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暧昧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直面挑战 [rising to the challenge]-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镜头详细地记录了我从一个秘书到成为首席执行官,再到我现在站在选民面前,呼吁停止不必要的政府开支,确保财政预算合理合规的完整过程。在视频的最后,我对观众说:“我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6月8日首场竞选来临时,我们竞选活动的热潮进一步升高。5月初,萨拉·佩林在她的脸谱网首页表达了对我的支持。我感谢她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站出来支持我。我还同时获得了美国生命权利委员会和苏珊·安东尼之友组织对我的支持。苏珊·安东尼之友是一个支持反对妇女堕胎这一政治观点的美国组织。我很荣幸,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我们在竞选后期最关键的几个星期里,着重向选民说明我是一位既有管理经验,又有优秀品质的领袖,绝对可以打败芭芭拉·博克瑟。坎贝尔的竞选团队也采用了这种策略。但是,就像他前几次参加竞选时一样,他因为缺乏资金而不得不在关键的时刻暂停了自己的电视广告。
    在竞选前三周的邮件投票中,我们逐渐看到了团队努力的成果。《洛杉矶时报》刊登的美国国会民意调查显示,5月底,我们得到了众多女性和绝大多数保守选民的支持。我获得的女性选民支持率从三月份的21%上升到了40%。我还得到了一些中立派的支持,那个时候,我的民意支持率已与坎贝尔不分伯仲。民意调查显示,我获得了43%保守派选民的支持。当大选日来临时,我和坎贝尔的民意支持率出现了较大的差距。我获得了56%的支持率,而坎贝尔只获得了34%的支持率,查克·德沃尔的民意支持率也只有37%。
    大选当晚,与其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不如说是一场长时间的拉锯战。我在尔湾市的集会上对着人群说,我要首先祝贺我的劲敌,因为是所有人的努力让这次的竞选活动得以成功。我期待着即将到来的竞选时刻,我发现是发挥人类潜能这样的信仰推动着我走到了今天。也正是这种信仰,督促着我积极地参加竞选。那天晚上,我告诉人们,相信人类潜能将会成为我秋季竞选的一项新主张。
    “这场竞选,根本的目的是要明确我们在发挥潜能前后的区别。”我说:“我相信,只要每个人都能获得发挥自身潜能的自由和机会,我们就能实现自己的目标。芭芭拉·博克瑟却认为是政府帮助人们发挥了潜能,而非个人自己。”
    肯·卡其吉安曾是罗纳德·里根总统的演讲执笔人,也曾参与合著理查德·尼克松的回忆录。他写过很多这类的文章。我通常会自己撰写演讲词,但是,卡其吉安的身上有一种神奇的能力,他思如泉涌,能用最精辟的语言打动听众。他在我的整个竞选过程中,既是良师又是益友。他通晓加州政治的内幕,他知道在加州,一个保守人士要取得竞选的胜利,一定要经历漫长的斗争。但我们都认为,为这些斗争付出努力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情。如今,他还一直叫我“绝地武士”,而我叫他“尤大”。
    那天晚上,就在我成为获胜者之后的几个小时里,芭芭拉·博克瑟向我发起了一系列的辩论邀请。第二天,在阿纳海姆举行的共和党竞选胜利集会上,我回应道:“芭芭拉,我随时随地可以和你展开辩论。按照我的想法,我们可以每周辩论一次。”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们门多塔见!芭芭拉,你一定得去看看那里人们的生活窘境。”
    ***
    在我和芭芭拉的竞选过程中,没有什么比水的问题更值得探讨的了。水是生命之源。加州的命脉是农业,是就业。2010年夏天,中央山谷地区发生的一场人为的旱灾,引发了大量的人员失业。这是我们自己一手造成的悲剧。我不断地问选民一个问题:“家庭和鱼相比,哪一个更加重要?”
    加州中央山谷区拥有世界上最肥沃的土壤,而滋养这里的水源就来自于萨克拉门托的东北部,那里有很多的水坝、抽水站和运河。2006年,一些由环保主义者组成的联盟提出诉讼,要求美国联邦政府切断流向中央山谷地区的水源,目的是为了拯救一种名为“三角洲胡瓜鱼”的物种。环保主义者认为,造成萨克拉门托至圣华金河一带三角洲胡瓜鱼数量不断减少的原因是,这些地方的水源过多地被引流到了中央山谷地区的农场里。2007年,某位美国联邦法官受理了这个诉讼。2008年,美国联邦政府按照《濒临灭绝物种法案》的规定,提出了生物学意见,决定要从农场引流1 500亿加仑的水到太平洋里。2009年,另一项生物学意见又通过了针对鲑鱼和虹鳟群体的引流计划,更进一步地限制了这里的水流。从此,受到这两项法令的影响,成千上万公顷的农场遭到了破坏,这里农民和工人原本平静的生活也随之被破坏。
    加州一直都有干旱的历史。但如今,政府的行为让本已严峻的形势变得更加不堪。40多年来,这里的人口数量已经翻了一倍,但政府始终没有增加新的储水和供水体系。环保主义者也阻止建立新的大坝和水库。结果,每年这里有70%的降水通过加利福尼亚地区的山脉白白流进了海里。美国联邦政府于2007年和2009年通过的生物学意见让事态更加恶化。
    2009年秋天,中央山谷地区的农业经济遭到了彻底破坏,受到水源限制影响的区域,失业率高达15%。而门多塔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这个曾被称为“世界哈密瓜中心”的地方,如今变成了“加州鬼城”。由政府一手造成的旱灾和止赎权危机引发了空前绝后的高失业率。有接近40%的门多塔居民失业。犯罪横行、食品安全问题和酒精毒品滥用成了让这个地区头疼的问题,曾经盛产杏仁、梅子、玉米、青椒、番茄和哈密瓜的地方,如今已是民不聊生、一片狼藉。
    第一次参加竞选时,我去过门多塔,那也是我第一次去那里。人们失落无望的眼神,至今历历在目。在我看来,对人力资源的浪费应该是加州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典型经济问题。这里的居民和家庭因为外界的原因无辜受累。律师、法官和官僚主义者针对这个地区的决策也都只是帮倒忙。门多塔和加州的很多地方一样,不仅经历了严峻的经济危机,又被政府所采取的措施大大扼杀了就业的机会。和所有的地方一样,中央山谷地区的人们也需要可以帮助他们发挥个人潜能的机会和工具,也需要过上体面的生活。而这些地区所谓的领导者,只是一群做事全凭一时兴起的官僚主义参议员,这些人什么时候真正地关心过民众的生活?
    没有人比芭芭拉·博克瑟更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了。她是由民主党一手操控的美国环境和公共事务委员会的主席。如果美国国会能从公众利益的角度出发,是可以暂缓《濒临灭绝物种法案》这类文件的提交、审批、执行进程的。但是,参议员博克瑟却只顾自己的政治前程,拼命讨好这群激进的环保主义者,对这件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2009年夏天,南加州参议员吉姆·德明特引入了有可能推迟这两项生物学意见执行的体制,希望能将水源引回到中央山谷地区。但是,博克瑟参议员和加州其他民主党参议员,包括黛安·范士丹,却对此投了反对票。黛安·范士丹参议员最终于2010年提出了放宽对引流至农场水源限制规定的立法建议,却再次遭到了博克瑟的拒绝。这刚好可以让民众看到博克瑟参议员关注的重点。她说,她是为了加州人而战,但她却再次向极端的环保主义者低头,就像她过去6年在华盛顿的低声下气一样。我做出承诺,如果我能当选参议员,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见黛安·范士丹,并告诉她:“我们得让加州的农场重新获得水源。”
    然而,中央山谷地区的危机持续到今天都没有解决。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悲剧。加州的连年灾害,使得旱情变得更加严峻。2014年,加州遭遇了另一次重大的自然灾害,当时黛安·范士丹曾表示,希望芭芭拉·博克瑟能利用自己的资源帮助中央山谷地区的人民。这一次,博克瑟参议员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有人把这个问题归结为全球气候变暖所致,但是只要你开车沿着加州公路穿过这个农业重镇,你就能看到公路两旁遍布的手绘标记。从中你也能判断出,在加州农场主眼中,这起人祸的始作俑者是谁了。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所写的:农业用水缩减
    2010年减少50%
    2009年减少60%
    2008年减少265%
    =更加高昂的食品成本
    没有水=没有食物
    没有水=没有工作
    没有水=没有未来'1'
    在整个竞选活动过程中,我曾多次邀请博克瑟参议员来门多塔见我,也让她亲眼看看,她强烈推荐的这些政策对中央山谷地区的民众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她没有来门多塔见我。她和奥巴马总统所提出的,无非是已经统治华盛顿太久了的典型世界观。他们只想保住饭碗,哪怕现状不好,也不会提供有效的领导力来改变这一切。他们无法给中央山谷地区的人们创造机会和有利的条件去建设更美好的未来,只能提供微薄的政府资助金来稍微改善一下这里居民痛苦不堪的现状。奥巴马总统于2014年宣布启动价值10亿美元的“气候变化适应基金”,以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和援助中央山谷地区的人们,包括为该地区的食物银行提供资金支持等。中央山谷地区的问题,被总统归结为全球变暖,我认为,这简直就是伪善、自负和冷漠的集中体现。自由主义者口口声声地说,他们非常关注人们的生活,但他们从来不曾提及的是,他们的做法极大地遏制了那些生活本已艰辛的人们发挥自己的潜能。
    ***
    尽管汤姆·坎贝尔、查克·德沃尔和我已经在首轮竞选中分出了胜负,但芭芭拉·博克瑟依然一直在忙着筹集给共和党最终胜利者致命一击的战斗基金。2010年春季,奥巴马总统两度前往加州筹集资金,博克瑟也借此筹到了1 000万美元,就在那个时候,我在首轮竞选中脱颖而出。7月,她递交的第二季度筹款报告显示,芭芭拉已经在过去短短3个月里筹集了460万美元的款项,比共和党和民主党任何其他候选人所筹得的款项都要多。到那一刻为止,她总共筹得了1 130万美元,是我整个竞选活动所筹集款项的12倍'2'。与博克瑟银行账户里的存款数目不同,民意调查显示,博克瑟在选民心中的形象欠佳。根据首轮竞选之后的拉斯穆森民意调查,博克瑟参议员的支持率领先我5个百分点,为48%,而我是43%。在此之前,博克瑟的支持率是45%,而我的支持率仅为38%。
    博克瑟参议员在之前几次竞选中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她所采用的争取女性选民策略。在过去的很多年时间里,博克瑟总能巧妙地借用一些敏感话题,如堕胎问题,来掩盖她30年来其实在华盛顿毫无政绩可言的事实。过去,她针对男性竞选者的策略屡试不爽,但当2010年再用同样的方法来跟我竞争时,却失去了效力。因为我和梅格·惠特曼的获胜,评论者将2010年称为“加州共和党女性争霸之年”。共和党内选票最多的两位女性迫使博克瑟参议员无法继续使用自己惯用的性别牌来赢得竞选,而被迫转用社会阶层牌。首轮竞选的结果公布后不久,博克瑟就把我称作为“无情的女商人”,一个在惠普公司工作多年,将就业机会外包,让成千上万名员工失业的人。在接下来的6个月时间里,博克瑟从未错过任何一次和我就阶级斗争问题展开深入较量的机会。
    2010年,我的竞选口号是:21世纪,每个地方都有争取就业机会的权利。这意味着,加州也要为争取每一个就业机会而努力,因为美国的得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北卡罗来纳州,以及印度、危地马拉和中国的一些地方也在和我们争夺就业机会。地方领袖本应为民众创造就业机会,为企业创造理想的创业和投资环境,为工人创造继续教育和培训的机会,从而更好地适应当前持续变化的经济环境。但是,这些自称为领导者的人竟然毫无顾忌地任由就业机会外流,并愚弄大众。结果可想而知,加州的失业率高达12。6%,200多万加州民众失去工作,成千上万的失业人口甚至已经失去了自信,不再努力地寻找工作。雪上加霜的是,私营经济不断消亡,公共部门的职位却越来越多。政府还在一步一步地蚕食本已经遍体鳞伤的美国经济。
    “芭芭拉·博克瑟抨击我在惠普公司时将工作机会外包的决策,这足以证明她完全不了解21世纪经济的发展趋势。”我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在华盛顿特区找一个既懂创造就业原理又能解决实际失业问题的人来当参议员的原因。”'3'
    一个地区缺乏就业机会,将会对个人和家庭产生毁灭性的影响。解雇员工是每一个商业管理者最难做的决定。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管理者是绝对不会轻易辞退员工的。同时,转移生产也并非易事。要做出这样的决定,企业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还可能会遭遇各种障碍和拖延转移进度的情况。政客能做的最易如反掌的事情就是妖魔化商人。然而,绝大多数的商人总是越挫越勇,不会一碰到失败和挫折就一蹶不振。成长意味着成功,收入增加、利润提高、吸引更多的客户,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通常情况下,决定裁员或者转移生产,主要是因为在某个地区实现业务增长或者企业生存已经没有可能了。有时候,这是企业失败的表现,但是,这也更有可能是政策的失败所致。我们都看到过一些政策出台后使得企业生存更加困难或者无法继续发展的案例。奥巴马的医改法案以及过多的环境保护规定,就都是有力的证据。因此,想要高效优质地解决问题就需要政治家们好好地审时度势,认真地思考问题。有些政客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拒绝批准像“大号拱心石”计划(Keystone XL)这类项目,他们明明知道这个项目不仅能创造就业机会,而且对环境保护有益,远远优于通过铁路运输石油的做法,却依然不予批准。可见,妖魔化商人的做法实在站不住脚。
    博克瑟在就业问题上实在没有什么作为。她为数不多的几次在公众场合回应这个问题时,也只是不厌其烦地向加州人民表示,她将义无反顾地支持价值8 620亿美元的奥巴马激励法案。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和地方民主党领导人以及工会支持者一起,向公众展示用激励法案拨款建设的那些政府基础设施项目。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失业率不断攀升,却依然能大言不惭地说,这个激励法案从某种程度上生效了。每到一个地方,她总是向人们传播政府是如何加大开支,支持激励法案的神话——既创造了就业,还保护了地球。在她的世界观中,根本没有解决不了的官僚主义问题。
    和她不同,我在华盛顿特区没有靠山,也没有国家高层领导人能够拯救我们。我只能通过制订创造就业计划,对小企业实施税收减免,利用税收政策和放松管制来吸引制造企业在特定地区开展生产活动。我要传递的信息是,加州要为每一个工人争取就业机会,而我的计划就是实现这个目标。因此,我赢得了更多选民的支持。我和博克瑟的支持率越来越靠近。
    加州有700多万注册选民,其中有64%的非共和党支持者,包括民主党人或者独立派人士。那年夏天结束时,竞选陷入了僵局。媒体开始好奇为什么我没有遵循常规的政治套路,为何不通过向左翼靠拢的方式来赢得大选。媒体开始竞相报道我对堕胎、婚姻和能效问题比较保守的观点。毫无疑问,他们还会附上这样的预言:我很快就会自食其果,民意支持率肯定会下降。他们认定,我拒绝改变自己观点的做法是一个“高风险的策略”,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就连查克·德沃尔都说,我没有转向左翼,他感到很高兴。
    也许我的确比较幼稚,但是我敢打赌,选民更加关注失业率高达12%,以及国债已有13万亿美元的事实,其他问题在这个事实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我敢肯定,选民已经做好了准备,与愿意接纳他们、同情他们处境的人站到同一阵线,即使他们和我在很多问题上暂时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我在商界的经验告诉我,要想让生意成交,你就必须得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你不愿意去违背的原则是什么,要做好求同存异的准备。我知道,也尊重一个事实,那就是我在很多问题上都与加州人的观点不同,比如人生观。但我相信,只要肯努力,我们一定可以找到解决因为胎儿性别,选择堕胎或终止晚期妊娠问题的共同立场。所以,我决定冒险赌上一把,因为我别无选择。我不会因为想要获得选民支持,就改变自己的想法。我不会做表里不一的事。
    ***
    对于加州民众而言,在2010年选举的最后几个星期,他们整天都处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