有不是风纪委员会成员的普通同学被攻击了呢。”
  “啊?!”
  “什么,大哥被攻击了?!而且现在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听到这个消息的纲吉显得很。。。。。。茫然,一直追求着极限的大哥居然也被人给打到了吗?“阿喏,京子酱,你别难过了。下课,下课我我我,我和小满一起陪你去医院看大哥吧。”突然被人拉过来充数的少女不愉的皱了皱眉头。我可不想跟复杂的人扯上什么关系。花满在暗地里撇了撇嘴,我也就奇怪了,里包恩怎么就没发现京子是个很复杂的女生呢。瞧瞧她的小眼神,这对我不是明晃晃的又是嫉恨又是讨厌么?还有哥哥。。。。。。你的超直感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怎么就失效了呢。她哪里像奈奈妈妈了!你给我滚蛋!
  我家奈奈妈妈明明是又善良又单纯,这个女人,她——————哼,╭(╯^╰)╮,不提也罢。随便你吧,你*喜欢她是你的事,既然里包恩没有阻止那么也就说明她对你是无害的。但是麻烦你不要把我扯进去啊。喂喂喂!
  “纲君,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很麻烦你们。。。。。。小满的话,没关系吗?”京子擦了擦眼泪,看上去柔弱的跟朵小白花似的。
  “没关系,没关系。她放学也没有事。”纲吉同学显然已经沉醉在她心目中女神的笑容里了,这个时候大概京子让他去死他都会说没关系。=_=,花满默默吐槽。
  “谢谢你,小满。真的是麻烦你了。”
  少女看着在她面前的那个伪善的女人那虚假的笑容,她觉得自己的脑神经都在抽抽,明明面对其他复杂的人她都不会这样啊。果然是她跟这个女人天生不对盘吗?还是说这个女人上辈子抢了她男人。。。。。。'正解啊!'少女咽了咽口水,干巴巴的说了句。“没事。”
  对比于对京子的好感极度缺乏,少女对待笹川了平其人的态度还是很正常的。虽然这个少年热血过头了,但是。。。。。。总的来说还是个好少年啊。不过为什么总觉得了平和京子之间的气氛怪怪的呢?总有一种违和感。花满走到病床旁把她买的鲜花给插进了花瓶里。想着眼不见为净,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既然不能避免跟其相处,那还是选择直接无视吧。
  “欧尼酱,我不太喜欢医院。先回家了。”
  “啊?小满,你别走啊。不对,你。。。。。。”纲吉下意识的说出了挽留的话,却在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的时候,觉得后悔了。这是个多好的跟京子独处的机会呀。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花满看着纲吉一副为难的样子,表情变得冷淡下来。我没打算让你跟我一起走,你不是想跟你家女神单独相处吗,我成全你你还不乐意?
  作者有话要说:小贝二更了哟~~~~~~亲们乃们是不是很*我?咩哈哈哈。我可是很努力的呢。请一定要好好疼*我哟。包养我吧~~~~~~~~


☆、51chapter。51

  花满少女冷着脸走出了病房;不再理她身后的纲吉。
  “你很不喜欢京子?”里包恩那特有的婴儿稚嫩嗓音响起在少女的身后。
  “没这回事。”花满挥了挥手,继续向前走。完全没有打算回头跟他细谈的意思。在少女的身后;魔王大人的表情很高深莫测。
  “了平是阿纲的家庭成员。”
  “我知道。”所以就算我对他妹妹真的有什么看法,在你们都认为她是无害的现在;我也会忍着。如果她不是了平的妹妹的该有多好;少女的眼睛在那一瞬间光华四溢。危险却又性感。引人着迷。
  “那个孩子。。。。。。真可怜啊,出了车祸都没人来看;父母到现在也还都没来。”
  “是啊,明明是个很秀气的孩子,怎么会这样呢,做父母的也太狠心了吧。而且这孩子似乎是因为救一只跑上街的小动物才被车撞得呢。”
  “就是;那对父母;哎,真不好说了。居然说因为工作,一定要到过一个小时才能到医院来。可怜了,这么好的孩子。工作哪里有自己的孩子重要啊。这。。。。。。。”
  “哎,这也已经耗了半小时了,这孩子再不做手术恐怕就危险了,真没见过这么狠心的父母啊。。。。。。”
  护士门断断续续的谈话声传进了正在发呆的少女的耳朵里。心情不好的少女难得的起了打算去八卦一下的欲望,俗话说的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想来看热闹这种事,还是能给人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快乐的吧。不然为什么中国从古至今的百姓都极其热*八卦这一行业呢?少女踮着脚尖,像是在跳舞一样漫步到了护士门刚离开的病房前,隔着透明的玻璃,花满看见病房里躺着一个极其瘦弱的孩子。作为死神,花满对生命的感知力绝对的是很好的,她能清楚的感知到那个少女跟她现在的这具身体,有差不多的生命纹路,也就是说,现在这个躺在病床上连呼吸都很苦难的孩子,也不过只有12;3岁罢了。
  少女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动,胸口起伏也很剧烈,惨白的脸色,带着氧气罩,粗重的呼吸,纤弱的体型,这样的女孩子显得格外想让人怜惜。紫色的长发零星的散落在洁白的床单上,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她以外全然没有生命的气息,精准的高科技仪器滴滴答答的发出声响,这就是伴随着那孩子的呼吸声的唯一的声音,花满觉的眼前的景象,让躺在病房里的孩子更像一个精致的人偶,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孩子真开双眼会是什么样子呢?麻木,冰冷,空洞,还是。。。。。。灵动异常呢?花满不由自主的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她的生命波动越来越微弱了。花满觉得这孩子的灵魂即将出现,而她作为离她最近的死神,也该做做义务劳动,为她魂葬。花满靠着墙轻轻叹了口气,这孩子倒是难得的引起了她的兴趣,比之于跟京子的不对盘,少女似乎在看这孩子第一眼的时候,就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如果。。。。。。如果她能在坚强一点,那我就帮帮她。花满紧了紧手里活人看不见的斩魄刀,在心里如是说。她喜欢坚强的孩子呢。
  紫发的少女睫毛颤动得更厉害了,花满把自己的脸贴到了病房的玻璃上,她在心里默默为她祈祷,因为病房里这姑娘,让自己产生的情绪波动之大,甚至连花满自己都觉得惊讶。不过少女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假如这孩子能醒过来,我就救她。我也需要一个能看的顺眼的闺蜜,不是?至于怎么救。。。。。。万象在手,天下我有。即便不能活死人肉白骨,救个孩子万象还是能做到的吧。只要她的父母来了,同意做手术就行。让万象在一旁看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
  高跟鞋跟地面碰撞发出的响声在寂静的医院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花满扭头看向发音原,一个神色匆忙的中年女人在护士们的陪同下,正在往自己的所在地走来。呃。。。。。。我站的地方?咦,那么这个女人就是这孩子的母亲咯。但是瞧她这幅不耐烦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为人母的女人,在知道自家孩子出了车祸,生命垂危时该有的表情啊。
  花满不动声色的走到了中年女人看不到的视觉死角。她突然就对这女人会不会同意做手术这件本来应该很顺利成章的事,感到怀疑。
  女人掏出自己的手机专心致志的看着,护士小姐皱着眉头看着她,说话时不由得加重了音量,这才另完全沉浸在手机世界里的女人回了神。
  “好好,我知道了。”中年女人冲着护士小姐敷衍的点了点头,在护士小姐走出了她的视线范围以后,她又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麻烦,一个小烦人精,早点死了算了。给她捐器官?想都别想。”
  花满用手合上了自己已经掉到了地上的下巴,咳。如果不是真的能感觉到这中年女人和里面那孩子身上有着一样的血缘波动,我还真的不能相信这是亲妈。简直太坑爹了。有点良心的后妈做的恐怕都比她好吧。
  “喂,你家女儿出车祸了,你不知道吗?”
  “你忙?就你公司有事?难道我单位里就不忙吗?”
  “哼,医生说那孩子需要亲人捐献器官。”
  “我捐?那要你做什么的。怎么可能,要捐你捐,这孩子从小生下来就跟我们不亲,真是的。”
  “好吧,好吧,你快过来。”
  花满没有办法听到电话里那孩子父亲的回答,但是从她母亲的回话来看,估计她父亲跟她也是一丘之貉。真是,少女扭头看向病房。
  孤零零躺在病床上的少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真开了眼睛。那双紫色的眼睛里透出的孤寂,悲伤让少女为之心疼。这么可恶的父母不要也罢。不如,不如拐回我们家给我当妹妹吧。花满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像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一样。
  “以吾之名,解开汝之封印,以鲜血为契,灵魂为证。此生此世,永生永世,永不背离。”花满喃喃念道。耀眼的银色光芒一闪而过,快的让看到它的人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小满。。。。。。”解了封的万象直接把花满塞进了自己的怀里。两人之间不留一点缝隙。这种已经突破亲密距离的肢体接触在以前花满可能还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在。。。。。。万象告白后的现在,她却不得不去在意了。
  少女的眼神暗了暗,推开了像八爪鱼一样缠在她身上的万象。“以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万象,我只把你当做亲人。”花满顿了顿,抬起下巴指了指病房。“你,救救她。”
  万象的表情在一瞬间显得有些苦涩,听了少女把他当成亲人的那句宣言,他是不知道该开心好,还是该难过好。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比花满自己都要了解她,那么,这个人绝对非万象莫属。他很清楚,在花满心里亲情的分量远比*情的分量要重的多。而且,夫妻,夫妻,老夫老妻到最后……不就是亲人嘛。万象他阿,现在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不然要是执意下去,弄得花满的牛脾气上来,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那个孩子……她的内脏似乎都在衰竭……阿”花满咬了咬嘴唇,盯着病房里的孩子。这孩子就像是只被茧束缚住的蝴蝶,拼命的挣扎,只差一点就能破茧而出了,却后继无力……最终只剩绝望,万象都思考那么久了……难道,这孩子真的没救了吗
  “呃……阿,不是,放心她还有救。”刚从自己那不可告人的小心思里回神的万象,看着少女那充满悲伤的表情,瞬间无措了。那种在看自己将死的小宠物时的表情,你是要闹怎样!那孩子对你来说明明是个陌生人吧?万象突然想起了花满在朽木家时发生的闹剧,之所以称之为闹剧……那实在是一段万象想想都觉得丢人的经历。少女那个时候刚刚被接到朽木家,朽木大人(白哉的父亲)对她其实还是挺好的,他怕少女寂寞,特意送来了一只超可*的兔子。花满对待可*的小动物的态度其实跟云雀是一样的,她一下子就被萌住了。后面的一天她是完全抱着那只兔子不撒手阿……于是朽木家的上上下下很快就知道了,花满在喜欢白哉之后,又喜欢上了一只兔子……咳,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算不算什么丢人。只不过……这件事往后的开展就有些神奇了。在那只兔子来到花满身边的第三天,它就这么离奇死亡了。少女哭阿哭,哭阿哭,哭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朽木大人无法,就又买了一个兔子给她。结果……还是没活过三天。少女听闻了*兔的死训,自然还是继续哭……这事阿,还就这么进入了一个怪圈,买兔子送兔子死兔子哭兔子……这样来来回回死了五知兔子以后,朽木家终于是不再敢给花满买兔子了。而少女命中克兔的这个流言也算是在静灵庭闹得沸沸扬扬的了。
  恰比兔子也就成了唯一能弥补少女心头痛的东西……
  其实在神隐之地万象在看到变成兔子的纲吉跟在花满身边时,就有一些欲言又止。万一他也不到三日就暴毙了,那该怎么办?!
  不对,现在还是言归正传比较好。万象凝神看着眼前的少女,伸出双手置于她的腹部,神力缓缓的修复着她衰竭的内脏。
  这时的少女也走到了病床的边上,整个病房都被她用镜花水月笼罩了。就算来了什么人,也依旧只能看到那个姑娘呼吸微弱的躺在床上。
  “她的伤势我算是帮她稳定下来了。不过这孩子似乎很怕我。而且,刚才似乎有只小老鼠在窥视你家孩子。”万象瞥了眼半睁着眼的Nagi冲着花满怂了怂肩膀。
  Nagi是个很内向的孩子,她不太知道怎么样去表达自己的情感。从小到大,只要是父亲母亲的要求,她都会拼了命去努力。可惜……她的父母似乎完全不在意。这样一次又一次,Nagi渐渐也适应了她父母对她的冷漠。或者该说她父母对待别人家的小孩都比她好吗……
  但是这一次,父母的冷漠确实是完全伤透了Nagi的心,他们甚至想让她直接死去……迷迷糊糊中,她做了个梦,梦里有着很漂亮的天空和大片大片嫩绿的草地,像是天堂一样,而且……似乎远处还有个人影,看不真切,但是Nagi的直觉告诉她,确实有个人在关注着她。正想去探寻究竟,却感觉到了一股自己完全无法抵抗的拉力把自己拽了出去。最后……她看到那像天堂一样的地方在她出去的瞬间,变的支离破碎。猛然惊醒的她,睁眼就看到了一个白发紫眸的男人。这个人就是把她从梦境里拉出来的人吗?Nagi有点害怕。那个男人毁了那个美好的地方。她就是这么认为的,虽然没有证据。
  男人侧开了身子,在他身后,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Nagi觉得自己被人惊艳到了。金色的发像是阳光一样让整个灰暗的病房都亮了起来。被她橙红色的眸子注视着就觉得身体好像变的轻飘飘了,腹部那块的痛苦也减轻了。这是天使……吗……(万象:明明是我用我的神力治疗了你之后,你才会觉得伤口不痛的,别扯那么不科学的东西阿……!花满:←_←明明你自己的存在才是最不科学的吧。神,你是想要去死一死阿,还是死一死阿!喂。万象:……你们这是王八对绿豆,看对眼了!)
  “我的名字叫沢田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